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執法、獵殺賓拉登,一揭矽谷最神秘獨角獸 Palantir

有人認為 Palantir 已經非常接近「全控系統」了,他們會收集各種財務資料、交通訂票紀錄、通話記錄,以及社群媒體資料,然後預測什麼時候犯罪會發生。是不是聽來很熟悉?
評論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評論

當講起矽谷獨角獸這個話題時,大家第一時間可能會想起 Google、Facebook 或是晚近上市的 UBER、Slack;但比起上述媒體寵兒,2015 年估值就達 200 億美元的大數據公司「Palantir」卻鮮為人知,直到最近因協助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逮捕非法移民案件量暴增,才讓這間矽谷最神秘的獨角獸站在聚光燈下。

什麼來頭?

Palantir 是一間非常「標準」的大數據公司,雖然目前外人無法得知它演算法的詳細原理,但簡言之 Palantir 甚於把大量看似無序的資訊轉整理成各種容易了解的視覺地圖、直方圖、折線圖等可視化資料,並判別未來事情發生的可能性,包括聯邦調查局、中央情報局、國防部與衛生及公共服務部等眾多美國公部門都是它的主力客戶,甚至 CIA 本身都還投資過他們。

Palantir 主要有兩種產品線,一種是主要服務上述公部門的 Palantir Gotham,傳聞美軍能在 2011 年 5 月突襲擊斃奧薩瑪·賓拉登,背後就是 Palantir Gotham 透過大數據判別賓拉登與蓋達組織的行為模式,幫助美軍成功定位賓拉登的所在位置,此外美國地方執法部門也喜歡使用 Palantir 來預測犯罪,實施「預防性治安」(predictive policing)。

另一種則是 Palantir Metropolis,主要就是用大數據來預測企業發生突發事件的可能性,像 Airbus、瑞士信貸、摩根大通與醫療集團默克都是 Palantir 的客戶。

Palantir 所收集的資料有多細呢?報導指出,Palantir Gotham 其實已經非常接近所謂的「全控系統」了,他們會收集各種財務資料、交通訂票紀錄、通話記錄,以及最重要的社群媒體資料,並融合社會學中的社會網絡理論,繪製出每個人真實的人際網路圖。

Palantir 成立於 2003 年,鼎鼎大名的 PayPal 創辦人 Peter Thiel 就是 Palantir 的創辦人之一,當初 PayPal 有一陣子每個月都因信用卡詐欺損失數百萬美元,因此透過資料收集、分析,在內部設計了一個安全判別程式用來分析可疑交易;然後 Peter Thiel 就把這個程式獨立出去,跟目前 Palantir 的 CEO Alex Karp,以及 Joe Lonsdale、Stephen Cohen、Nathan Gettings 一起創業成立了這間公司。

▲Peter Thiel。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據報導,Palantir 成立至今總共募集約 27.5 億美元,估值約 200 億美元;2016 年曾傳出甲骨文公司考慮購買 Palantir 但未有下文。彭博社推測 Palantir 可能會在明年 IPO,但同時 Palantir 目前還無法損益平衡,2018 年營收 10 億但虧損額高達 3000 萬美元。

最近為什麼會起爭議?

這陣子 Palantir 會重新成為新聞焦點,是因為該公司最近被揭露跟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 簽訂約 5000 萬美元合約,為 ICE 提供一整組的案件管理系統,讓 ICE 可以隨時調閱移民的就業情況、電話記錄、移民史等數據,進行更有效的非法移民查緝。2018 年 ICE 能發動一次對全美近一百間 7-Eleven 非法移民大查緝,就是歸功於 Palantir。

但 Palantir 傳出內部員工因拆散過多移民家庭,「乞求」公司與終止 ICE 的合約;人權團體也抨擊 ICE 的行為嚴重違反了基本人權、美國憲法第四修正案(隱私權)和尋求庇護的權利。不只如此,連 Palantir 用的雲端服務 AWS 也有員工跳出來要求 Amazon 停止跟 Palantir 合作。

美媒 Motherboard 甚至還獲得了一份專為加州警察設計的操作手冊:

  • 如果警察知道了車牌,就可以使用自動車牌閱讀器,查出這台車去過的地方與時間,完整掌握車主任何時間的駕駛位置。
  • 有了名字,警察還可以找到他的 e-mail、電話號碼,現在和以前的地址、銀行帳戶、社會安全號碼,以及身高、體重、眼睛顏色等資料。
  • 最厲害的是:Palantir 可以直接畫出一個人的家庭成員、工作夥伴網路圖,並透過這些資料找出他們的上述個資,讓警察隨時掌握任何嫌疑人的資料。
▲警察如何用 Palantir 搜索個人相關記錄的流程。Photo Credit:Motherboard

