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改年號「令和」,竟然成了日本工程師的魔咒?

中小公司改年號亂成一團,而那些自稱「我好了!」的公司,也紛紛出現大漏洞。
評論
Reuters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PingWest,INSIDE 經授權轉載。

從 5 月 1 日開始,日本就徹底告別平成時代,步入令和元年。且由於天皇更替舉國歡慶,日本往年最長只有 5 天的黃金週加量到 10 天,大家迎來夢幻般的十天假期!

但對於已到來的令和元年,也不是每個人都歡天喜地。因為伴隨著新元號的,是一系列煩死人的系統年號變更問題。

身為全球唯一保留年號和皇曆的國家,儘管日本在日常生活也普遍使用西曆,但無論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機構還是行政機關,都仍在使用年號紀元。

因此,從 2019 年 5 月 1 日正式改年號開始,日本所有電腦和軟體系統都必須當天同步改用新年號。日本的國際 IT 公司,更需要將西曆與日本皇曆切換,將日本使用的軟體版本日期更新為新年號紀元。

而且,1989 年開啟、長達 30 年的平成時代,網路資訊技術迅猛發展,比起上次改年號,今日的網路系統對人們生活的影響已不可同日而語。如今電腦、手機、保險券甚至 ATM 都已接入電腦系統,對日本程式設計師來說,讓所有電腦都在 5 月 1 日同步改年號,這還是史上從未有過的大挑戰……

以至於一位 Twitter 網友吐槽:改年號的祝賀氣氛裡,IT 從業人員看到這幅畫面卻只想罵人。

身為 IT 業不相關人士、隔壁看戲民眾,大家可能無法理解日本程式設計師「隨時都會被拖出去祭天」的恐慌,然而在程式設計師甚至日本政府看來,改年號確實是件關係國計民生的大事。

令和開年有點慌

儘管從小接受西式教育、業餘熱中研究蝦虎魚的明仁天皇非常特立獨行,2016 年就宣布自己將打破慣例成為第一位生前退位的天皇,然而新年號還是要等到退位前一個月才能揭曉。對於需要「技術性調整」的各行業人員來說,真正留給他們的時間只有短短一個月。

於是,新年號一公布,全日本上下立刻緊張起來!

一些選擇手動升級的中小企業為了繼續利用已列印的文件,開始搶刻令和年號橡皮章,橡皮章一時洛陽紙貴。

辦公用品製造商 Hanko21 總經理瀧口修表示,自己從 4 月 1 日起就開始親自下場和 20 多名工人加班在工廠趕製令和圖章,但是他的努力沒有維持多久,因為「年號公布 3 天後,我們囤積的橡膠原料就全部用完了」。

而為了在一個月內對旗下 80 多個行政單位電腦系統快速調整,名古屋市政府撥款 4 億 8 千萬日圓加班,5 月 1 日前完成賦稅、社會保障等重要系統的改造,但還有更多「不緊迫」的系統會留 1~7 天由程式設計師加班完成……

當然,最發愁的還是電腦系統老舊過時的私人小企業。因為更新系統耗資巨大,有些日本公司的電腦系統已經二、三十年沒有更新了,幾乎和平成年代一樣古老,根本無法自動升級。

面對改年號,山梨縣北杜市的一家老字號點心舖可能是少數淡然處之的店家。這家店的老闆 30 多年前昭和時代預定帳本時,把 50 本訂成 5,000 本,整個平成時代過去了,帳本還沒用完。

元號變成令和後,起碼老闆今後只需要改一個字了(從昭和→令和)。

中小公司改年號亂成一團,而那些自稱「我好了!」的公司,也紛紛出現大漏洞。

一個月前微軟表示,將透過雲端向日本客戶推送令和更新包。而 5 月 1 日上午,就有還在加班的日本上班族表示,Excel 日期混亂,不僅顯示成平成 31 年 5 月 1 日這種不存在的日期,西曆年還變成 5 位數。

與此同時,北海道銀行、北陸銀行和橫濱銀行開始發生大規模 ATM 混亂事故。所有轉帳日期都變成 1989 年 5 月 7 日,至於被轉走的錢去哪裡、利息怎麼計算誰也不知道(畢竟在系統這已是一筆來自 1989 年、存了 30 年的錢),不過這 3 家銀行表示他們有信心盡快修復錯誤。

而這場曠日持久的改年號混亂,還要持續到 5 月 7 日。

5 月 1 日內閣會議後的新聞發表會,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宣布,儘管 5 月 1 日年號就更改為令和,但改年號工作要到 5 月 7 日才會結束。「我們不會影響公眾生活」,菅義偉說,但日本民眾存疑。

為何驚慌?

