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矽谷創投生態:Andreessen Horowitz 效應

網景創辦人 Marc Andreessen 與 Ben Horowitz 三年前創辦了創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不但快速竄紅,還引發了「Andreessen Horowitz 效應」。我們來看看究竟它與傳統創投有何不同。
評論
評論

自從網景(Netscape)創辦人 Marc Andreessen 與 Ben Horowitz 在三年前創辦了創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在矽谷造成了不小的影響,上週 Techonomy 網站甚至刊出一篇 〈 Andreessen Horowitz Effect 〉(註 1),探討 Andreessen Horowitz 這個與傳統創投採取不同作法的創投對業界與新創公司造成的影響。

Ben Horowitz 在 1995 年加入網景公司,是該公司最早期的一批產品經理,後來成為網景伺服器產品線的總經理,1998 年隨著網景被 AOL 併購後成為電子商務部門的副總裁。而 Marc Andreessen 更不用說了,網景公司的共同創辦人,第一次瀏覽器大戰風暴的核心人物,去年他投書華爾街日報,直指
Marc Andreessen(照片來源:Fortune Live Media

Marc Andreessen 是矽谷的傳奇人物,WIRED 雜誌在「Wired Icons」專題(註 3)中更是以「創造未來的人」稱之。他是網頁瀏覽器發展的先鋒人物之一,將網景公司旗下的 Netscape Navigator 推廣到當時的個人電腦上,並且風光地 IPO。儘管最終在第一次瀏覽器大戰中敗給了微軟,網景公司也不復存在,但是網路產業卻像著火般快速發展開來。

1999 年,Marc Andreessen 與 Ben Horowitz 共同成立了 Loudcloud(後來的 Opsware)發展企業用軟體,該公司是業界中最早強調雲端運算(Cloud Computing)與軟體即服務(Software as a Service)重要性的公司之一(註 4)。2007 年以 16 億美金被 HP 收購,兩人在那之後便成了天使投資人,接著在三年前成立了 Andreessen Horowitz。Marc Andreessen 現在同時是 Facebook、eBay 和 HP 的董事會成員。

新竄起的明星創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Andreessen Horowitz 能夠在短時間內成為矽谷赫赫有名的創投、與 Accel(Facebook IPO 之後除了 Mark Zuckerberg 之外最大的股東)、Benchmark、Greylock、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KPCB)和紅衫創投(Sequoia)等並列矽谷最頂尖創投,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的投資組合包括:Skype、Facebook、Instagram、Twitter、Foursquare、Pinterest、Airbnb、Fab、Groupon 與 Zynga 等近年名聲鶴起的公司,還有他們的手段與創新的方式。

我們來看看 Andreessen Horowitz 這家被 Google 主管用「一群瘋子」形容的創投是如何受人注目。

眼光精準

去年,Andreessen Horowitz 只花三週時間便成立了一筆 15 億美金的超級基金。早早投資了 Skype、Zynga, Nicera 和 Instagram 等(嚴格來說是前身 Burbn),他們已經回收了六億美金——當初投資金額的兩倍。光是 Skype 的投資就為他們為數並不多的故份帶來超過一億美金的回報,而且還成了微軟以 85 億美金收購 Skype 的關鍵角色——18 個月前他們的價值只有三分之一:27.5 億美金。更不用說後來的 Instagram,外界預估 Andreessen Horowitz 的投資可從 Facebook 收購 Instagram 一案獲得 7000 萬美金的回報(可惜後來縮水了),不過他們當初僅僅投資 25 萬美金,投資報酬率高達 28000%,Instagram 成立到被收購只有五百多天。

具有爭議的 30% 抽成

或許是因為精準的眼光和超高水準的投資報酬率,Marc Andreessen 等人在操盤基金時,擁有超過業界標準的 30% 的業績抽成,這個數字通常是 20%。要不是他們承諾(註 2)未來將會把一半的投資所得用於慈善事業,恐怕會招致不少批評。光是能讓出錢的人同意這樣的條件,便足以顯示 Andreessen Horowitz 的影響力,根據 Technomy 的報導,甚至有傳聞說這項「30%」的條件甚至讓他們在尚未投資完全部 15 億美金的基金前,便能從一筆筆單獨的交易(例如投資對象被收購)中獲取 30% 的抽成。不過 Andreessen Horowitz 拒絕評論合夥人財務安排的細節。

