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um 出走潮:freeCodeCamp 與 Hacker Noon 相繼離開

若你是平常有在關注程式相關的文章的人,你對於 freeCodeCamp 跟 Hacker noon 這兩個組織應該不陌生。他們都宣布要離開Medium了!
評論
評論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Medium。作者Huli,從小自學程式,長大後跑去唸哲學系但沒念完,前往新加坡工作了兩年半後決定放自己一年的假,到處旅遊。喜歡教學,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簡單又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

若你是平常有在關注程式相關的文章的人,你對於 freeCodeCampHacker noon 這兩個組織應該不陌生。

前者是國外的非營利組織,宗旨是要幫助大家免費學習如何寫 code,網站上提供了許多的免費教學以及課程。後者是一個科技相關的 tech blog,上面有著許多的技術文章,任何人都可以去投稿(我也曾經想投過)。根據他們在前陣子群眾募資時提供的資料,他們的流量是全世界前五千名,每個月有八百萬多的 pageview。

而 5/27 時 freeCodeCamp 正式宣佈:We just moved off of Medium and onto freeCodeCamp News. Here’s how you can use it。在 5/30 時 Hacker Noon 也發表了這篇:About Removing Medium from Hackernoon.com

總之呢,結論就是他們都要離開 Medium 了。

若是你在 Hacker News 上面搜尋這一週與 Medium 相關的文章,會發現要嘛就是教你怎麼搬家,要嘛就是跟你說誰誰誰要離開 Medium 了:

freeCodeCamp 的離去

在 freeCodeCamp 所發表的《We just moved off of Medium and onto freeCodeCamp News. Here’s how you can use it》一文中,開頭就總結了離開 Medium 的原因:

1. We now have our own open source publishing platform where you can write about anything you want the developer community to know about.
2. Your audience will be bigger than ever.
3. No more popups or sign-in prompts. Readers can enjoy your articles without any fuss.
4. The transition has been a long one, and we’re still fixing quite a few bugs.

而內文裡面也有提到離開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最近 Medium 似乎在投資人的壓力之下想要更快速地 monetize,若是你的文章沒有放在付費牆(paywall)裡面,Medium 幾乎不會主動幫你推廣文章。

而這點其實也造成了使用者體驗的問題,就是上面所講到的「No more popups or sign-in prompts. Readers can enjoy your articles without any fuss.」,搬到新平台之後,看文章不會再有惱人的 popup 跳出來。

而且根據 freeCodeCamp 的說法(這邊有更完整的報導:FreeCodeCamp Moves Off of Medium after being Pressured to Put Articles Behind Paywalls):

But over the past year Medium had become more aggressive toward us. They have pressured us to put our articles behind their paywalls. We refused. So they tried to buy us. (Which makes no sense. We’re a public charity.) We refused. Then they started threatening us with a lawyer.

就是 Medium 變得愈來愈激進,要求 freeCodeCamp 把文章放到付費牆不成之後就提出想收購,再不成就威脅要找律師(不過我也不知道找律師要幹嘛?)

所以最後 freeCodeCamp 就離開了,然後搬到自己的新平台去。

但搬家的過程中也有一些問題,就如《I’m concerned with the move that FreeCodeCamp just pulled by leaving Medium》一文中所提出的一樣,當作者在 freeCodeCamp 的 Medium publication 上發表文章時,似乎只同意在這邊發表,你要把文章搬到 freeCodeCamp 新平台的時候應該也要徵求作者同意,而不是直接把文章就搬過去。

再來我們看一下 Hacker Noon 那邊的情形。

Hacker Noon 的離去

這一篇:《About Removing Medium from Hackernoon.com》超級長,基本上是一段 podcast 訪問的逐字稿,但也把整件事情講得滿清楚的。

其實 Hacker Noon 這邊的事情發生得更早,早在 3/11 的時候 Hacker Noon 就發表了這樣的聲明:

來源:https://twitter.com/hackernoon/status/1105290961100259328

聲明基本上就是說他們過去三年間所發表的每一篇文章都是在「Hackernoon.com」上面,不是 Medium.com,他們只把 Medium 當成是一個 content management system(CMS)。

其實我看到這講法的時候覺得滿奇怪的,因為我不會把 Medium 當作是一個 CMS,而會當作是一個平台。儘管你建立了 publication,但這個 publication 還是建立在 Medium 這個平台之上。

WordPress 才是 CMS,你可以用 WordPress 建立出自己的網站或是 blog,但你沒辦法在你的 WordPress 上面看到其他人也用 WordPress 做出的內容,因為 WordPress 並不是一個平台。

然後就在 Hacker Noon 寄信給 contributor 的隔天,他們也收到了一封來自 Medium 的信:

Medium sent an email to all contributors to Hacker Noon saying “Hacker Noon may appear to be an independent website, it is not. It is a container that exists on the Medium.com infra, much like a Facebook page.”
Medium is bullying the very curators it courted.

