OTT、MOD 與有線電視進入競合新局,他們各自有何難關?

OTT 來勢洶洶、MOD 自組頻道激將崛起,有線電視產業遭逢巨大挑戰,這場數位匯流中 3 大勢力,各有難關要過,彼此競合關係也牽動著眼球戰局的勝負。
評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評論

本文來自中央社,INSIDE 授權轉載

OTT來勢洶洶、中華電MOD崛起,有線電視產業遭逢巨大挑戰,這場數位匯流中3大勢力,各有難關要過,彼此競合關係也牽動著眼球戰局的勝負。

20多年前,你我守在電視前等著看本土8點檔,趁著廣告,才揪著一顆心急忙上廁所,在那個網路與手機尚未蓬勃年代,電視讓家人聚在一起,儼然是生活的重心。

20多年後,家家戶戶還是有台電視機,但不一定會開,你我從電腦、手機收看宮廷劇、韓劇,或是透過中華電MOD回放世界球后戴資穎比賽英姿,不少人還停掉了家中的第四台。

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傳統電視產業遭逢巨大挑戰,根據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統計顯示,今年首季全台有線電視收視戶504.2萬戶,普及率57.6%,已連續6個季度下滑,用戶數相較2017年第3季的524.8萬戶,減少了20萬戶,等於每個月都有超過1萬戶家庭「剪線」,下滑趨勢不容小覷。

究其原因,有線電視重播率高、萬年頻道表惹民怨,難符合現代人時間碎片化、娛樂個人化的需求,加上OTT來勢洶洶、中華電MOD崛起,都威脅著有線電視的生存命脈,而這同屬台灣影視產業的3大勢力,各自有難解的關卡要過。

有線電視內容老掉牙 把餅做大拚突圍

電影台轉來轉去,老是看到同樣的節目,消基會日前公開指出,有線電視台春節重播率近5成,呼籲有線電視業者主管機關應重視消費者權益。

台灣有線電視產業生態是由上游頻道生產內容,透過中游頻道代理商向系統台(MSO)收取授權費,並向廣告商收取費用,再讓下游系統台對收視戶收取每個月約500元的月費,但近年來市場競爭、跨區經營引發業者低價搶客歪風,系統台、頻道商屢屢發生授權爭議,導致斷訊風波頻傳。

頻道業者叫屈,指「想投資內容吸引收視,系統台卻不願意提高分潤」,但不具名系統台業者也反控,過去頻道商7成靠廣告收入,現在網路興起,電視廣告衰退,「頻道商就反咬系統業者說我虧待你」。

「數位匯流讓大環境不一樣了」,產業界人士認為,有線電視面臨內憂外患,除了殺價競爭,更有境外OTT大軍來襲、MOD開放自組頻道等強勁壓力,自身夥伴不該再爭吵不休,而是該思考如何共同把餅做大,才能挹注內容,帶動正向循環。

MOD推自由選 恐難敵潛規則作梗

中華電MOD近年成長飛速,用戶數突飛猛進已逾200萬戶,今年力拚轉盈、將終結連虧14年命運,成為對手忌憚對象。

NCC今年1月開放中華電信MOD自組頻道,解放MOD多年的緊箍咒,今年8月MOD計畫正式端出「自由選」套餐,將決定權交給收視戶,提供190個頻道自己選、每月換。相較於有線電視業者還傾向吃大鍋飯、中華電率有線電視之先,打破僵局,頗有分庭抗禮意味。

但產業界人士分析,系統台對頻道上架MOD的「抵制」潛規則,還是MOD發展的最大難題。投入MOD等於投入敵營,頻道商恐遭系統台「對付」,也因此,MOD目前的新聞台除了無線台等必載頻道,只有寰宇新聞台、壹電視、民視新聞台、三立財經台等,許多主流頻道家族也都沒在MOD上架。

這名產業人士強調,「這也是目前多數台灣收視戶對MOD觀望的主因,能否鬆動潛規則,帶動有線電視主流頻道在MOD上架,將是扭轉關鍵」。

本土OTT存亡之秋 海外巨擘碾壓

儘管台灣願意付費OTT的用戶仍是少數,但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調查估計,台灣OTT營收未來5年將以15.6%的年複合成長率,增加至2023年的11億美元,成長趨勢驚人。

