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演算法寫了個網紅 換來吃不完的免費午餐

評論
Photo Credit:flickr
Photo Credit:flickr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iFanr,INSIDE 經授權轉載。

國外,很多自詡「Instagram網紅(influencer)」的人會主動向品牌/商家發出合作邀請,以發推文/影音宣傳來換取住宿或餐廳免費體驗或折扣。

更妙的是,Buetti 編寫了一套程式,來幫他挑選和發 Instagram 上的內容,和潛在粉絲互動,積累數萬粉絲後,甚至還會向特定紐約餐廳帳號發出合作邀約。

自程式跑起來後他就沒登入過這個帳號,真・坐等免費午餐。

乍一聽,這似乎又是一個「機器人要搶網紅飯碗」的駭人聽聞案例,但仔細了解背後機制後,你會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網紅」分兩種,這是後一種

當我們在談論 Instagram 上的「網紅」時,其實可以分為兩種。

一種是明星以及具備極具辨析度個人風格的部落格主,他們本人就是品牌的最重要標識。被《富比世》評為史上最年輕的「白手起家」十億美元富豪的 Kylie Jenner 就是極致代表。

擁有 1.75 億社群媒體粉絲的她在接受採訪時說:「(成功)這是社群媒體的力量。在我可以開始做任何事情前,我就擁有瞭如此強大的觸及力。」她的美妝帝國最值錢的,也許是產品上印著的她的名字。

另一種,則是一種針對特定主題的內容篩選和匯集,誰在營運似乎不是最重要的,關鍵是分享的內容和標題。Buetti 用演算法自動化營運的 Instagram 帳號@beautiful.newyorkcity 就是這種。

因為目標是在紐約吃「霸王餐」,Buetti 將帳號 @beautiful.newyorkcity 的內容定為分享優質的紐約建築、經典地標等圖片,這樣一來,粉絲累積了,要去找紐約餐廳談合作也比較合理。

要讓這個帳號內容和粉絲漲起來,Buetti 得解決兩個問題:自動化生產好的內容和粉絲成長(growth hacking)。

內容方面,他找了 50 多個類似主題的帳號,用圖片、文字以及粉絲互動數據,以演算法來挑選出「好」的內容。和人類經營者不同,由於演算法可快速篩選大批量數據,Buetti 將規則設得非常嚴格:杜絕廣告(配文中帶類似「現在購買!」)、任何可能存在爭議的內容(評論區被關閉了)和tag的數量不會太多(更便於轉載)。

此外,由於可以選擇的內容之多,Buetti還想在審美上把把關。他下載了一批照片,手動評價好看與否,訓練了一套機器學習模型,為通過基本篩選的內容進行二次過濾。

據Buetti了解,Instagram 的推薦演算法更偏好活躍度高的帳號,所有他還定時每天發三次內容,確保帳號能在「探索」頁面獲得更多曝光推薦。

除了內容篩選嚴格,Buetti 在轉載版權標註上同樣苛刻。除了會在圖片下@演算法獲取這個圖片的帳號外,還會帶上上述帳號在圖片中標註的用戶或是自帶@內容,寧願多標註來源也不想少了來源。

就這樣,Buetti創造了一個內容產出質量和數量都非常穩定的Instagram帳號。而且,這個帳號總會標明圖片來源,所以當一些攝影師發現自己的作品被轉載後,不僅不反感,甚至還會過去評論區道個謝。

接下來,Buetti 需要為這些內容找到合適的用戶。他選擇了一個不新穎的用戶成長方法——「關注/取關」法。

你是否也在自己部落格發現一些很奇怪的帳號無端端關注你,並想讓你「回關」?

Buetti 用的也是這種方法。

他找了一批和自己帳號類似的Instagram帳號,並用演算法自動關注這些帳號的粉絲,希望這些粉絲會關注他並和帳號互動。在兩天內,如果這些粉絲沒有關注回這個帳號,演算法就會自動取消關注他們,繼續找尋新用戶。

這個方法受到部分部落格主的抨擊。他們認為以這種方式成增長來的粉絲大多都是機器人或者是只是同樣在盲目求粉絲成長的人,並不是真正的「粉絲」,認為他們會做壞「網紅經濟」的聲譽。

Buetti意識到這個問題,並為演算法關注的粉絲分了三個級別,並按需篩選:

不回關注他的;

關注他,但和其帳號無互動;

關注他,和他相互點讚和評論的粉絲。

當@beautiful.newyorkcity 粉絲超過兩萬時,Buetti 就開始用 API 給帶有「曼哈頓」的餐廳 Instagram 帳號發送一封公版郵件,問他們是否感興趣合作,以一段免費的餐飲或特定折扣,換取在 @beautiful.newyorkcity 上發照片和文字宣傳。

事實上,有不少餐廳都願意做這個交換,Buetti 後來開始「把這些吃飯機會分給朋友和家人,因為我一個人真用不完。」

後來,BuzzFeed 聯繫了其中一家曾給 Buetti 提供免費晚餐的餐廳,告知他們這個帳號其實就是自動化經營的。店主並未因此感到生氣或驚訝,只是淡淡說一句:「我覺得我們還是挺滿意的,因為那仍是個廣告,將我們展示給帳號的粉絲。」

「無論背後是人或機器,我們只是想要廣告有效」

和創造獨特內容的「個人」型網紅相比,Buetti的帳號解決的其實是訊息整合和用戶配對問題。當我們從訊息分發這個角度來看,背後在經營的是人還是演算法,似乎真的沒人在乎。

「我是從@F**kJerry 那受到啟發的。他從來都不露臉,只是發從網絡上找到的meme,很多時候還是偷的。我就想,這傢伙可能永遠都不用手動管理他的帳號。」

Buetti 對 BuzzFeed 說道。事實上,訊息整合在 Instagram 上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類別,meme 就是其中一個極大類別。

《The Verge》曾在一篇長報導中指出,年輕人雖然都不愛上 Twitter 和 Tumblr,但這兩個平台的內容曝光率依舊很高。因為很多收集meme的帳號會在這兩個平台上截圖各種meme,然後轉發到 Instagram 的帳號上。

仔細想想,這類帳號就像中國軟體「即刻」上的話題,以單純的截圖形式取代進一步的超連結和跳轉,打破不同社交媒體上的同類內容來展示。

這類 meme 集合帳號粉絲體量甚至可以高達數百萬,很多美國中學生在Instagram上會關注數十個這類 meme 帳號。14歲的 Blaire 就關注了75-100 個這種帳號,而高中生Sophiya 也關注了大約 20 個這類帳號,每天在線大約 3 小時,大多都在玩 Instagram。

如果說有一些信息,我們不在乎傳遞給我們的是人還是機器,那麼,也有一些故事,人們似乎更願意透通過「機器」來傳遞。

Buetti 在接受 Cheddar 採訪時曾表示,網紅們其實真無須為他所做的這類自動化帳戶感到擔憂,因為這種帳戶和強調個人風格化的帳戶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東西。

只要內容好,我們不太在乎這類信息帳戶背後運營的人還是機器,因為我們想要的只是合適的信息,而不是和他/它交朋友。

責任編輯:Anny

延伸閱讀:



精選熱門好工作

品類管理企劃 Category Management Planner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Campaign Manager 活動企劃經理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Web UI視覺設計師

酷遊天國際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