Andreessen Horowitz 效應

Techonomy 聲稱他們的消息來源大多都要求匿名,即便是給予 Andreessen Horowitz 正面評價的那些人。很顯然沒人想要破壞與 Andreessen Horowitz 之間的關係。而另外一群人則對 Andreessen Horowitz 的作法有所不滿。他們抱怨當 Andreessen Horowitz 想要投資一家公司時似乎不在乎價格,出手往往過於闊綽,逼得創投產業的其他競爭者不得不跟著提高價格,就算 Andreessen Horowitz 最終沒有贏得投資案,還是提高了整個投資標的交易前估值(Pre-money Valuation)。於是開始有些人稱這樣的情況為「Andreessen Horowitz 效應」。

Horowitz 告訴 Techonomy 這是競爭者的酸葡萄心理,所謂的效應不過是種錯覺,Andreessen Horowitz 其實很少提出過高的價格。何況在創投業,A 創投的「標價過高」往往是 B 創投眼中的「撿到便宜」,根本說不準。Andreessen Horowitz 自己的投資理論是,無論哪一年,90% 的投資報酬都只來自 15 家公司,因此他們往往會不計代價地投資那些公司。

如果我們回頭檢視 Andreessen Horowitz 參與並且「領投」的投資清單,當中有許多引人矚目的投資案都有「估值過高」的嫌疑,例如 Airbnb 在去年的 B 輪融資得到 1.12 億美金的投資,公司的預估價值為 10 億美金;Foursquare 最近一輪募資的數字是 5000 萬美金,預估價值為 6 億美金;Fab 的 B 輪融資得到 4000 萬美金,預估價值為 2 億美金;Pinterest 去年十月的 B 輪融資獲得 2700 美金,預估價值 2 億美金,最近 Andreessen Horowitz 更是分別參與了 Fab 與 Pinterest 各約一億美金的投資案。而且別忘了,他們之前還以一億美金投資 GitHub(預估價值 7 億 5000 萬美金),排除其他競爭對手成為唯一的投資者。

那些批評 Andreessen Horowitz 出價過高的創投最喜歡舉上面的例子,但 Ben Horowitz 則認為那些都是很划算的交易,更何況 Fab 和 Pinterest 去年的 B 輪融資中,Andreessen Horowitz 都不是出價最高的創投。Ben Horowitz 認為那些抱怨完全就是酸葡萄心理在作祟:

Every VC who says that we overpaid wishes to the bottom of their heart they had made the same investments.

所有說我們出價過高的創投,其實內心深處根本就渴望做出像我們一樣的投資。

當 Foursquare 得到 5000 萬美金投資的時候,有人說他會被 Facebook 擊垮,但這並沒有發生。Pinterest 獲得 Andreessen Horowitz 領投的融資後,於今年五月出現爆炸性的成長,也使得他們得以繼續再募資一億美金(由日本的電子商務巨人樂天公司領投,當然,也包括了 Andreessen Horowitz),預估價值提高到 15 億美金。Fab 七月份得到的 1 億 500 萬美金更是讓他的預估價值比去年底又高了三倍。

其實攤開 180 家 Andreessen Horowitz 過去三年投資過的公司名單,會發現其中有三分之二是屬於早期的種子投資,這些投資的金額都不高,好處是可以提供他們市場情報,而且讓 Andreessen Horowitz 日後擁有優先投資的權力。不過或許因為是 Andreessen Horowitz 效應的關係,新創公司的早期估值再最近創下新高 (註 5)。以社群搜尋公司 Ark 為例,他們獲得的種資投資竟然高達 420 萬美金,通常種子投資的數字並不會超過一百萬,這簡直可稱為「新 A 輪融資」。當然,讀者們應該猜到這是哪家創投領投的了:Andreessen Horowitz。

果真是新創公司的最好時機?