(來源:https://twitter.com/garrytan/status/1105311939066884096

裡面說到 Hacker Noon 只是一個存在於 Medium.com 上的容器,就像是粉絲專頁一樣。不過收到這封信的這個推主滿氣的就是了。

我自己是不太能理解推主在氣的東西啦,有一則推特我覺得把事件整理得滿詳細的:

I totally disagree with this framing. So here’s the sequence of events:
1) I publish an article on Medium
2) Hacker Noon requests that my article be included in their ‘publication’ on Medium. There is an understanding via Medium about what this means (ie. that I own my article and can post it to other publications as well.) I accept Hacker Noon’s request. I benefit because Hacker Noon puts my article in front of more eyeballs.
3) Hacker Noon decides they want to leave Medium. They send an email to contributors asking them to sign a new terms of service.
4) Medium emails the contributors and says: Let us clear up some confusion; Hacker Noon has no rights to your content unless you grant it to them.
Why is Medium the bad guy here?

(來源:https://news.ycombinator.com/item?id=19365695

問題似乎就是出在 Hacker Noon 寄給 contributor 的那封信,就跟我說的一樣,在信裡面不知道為什麼把 Medium 說成是一個 CMS,這樣就好像所有發表在 Hacker Noon 的文章都是他們的一樣,但其實文章還是發表在 Medium 上面,所以當 Hacker Noon 想要搬家的時候,應該要徵求一次作者的同意,而不能直接搬走。

Medium 後來寄的那封信看起來是要強調這一點,強調儘管你發表在 Hacker Noon 這個 Publication,文章的權利依然屬於你自己而不是屬於 Publication。

最後我們也來看一下 Hacker Noon 想搬家的理由:

來源:https://twitter.com/DavidSmooke/status/1105520864043261953

簡單來說就是 Medium 原本允許這些 Publication 賺錢(上面寫說 using promotions,但我不是很懂這是什麼意思),但前陣子不允許了,所以 Publication 就斷了唯一的收入來源;再者,Medium 開始在 Publication 上面放廣告。

(上面第一點提到 Medium 不再 support 像他們這樣的 curators,不知道這邊的 support 是什麼意思?)

平台的好與壞

無論你在 Medium 上面把部落格經營的如何,你始終是在這個平台上面。

你擁有了一套好用的編輯系統,免去了自己架站的煩惱,還能獲得平台本身的流量(雖然只有一點),但壞處就是一但這個平台做了什麼改變,你是完全沒辦法抵抗的。

今天 Medium 開始放廣告,你不能說不;假設 Medium 強制要你把文章放進付費牆,你也不能說不,因為這是 Medium 的主場,你只是個客人。

其實我們都知道這件事,所以我覺得平台跟使用者的信任很重要。我繼續在 Medium 上面寫東西,是因為我相信 Medium 不會做出如此不顧使用者感受的事(像是強制放廣告之類的),若是哪天這個信任破滅了,就沒有繼續待在這個平台的理由了。

隨著這兩個流量極大的部落格的離去,我又開始思考了自架部落格這一條路。自架的好處這篇寫得很詳細了:《Why My New Blog Isn’t on Medium,而這篇《Can we all please stop using Medium now?》則是更激進一點:

Medium is cancer. A trojan horse. It’s Facebook. But for blogging. A walled garden behind which all your favourite content lives, and yet you are forced to login via their shitty UI, or worse still pay for access.
……(中間省略)
So why is everyone still publishing on it? For what? More eyeballs? More attention? More reach?
Balls to that. If only one of you read this I’ll be happy. At least I own my own platform and I’m not being controlled by some monolithic publishing giant that can do
whatever they want and sell whatever advertising they please ON YOUR HARD WORK.
Please. It’s 2019. Learn to market yourself and your content. Quit being lazy waiting for Medium to do it for you.
OWN YOUR PLATFORM.

當初會跑來 Medium 寫作而不是自架,其實圖的就是方便。不過以長期來看,比起方便,似乎更重要的是自主性。當你依靠平台的時候,就會被平台牽著走,從長期來看這並不是一件好事,而且當你在平台待越久之後你會越難走,因為你必須放棄的東西更多。

結論?

