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虎添翼,走向國際:「全台最會發 Email 之男」李振瑋的新告白

「很多前輩都說我這樣工作、業務一肩扛起,但股份不過 30%,吃力不討好,真傻。」李振瑋自嘲著。
評論
評論

我確實身上有著一顆創業因子;但原先人生規劃裡,並沒有畫出這份創業藍圖。」

有「全台灣最會發 EDM 男人」美譽的李振瑋(Tiger)這麼說著。今年他加入了 SEO 公司阿物(awoo Japan 株式会社),希望能在阿物手握有的自然語言 NLP 技術協助下,再造一輪 E-mail 行銷的高峰。

但更令人好奇的是,他為何要離開辛苦耕耘四年,親手打造的 Flydove 飛信資訊?李振瑋在今天,緩緩跟我們講了這段故事;一切都要從他回國說起。

李振瑋在 2010 年結束美國工作回到台灣,一開始就加入了郭家兄弟所主導的 Groupon;當時社群平台方興未艾才在冒出頭階段,E-mail 是那時網路、電商的行銷主戰場之一,尤其團購又特別倚重 EDM 行銷,李振瑋就是在這種狀況下,開始鑽研讓他日後成名的 E-mail 行銷技術。

李振瑋在 Groupon 後加入了一家在做電商系統的公司,並負責這家公司在技術、業務面的工作;這間公司有一套很簡易且不符合大量發送規範的 E-mail 系統,所以他提出可以憑藉專長,從零開始打造全新的 E-mail 系統。隨後他向當時老闆表示有信心把系統做好,要不要多投入一些心力來經營?沒想到老闆說,那就乾脆成立一家新的公司來做這件事吧!這也就是飛信的來源。

但萬事起頭難,創業第一年整間公司稱得上正式員工的,只有他自己一人,「從第一份 BP 到第一張開發票的客戶,都是我自己寫、自己找的!甚至那份 BP 還寫得特別天馬行空,但之後被其他兩位股東修正。」李振瑋笑稱,甚至連直接寄信給 Domain 註冊信箱進行陌生開發的事都嘗試過。

也因此讓李振瑋當時在工作之餘,時常去參與各種創業活動,意外讓被商業周刊記者認識、採訪;「我那時候說自己應該是全台灣最認真發 Mail 的人,沒想到上了封面故事,還被冠上『最會發 EDM』的名號。」李振瑋回憶。

不過,李振瑋並未辜負這個名號。他解釋,E-mail 行銷的 Know-how ,第一點建立在怎麼讓每封 EDM 減少 ISP 擋下,以及被排進垃圾信箱的機率上;第二則是要跟客戶以及行銷人員不斷溝通,幫助他們建立怎麼真正理解消費者,並投其所好。只是不同的產品、業態,這封 EDM 是 B2B、B2C,要在中間找出每封 EDM 最好的效果,其眉眉角角相當複雜,也很難被操作標準化,在 AI 出現之前,也只能依賴不斷累積的經驗去修正每封、每次的行銷成效。

但比起單純操作 Know-how,對李振瑋來說,客戶信任感是讓他能在台灣深耕 E-mail 行銷更重要的一環。打從創業一開始,他就抱持著「有用資訊應該共享」的念頭寫部落格,分享自己的 E-Mail 操作心得給大家;這也讓他對外積累起不少客戶信任。

另外他自認也蠻喜歡為客戶設身處地,規劃每次 E-Mail 操作。他舉例有次有個客戶為了一個重要性相對較小的儲值服務,廣發所有 40 萬名會員信找上門來。但李振瑋卻建議,這時不要太打擾會員體驗,後來只從 40 萬會員中篩出 4 萬名活躍使用者發信;這次操作雖然讓他白白讓收入只剩原本十分之一,卻也贏得客戶更深的信任。

「那,為什麼要離開飛信?」

筆者問著。對李振瑋來說,離開飛信有幾項主因。一是李振瑋已長年陷入無法兼顧工作、家庭平衡的狀態,「這四年多來扣除睡眠,我每天大多花 95% 精力、時間在公司,剩下 5% 回家,但也往往都還是在想工作...」

事實上飛信還有其他兩名共同創辦人,李振瑋自己在只手握 30% 的狀況下,就由他一人扛起大多執行工作,直到離開飛信。

「很多前輩都說我這樣工作、業務一肩扛起,但股份不過 30%,吃力不討好,真傻。」李振瑋自嘲;但他也說,自己跟很多技術創業者一樣,一開始懂技術卻不懂股權分配、也不懂看財報,剛創業時,就是保持一股完全燃燒的衝勁,為公司犧牲奉獻。

但就是這種衝勁讓李振瑋的生活失了平衡:「其實我創業前薪資不算低,但創業後月薪只剩之前的 65%。」雖然李振瑋每年還有額外獎金可拿,但他說那比例,跟營收甚至是他個人付出並不符合正比。

