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內容的未來與進行中之變革(一) - 訪風潮音樂楊總經理

產業的起落,常伴隨著定義的重組。通常,在產業新定義的重新組合過程中,由於當局者迷,沒辦法看得清楚變化方向,總會有人押錯寶,例如各式新能源的開發案;又或是做了錯誤不跟上的堅持,就像百年老店柯達的破產故事一樣。其中,也總有撐到最後,跟著新產業起來的新明星。 對閱讀與音樂等內容產業來說,過去十年來,在網際網路,數位化,行動載具等新應用,新媒體,新的內容體驗的推陳出新沖擊下,在連鎖唱片行賣CD大賺其錢的成功的作法不再有效,將雜誌做成整本App放在App Store上也收不到什麼錢。 這讓人不禁想問,當過去成功的定義準則改變的時候,新的明星做法該如何找尋?
評論
評論

產業的起落,常伴隨著定義的重組。通常,在產業新定義的重新組合過程中,由於當局者迷,沒辦法看得清楚變化方向,總會有人押錯寶,例如各式新能源的開發案;又或是做了錯誤不跟上的堅持,就像百年老店柯達的破產故事一樣。其中,也總有撐到最後,跟著新產業起來的新明星。

對閱讀與音樂等內容產業來說,過去十年來,在網際網路,數位化,行動載具等新應用,新媒體,新的內容體驗的推陳出新沖擊下,在連鎖唱片行賣 CD 大賺其錢的成功的作法不再有效,將雜誌做成整本 App 放在 App Store 上也收不到什麼錢。

這讓人不禁想問,當過去成功的定義準則改變的時候,新的明星做法該如何找尋?

過去幾個月來,筆者與許多內容產製業者,包括出版社與音樂人有些許接觸與交流,感受到了這股焦慮,也看到了一點進行中壞的跟好的嘗試。筆者試圖分析閱讀與音樂這類數位內容產業的變革方向與最佳作法這個大題目,才疏學淺,拋出部分想法,希望能與讀者們一同交流。

數位“內容”必然是免費的

看到數位內容不賣錢這個問題時,我們可以回到兩個最基本的問題:

1.) 消費者為何付錢?

2.) 消費者付錢買的是什麼?是內容,音樂,雜誌,還是其他?

關於 1.),由於數位內容的再製邊際成本通常是零(即使加上再製障礙墊高成本,如法規,邊際成本仍然特別容易是零),根據簡單的 經濟學供需曲線原理 ,競爭激烈的市場,商品定價可能為零,因此消費者去取得內容的時候是不需要付費的。

若說上面這個解釋是個經濟學上種種假設下的模型,或許不能反應真實,我們可看問題 2.):消費者過去付費買的雜誌書本,或音樂,倒底買到的是什麼?

一般人或業者通常認為消費者買到的是內容,這樣的想法下,自然產生了 為什麼紙本內容可以賣錢,但數位內容卻不能賣錢這樣的疑惑

矽谷創業大師 Paul Graham 對這個問題,有 精闢的見解 ,他說:

從來消費者買的就不是內容,他們買的是承載內容的 格式 ... 想想看,如果買的是內容,為什麼經濟學人這樣好的雜誌內容每頁的單價算起來會比紐約時報還便宜? 豈不是“好”的內容更廉價?

也就是說,消費者過去買的是那個讓內容能傳到我手裡的紙張,買的是那個能讓音樂被播放的那片膠片,因為在過去這是少數取得內容的方法。結果就是,書店裡面絕大部分的書,價格都跟厚度有關。CD 的價位,也跟裡面的歌曲數成了正比。

但今日的數位內容取得是透過網路傳遞,複製與播放的媒介都在開放且免費的標準下進行。沒了像是 CD 媒介格式的成本。沒有媒介格式的成本,消費者會付錢給 ISP 聯網業者,但不會付錢給內容業者,也就是正常的事。數位“內容”不可避免的,免費已是定局。

 回歸內容“社群“,在生態系中抓商機

我們回顧一下歷史,2000 年左右,音樂產業走到了高峰,接下來便是一路的下坡。音樂卡帶 CD 這些音樂“製造業”,一夕之間被免費的數位複製與傳送取代。產業慌張了,DRM 保護技術成為主流,但過了幾年也證明是無效的嘗試。

這個大變革的過程,讀者們應該都有見證與參與到。但,若我們自己就是音樂業者的一環,下一步該怎麼想?

