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區塊鏈高峰會】末日博士 Nouriel Roubini:比特幣根本不去中心,區塊鏈一點用都沒有

Nouriel Roubini:大家也說去中心化會顛覆金融體制,但這是錯的!只是浪費時間、浪費錢!
評論
評論

著名凱因斯派經濟學家紐約大學教授 Nouriel Roubini 曾精準預測 2008 金融海嘯,此外他也對區塊鏈以及虛擬貨幣持高度反對論。不過今年亞洲區塊鏈高峰會卻邀請他與會,本站對他的演說進行了詳盡逐字實錄。

很高興能再度來到台灣,大家可能知道,我是虛擬貨幣堅定的反對者,所以同時很高興可以受邀成為第一位講者。

我過去常講,區塊鏈是一種無用的技術。就算拿來當一個數位分散式帳本也很糟糕。的確世界在 2007 年,2008 年發生了經濟海嘯,而在 2018 年底全世界的虛擬貨幣也面臨大崩盤,很多種幣幣價一蹶不振。但這其實一點都不意外,因為世界上所有的發幣計畫有 81% 是詐騙,只剩 28% 的 ICO 案至今還存在,但它們還持續面臨價格崩盤的窘境。

推薦閱讀:末日博士 Nouriel Roubini 跟 BitMEX Arthur Hayes PK 實錄

對,最近比特幣有大漲回來,但跟 2017 年接近 19000 美元相比還是低了約 50%,它的市場波動性實在太大了,一個禮拜之前才漲到 14000 美元,一週內又少了三分之ㄧ。他這波升值不是基本面變化,也不是臉書幣的關係,也沒有任何大型法人投資人積極進場,Google 對它的廣告政策還是一樣處於限制狀態。那到底是為什麼?

其實學術研究發現,虛擬貨幣有 90% 交易量都是造假的,除此之外,研究還找出 5000 多項各式各樣遊走於法律邊緣甚至是違法的行為影響了幣價。之前也有另外研究發現,2017 年的漲勢強烈受到美元穩定 Tether 操縱,這種狀況非常嚴重。

銀行在 2008 年的金融海嘯之前做了很多壞事,但現在的虛擬貨幣世界更是比當初的銀行嚴重十倍以上,這些人為價格操作,美國、日本等全球主管機關也多半拿它沒輒。我也覺得虛擬貨幣稱為貨幣很可笑,有點知識的人就知道,貨幣要具備支付、定價、儲存三種定義才能稱得上貨幣。

你或許會說比特幣有 POW 機制確保它的儲存功能,但它的交易功能差多了,一秒只能處理五筆交易,跟 VISA 一秒兩萬五千筆相差甚遠啊!「虛擬貨幣」最多就只能在投機。就連今天的大會,還好主辦方很聰明沒讓你用比特幣支付,仍是用現金收你的入場費。這種一個禮拜就漲幅高達 30% 的資產,哪能用在穩定交易,不然虧都虧死了。

像支付寶這種等行動支付系統每天有數十億的吞載量,到目前為止,世界上金融科技已經有很多突破性的發展了,但這些都跟比特幣一點關係都沒有。傳統金融體系是中心化沒錯,但它可以擴充而且高度安全,你的信用卡不見了可以掛失,你的帳戶也受到法律保障。另外 POS 也很可笑,根本更加寡頭集中,一點都不中心化、也不安全。你的私人金鑰掉了、被搶了,錢就不見了。如果你把幣放到冷錢包也很蠢,就跟古時候把金塊放在山洞一樣。

大家也說去中心化會顛覆金融體制,但這是錯的!它更中心化,目前世界上有 80% 的礦工位於中國、俄羅斯境內被這些國家的人高度把持。而且虛擬貨幣的交易所也缺乏流動性,他們宣稱去中心化,但程式碼並不是法律啊!這些工程師某種意義上比司法體系更獨裁,智慧合約有錯,只要程式碼改一改就好,不用理其他人。而且整個虛擬貨幣財富系統更集中,88%為同一人擁有,甚至比北韓更糟糕。

ICO 更壞,大部分的 ICO 都是詐騙,沒有 KYC 跟 AML 機制,根本處於無法可管的狂野西部時代。他們所聲稱的代幣化(Tokenization)也很蠢,每個東西都只能用特定幣買,缺乏了統一訂價基礎,根本比「以物易物」的原始人時代還倒退,原始人至少還懂得用貝殼當流通性貨幣。