不知道,我還沒有結論。或許我還會再想一下,再看看是不是要一起出走,搬到一個自己的平台去。或乾脆自己寫一個部落格平台好了,順便當作 side project,就像 logdown 那樣。

核稿編輯:李柏鋒


免跑銀行!國泰世華視訊服務每月使用人數破萬,3 分鐘就能解決問題

國泰世華銀行網銀App、KOKO App提供視訊服務,意即無論身在何地,都可藉視訊滿足客戶一站式金融服務需求。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評論

後疫情時代,為了減少與人實體接觸的風險,同時又能兼顧客戶服務,不少金融業者思考擴大線上服務的可能性。過去礙於技術與法規限制,客戶必須親自跑一趟銀行申辦業務;如今,國泰世華銀行網銀 App、KOKO App ,提供視訊服務,無論身在何地,都可藉由視訊一站式完成申辦業務,減少交通往返時間與接觸感染風險,既安全又有效率。

國泰世華實現「手機分行」,打開 App 就像走進銀行

想像一下,再也不必臨櫃抽號碼牌,或在銀行門口大排長龍,只要一支手機在握即可完成許多需求。這樣方便又有效率的「手機分行」,正在實現當中。

早在 2020 年 12 月,國泰世華銀行即搶先各大純網銀推出視訊服務,打造突破空間限制的線上分行體驗。目前國泰世華的視訊服務領先同業已提供多達 7 項服務,讓客戶免臨櫃奔波快速於手機上完成申辦。

國泰世華銀行透過旗下國泰世華網銀 App、KOKO App ,為民眾提供視訊服務,意即無論身在何地,都可藉由視訊一站式完成申辦業務。(使用國泰世華視訊服務,客戶須露臉提供客服核驗身分)/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泰世華銀行視訊服務項目細節包括:申請重設網銀密碼、人臉辨識註冊、修改手機號碼、KOKO 網銀密碼升級、開啟約定帳號服務/設定約定帳號、數位存款帳戶升級 1-1 類,與數位存款 1-1 類開戶(1-1 類的帳戶功能較完整,有最高的轉帳與提款額度)等。

以客戶最常用到的變更手機號碼為例,過去如果要「修改手機號碼」,需要到臨櫃或線上使用晶片金融卡插卡驗證後才能變更。而國泰世華視訊修改手機號碼服務,除了更新銀行資料,在客戶同意授權後還可同步更新國泰金控旗下子公司的資料(如國泰優惠、國泰人壽、國泰投信)。一站式就完成辦理。另外,過去想要「約定轉帳」,必須先親自臨櫃開啟約定帳號服務,才可線上設定台幣約定帳號,且需配合晶片金融卡插讀卡機驗證。現在透過國泰世華視訊服務,在家就可以一次辦理完成,所有需求一次到位。

國泰世華銀行陳衍文副總表示,國泰世華銀行以「客戶體驗」及「Mobile First」為核心,為了滿足客戶即時的金融服務,致力以技術力搭配服務場景規劃力,快速地推出多元新穎的數位服務,未來的視訊服務項目亦會持續擴增,提供更多便民的服務。


國泰世華銀行視訊服務項目,還能夠在家同時開啟與設定約定帳號。/Photo Credit:國泰世華銀行

視訊服務結合生物辨識技術,帳戶安全性再強化

如何用視訊服務快速確認客戶的身分並維持資訊安全要求,對金融業者來說是很大的考驗。為了提升身分確認的準確度,國泰世華視訊後台結合生物辨識技術與多項驗證機制,層層把關、強化身分辨識的嚴謹性。

客戶進入視訊前,首先要完成手機簡訊 OTP 並上傳身分證影像檔;進入視訊服務後,客服會同時比對系統內留存的客戶影像與資料;若客戶有註冊國泰世華銀行人臉辨識服務,將同時使用人臉辨識技術進行比對,確保使用者為客戶本人。

國泰世華打造專屬視訊客服團隊,每月破萬人使用,服務品質領先業界

國泰世華銀行黃琮萌副總表示,疫情加速改變了銀行的服務模式,國泰世華銀行超前部屬,率先業界在台中與台北打造專屬的視訊客服團隊,讓客戶不用出門也能申辦臨櫃業務,同時享有溫暖的服務,我們也從客戶使用量觀察到對視訊服務的喜愛;從一開始推出時,每月使用人數從不到 2 千人,到現在每月平均使用人數超越 2 萬人,使用人數疾速增長,單日進線最高近 3 千通。

國泰世華銀行超前部屬,率先業界在台中與台北打造專屬的視訊客服團隊,為客戶提供專業服務。/Photo Credit:國泰世華銀行

國泰世華銀行表示,視訊客服團隊不僅提供專業服務,更會依不同客群調整最適宜的服務方式,且持續關心客戶的使用狀況。例如:曾經有旅居海外的身障客戶進線視訊,只能使用寫字的方式與客服同仁對話,在一筆一劃的書寫表達中最終順利滿足客戶需求;在服務結束前,客戶面露滿意微笑並豎起大拇指,以最直接的方式讚許國泰提供令人滿意的服務。另外,曾有位 70 多歲的客戶進線申請網銀密碼,在服務過程當中,客服耐心地逐步帶領客戶完成設定,客服於數日後致電客戶關心使用情況,也讓客戶感到十分溫暖。

為了實現「手機分行」的服務目標,國泰世華不只運用新興科技成為全台視訊服務高使用量的銀行業者,更以溫暖、人性化的客服服務,成為客戶生活中無可取代的存在。 

Photo Credit:國泰世華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