稍微值得慶幸 Palantir 不提供臉部識別服務,但對許多客戶端來說,要把其他公司的臉部識別技術與 Palantir 所挖掘的數據互相結合分析是相當簡單的。

詳細的 Palantir 說明手冊可以點擊連結

Palantir 的激進愛國主義

還記得 Peter Thiel 前陣子指控 Google 跟中國走得太近涉嫌叛國嗎?Peter Thiel 認為 Google 與美國國防部針對人工智慧技術的密切合作可能會有被盜竊的疑慮,川普甚至還在事後宣稱他會調查有關 Google 被控與中國政府合作一事。

    推薦閱讀:Peter Thiel 開砲:Google 涉「叛國」私通中共,美國應嚴加調查!

另一位 Palantir 的共同創辦人 Joe Lonsdale 還在美國全國保守主義大會上指責 Google「太學術」、「太開放」,太愛分享以至於讓中國人很容易來到 Google 學到任何有用的資訊或科技,並反過頭來用來壯大中國;不只如此,Lonsdale 還自稱 Palantir「可能是矽谷中最愛國的公司」。

不過或許就是這種愛國主義,讓他們更受川普政府青睞。Palantir 今年初拿下了史上最大張的訂單,將為美國陸軍打造新時代的戰場情報系統(這也是首次美國軍方採用矽谷軟體公司,而非傳統軍事承包商來執行這種大型的國防預算計畫。)

推薦閱讀:Google 被控與中國政府合作 川普:將會調查

一間「社會學家」領導的公司

作為一間矽谷科技公司,Palantir 還有一個特點與其他獨角獸們格格不入,那就是它的 CEO 既沒有工程背景,也沒念過商學院,而是由一名社會學家所領軍。Alex Karp 直接師承當代社會學大師哈伯瑪斯(Jürgen Habermas),但取得社會學博士後並沒有走上學術之路,而是繼承家產並設立創投公司 Caedmon Group。

RTS2HV6U
▲Alex Karp。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他之所以會加入 Palantir,是因為在取得德國法蘭克福社會學博士之前,曾唸過史丹佛法學 JD 因而跟 Peter Thiel 當室友;當時 Alex Karp 跟 Peter Thiel 一個左派一個右派,兩者在學校時常因為政治理念吵架,但因為 Alex Karp 日後有經營 Caedmon Group 的經驗,加上當時他成功為公司爭取到 CIA 的訂單與投資而成為 CEO。

日後他也親自發揮社會學所長,為公司服務導入了「社會網絡」理論完善產品;據資料指出,Palantir 公司內部氛圍一方面有相當矽谷式的開放文化,但另一方面能讓國防部、情報機構這些單位放心,很大一部分就是 Alex Karp 親自手握人事權,堅持親自面試每個員工來保持公司的價值觀。

核稿編輯:Mia


疫情影響民眾心理健康,頭戴式經顱磁刺激系統提供免吃藥治療新選擇

別小看憂鬱症的威脅!WHO曾預估,2030年憂鬱症將超越癌症,成為造成人類「失能」的最大健康殺手。隨著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恐將加速它的發生。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Deep rTMS System)」透過更精準、無創的方式,成為治療的最新利器。
評論
評論

今年台灣爆發本土疫情,確診人數節節攀升,在三級警戒之下,餐廳、教育機構、休閒場所被迫關閉,民眾工作及生活模式大受影響,也頓失紓壓管道,連帶出現憂鬱、焦慮、恐慌、失眠,以及心悸、胸悶等自律神經失調症狀,前來就醫的民眾比平時增加1-2成。

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精神科主任蔡孟釗表示這個數字是有自覺、願意前來就醫的人數,而疫情對大眾身心的影響程度,遠比想像的還要更高。

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調查,全台約有200萬人口受憂鬱症所苦,其中重度憂鬱者約125萬人,當中僅有五分之一的患者願意接受治療。

因此,蔡孟釗主任呼籲,如果民眾發現自身或身邊親友出現以下症狀,就要當心可能是「小鬱」找上門,應儘速就醫、積極治療,以免對日常生活帶來負面影響:

  1. 失眠、難以入睡,或睡眠品質不佳,經常半夜驚醒
  2. 生理功能顯著下降,以前能做的工作、家事突然無法勝任或效率變差。
  3. 食慾不佳,活動力及專注力變差、體重下降。
  4. 情緒波動大,家庭及人際關係受到影響。

抗憂鬱症藥物作用慢,醫:6-7成患者第一次治療效果不佳

如果就醫被診斷罹患憂鬱症,接下來該怎麼辦?一定要吃藥治療嗎?聽說憂鬱症藥物副作用多是真的嗎?