也許有人不理解,「年號不過是一個名字而已,會造成這麼大的影響嗎?」

事實是,年號與日本的電腦系統和各種證件的計數系統息息相關,一旦混亂,輕則證件失效,重則金融交通系統崩潰。

比如著名的「駕照迷思」事件。平成 29 年發放的駕照有效期至平成 32 年(2020 年),然而在這個日期來臨前,日本就進入令和時期,理論上平成 32 年不會存在。

人工操作時還比較好判斷,然而對六親不認的電腦來說,所有有效期在平成 31 年 4 月 30 日以後的契約、合約、證件、證券,全都無效。

此時,就需要程式設計師上陣迅速修改系統,保障人們的正常生活了。

而在平成 12 年(即 2000 年)2 月,因為日本程式設計師忽略 2000 年是個大閏年,沒在系統加入 29 日,這一天在北海道札幌市拿月票卡通勤的上班族統統被堵死在路上,造成交通癱瘓和遲到。

雖然犯這種低級錯誤的真實原因不得而知,但總覺得換成西元紀年,應該挺好發現 2000 年是閏年的。

因為年號和電腦系統實在過於煩人,維基百科專門在日語「元號」條目加入「元號​​與計算機」這一欄,長篇大論元號的種種弊端。

日本程式設計師受的苦,外人真無法想像。

令和之後會更慌

儘管令和的劫已經快過完了,但日本程式設計師的黎明還遠沒有來到……

2019 年開年之初,有一位女性程式設計師在 Twitter 提醒大家:「比起新元號對應問題,還有更需要擔心的事喔~昭和 100 年就快要到了喔~」

她的言論立刻引發大量轉發,評論區一片程式設計師的悲鳴。

日本的昭和時代從 1926 年開始,1989 年結束,歷經 64 年,因此昭和年號最多只有 64 年。那麼讓日本程式設計師聽了就要跪的昭和 100 年又是什麼?

這還要歸功於前代程式設計師綿延 30 年的奇想。

1989年,日本經歷昭和到平成改年號,那時的電腦還比較原始,記憶體只有 64~128KB,每個 bit 都至關重要,程式設計師只能想方設法從各種地方找記憶體。於是,在記錄日期時,年份都只記錄後兩位,比如 1989 年 1 月 1 日,就會記錄為 890101。

然而一旦到 2000 年,巨大的 bug 就出現了。由於只保留後兩位數,銀行的電腦可能把 2000 年解釋為 1900 年,進而算錯利息甚至直接消除帳面紀錄,而你在 1999 年 12 月 31 日 23:59 打了 3 分鐘的電話,電信局的帳單卻可能出現負數計數而導致系統崩潰(-100 年+3 分鐘)。

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千禧蟲問題。

全球同行都為千禧蟲焦慮不已時,先代日本程式設計師卻靈機一動……

如果繼續用昭和年號計數,千禧蟲問題就會被後推 25 年,即昭和 100 年(2025 年)才歸零!比別人多了 25 年,肯定夠我們解決問題了!

所以如今日本政府和企業的系統表面上看起來一團和氣,實則底層一直為昭和續命。

然而眼看令和元年都來了,清算的日期還有 6 年就要到了,新一代日本程式設計師面對 COBOL 等上古語言開發的系統卻更迷惑了。

「銀行和大企業的基礎系統像古董一樣脆,怎麼也不能更新……」

「30 年、40 年前的代碼根本沒有說明文件,剩下的部分也沒有追加變更紀錄!」

「法律規定的 5 年追訴期早就過了,因為人事變動,當年的負責人全都找不到了。」

日本程式設計師大型崩潰,只能祈禱到 2025 年自己已經轉行了……

當然看熱鬧的人也是有的。

「從平成到令和時代,昭和 100 年問題即將到來,好像被遺忘的時代亡靈要來了,這不是很帥嗎?」

到那時面對「時代的亡靈」,日本程式設計師會不會想出新的解決辦法,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至於當年想到解方的老程式設計師則表示,「誰能想到 20 年後你們還在用這一套啊!」

責任編輯:Anny

延伸閱讀:



運動科技新革命: IoT 結合數據分析,奧運跆拳銅牌羅嘉翎國手養成之路揭秘

運動科技為近年運動產業顯學,現在賽場上,不僅較勁各選手的體力及技術,更考驗各國科學技術導入,輔佐選手的程度。有效運用運動科技,不僅可避免傷害外,更能提升訓練品質,提升選手佳績。
評論
Photo Credit: INSIDE
評論

今年 8 月剛落幕的 2020 東京奧運,台灣選手獲得 2 金 4 銀 6 銅的 12 面獎牌,不僅寫下史上最佳參賽成績,且分別在 10 種不同項目奪牌,令各界大為驚艷。近年健康意識抬頭,下班後會自發去運動的人越來越多,種種現象顯示著台灣的運動風氣已逐漸成熟,而運動科技正是背後的隱形推手。

科技部致力推動產學界合作,結合運動科學、智慧科技與數據分析,輔助選手精準練習,用最有效率的方式提升表現,讓運動訓練不再是土法煉鋼。運動科技的應用也能幫助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更聰明更健康的做運動。由於商機龐大,運動科技早已成為各國在運動競技賽事與產業發展積極佈局的新型態競爭場域,一起來看看它為台灣體育帶來了什麼樣的改變吧!

