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松經驗談:一個週末、54 小時的時間,你能做出有趣、有用的服務嗎?

當年第一次參加黑客松的我們,其實不知道 MVP 這樣的概念(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小可行性產品),但是,現在回頭來看的話,當時我們在短短 24 小時內做的事情其實就是打造一個 MVP,那樣的取捨過程,還有三個人在短短 24 小時內密集溝通、聊天、寫程式、決定產品 feature 的過程,除了是讓我們在溝通上更加的了解彼此之外,更重要的是也讓我們有了更深的革命情感,這也是支撐了我們三個人現在一起創業,非常重要的元素。
評論
評論

不曉得你有沒有聽過「黑客松」(Hackathon),這是黑客 + 馬拉松(Hack + Marathon)的組合字,大致上就是幾個人聚在一起以馬拉松的方式進行一段長時間的 Hack 活動,像是台灣 Yahoo! 辦過 Open Hack Day、台灣微軟辦過 HTML5 或 IE 瀏覽器的黑客松活動,這類型的活動,實際進行的時間從半天、一天到兩天一夜的長度都有。

你可能會好奇,這麼短的時間,幾個人聚在一起到底能做出些什麼有趣的新網站、新 App 嗎?

跟 Inside 另外兩位創辦人 FoxRichard 在過去曾經參加 Yahoo! 所舉辦的 Open Hack Day,我們在大約 24 小時內不眠不休的情況下,做出了一個簡單的垂直搜尋引擎,可以協助使用者在一個網頁內,快速瀏覽任何一家上市公司近期的新聞、職缺、股價、網路相關討論,最後我們並且得到了 Best Search Hack 的獎項。

後來,我們三個人在自己的公司也曾經舉辦過兩次的 Hack Day 活動,第一次我們做出了一個類似 Instagram 的 iOS App + 網站的雛形,隔年第二次舉辦,我們做出了一個幾乎完全仿 iOS 上的 Path app 的「叫你起床」app,可以透過 Facebook 讓你的朋友知道你今天是準時起床還是持續賴床,運用 社群暴力 同儕的關心讓你每天都可以開心愉悅的準時起床。

從這三次的經驗裡,我分別有一些收穫,跟各位讀者分享。

首先,Hackathon 活動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考驗、培養團隊成員的溝通默契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過去本來有時間利用一個月做完的專案,在這樣的活動中被壓縮到極限後,大家能做的事情就是儘快達成共識、先做再說,團隊成員彼此的優缺點或是性格上比較強烈的特質也會在這個過程中更加突顯出來。

我認為,在 Hackathon 活動中,產品特色要明顯,而且最重要的功能一定要完成,背後的技術架構、軟體工程相關的方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我會認為是次要的。但如果平常做事就習慣有完整的規劃,不習慣突然上場不按牌理出牌,團隊成員們可能光達成共識就會花上一些時間。

其次, Hackathon 活動也可以讓團隊成員發現彼此對於產品功能的「優先順序」認識有非常大的落差,即使要做的產品規模再小、功能再簡單,大家想的順序也不太一樣,甚至會發現彼此都過於貪心、想要的功能都太多了。

事實上,Hackathon 活動短短的時間裡,考驗大家的就是專案管理能力,有限的資源、有限的人數、有限的時間內,要能達成上台 demo 的目標,實際上就是在考驗大家有沒有辦法進行 有效率的取捨

另外, 就個人來說,參與黑客松也是一個自我檢視的大好機會,除了與團隊成員的溝通模式可能與平常有所不同之外,自己的生產力以及解決問題、尋求解答的能力也會備受考驗,假如本來寫程式的速度就已經不快了,還發現沒辦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善用各種網路資源迅速替自己解決問題,那麼或許可以從這個過程中得到一些很立即的幫助、建議,這種密集互動的過程,對於經驗比較少的開發者來講,其實也是個很好的學習過程。

至於,如果你不是開發者,能參加 Hackathon 活動嗎?是的,舉例來說,像 Fox 其實不會寫程式(但他會改一點點 HTML,Inside 網站最初的 WordPress 跟 MySQL 也是他自行設定的 XD),但我們前幾年可以在 Yahoo! Open Hack Day 上得獎, Fox 是有非常大的功勞的,因為我們實際上沒有辦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整個網站並且發佈到網路上直接讓大家試用(能力、經驗 有限,加上太貪心了,想太多功能),而 Fox 當時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幫忙想功能、砍功能,並且在最後上台報告時,整理了一份最精華的使用流程,只展示了最基本的功能。

我們當年其實不知道 MVP 這樣的概念(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小可行性產品),但是,現在回頭來看的話,當時我們在短短 24 小時內做的事情其實就是打造一個 MVP,那樣的取捨過程,還有三個人在短短 24 小時內密集溝通、聊天、寫程式、決定產品 feature 的過程,除了是讓我們在溝通上更加的了解彼此之外,更重要的是也讓我們有了更深的革命情感,這也是支撐了我們三個人現在一起創業,非常重要的元素。

而就在兩個禮拜後,有一場 Startup Weekend Taiwan Hardware(創業週末軟硬通吃),提供了一個大好機會,讓你嘗試在 54 小時的時間內發想 idea、找到團隊夥伴,並且在這過程中探索極限(生產力的極限、想像力的極限、溝通能力的極限,還有不眠不休、廢寢忘食的極限),我實際看了過去參與過 Startup Weekend 活動的幾篇心得分享後,我覺得很棒的是 Startup Weekend 提供的時間長度以及活動形式更能讓你跳出平常的舒適圈,讓你做一些平常沒機會做、但或許早就想了很久的 idea,而且也能在很短的時間內體驗過「想點子、找夥伴、做產品、pitch 給前輩」的流程。