OTT產值蒸蒸日上,但台灣OTT市場百家爭鳴,本土派業者遭逢Netflix、愛奇藝等海外巨擘「碾壓」,國內業者大嘆,OTT絕對是國家戰略政策,台灣法規遲遲不訂出來,「放任業者亂打,讓外來者用不公平條件競爭」,像是「大門沒裝」,建議台灣可參考歐盟案例,甚至以更嚴格的比例抽特別稅,補助台灣內容產業。

尤其,中國OTT業者接棒「繞道登台」,形成不平等競爭,愛奇藝在2016年透過在台代理商負責會員收入,中國騰訊旗下影音平台WeTV今年5月悄悄在台上架APP,招募收費會員;優酷則傳出今年打算攻台,除了消費者跨境消費申訴難、企業遭侵權申訴無門等困境,市場人士還擔憂,紅潮襲台恐排擠本土影視發展。

台灣線上影視產業協會理事長錢大衛也多次呼籲,台灣政府必須「要求境外OTT真正落地」,包括在台灣登記設立子公司或分公司、本地客服等,若不符合以上條件則不應准許在台灣營運及進行收費,還可透過不允許在台租用機房、不准在台宣傳打廣告、控制金流等3大措施,反制其「繞道登台」。

MOD有線電視劍拔弩張 NCC盼促良性競爭

有線電視跟中華電信的MOD(IP TV)一樣提供用戶視訊服務,卻分屬「有線廣播電視法」及「電信法」規範管理,尤其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開放中華電信MOD可自組頻道後,更引發有線電視業者反彈,認為有線電視受限黨政軍條款、訂戶數不得超過總用戶1/3、收視費率審核等管制都應鬆綁。

系統台大老紛紛喊話,有線電視霸主、富邦集團董事長蔡明忠認為,MOD、OTT、有線電視已充分競爭,MOD和有線電視如無法拉到同一個法源,起碼規定上要趨近一致;以個人名義入主台灣寬頻通訊(TBC)的亞太電信董事長呂芳銘表示,有線電視不怕競爭,要的是公平競爭,他比喻「不能掐著脖子,卻讓另一隻出去外面咬人」。

世新大學廣電系兼任副教授何吉森則說,既然NCC已經同意MOD自組頻道開放,兩者應該視為同一市場,讓有線電視可與MOD一較高下。

學者專家也認為,兩者看似劍拔弩張,但爭取的同一批頻道商與影劇內容,也是禍福與共,應該思考如何打破僵固的藩籬,讓台灣內容產業更好,而不是只想在逐漸縮小的版圖中,謀取自己利益。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代理主任委員陳耀祥表示,NCC會持續致力於促進有線電視、IPTV、OTT之間的良性公平競爭;對OTT TV採取必要監理;對媒體壟斷的必要管制;以及對頻道授權與上下架機制的規管及頻道代理商機制的規管等。

OTT來襲 有線電視MOD張開雙手擁抱

面臨OTT浪潮,有線電視、MOD已張開雙手,擁抱OTT服務,並與之結盟合作,舉例來說,MOD就與Netflix、Fox等OTT業者合作,中嘉系統也與本土CatchPlay合作服務;系統台凱擘也和自家集團的myVideo串連,打造同一跨螢平台,互相拉抬用戶規模。

LINE TV日前上架到台數科的智慧電視盒「哈TV+」,這也是LINE TV在亞洲地區首度跟有線電視業者合作。台數科集團董事長廖紫岑說,「電視這20年來走向崩解,現在也終於要重生」,她認為,行動裝置讓每個人盯著自己的螢幕,不再交談,電視在等待和網路合為一體的機會,盼「重振電視魂」,讓民眾眼球回到電視上來,重新成為家庭的中心。

「電視還有未來嗎?」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委員洪貞玲也說,這是很多業界都想問的問題,她觀察到,有線電視業界既競爭又合作,期許透過多方合作,讓快速發展的新科技帶領電視產業邁向下一階段,讓有線電視穩定獲利、閱聽大眾提升觀影滿意度,創造雙贏局面。

文化部常務次長李連權則盼望有線電視、OTT、MOD,不只跨螢、跨界,還要跨國際,組成一個國際隊躍上世界舞台,看好電視產業「再造風潮」,不用再守著新台幣500元的月費。

