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新媒體世界裡,只有「川普」「非川普」兩個選項

當各國領袖跟科技公司們一同為極端言論、假新聞憂心忡忡時,川普卻打出了另一張自己的手牌....
評論
Photo Credit: Reuters
Photo Credit: Reuters
評論

唐納·川普顯然是美國歷史上跟「媒體」關係最錯綜複雜的總統,專精美國總統史的史學家 Jon Cherow 今年以「美國兩百多年歷史裡,媒體與政府關係從來不像現在“泡在毒液裡”」形容川普。他一手對傳統媒體嗤之以鼻,另一手卻善用 Twitter 向大眾與世界發佈訊息。包括他的盟友、對手都知道,不管你喜不喜歡,川普都是善於使用社群與新媒體的箇中好手。

但最近兩則新聞跟川普、白宮的新聞相當有意思。

在紐西蘭基督城清真寺槍擊案後,各國領袖再一次重新反思社群媒體傳播負面訊息的滲透力,包括英國首相德蕾莎·梅伊、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宏、加拿大總理賈斯汀·杜魯道,與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爾登等多位國家領導人,以及 Amazon、Facebook、Google、微軟和 Twitter 一起在巴黎簽署了「基督城呼喚」(Christchurch Call)倡議,來防止恐攻、極端主義言論在網路傳播。就連川普最愛的 Twitter 其執行長傑克·多爾西都一起出現了。

網頁上還能看到歐盟委員會、日本、德國、印度、澳洲等國加入倡議....就是沒有美國。

白宮官員給的回應是:「華府雖支持打擊恐怖主義,但這可能違觸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

這份倡議各國承諾將積極打擊網路上的極端主義內容,並可能透過新的法律或政策,鼓勵媒體在網路上描繪恐攻、暴力事件時採用高道德標準。除此之外,科技業者們也承諾加強「數位指印」(digitalfingerprinting)功能,來追蹤、移除危害社會的照片與影片。

倡議本身沒有任何強制約束力,但反映出了全球政壇都對流竄在 Facebook、Twitter 或 YouTube 的極端言論、假新聞與暴力內容感到沮喪。只是在各國領袖跟科技公司們一同憂心忡忡時,川普卻又打出了自己的手牌,上線一個新網頁

「你被 Facebook、Twitter 錯誤審查封文了嗎?懷疑是被政治偏見作祟嗎?請與川普總統分享!」

這個網站還寫著:太多美國人因為不明確的“平台政策”被封鎖。它架在Typeform上,並且會請使用者詢問上傳有問題的內容螢幕截圖和連結,再讓使用者描述是怎麼被封鎖的。當然還會從使用者那收集個資,並且最終邀請使用者向川普總統的電子郵件發信。不少人認為,川普此舉在為美國保守派、共和黨支持者普遍較容易在社群上遭到封鎖的反擊;但我覺得,更甚於此。

有人說是歐巴馬開創了全球政治人物擁抱社群媒體的時代。但顯然川普更超一步,想把商場經驗運用在新媒體戰術上,用得更淋漓盡致;發發影片打打卡,宣讀一下政策?那是政治人物做的事,商人要的是「名單」,聆聽他們訴求、與他們同一個鼻孔出氣,然後跳過什麼科技平台,把自己支持鐵粉緊掌握在手上才是硬道理。

這讓人想起1930年美國大蕭條時期,小羅斯福正是使用剛剛興起的廣播發起著名的「爐邊談話」,瞬間把自己與民心的感情距離拉近,引領民心,後來約翰甘迺迪同樣掌握那時剛興起的電視,獲得極高支持度。川普硬生生用就業數據、經濟成長支持他在美中貿易戰的強硬態度,接下來開始試著跳過媒體、跳過社群、跳過他跟支持者之間一切障礙物。

就算他不理他國領袖、對社群媒體終究持保留甚至敵對態度,但可能他終將成為繼小羅斯福、甘迺迪之後,下一個「最擅用新興媒體」的美國總統;既使在這個被一個又一個同溫層所隔離的時代。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