日前,筆者訪問了風潮音樂創辦人暨總經理 楊錦聰先生,聊了楊先生從創業之初,歷經過的高峰,與低潮,到數位的衝擊,以及回復穩健的成長。

 

楊錦聰先生 (left), Sting Tao(right)

從風潮音樂的成功故事中,筆者注意到 答案其實就在做音樂的初衷上 ,做音樂給愛好該音樂的人聽,若能建立並有效經營社群,整個生態系中自然有商機:

風潮音樂從佛教音樂做起,深耕的是與人貼近的生活中音樂。十多年來,喜愛的消費者會打電話進來問某個音樂什麼會有第二張,想買。藉著回應社群的需求。風潮音樂的音樂量就大了,種類也跟著多了起來,循著社群的喜好,陸續加了健康音樂,養生音樂,療癒音樂,new age... 等各種形式。

“音樂跟時代跟生活的關聯是什麼?除了理想浪漫之外,應該貼近人們的生活。... 風潮從佛教音樂做起, 健康音樂,然後做到養生音樂。 healing music, new age music…..”

~楊總         (筆者精簡了描述,或許與原口述字句有出入,以下同。)

2000 年以前絕大部分的音樂都在唱片行賣出。若從今日來看,這真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 -- 做音樂的不直接接觸消費者,若無唱片行的推銷,音樂是賣不動的。

楊總很早就意識到了這樣的問題,因而另闢通路,風潮自己開點, 與茶藝館合作,建立了八百多個銷售據點,另開發多元通路, 如展覽銷售,DM 行銷,... 等。經營結果是風潮透過唱片行通路的業績佔比降到 10% 以下。

風潮的音樂通路 原本是唱片行,但是我們的音樂不是主流,唱片行不愛賣,並沒花心思經營。因此,我們乾脆自己賣。

其實, 當初楊總作的這件事,與其說是經營新的商業通路,不如說是他回到經營直客的基本原理,也就是經營社群 ,做音樂不是單看賣出的唱片數,更要看社群的滿足度。回應社群的需求是一件事,真正跟社群打成一片卻是很難得。就筆者來看,風潮在 2000 年以前就建好的“社群”通路,正是後來進入數位時代,整個音樂界大受沖擊之際,受創較小的原因之一。

在這麼清楚的音樂社群經營思維下,楊總看到的是數位化帶來的機會,新概念,新應用,與音樂翻轉價值,變成主角的可能性。

數位音樂的應用面,打破專輯的概念,應用到新應用,發展新概念。只要有辦法分享音樂感動,應用面很寬廣。... 例如,我們賣音樂資料庫給圖書館典藏.... 跟觀光局,東北角管理局, 合作音樂, 音樂配合地區主題。... 音樂也能配合品牌傢俱,例如舒壓音樂也能成為按摩椅的核心價值....

因為有數位音樂,產業還有更大的發展。但我講的不是下載。而是以前沒發生過的商業模式,現在都有機會發生,不只是靠辦音樂會,周邊商品,這些機會是超過這些的.....

筆者也認為,“數位”帶來的肯定是新應用的可能性。過去限制音樂產業的多元發展的正是格式載具本體,現在這件事被解放了,更具彈性了,人類喜歡“聆聽好東西”這件事的機會恐怕只會方興未艾。

就好像過去,軟體也曾經經歷軟體“製造業”,印遊戲 CD 就能賺錢的單機版時代,隨著網路興起,那樣的時代過去了,但起來的是同樣是運用軟體的線上遊戲業,造成了更大的遊戲社群,付費規則改變,卻產生了更大的產業與產值。

結語

筆者觀察到,風潮音樂一貫地抓住了核心音樂價值 -- 深入生活,分享感動 -- 來做事業準則。比起各種商業模式與通路策略來說,這是一切的基礎與基本。

回到本文開頭提的問題:

當過去成功的定義準則改變的時候,新的明星做法該如何找尋?

從風潮音樂的做法來看,當世界變化了,收入受影響了,危機出現了,創業者只須回歸創業的初衷,到底服務的是誰,真正想提供的價值是什麼?做法是一時的,客戶價值是永久的。把這些想一下,新的做法與答案就呼之欲出了。數位內容產業如是,軟體產業如是,今天紛紛擾擾的台灣電子產業更是如此。與讀者們共勉之。

 

 

 

 

 

 


助攻金融科技!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解決遠距投保、視訊會議、人臉辨識三大難題

因應疫情時代的視訊投保需求,以及各種遠端金融服務場景,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一站式解決方案,解決遠距投保、視訊會議、人臉辨識三大難題。
評論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
評論

受疫情影響,金管會於今年 6 月宣佈視訊投保暫行方案,確保壽險業者各項服務及業務不因疫情影響中斷;截至7月底止,已有不少知名金融保險業者獲准試辦遠距投保業務項目。