Andreessen Horowitz 效應似乎在短時間內顛覆了創投業的規則。目前新創公司的周圍滿是等待投資的資本家:種資階段有 AngelList 這樣的超級天使投資人們、IPO 前的階段有 Yuri Milner 的 DST(Digital Sky Technologies,投資過 Facebook、Zynga、Groupon 和 Airbnb 等)和 Elevation Partners 可以挹注數十億的資金。

而且 Andreessen Horowitz 效應還不僅僅如此,除了資金之外,Andreessen Horowitz 能夠設身處地地為年輕創業家著想,以非常友好的態度協助創業家搞定許多營運上的問題,例如增加使用者、流量成長、人才與技術問題等等。後來加入 Andreessen Horowitz 成為合夥人之一的前 OpenTalbe CEO Jeff Jordan 說:

They tried to start a venture firm they wanted as founders.

他們(Andreessen Horowitz)試著像創業家般成立一家創投。

在 Andreessen Horowitz ,除了六名合夥人之外,其他 50 位員工都分別在不同部門協助他們投資的新創公司進行營運。Ben Horowitz 在部落格寫了一篇文章(註 6),說明他們掌握許多資訊、熟悉產業的狀況、知道哪裡有最好的工程師和經理人,協助新創公司的 CEO(通常就是創辦人)能夠儘快成為「專業的」CEO。

雖然 KPCB 或紅杉等創投公司也會提供新創公司類似的協助,但都不如 Andreessen Horowitz 那樣有計劃性。他們認為最好的創投會在必要的時刻現身,例如紅杉創投的合夥人 Pierre Lamond 就曾在一家新創公司遭遇重大問題時,直接「駐點」成為實質上的 CEO。

但其實這樣做有一個風險,當一家新創公司在初期得到過多的幫助的缺點就是,他們真正面對棘手問題的機會減少(或者是說,時機被延後了),日後若遇上真正的危機時,可能就來不及了。

馬有失蹄

回頭談談 Instagram,Marc Andreessen 當時眼光獨到,以天使投資人的身分在初期對轉型前的 Instagram(那時叫 Burbn)投入了 25 萬美元的投資,雖說這筆投資從事後來看報酬率還是非常高,然而他卻將更多的資金投入了提供與 Instagram 服務類似的競爭對手、Android 平台上的 PicPlz。

之後的故事你我都知道了——Instagram 推出 Android 版本Facebook 買下 Instagram,而 PicPlz 在 2011 年被賣掉,最終則 吹熄燈號(在某種程度上這讓當初說「iOS 上有 Instagram?Android 上也有 PicPlz」的人 有點難堪)。不過「一時輸不是輸」,如果恐懼失敗,那才是什麼都不用說了。

果真是新創公司的最好時機?

當新創公司最需要創投提供的資源不再是資金(因為到處都有),而是其他能夠幫助公司發展的資源時,他們選擇投資人的標準變得大不相同,這或許也是近年來 Y Combinator、500 Startups 等創新育成機構興起的原因——他們提供的幫助不是只有資金,而是協助新創公司走過創業初期的過程。

而 Andreessen Horowitz 就是針對這樣的需求而生的創投。Marc Andreessen 是個傳奇,許多創業家都想跟他一樣成為網路時代的指標性人物,因此獲得 Andreessen Horowitz 投資或許就是個不錯的開始。

(對了,大家要不要猜猜看為什麼 Andreessen Horowitz 的網站網址是 a16z.com ?答案在 這裡  XD)

 

註 1:Andreessen Horowitz Effect
註 2:Andreessen Horowitz to give half their earnings to charity
註 3:The Man Who Makes the Future: Wired Icon Marc Andreessen
註 4:Crank It Up
註 5:Early-stage startup valuations rise, but so do ‘down rounds’
註 6:Why Has Andreessen Horowitz Raised $2.7B in 3 Years?


精選熱門好工作

客服專員 擴大徵才中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平台客服人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後端工程師 (Back-End Developer)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