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 臉書幣:以平衡為名所存在的三大風險

Libra 其實很像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設立的特別提款權,但如果消費者本國在 Libra 的佔比過低,就形同消費者都把信任壓在他們不一定信任的外國貨幣上!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為作者投稿,經INSIDE編審後刊出。作者為執業律師王心婕。

Libra在拉丁文有平衡的意思,我想是設計者為了發揮虛擬貨幣的長處並針對虛擬貨幣的缺陷加以改良設計的初衷,也就是盡量使Libra的價值趨於穩定,而並非如同現今大量的虛擬貨幣般價值起伏過於劇烈,也因為這樣Libra才自詡自身能成為支付工具,甚至能成為超級貨幣,讓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能拿它來交易。

對於保守觀點者來說,卻認為這一個由臉書發行的虛擬貨幣,在經濟層面分析上仍然具有高度風險。這也是為什麼儘管臉書宣稱Libra具有穩定的優勢,美國仍發函要求臉書終止Libra計畫。「穩定對於貨幣來說至關重要,這大概也是為什麼臉書將發行的貨幣命名為Libra的原因,然而Libra在成為超國界貨幣作為支付工具的目標上,似乎仍存在著以下多種致命的風險。

推薦閱讀:Libra 到底有哪些企業組成?

匯兌風險

虛擬貨幣迄今所為人詬病的,莫過於缺乏穩定性。像是比特幣價格漲跌有如雲霄飛車,也因為價格波動太過劇烈也才使得眾多虛擬貨幣紛紛成「投機」的標地。Libra 意識到了虛擬貨幣這項缺陷,在起初設計時就承諾以一籃子貨幣的形式穩定新貨幣的價值 (包括銀行存款、短期政府債券)來維持穩定的儲備並避開單一貨幣的風險。

然而Libra的問題就在於,它並非是單一國家或是如同歐盟用於單一地區的貨幣,而是一種超國家貨幣,也因此貨幣的穩定性似乎就繫於一籃子貨幣,而不再如同傳統的情形,僅與特定貨幣有關。

在這方面,Libra 可以比作一籃子貨幣的數學加權,如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設立的特別提款權(SDR)。特別提款權可以依照貨幣種類作數字上的明確量化,SDR現今就是透過0.58252美元、0.38671歐元、1.0174人民幣、11.9日元和0.085946英鎊來鎖定。局部來看,目前特別提款權對歐元的匯率約為1.22特別提款權/歐元,也就是說,歐元在SDR這個一籃子貨幣中所占的份額約為32%。

假設Libra選擇了一個與特別提款權相當的一籃子貨幣結構,就會出現下面的情況:舉例如果一個德國家庭以12200歐元的價格購買10000個Libra,在這種一籃子結構裡,它實際上是以大約68%的價格來購買外幣,而僅有32%投資於自身所使用的歐元部分。由於主要儲備貨幣有時波動很大,也意味者投資者將承擔相當大的匯率風險。

一旦本國貨幣在Libra一籃子定價中所占份額越小,這種效應就越明顯,遑論並不是每個國家的貨幣都會在Libra的一籃子中有所佔比。以上述例子來看,英鎊所占份額略低於8%。也就是說,對於英國投資者而言,Libra投資者有高達92%都用於外幣投資。Libra協會甚至保留權利,讓他在單一國家發生經濟危機時隨時改變一籃子貨幣的構成成分及各貨幣的構成比例,但這種改變機制反而會加劇投資風險。

一籃子的設計多半用於投資組合,然而Libra作為支付工具,適用一籃子建構模式是否穩妥仍值得研究。一般來說不一定會看好Libra一籃子貨幣的組合貨幣或是政府債券,若是消費者本國在Libra的佔比過低,就形同消費者都把信任壓在他們不一定信任的外國貨幣上,使消費者對Libra的信任隨時有瓦解的風險,進而造成Libra價值陷入危機。如此一來以一籃子為出發點,試圖降低虛擬貨幣價格波動的初心,是否能真正達成仍是未知數。

流動性風險

然而匯兌風險並不是Libra唯一的風險。在正常情况下,匯率必須大致相當於外匯儲備的帳面價值。但Libra的運作可能在Libra持有者大量將Libra換回各國貨幣時而打破原本的規則。

只有當每個投資者都相信並看好Libra的發展才能保障Libra的匯率維持在一定水準之上,預防投資人對Libra突然出現信用危機。當然Libra也可能透過在外幣市場上實施持續的干預手段(大量買進Libra並拋售外匯存底)來維持Libra市場上的匯率優勢。

此外,Libra流動性風險也會因為Libra不具有如同法定貨幣般具有約束力的性質,而使任何交易方可以在任何時候拒絕接受消費者用Libra作為支付工具,使大眾喪失對Libra信任。

贖回風險

更嚴重的是,現今各國當局並沒有達成共識,促使各國政府有接受Libra作為超貨幣的義務。因此,一旦出現信任危機,是否會有政府、中介機構、或Libra組織自行採取必要的干預措施,這些都不得而知,這將致使Libra的持有者面臨贖回風險。

傳統的銀行存款和Libra之間有著根本的區別,舉例來說,當我們在銀行存了100歐元意味著在銀行的100歐元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效能,我們可以以價值100歐元的紙幣贖回它。然而當我們把歐元換成Libra,則這100僅意味著我們只有概略上的帳面價值,而不具有法律上的承諾性。這將使Libra淪為僅具有形式上意義的「貨幣」,而產生極高的贖回風險。

即使現今市場上部分投資者對Libra的需求非常強烈,相當看好他的發展。但不可避免的是上述的三種風險是Libra本質上的缺陷,而這些風險與缺陷並不會因為一時的投資得利或支付方便而漸漸消滅,相反得Libra風險帶來的影響將因其超國界的本質而形成全球危機

Libra信用的問題在於它們既不是債務,也不是股權,更致命的是它們不具法律上的效力及約束力,充其量只是一種特殊形式的利潤分配機制與話語權的展現。對於Libra協會本身來說這當然是最大的優勢,能讓Libra站在臉書具有大量使用者,能促使Libra擁有龐大潛力市場這一立基,取得市場上巨大的獲利。若是以支付工具為名,就不用將Libra定性為股權或投資工具,而使投資者來瓜分這一塊大餅,試圖想分一杯羹。

但是,一旦發生大眾對於Libra不再有那麼強大的信心,恐怕將造成無法預期的後果,一夕間手上的Libra將會化為烏有。牽一髮動全身,Libra試圖將全世界緊緊綁在一起的野心,也會隨之成為雙面刃,無人能倖免於其中。正是因為如此,才有人揶揄的認為Libra將成為Facebook及其盟友的致富計畫,而成本就是那些不瞭解Libra潜在危機的人。

責任編輯:Chri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