目前小規模試辦的結果,卻因為市面上欠缺可整合視訊會議及 eKYC(Electronic Know Your Customer)的解決方案,業者大多得透過整合多套不同服務,例如:採用 Teams、Webex 或  LINE 等工具進行視訊會議,或保險簽單需事先提供予客戶列印、簽名,又或者是透過第三方的方式錄影(如透過手機或攝影機翻拍)等,導致使用者體驗不佳。此外,這樣的做法還是仰賴保險業務員以肉眼比對投保人及身分證,仍有冒用風險。

對於未來大幅度開放遠距投保,勢必需要更成熟、高度整合的解決方案。

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解決方案,解決遠距投保的身份認證難題

以保險、金融應用來說,目前主流的生物辨識 eKYC 技術主要包含:人臉辨識、指紋辨識、虹膜辨識等。其中,人臉辨識在過去數年來,因為深度學習技術導入,辨識度大幅提高,加上辨識速度快、無須專用硬體(可使用裝置上的相機)即可進行遠端辨識,大大降低接觸風險,因此也在這幾年成為生物辨識技術的主流。

只不過,目前全球的人臉辨識技術大多為中國廠商,在台灣要落地應用,恐怕會有資安疑慮,無法安心採用。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訊連科技推出人臉辨識產品 FaceMe® 並可作為一系列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以威力導演、PowerDVD 等軟體知名的「訊連科技」,近年來也跨足 eKYC、AI 領域,擴充人臉辨識產品,推出「FaceMe® AI 人臉辨識引擎」,提供高達 99.7% 準確度的人臉辨識服務,並於全球知名的 NIST(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之 FRVT 人臉辨識基準測試中,於 1:1(人證比對)及 1:N(身份認證)項目排行全球第六,除了是台灣排名最佳的廠商之外,也是該項測試排除中、俄廠商的全球第一。這樣的技術,也是訊連科技針對金融保險業者的 FaceMe® Fintech 解決方案中,重要的核心之一。

辨明真偽!FaceMe® Fintech 提供整合性的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談到金融科技,除了資安、金流系統之外,在講求無遠弗屆的遠端服務時,辨明真偽更是信任基礎的第一步。因此,訊連科技的 FaceMe® Fintech 以精準辨識的技術為核心,為金融、保險應用提供一系列解決方案,包含:

  1. eKYC SDK 提供人臉辨識、身分證真偽辨識、活體辨識、人證比對等功能。
  2. 視訊會議 SDK 提供金融保險業者於公有雲或私有雲架設視訊會議、進行錄音錄影、畫面分享,業務員能透過畫面分享進行保單說明。以公有雲來說,FaceMe® Fintech 的視訊會議採用位於台灣機房的 GCP (Google Cloud Platform),即可符合資料落地的需求。

其中,視訊會議 SDK 功能完整,有諸多優勢。除了可於視訊會議過程中進行錄音錄影(符合金管會要求)、業務員能透過畫面分享進行保單說明之外,還有許多身分驗證服務,可導入包含:

  1. 身分證真偽辨識:透過 AI 辨識身分證是否為真,避免業務員肉眼誤判。此外,若有二階段認證需求,也提供聲紋比對功能。
  2. 活體辨識:避免透過相片或影片假冒身分。FaceMe® 的活體辨識可提供透過一般行動裝置之 2D 鏡頭、或是透過 3D 鏡頭(如 iPad Pro、iPhone X 等)進行活體辨識。
  3. 人證比對及核身:透過人臉辨識,比對證件照及鏡頭前的投保人是否為同一人,減少業務員肉眼誤判。
  4. OCR 光學字元辨識: 身分確認後,將證件資訊帶入保單,如姓名、身分證號、換發日期等,省去打字麻煩,加快投保速度。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FaceMe® 可跨平台建置於 Windows、Linux、Android 與 iOS 等作業系統,亦可提供 HTTP API ,進行網銀服務串接。開發者可在各種終端設備或雲端服務中快速導入人臉辨識功能,進行身份辨識、身分驗證等多種應用。

不限智慧金融!FaceMe® 的其他廣泛應用:智慧安控、智慧健康量測

於前一陣子 IEEE 舉辦的 ICCV 電腦視覺大會中,訊連 FaceMe® 活體辨識成績為全球第三,且是排除中、俄廠商的全球第一。 FaceMe® 除了核心的跨平台軟體開發套件外,也針對安控、金融保險等應用,提供垂直整合方案。

除了上述保險應用之外, FaceMe® 也可廣泛使用於遠距開戶、 ATM 無卡交易、行動網銀身分辨識、遠距客服等服務,或是於分行內建立迎賓系統、黑名單偵測、機房金庫的門禁管理等;在疫情時代下,也提供非接觸性的健康量測功能,例如偵測是否配戴口罩,或偵測訪客額溫等。如果終究都要推行遠端,何不現在就了解 FaceMe® 各種強大的應用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