透過科技幫助運動選手了解自身狀態,穩扎穩打求進步

年僅 19 歲的跆拳道選手羅嘉翎,首戰奧運便打敗多國好手,一舉拿下銅牌。從小在道館長大,幼稚園就跟著爸爸、哥哥練習跆拳道,小學開始在國內比賽嶄露頭角,國二首次參加青少年國際賽事後更不斷奪金。然而,初生之犢的她,卻是好不容易才站上奧運這個舞台。

「小時候的確身高有優勢,但剛轉去成人組時還滿挫折的」,帶著青少年時期的亮眼成績,羅嘉翎在高一下加入跆拳道國家隊,被延攬至國家運動訓練中心(以下簡稱:國訓中心)接受國手培訓,「裡面都是大學的學長姐,訓練強度很高,剛進去時很不適應,那段時間比賽成績也不理想,晚上都會打電話給媽媽哭訴。」

Photo Credit: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Photo Credit: INSIDE

羅嘉翎分享,國訓中心的訓練方式很有系統,除了完備的訓練器材,還會透過科學儀器評估選手的運動表現,也定期使用生化檢測儀器,每月至少1次檢測疲勞度與血氧量,維護選手的身體健康。

「運動科技可以幫助我了解自己現在的狀態,還有需要加強哪些地方」,羅嘉翎表示,選手的日常就是不斷練習、調整好狀態,透過數據分析可以清楚知道自己的強弱項,「像我需要加強肌力,這樣訓練有方向,進步也會比較穩。」

沒有因挫折放棄跆拳道,羅嘉翎持續在國訓中心自我精進,再加上慢慢調整心態,她逐漸適應了高強度的訓練,也找回了享受比賽的初衷。

事實上,台灣自 2012 倫敦奧運以來,就沒有在跆拳道項目拿過獎牌,羅嘉翎也坦承因此感受到不小的壓力,「拿到奧運資格時我爆哭,但我不是被看好奪牌的選手,就想說放鬆去打。」沒想到放下得失心,反而幫助自己贏得了銅牌的好成績。

國立體育大學技擊運動技術學系副教授王翔星分享,針對跆拳道選手的檢測主要有3方面,包括以「線性位移偵測器」檢測選手連續 3 次跳躍的爆發力與穩定度,評估賽場上攻擊動作的力量輸出率;以及透過「測力板」檢測 50 毫秒發力率( RFD,Rate  of Force Development ),以觀察選手腳蹬地出發與踢擊到對手瞬間的力量表現;還有「慣性感應器」則是用來檢測選手的反應能力與速度。

Photo Credit: 王翔星

「現在的訓練方式跟以前差很多,得分的方式不同,教練的觀念也需要調整。」過去也曾是跆拳道選手的王翔星說,以往求勝心切的選手容易練到渾身是傷,現在藉由運動科技的輔助,能精準掌握練習進度,避免過度訓練、減少運動傷害,是更有效率的訓練方式。

Photo Credit: INSIDE

王翔星也表示,培育一名優秀的選手相當不容易,這幾年開始將運動科技帶進國、高中,就是希望能讓年輕選手儘早接觸到運動科技的專業訓練觀念,避免選手在早期生涯就受到嚴重的運動傷害而留下遺憾,未來能夠更上一層樓。

產業跨界結合,讓運動科技深入全民健康生活

目前 5G 正式邁入商業化,宅經濟當道,運動科技的應用也有了更多可能性。「台灣科技業的研發能量強大,運動產業也很有國際競爭力,我認為應該能結合兩者的強項來解決許多問題,例如居家健身沒人指導,該怎樣才不會受傷。」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運動競技學系研究講座教授相子元表示。

相子元主修生物力學出身,被譽為台灣運動科技教父,同時擔任國訓中心運動科學小組總召集人。他很早就投入運動科技與產業結合的研究,作為科技部「精準運動科學研究專案計畫」的執行團隊之一,目前團隊已開發出將壓力感測科技應用於智慧鞋、科技運動襪、機能衣、自行車功率表等產品。

Photo Credit: INSIDE

相子元認為,運動科技商品在亞洲市場很有潛力,目前台灣主要發展在 3 大面向:競技運動,如跆拳道、舉重、射箭;職業運動,如棒球、籃球;全民運動,如自行車、慢跑等。舉例來說, LPS(Local Positioning System ,局部定位系統)運用在團隊運動的訓練上,能讓教練、選手清楚知道跑位陣式,取代傳統手寫戰術,目前 NBA 美國職籃、國際足總FIFA的隊伍也都採用此技術。

Photo Credit: 相子元

台灣選手在東奧打出亮眼成績值得喝采,相子元期待未來運動科技能協助更多選手精準運動、達到更好的表現,放眼 2024 巴黎奧運,並幫助更多人養成規律運動的習慣。接下來行政院主辦的「台灣運動x科技產業策略( SRB )會議」也即將登場,希望加深運動與科技產業的對話交流,讓運動科技越來越深入全民的生活。

SRB策略會議暫擬4大議題:

  1. 運動×科技產業升級創造新價值
  2. 智慧育樂創新服務建立營運新模式
  3. 融合科研成果與創新科技發展智慧新應用
  4. 台灣智慧育樂跨域環境整備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