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台灣 vs. 荷蘭,創業年紀差 20 歲

荷蘭在 2013-2018 年,約有 12000 名 8-18 歲的青少連在荷蘭商會登記,而且近年的人數有成長趨勢。
評論
Photo Credit: Moli 貓力
評論

本文由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作者荷事生非 (Moli 貓力 & Olivia),INSIDE 獲授權轉載。
原文收錄於英語島 English Island 2019 年 5 月號

根據《2018台灣新創生態圈大調查》,台灣年齡在 31 至 40 歲之間的創業家,往往累積了豐富的實戰經驗與年資 (平均 11.3 年)後,才會首次出來創業「當自己頭家」。

在新創生態圈同樣也瞬息萬變的荷蘭,近年來特別有一股「新鮮」勢力正在異軍崛起,他們不是青年,而是青「少」年。2013 至 2018 年,約有一萬兩千名 8 至 18 歲的荷蘭青少年,在荷蘭商會 (KvK) 登記公司或註冊為獨自經營者。光是 2018 年,在商會註冊登記年齡在 13 至 18 歲的青少年,就有 3500 人,比上一年增加了 31%。

荷蘭青少年流行創業做電商

6 年前,荷蘭青少年最流行的創業方式還是寫程式;到了 2018 年,最受歡迎的創業方式已經變為網路開店、當部落客或網站製作。

這些 2000 年後出生的荷蘭年輕人,從小接觸網路世界,對於流行事物的接受度更高更快,對網路文化的快速變遷也更加敏銳。像是今年 16 歲的 Justine,因為不想跟大夥一樣去送報紙打工賺外快,所以將網站設計與維護的日常興趣變成事業,三年前在商會登記了自己的一人公司。如今,他的「履歷表」上,已列滿各個他為其他公司與單位打造設計的網站。

從自己的興趣愛好出發的青少年,還不只Justine。今年 18 歲的 Fabinne,她註冊的公司叫做「種下願望」(Grow a Wish),主要經營的產品結合了她的設計和創意--可以種植的賀卡。她注意到大部分的人收到賀卡後很可能會把它扔掉,於是發想出在賀卡紙張中加上植物小種子的設計,讓收到祝福的人將賀卡種在土裡,植物或花卉將從賀卡中長出來,既不浪費也可以讓人從字面上和形象上感受到美好的祝福。

學校教青少年用點子開公司

荷蘭一直在推廣青少年創業啟蒙教育。除了幫學校老師上課,協助他們將新創的概念融入既有的課程教育外,基金會也針對不同年齡層提供適合的課程模型和相關教材。

像是針對小學生推出不同類型的卡片遊戲,讓小學生能體驗創業的「紙上談兵」,例如把學生分組,討論商業成功的「渡假島」應該有什麼設施,以及島上不同角色各自的責任是什麼;或者學生也可以選擇規劃自己的快閃商店,利用遊戲互動,讓學生在四天內學會買原料、製作產品、行銷販售、結帳回顧的商業模式。

面對中學生,荷蘭學校會在為期一年的創業訓練課堂上,讓中學生選擇究竟是開網路商店、當仲介賣既有產品,還是自己研發新產品;而給高中生的課程訓練,則更強調對自我特質的了解,與實踐夢想的評估與分析。

荷蘭現在勞動力市場正在變遷,通常年輕人步入社會是想要成為朝九晚五的安穩上班族,但現在就業市場常見的情況卻是--很多人新工作上任,過沒多久就更換工作,甚至乾脆自己註冊公司,選擇更加靈活的工作方式。

面對變化如此快速的社會,無論是受雇於人還是自己創業,讓學生學會以企業家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工作與管理自己的職業生涯,會是未來幾年十分重要的觀念。

責任編輯:Mia

延伸閱讀:



【影音】老不一定要孤獨—「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重新找回偏鄉長者對生活的熱忱與重心

「我還是會老,但不會孤獨老。」不讓老和孤獨劃上等號,是許多人的盼望,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
評論
Photo Credit:一粒麥子基金會
評論

你認為「老」是什麼樣子?是一個明確的年齡界線?還是進入某一種身心狀態?即將邁入知命之年的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以及才剛過而立之年的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各自從自己的性別與年齡探討對於「老」的想像。

走到「老」的生命階段是幸運的,這意味著老天願意多給我們一些時日,品嚐晚年的生活滋味;同時「老」也有屬於它這個階段的考驗與精彩,不只是個人的生命功課,也是周遭社區的共同學習。崴爺說起他對「老」的想像與擔憂:「對於晚年,有些人會覺得坐在輪椅上看夕陽是很祥和的畫面,對我來說卻像是恐怖片,好像除了看風景,就沒有辦法做其他事了。」蔡尚樺也說:「老讓我覺得可怕的地方在於,我的思想和靈魂還很衝,但是身體和代謝卻都變得緩慢,彷彿被禁錮在一個軀殼裡。」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左)、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右)討論對於年老的想像

不讓老和孤獨、無能為力劃上等號,不只是崴爺和尚樺的共同目標,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誠如影片中一粒麥子基金會執行長林木泉所說,每一個長者都有屬於他自己的生命經驗,邁入老年並非就要拋棄自己過往的能力或興趣、成為一棵呆坐的枯木,而是猶能發揮生命力,活出每個精彩的當下。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配合長輩興趣和專長發展活動,像是木工或編織

對此,林木泉執行長向崴爺與尚樺展示了花蓮縣「光福多功能日照中心」的實地樣貌,不僅是提供生活照顧,更重要的是支持長者找回對生命的好奇與盼望;像是多功能日照中心透過木工班、編織、植栽、桌遊等活動,讓長輩重拾過往的生命經驗、為生活增添許多樂趣和色彩。此外,還須有護理、社工、營養師、物理治療師等專業人員以及在地社區青年的共同參與,才能撐起長者的晚年生活,讓「老」不孤獨,而且可以更加自主、有尊嚴地生活。

捐款支持,讓「一粒麥子多功能日照中心」在更多偏鄉社區發芽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持續募集各界善款,支持偏鄉長者擁有幸福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