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從來沒有合法過

評論
Photo Credit: Reuters
Photo Credit: Reuters
評論

文/小黑,本名邱煜庭,現為帕格數碼總經理,曾任電商網站行銷總監,擅長 Inbound Marketing(集客式行銷), 著有《網路集客力》一書。INSIDE 獲權轉載

這個標題或許很標題黨,但 Uber 真的沒有合法過嗎?至少在政府的眼中,沒有乖乖去遵守運輸業法規就是不合法。不過 Uber 今年重返戰場的法遵策略的確完美到不行。

其實你我都一樣,當我們進到一個遊戲場中,遵守基本的遊戲規則是必要的,而這個遊戲規在現實的社會就是各式各樣的法律及行政命令,要嘛你就乖乖遵守遊戲規則,要嘛就是要開啟另一層面的法遵。

uberg01
▲ 其實政策從未反覆過,我比較想知道當初政府真的有答應 Uber 可以用租賃車的方式運營嗎?何不說說當初是哪個部會允諾的,目前沒有得到任何相關資訊。

一些相關的內容可以參考我們家律師的文章
http://bit.ly/法遵律師

法律遵循只能當個好孩子嗎?

不是完全合法才叫法令遵循,所謂另一層面的法遵,是從目前所有法律中,找到可以符合我們想要打造的商業模式之法律條文,也因此 Uber 找到了租賃模式可以符合既有的商業模式,因此調整自家的程式流程來合乎既有的法律條文,這就是另一種的法遵。

所以現在許多 Uber 上其實都會有派車單,如果你常坐到高鐵站的話,有些時候 Uber 司機會怕被抓而請你填寫派車單以應付法規。同樣的場景也發生在日本,目前 Uber 在日本是以「旅遊業」(資料來源找不到了,待補,或請神人幫補)的業態經營,因為你真的要硬尬政府為了你修正法規的成功案例真的少之又少,而且不客氣地講新加坡能夠修正法規也不是政府真的多開明多先進,而是淡馬錫有投 Grab 跟 Uber(好啦,陰謀論不喜勿怪)

而法遵的另一個潛在風險跟工作就是法令的變更,法遵跟鑽法律漏洞不一樣,鑽法律漏洞通常講的是那些去做法律規定中沒有寫的事情,而法遵是做法律講可以做的事情,只是共同的問題是:當政府想要出手管理而修正法律條文,進而做出的因應策略。

面對 Uber 不論在台灣還是絕大多數的其他國家政府基本上都是一致的態度:這就是運輸業,沒有什麼其他句話好說。你說政府放棄溝通或許也對,但是法律制定的精神是要保障基本平等而非特殊的權利保障,而其實台灣政府已經設計了 多元計程車方案 供 Uber 遵循:可以是私家車當計程車了,也可以網約只是不能巡弋載客(保障多數計程車基本生意作量的管制),每次看到這些外國企業在嚷嚷打壓新創,我就只想問這些跨國企業 :為什麼你們在面對其他國家政府都乖乖的聽話跟孫子一樣,在台灣就不乖乖合法呢?

uberg02

至於有些新聞提到 Uber 想要另闢新戰場,也就是《網約小客車》專法,根本沒有任何實質內容,在公共政策平台上的連署目前是屬於撤案的狀態。就算他繼續連署好了,其實本質上跟多元計程車法規是沒有差異的。譬如許多支持者最愛嘴的就是: Uber 可以先知道費用是多少再決定,連署案中也有寫道「價格透明,減少國民消費糾紛」,但在法規中早就規定:

經營多元化計程車客運服務之業者,應提供下列服務:

 一、於消費者叫車前提供相關資訊: 

(一)車輛:至少應包括車輛廠牌、牌照號碼、出廠年份等。 

(二)駕駛人:至少應包括有效計程車駕駛人執業登記證之顯示、消費者乘車評價。 

(三)費率:至少應包括預估車資。

二、車輛定位及行車軌跡。

三、依營業計畫書所定期程採全面電子支付。

四、可供消費者乘車後進行服務品質評價。

上述的每一條基本上完全都是為了 Uber 的服務內容設計,別忘了在多元計程車法案出來前,55688 的 App 是完全沒有這些資訊的,現在為了因應法規也都設計了相關資訊。如果 Uber 是不想要被既有的計程車費用綁死,法規第十一條之一,也可以讓你自訂費率:

多元化計程車之費率,由計程車客運業於核定運價範圍內自行訂定,報請該管公路主管機關備查,並登載於第二條第四項之網際網路平臺首頁,始得實施。

不過 Uber 不願意接受多元計程車方案的最主要的理由大概就是這條吧?(陰謀論,不喜勿怪)畢竟熱門時段的加成才是最重要的收入手段,但在政府的角度來說,這就失去的基本的公平:為什麼比較有錢的人有車坐?無法多加費用的就坐不了?

別忘了計程車其實是大眾運輸規劃的一環。否則看了 Uber 呼籲的《網約小客車》專法的訴求,除了擺明不想加入計程車業外(第一點:網約小客車專法與相關產業(科技業及租賃業)進行商討制定、立案,我 Uber 就是不想當車輛運輸業,畢竟估值就會低啊),所有的內容在既有的法規中都已經有了。

所以從另外一個層面來說 103條之1修正草案 是政府近來我覺得處理得比 Airbnb 條款還要好,面對新創適法問題的解決方式,不僅有設立新法或新增條文(但基礎是符合我國環境)供新創業者遵循,這點在 Airbnb 方面的處理就差了一點,另外再用其他法律修正的方式,逼使業者去合真正的該要遵循的法規管理。

前一次面對創新立法吵很兇的正是第三方支付,但是專法上路後真的有讓台灣電商市場大發利市嘛?面對創新不是一昧的想要去倡導「法律跟不上科技」,多數時間只是因為你不懂法規,這場法遵大戰非常值得所有創業者跟管理者好好的玩味一下:

我的商業模式「如果」既有法律有可能無法遵循,我該如何合法的「繞路」而不是鑽漏洞呢?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精選熱門好工作

平台客服人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遊戲美術 Game Artist

Orangenose Studio 易銘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前端開發者 / Frontend Develop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