蔡孟釗主任表示,抗憂鬱藥物是透過作用在人體大腦中樞神經來發揮效果。因此,根據服用藥物種類的不同,確實可能產生頭暈、精神不濟、便祕、口乾舌燥、體重上升、頭痛等副作用。但蔡主任強調,在持續服用藥物一段時間後,身體大多都能慢慢適應,減緩大部分的副作用症狀。

更重要的是,抗憂鬱症藥物需不間斷地持續服用2至3週以上,才會逐漸出現療效,約3個月才可達到一定治療效果。患者在用藥上若有疑慮,一定要積極詢問主治醫師意見,切勿任意自行停藥。

蔡孟釗主任也分享過往的臨床經驗,有6-7成的憂鬱症患者在第一次治療效果不佳,必須更換或增加抗憂鬱藥種類來提升功效。因此,在藥物無法立即達到患者預期效果的情況下,容易造成醫囑遵從性不佳、服藥不規則的問題發生。

難道除了藥物之外,就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幫助改善憂鬱症問題嗎?蔡主任表示,近年許多研究及實驗證實,在使用處方藥物的同時,搭配心理諮商,以及正念冥想、瑜珈、皮拉提斯等規律運動,也有一定的輔助改善效果。

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Deep rTMS)療法」提供憂鬱症病友治療新選擇

近期科學研究發現,憂鬱症患者大腦中的發炎物質、細胞激素有明顯較高的情況。簡單來說,大腦就像處於「發燒」狀態,影像學也發現大部分憂鬱症患者有左前額葉血流量、新陳代謝較差,而右側過度活化的問題。在科學實證憂鬱症的發生和大腦皮質、神經狀態失衡有關後,醫界普遍認為「重複式經顱磁刺激(rTMS)療法」能提供憂鬱症病友的治療新選擇。

「重複式經顱磁刺激(rTMS)療法」是什麼呢?蔡孟釗主任解釋,這是一種利用磁力線圈創造連續且規律的重複性電磁脈衝,使磁場經由頭顱到達大腦皮質。藉由電流變化,快速、重複刺激失調腦區,促使大腦血液循環,正常活化與抑制代謝及神經活動的新型治療方式。

事實上,這項技術早在歐美等國行之有年,台灣則是在2018年經食藥署核准,可用於治療重度憂鬱症,尤其是藥物效果反應不佳、藥物耐受性較差的「難治性憂鬱症患者」,以及對藥物副作用難以忍受、服藥遵從性不佳者的患者身上。

隨著醫療科技進步,新一代的「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 Deep rTMS System)」跳脫傳統8字形線圈的設計,採用結合H線圈 (H-Coil)的專利深層立體定位頭盔設計,在治療中線圈能與頭部保持更緊密地貼合,並提供覆蓋更廣、更深的刺激電場,是精神科治療的最新利器。

根據2015年刊登於《世界精神病學》(World Psychiatry)的研究證實,經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治療後,38.4%患者的憂鬱症狀有顯著的改善效果,能作為憂鬱症患者在治療上的另一新選擇。

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系統協助重度憂鬱症治療,讓大腦重新開機

除了說明憂鬱症現行的治療方針外,蔡孟釗主任也提到在臨床上的發現,多數有憂鬱症困擾的病友並非「抗壓性不足」、「不夠努力」的人。相反的,不少完美主義者、高責任感條件的人,特別容易受到憂鬱症的困擾。

針對這類人格特質的朋友,蔡主任強調,只要發現自己需要被幫忙、支持的,千萬不要害怕對外求助。無論是試著和親友訴說,或者尋求專業醫事人員的協助,都能幫助緩解、改善不適。

最後,針對疫情衝擊導致的心靈健康問題,蔡主任也呼籲,除了戴好口罩、勤洗手,留意個人衛生外,也建議以「定期定量」的方式適度接收疫情資訊。在生活壓力的調適上,則可以善用視訊軟體,加強自己和親友的互動,並記得吃好、睡好,才有助於維持身心健康。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精神科主任蔡孟釗;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