區塊鏈到現在也缺乏殺手應用,有 75% Dapp 不是賭博就是龐氏騙局,其餘就是沒有流動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這根本是災難性的資源浪費。很多人說未來屬於區塊鏈,但更多企業只想掛上這個 Buzzword ,用了私鏈而非公鏈,空有其名罷了。不管公部門還是私部門,根本不會有人願意把資產負債表放在公鏈上。很多傳統銀行也花了很多成本在研究區塊鏈應用,但試了之後,至今也看不到任何一個應用是非常管用、省錢的。

那區塊鏈用在非營利應用呢?世界上有 43 次的大型概念驗證,但一次都沒成功,一點都不管用,就算私有化,就算把區塊鏈當純資料庫應用好了,它也沒有既有架構優秀啊!只是浪費時間、浪費錢!謝謝大家!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



Akamai 服務上新,於邊緣處推動快速創新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 Akamai 提供的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評論
評論

在雲計算技術還沒有大規模普及前,絕大部分企業和組織都需要自建數據中心,或通過託管的方式來部署自己的硬體基礎架構,並在此基礎上為員工和客戶提供服務。取決於業務或其他方面的諸多要求,此時需要部署的數據中心可能有很多個,並廣泛分佈在不同地區,藉此為客戶提供流暢的體驗,並透過多個數據中心保障連續性。在發展的過程中,隨著「雲端」的出現,讓各個組織的計算開始集中。

而當在線直播、無人駕駛、智能家電、物聯網等應用開始陸續深入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又不同了。以往透過雲平台集中運行和服務的模式,因為距離導致的網絡延遲已經對用戶的使用體驗產生極大影響。為了提供更敏捷、靈活、快速、可靠的體驗,企業需要從最貼近用戶的地方提供服務。因此,邊緣計算就成為最有效的解決方法。

透過將數據的收集、分析和處理等工作,由「雲中心」重新分散到最接近用戶的邊緣位置,企業可以就近為用戶提供服務,通過延遲更低的響應打造更出色的用戶體驗。

「無服務器」的出現,帶來計算方式的革新

以前,當組織需要上線一套業務系統時,首先需要採購並部署相應的服務器硬體,並且要負擔服務器日常運維過程中的管理、維護、補丁安裝、配置等繁瑣任務。

上雲前,組織需要在自己的數據中心,以硬體服務器的方式執行這一系列工作;上雲後雖然簡單許多,但依然需要面對雲服務商提供的虛擬服務器,從本質上來看相關負擔仍相當繁重。

無服務器(Serverless)技術的出現,讓組織可以在不需要考慮服務器的情況下,構建並運行由微服務構成的創新式應用程式與和服務。藉此不僅可以省略基礎架構管理任務,還能為幾乎任何類型的應用程式或後端服務構建無服務器應用程序,更方便、靈活地構建出具備極高可用性的應用。

Akamai EdgeWorkers :為創新賦能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Akamai 超過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當開發團隊在邊緣開啟代碼時,他們會將數據、見解和邏輯推送到更靠近最終用戶的位置。Akamai 的高性能、可擴展式實施模型,可確保數據和計算不會被延遲問題困擾,進而避免對數字化體驗產生負面影響。

在該服務幫助下,開發者可直接在 Akamai 的全球分佈式平台上快速、迭代地創建和部署新服務,以解決問題和自定義交付。

長期以來,Akamai 在邊緣計算的創新和成功實施皆具有優勢。自 1998 年起,便開始為 Akamai 內容交付網絡(CDN)的客戶推出自定義交付邏輯,其他里程碑還包括 2001 年的 Edge Site Includes 、2002 年的 Edge Java 以及 2014 年的 cloudlet 應用程式。

目前, Akamai 在全球擁有超過 4100 個入網點,為 EdgeWorkers 用戶提供出色的邊緣基礎架構規模和範圍,開發人員可以在靠近最終用戶和他們的數字化接觸點的地方部署代碼,以實現盡可能低的延遲。EdgeWorkers 同樣獨立於雲,客戶可以選擇利用 CDN 供應商或雲供應商平台上的無服務器計算功能。在 Akamai 幫助下,客戶可以在整個混合雲或多雲環境中部署單一的無服務器計算平台。

更多相關資訊:https://www.akamai.com/solutions/edge

本文章內容由「猿聲串動」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