責任編輯:Chris


【 MarTech Asia 】數位轉型突圍!萬里雲推出機器人寫文案服務,以 AI 加速行銷流程

CloudMile 萬里雲旗下 Martech 產品── ADsvantage (廣告智庫)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非營利人工智慧組織 —— OpenAI 強大的文章產成器 「 GPT 系列」為基礎,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
評論
Photo Credit:CloudMile
評論

 CloudMile  萬里雲旗下 Martech 產品── ADsvantage(廣告智庫)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非營利人工智慧組織 —— OpenAI  強大的文章產成器「 GPT 系列」為基礎,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隨著行銷碎片化時代來臨,消費者的用戶輪廓越來越難拼湊,從獲取資料、數據分析,到廣告文案創作的最後一哩路,行銷人員必須借助更多工具幫忙,奪回行銷效益的掌握度。 ADsvantage 提供台灣中小企業行銷人員、廣告主及電商業者自助管理的廣告平台,大幅縮短廣告行銷人員作業時間。

 ADsvantage 推出新功能,受邀 2021 MarTech Asia 分享 AI 化數據行銷

日前全台最大的行銷科技盛會 2021 MarTech Asia ,阿物科技創辦人暨執行長林思吾號召 26 位業界領袖同台 ,現場及線上共有超過 1,800 位全球及台灣相關業者齊聚一堂,包括行銷科技之父 Scott Brinker、前 Verizon Media 國際事業董事總經理鄒開蓮、全聯實業副董事長謝健南等人,分享行銷科技的重要趨勢及後疫情時代的新生態。 CloudMile 萬里雲營運長高斌恒也受邀分享,各個科技巨頭都紛紛有許多針對隱私權的規範和措施,消費者的線上線下界線越來越模糊。 當今行銷人所面對的難題不只是 SEO、投放優化而已,「數據」才是致勝關鍵,透過將許多流程自動化,省下時間與人力成本的情況下,達到更高的行銷目標,其中包括 Cookieless 時代來臨、深化 OMO 無縫體驗、打造顧客數據平台( Customer Data Platform , CDP )等議題都受到業界高度關注。

豐富跨國實戰經驗的 CloudMile 機器學習團隊,運用超過 500 萬的文案數據庫、橫跨 20 種產業以上的廣告量,結合廣告代理商 20 年以上行銷經驗,創造 ADsvantage 「 AI 智慧寫手」 新功能。 CloudMile 看見客戶對於數位轉型及運用 MarTech 行銷科技推廣商品的急迫需求,希望可運用 AI 技術之力,縮短廣告前期企劃、發想關鍵字詞、寫文案和廣告投放設定,同時還需跨組溝通,尋找資源協助的時程, ADsvantage 廣告智庫即是專為滿足客戶後疫行銷需求的一站式廣告營運平台解決方案。

人工智慧寫手結合電商平台, 加速行銷流程的最佳 AI 助理

 ADsvantage 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 GPT 模型,為矽谷時下最夯的自然語言處理模型,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透過平台能協助客戶透過數據匯流、 AI 分析達到預測的成效,快速蒐集最熱門的關鍵字、文案內容,加速創意的過程並提升廣告效率。

此全新產品適合應用在電商等大型網購平台上,透過機器學習與 AI 科技應用,讓中間產製時間被大幅被縮短,並提升操作數位行銷的「效率」與「精準度」,像是電商平台即可透過採用 ADsvantage 的服務,有效提升自己在數位行銷上的競爭力。

Photo Credit:CloudMile
ADsvantage 全新 2.0 功能上線,推出 AI 華語文案生成工具「AI 智慧寫手」。/Photo Credit:CloudMile

 ADsvantage 產品介紹

運用 AI 科技力助企業數位轉型的 CloudMile 萬里雲,發表關鍵字數位廣告輿情系統 ADsvantage(廣告智庫),提供企業廣告主及電商平台,透過超過百萬的文案創意庫( Ads  idea ) 、 AI 智慧監控工具及 AI 智慧寫手,平均只要 3 秒即可生成一個廣告文案。 CloudMile 透過 Google 雲端、機器學習與 AI 大數據分析技術,致力協助企業落實數位轉型。疫情期間抓住需求開發的 ADsvantage ( 廣告智庫) 服務,透過服務台灣、新加坡、及香港逾 400 家客戶的專業經驗,將傳統的商業廣告運營模式數據化,提供企業廣告主一站式 Google Ads 廣告文案創作 AI 化平台。

本文章內容由「阿物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