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海綿城市怎麼做?借鏡中、美、日防淹水策略

評論
Photo by <a href="https://unsplash.com/photos/qjccAypk4_E?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 target="_blank">Sora Sagano</a> on <a href="https://unsplash.com/search/photos/city-water?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 target="_blank">Unsplash</a>
Photo by Sora Sagano on Unsplash
評論

黃恩浩因受聖經「治理這地」啟發,於是開始成天研究都市雨水的利用,專長為海綿城市、雨水管理、基地保水、都市防洪,是國內新生代的水資源專家。協助政府修訂基地保水設計技術規範、社區及建築基地減洪防洪規劃手冊、屋頂綠化技術手冊等,並規劃福山部落雨水利用多元供水工程、海洋大學雨水公園案,期待協助國家創造更優質的都市水環境。同時為美國 LEED 認證專業人員及環境教育人員,也是綠學院的綠色帶路人。

原文刊登於綠學院,INSIDE 獲授權轉載。

上一篇文章《【綠色觀點】海綿城市?智慧城市?暴雨將至,淹水到底該如何防範》,我們談到企業家和總統最重要的思維區別是具備處理「公共財」的全局思維,而不只是滿足人民短期的需求。水資源管理產業導入 AI,就是利用海綿城市的六大策略 — 滲、滯、蓄、淨、用、排,使海綿城市與智慧城市站在同一陣線上,一齊邁向「價格」蛻變至「價值」的層次。

我國在海綿城市技術上歷時較短,理念與內容仍在不斷地發展與創新中,為了提升我國海綿城市發展競爭力,可由國外發展經驗及動態取得參考。了解中國大陸、美國及日本這三個地方如何快速實踐城市水資源利用管理,以及我們若想要彎道超車,第一步應該先改變什麼。

中國大陸的海綿城市

2012 年 7 月,北京及其周邊地區遭遇暴雨及洪澇災害,造成 79 人死亡,1 萬多間房屋倒塌,160 萬人受災,經濟損失高達人民幣 116 億元。每年一到雨季,中國大陸各大城市最怕聽到的字詞就是「看海」,無論是沿海的一線城市北京、上海、南京、廣州,甚至是內陸城市武漢、蘭州、成都、南寧、貴陽,都無一倖免,根據中國大陸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中國水旱災害公報》顯示,2013 至 2015 年之間,每年平均至少有 180 個城市飽受「看海」之苦。

為了解決此狀況,中國大陸於 2015 年啟動了海綿城市建設,設立 16 個試點城市,並於同年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部署加快海綿城市建設,首批海綿城市總投資額超過人民幣 300 億元。「海綿城市」成為中國大陸十三五規劃下的重點項目之一,利用六大策略:滲、滯、蓄、淨、用、排,保護城市水系、增加城市綠地、提高雨水滯滲調蓄能力的建設,有效控制和減少地表徑流。

以廣州天河為例,主要利用「蓄」、「滯」解決當前看海的燃眉之急,利用生態滯洪池蓄集降雨成為調蓄設施、屋頂綠化滯留雨水等手段,核心目標是將地表雨水逕流留下來,不讓雨水降下後在太短的時間就進入都市的排水管網,避免排水管網的壓力太大。

美國的低衝擊開發 LID

美國休士頓大概是近年來美國淹水最慘烈的地方,2017 年 8 月哈維颶風重創德州,降雨量創美國歷史新高,造成 30 人死亡,900 億美元損失。為何休士頓毫無招架能力?首先,休士頓是美國唯一沒有土地使用分區管制的大城市,土地開發不受繁文縟節的法規限制,使得建築物與都市開發快速成長,短短 50 年之間人口從 60 萬暴增至 600 萬,早就超過環境容忍程度。其次,他們早有好的工具在手上,卻不好好應用。

美國早在 1990 年即提出海綿城市建設方法:低衝擊開發技術(Low Impact Development, LID)。低衝擊開發技術是一種微觀尺度的理念,強調在降雨當下時刻、當下地點,盡可能藉由儲存、滲透、蒸發、過濾、淨化及滯留等多種技術控制雨水,這是一種城市雨水管理的新概念。

你可能有聽說另一個名詞是最佳管理措施(Best Management Practice,BMP),這是早先之前一種宏觀尺度的理念。BMP 施作時占地較廣、維護費用較高,LID 可說是它的精緻升級版,可以相互搭配應用。

反觀南加州因為積極推動海綿城市建設,鮮少聽到淹水造成重大經濟損失的狀況。南加州推動海綿城市最著名的城市莫過於該州的橘郡(Orange County),主要利用「滲」、「蓄」、「用」、「排」,利用透水鋪面消除地表積水,並建置雨水貯集系統蓄水及利用,並建立滲透型的排水涵管。

日本的水循環基本法

日本水資源背景我們應該並不陌生,與臺灣一樣,常遭受到颱風暴雨的侵襲,身受淹水之苦,而為何日本能夠在世界成為防災模範生,我們卻沒有做到呢?

早在 1980 年,日本建設省就開始推行雨水貯留滲透計畫,帶動推廣雨水滲透設施的應用,帶動了相關雨水資源化利用的法律、技術和管理體系逐漸完善。並進一步,在 2014 年制定「水循環基本法」,將保護水資源,提升到重要公共資產且需有區域整體性及國際協調性考量的層次,「海綿城市」即是水循環基本法之重要基本策略之一。

在水循環基本法的推動下,日本在海綿城市的應用非常廣泛,六大策略:滲、滯、蓄、淨、用、排,幾乎無所不用其極。日本常見的海綿城市方法有:在停車場與廣場廣設透水鋪面或碎石路面,增加入滲;利用操場、綠地、公園、花園、建築物間滯留蓄水,降低這些設施的高度,產生較一般建築物及道路低窪的地方可蓄積雨水;在運動場及大型空地建立地下水庫,利用地下室作為小水庫調蓄雨洪;並在設立滲透型的排水涵管與陰井,加速雨水滲流;廣泛設置雨水貯集系統,如日本最高塔──東京天空樹,就設置了 7,000 噸的雨水貯集系統,可有效減緩淹水風險。

其中,最值得臺灣借鏡的是多功能的滯洪池,除在降雨時能提供有效滯洪外,在非雨季或沒有大暴雨時,多功能滯洪池還可以發揮城市景觀、公園、綠地、停車場、運動場、市民休閒集會和娛樂場所等功能。

放眼世界之前,最重要的就是要「立足臺灣」,由國外發展經驗與技術發現,治水不缺工具,缺的是如何用全局思維判斷要用哪些工具,而不只是只想著把水抽掉。

我們若想要彎道超車,改變成「全局思維」就是唯一的解法。海綿城市有太多工具,每個工具都有太多功能,雖是優點,然而卻也成為發展的困境。光是防洪、地下水涵養、田園城市、污水處理、景觀設計、公園學校停車等土地使用,就跨了不知道多少政府部門,又加上對於要用哪些工具各部會的見解不同,彼此各執一詞,或是總是希望由其他部會局處主責;分開看都很好,放在一起看卻全錯。因此,海綿城市需要跨部會之間有共同的大目標,以及對共同目標理解與合作的使命。

這其中的難度非常高,然而我們衷心地期盼,臺灣能夠覺醒過來,對於提升臺灣未來的使命,不是像打躲避球一樣閃躲,而是能夠像一個籃球隊,既能搶著獨當一面,又能團隊合作!

責任編輯:Mia

延伸閱讀:



精選熱門好工作

外場服務人員

Sugar Pea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Backend)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整合行銷經理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