▲他語帶保留的解釋,會離開飛信是因為與其他股東「對『經理人』的認知不同

此外,他也稍持保留態度的說:「與其他股東「對『經理人』的認知不同。」終究他還是累了。李振瑋說不是沒想過乾脆拼下去,貸款把其他股份買下來,但終究還是在跟其他兩位股東意見分歧的狀況下,把股份釋出,選擇離開。

《如虎添翼》

不過到了說起為何加入阿物,李振瑋的眼神又重新煥發了起來。「我跟林思吾本來就是很好的朋友!」而且在飛信時,雙方就不只在考慮各種商業合作,甚至還有想交換持股的念頭過。

但會讓李振瑋點頭加盟,不光只是這份友誼。「我有自信做出一個能夠融合 AI,走向世界的E-mail 服務。」但李振瑋看好阿物一方面有 AI,另一方欣賞林思吾積極進軍國際的態度;有了 AI,說不定就能為 E-mail 行銷開創新境界。

怎麼做?他說訣竅就在「自然語言 NLP+自動 Tag」裡,NLP 能同時對上下文語意分析,增加對產品、服務,以及消費者兩端的理解,再用自動 Tag 大幅增加撮合雙方的效率。「其實過去我在飛信就在做 Tag 了,只是那時只有人工,真的是從工人智慧走到人工智慧啊。」李振瑋笑說。

李振瑋還說,過去人工的時代,或可以靠經驗讓開信率、點擊率做到不錯的成績;只是到了最關鍵的 Landing Page,過去可能還是只能依賴客戶端網頁自己的產品定價、體驗流程。「但現在多了一招!有了 AI 幫忙,可以不同使用者自動產生優化過的 Landing Page,我們服務範疇可以直接擴展到體驗流程那端了,目前這種服務取代性還很低,我相信非常有打進國際的空間。」

現在的李振瑋跟隨阿物進軍日本的大目標,每週也不停穿梭在台北與東京之間,希望可以讓台灣精神在日本發光。他預告,接下來在台灣也會重新以《TigerFly》這項新服務品牌與大家見面。「相信就像『如虎添翼』一樣。」他笑著說。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



疫情促數位轉型,資策會用 STEPS 方法論助產業無痛升級

面對疫情期間面臨消費者行為的改變、電子商務侵蝕實體零售服務業的市場等態勢,台灣中小企業、零售業和實體通路品牌,必須加速數位轉型腳步,才能繼續保有競爭力!
評論
Photo Credit:unsplash
評論

COVID─19 疫情讓全球產業界都受到嚴重衝擊,而台灣自 5 月中旬啟動三級警戒後,首當其衝的當屬零售服務業、教育產業、旅遊觀光等,企業界體認「數位轉型」趨勢已然成形的事實。而顧問公司 KPMG 亦指出,台灣有超過 40% 的執行長認為,疫情會加速企業數位轉型的步伐。在防疫期間,消費者亦會更加普遍地使用數位通路;因此,具備數位營運能力已成為公司營運的基本功。

本文專訪有 10 多年產業研究及數位輔導經驗的資策會創生服務處跨域共創中心主任張為詩,分享哪些產業最需要做數位轉型?究竟企業做數位轉型會面臨到何種困難?執行數位轉型有何成功的秘訣?

針對上述疑問,張為詩指出,在疫情爆發之前,談到「數位轉型」這件事,比較像是企業內部的口號,某些人以為,把公司內部流程數位化,就是「數位轉型」,甚至部分業者認為導入 AI 等新興科技就算完成數位轉型。去年全球疫情爆發,台灣卻仍如常上班上課,企業對於數位轉型便無迫切需求。反觀,今年 5 月中旬爆發本土疫情後,許多企業便意識到「數位轉型」是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這段期間發生的問題,是以前從未想像過的。比方說遠距教學,從前只在偏鄉教育裡推動,但現在每間學校、每個老師和學生都要使用遠距教學,甚至連同泛教育體系的各式補習班如插大、研究所、高普考等,也必須有所改變。另外像是研討會、工作坊這些著重現場感的會議,現在都必須要改成線上進行,甚至如『線上展會』,完成一套模擬的線上商品展也是需要投資的,但現在若不做這樣的投資,客戶就完全看不到你的東西」,張為詩說,「疫情讓民眾的生活型態完全改變,連帶使『零接觸經濟』蓬勃發展」。

STEPS 五步驟 數位轉型方法論

企業主既然意識到「數位轉型」之不可不為,但究竟要如何去執行?他們大多沒有答案。而且,企業面臨數位轉型的最大難題即是缺乏專業人才,並且缺乏系統化的方法工具。對此,資策會在今(2021)年中出版《數位轉型進化論-step by STEPS》,以會內歸納出的 STEPS 數位轉型方法論架構,藉以系統化助企業拆解數位轉型的挑戰,並實際推動轉型案例經驗,輔助培育相關數位人才。

所謂「STEPS」即為 Survey(需求挖掘)、Target(擬定主題目標)、Engage(鏈結組隊)、Pilot(市場先導驗證)、Spread(服務廣度擴散)共 5個步驟。而創生處北中南各地的「RDTIH 區域數位轉型中心」,即應用此架構,並透過會內數位轉型顧問,來傳達數位轉型的重要性。