參加這樣的活動,我認為執行力跟找到談得來的夥伴是最重要的,點子絕對是其次;而且,這樣的活動並不是比賽,真正的輸贏是自己定義的,我們受台灣的教育長大,經常都會認為比賽要拿前三名才叫厲害,但實際上每天在為人們創造價值的偉大公司、卓越服務,通常都不是靠比賽得獎來證明自己的。

鼓勵你報名這次的 Startup Weekend Taiwan Hardware 活動,詳細的活動資訊請參考 活動官方網站 。Inside 的創辦人之一 Sting Tao 也是此次活動的評審,看到他別忘了跟他打聲招呼,跟他說你是看到 Inside 的文章才決定參加的~ :)

註: Inside 網路趨勢觀察為本次 Startup Weekend Hardware 媒體夥伴。

關於黑客松的詳細解說,可自行搜尋看看,或參考 維基百科上的簡介


Cookie 消失?試試看全新 AI 影像內容辨識:讓用戶看的內容決定看到的廣告

Google Chrome 即將淘汰幫助廣告主的工具—— Cookie ,它的離去將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評論
Photo Credit:<a href="https://www.shutterstock.com/zh/image-photo/ai-artificial-intelligence-big-data-internet-1075853384" target="_blank">shutterstock</a>
評論

透過GA分析進站者發現, Safari的新客數越來越多,難道這表示 iOS 的用戶數也跟著增加了嗎?注意了,這有可能是 Apple 封鎖第三方 Cookie 帶來的影響。隨著 Google 即將淘汰 Chrome 上的 Cookie ,這個幫助廣告主記住用戶受眾的小工具,將要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後 Cookie 時代的廣告受眾如何鎖定?

各大廣告平台在過去幾年不斷地透過 Cookie 以及其它方式,悄悄收集使用者的用戶數據,隨著這幾年用戶的隱私權意識抬頭, Apple 與 Google 對於藉由 Cookie 辨識用戶資料的廣告投遞方式,持有不同的態度,這也將是所有廣告主的極大挑戰。當 Cookie 不復存在,要如何辨識使用者資料?

Cookie 消失了,或許會有新的數據辨識工具來取代,但是任何試圖跟蹤受眾的方式,都難以符合大眾對於保護隱私權的期望。另一方面,也極有可能無法再通過日趨嚴格的媒體監管限制。無論如何,數位廣告不能像過去一樣,無條件地使用類似 Cookie 的追蹤方式,來達到與現在同樣的廣告效果。

後 Cookie 時代內容辨識類型的廣告鎖定方式,將成為未來具指標性的投放策略。廣告與瀏覽平台或內文主題的高相關性,不僅能顯著提高受眾的互動度,更重要的是,完全不需要收集任何個人數據。

FreakOut Taiwan 不斷嘗試更友善的廣告投遞形式, 自 2016 年進入台灣市場的原生廣告,到 2020 年末引進「 Mirrors 」 AI 影像視覺內容辨識系統,都是以網路使用者的角度出發。「 Mirrors 」不需要使用傳統的受眾興趣設定,即可針對「目標受眾在觀看的影像內容」、「品牌自身競爭對手或相關指定系列產品出現的影片」來投遞 YouTube 上的影音廣告。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AI 人工智慧影像技術突破,推動新一代內容辨識功能

傳統的內容比對廣告皆為自然語言處理 NLP 中心,基於「純文字」的比對來顯示相關廣告,如大家很熟悉的 Google AdSense 。但是,結合新興的 AI 演算和複雜的圖像辨識,已然能夠達到「影片」的內容偵測,透過增加多個比對層和基於自然語言處理 NLP 的基準定位,可深度學習並提供更精細的辨識洞察力。

舉例來說,若想要將汽車廣告投放給對汽車有興趣的人,我們要先從可能對汽車感興趣的受眾中開始推估,並且根據過去的經驗加入不同的興趣條件,最後針對素材更進一步地測試。透過 Mirrors ,我們可以讓廣告出現在有滿足特定條件的影片內,例如:在消費者觀看的影片中,出現汽車評測報告、自家品牌或競爭對手的 LOGO 、代言人等指定條件,再依照不同廣告主設定的預算判斷是否露出廣告。

藉由這樣的影像比對方式,可以更有效地根據消費者行為觸發廣告投遞條件,而不再是現行的用戶受眾數據。人的興趣是多樣且多變的,當對汽車有興趣的用戶在完成汽車的選購後,短期內將不會再瀏覽相關資訊,轉而瀏覽其他更具時效性的內容。透過消費者當下正在觀看的影片內容,取代消費者身上被貼上的數位標籤,將更貼近消費者本身的使用行為。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Mirrors AI 影像辨識:用消費者看的內容決定廣告

2021 年台灣數位報告指出,台灣人在各網路內容服務中,最愛「網路影片」的比例高達 97.9%,遠超過 Vlog、串流音樂、網路廣播、Podcast 。

影音廣告早已是品牌經營的趨勢:根據 DMA 2019 年台灣數位廣告量統計報告指出,台灣各類型廣告中,影音廣告以 37.2% 的成長比例大幅領先奪冠。其中 YouTube 持續蟬聯台灣最常被造訪網站第 2 名(僅次於 Google ) ,在台灣各大影音平台中的觸及率及影響力不容小覷。

2021 年 FreakOut Taiwan 已與客戶合作,進行搭載新系統的 YouTube 串流內廣告投遞,在針對品牌及產品客製化的多層鎖定策略建議下,房地產廣告的 CTR 表現高於平均,並發現「人臉」群組辨識表現為佳,其中多為財經、名嘴等名人。而美妝品牌廣告 VTR 表現優異,則以品牌「 Logo 」、「人臉」群組有最出色的表現。

本文章內容由「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