資策會數位轉型STEPS方法論。Photo Credit: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

作為資策會第一線業務與地方智庫幕僚單位的創生服務處,去年底開始推動 RDTIH 區域數位轉型創新中心 (Regional Digital Transformation Innovation Hub),創生處主任張為詩說明,RDTIH 概念是來自歐盟 2016 年提出「數位創新中心(Digital Innovation Hubs, DIHs)」,主要是協助以一站式服務據點(one-stop-shop )的型式,提供企業所需知識、方法、軟體、技術平台、解決方案和測試設施及場域,與地方的產官學界合作,形成各地區的 Ecosystem 商業生態,協助中小企業轉型。

RDTIH 區域創新中心 扶植北中南特色產業善用數位工具

由於資策會創生處在北部、中部、南部都有辦公室,且北、中、南產業的主題特色各不相同,例如很多 AR/VR 業者都位於北部,因此北區 RDTIH 服務項目即以互動體感科技為主,提供業者們試驗與創新的場域。

而中區則是製造機械產業的重點聚落,其中又以自行車、DIY 手工具及水五金為主。因此中區 RDTIH 提供諮詢診斷、數據商情分析、商模規劃、科技導入測試、產業成果推廣,帶領中部產業進入數位高階製造及智慧運動觀光領域。

南部產業則包括扣件、金屬等傳統製造業,另外則有近期政策主推的 5G 文化、AIoT 產業等。南區 RDTIH 主要任務是運用 5G/AIoT 等智慧科技,推動南部產業數位轉型,打造南台灣數位轉型生態聚落,服務領域包含智慧製造、體感娛樂、運動娛樂、智慧醫療等多方位業務,同時也擔任區域產業調研專家與地方政府智庫幕僚。

資策會創生服務處跨域共創中心主任張為詩。Photo Credit: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

飯店高層 尋求數位轉型方向

創生處 RDTIH 的數位顧問在協助企業做數位轉型時,曾發現不少有趣案例。張為詩舉國內某家飯店集團為例,這家飯店的老闆在疫情期間仍需出國考察,入境後需要隔離,這期間他每天都滑 FB,看到各企業粉專的貼文,於是老闆覺得「小編」這個職務非常重要,要求行銷部立即處理。於是創生處便請了公關專業人士來幫這個集團所有的小編上課,為飯店品牌做正面的網路行銷。

後來這位飯店老闆又滑 FB 發現其他同業都已投入線上購物,他認為自家的商城也需要改進。而疫情期間訂房數明顯下降,空房率變高,這些空置的客房要如何行銷出去?老闆和高層主管們迫切想找到數位轉型的方向,資策會顧問以  STEPS 方法論,助其擬出智慧酒店的發展藍圖;也就是現在很夯的「無人旅店」,旅客從 Check in到進房門,都不需要看到真人,也能減少疫情期間人與人的接觸。

觀光樂園 借科技力量拉回顧客

另一個「觀光樂園」的案例,則是由於近年娛樂選擇趨於多元,主題樂園業者面臨來自觀光工廠及生態旅遊的競爭,迫使樂園業者力求轉型,借助科技力量讓原有設施產生更豐富的娛樂效果,成為主題樂園轉型的重要作法之一。

資策會創生處顧問團隊運用數位轉型方法論(STEPS),協助樂園業者規劃具備「沈浸娛樂體驗」、「群眾互動性」與「空間複合效益」等特色的商品,將 VR 海盜船/雲霄飛車、AR 摩天輪/咖啡杯、VR/AR 互動解謎/密室鬼屋等設施分門別類,最後選定以高互動程度及空間複合效益較大的「VR/AR 互動解謎與密室逃脫」為主題產品,達成強化科技娛樂體驗,並解決營運坪效和服務人力問題,進而提升入園人次與消費者再入園意願的目標。

哪些產業亟需數位轉型?

張為詩認為,數位化正在改變用戶的期望。用戶希望簡單、便捷及用戶良好的體驗,企業則需要重塑用戶參與模式。此外,所謂的競爭對手已經不僅僅是行業內,很有可能是其他的產業,而且這些對手可能是巨頭公司,且往往因新進入者的玩法不同,帶來不同的遊戲規則。

以最近興起的雲端廚房為例,張為詩分享,「過去餐飲業新創面臨前期投資門檻高,但後期回收速度慢,經常入不敷出,容易倒閉。雲端廚房只有廚房設施、廚師以及食材,運用外送平台或是自家外送服務提供餐點的營業模式,租金及其他間接成本可降低 25%,人事成本平均可減少 20%。甚至,陸續發展出包含共享廚房、品牌餐飲代工、自創品牌等新興商業模式,甚至讓雲端廚房變成新創加速器的角色。」

台灣目前亟需數位轉型的產業,不只有超過 100 萬家的中小企業,還有平常接觸最多消費者的零售服務業,疫情期間面臨消費者行為的改變,及電子商務正在侵蝕實體零售服務業的市場,因此,中小企業、零售業和實體通路品牌必須加速數位化腳步,才能繼續保有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