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爆炸時代:1999 年網路泡沫化重現?

app 近來的蓬勃發展無庸置疑。但知名投資人 Andrew Chen 最近卻指出 app 正如 1999 年「.com」熱潮般陷入泡沫化的危機。 app 產業真的會像當年一樣泡沫化嗎?
評論
評論

近日,知名投資者和部落客 Andrew Chen 在自家部落格,發佈了文章 〈 Mobile app startups are failing like it’s 1999 〉,並在文中提出他對現今 app 產業,未來即將泡沫化的看法。app 近來的蓬勃發展,是毫無疑問的:app 的創新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超過 8 個 app 上架的平台(Android、 iOS、 BlackBerry/QNX Windows、Symbian、 Bada、Brew、J2ME)、越來越多新創公司想用自己絕妙的點子,開發出新的 app 並賺錢。時至六月初,iOS 系統的 App Store 擁有的 app 數量已經超過 650,000 個。(註一)至於 Android Market 也已有超過 450,000 個 apps。(註二)這就很像當年網路泡沫化前,許多新創網路公司不斷創立、推出新的網站,最後終於供過於求、市場崩盤。然而,app 產業真的會像 1999 當年一樣泡沫化嗎?

以下編譯自 Andrew Chen 的 〈 Mobile app startups are failing like it’s 1999 〉:

停止瘋狂的成長

開發一個全新功能、能打入市場並獲利的 app ,必須耗費相當長的時間:一個 app 的問世,從想法成型到設計、編寫、測試、運營,需要開發者花費大量心血。而開發的長週期,也導致新創公司的失敗更接近 1999 當年的情景。事隔十年,我們都忘記那個當年快速更迭、泡沫化的時代,如今正在 app 市場裡重演!快停止瘋狂的成長!

今天,在種子育成階段的創新公司,可以得到資金資助、釋放他們 app 的 1 個或 2 個版本超過 9 個月、然後旋即失敗。

回到 1999 年

回想在 1999 年,創新公司是怎麼運作的:

  • 令人印象深刻的創始人想出一個點子,並向投資者募集了數以百萬計的資金
  • 花 9 個月開發一個網站
  • 在媒體和公關大張旗鼓的宣傳下,推出新網站
  • 不符合市場需求
  • 6 個月後 ,改版成 2.0 再次推出
  • 重複這樣的動作,直到錢燒完

這是 Pets.com、Kozmo ,和其他許多當年網路公司泡沫化的例子。

新創公司在今天是如何運作的

因為智慧型手機時代的到來,app 數量暴增,網路當年鞭長莫及的所有地方,搭著 iPhone、Android 這些小機器,現在通通都到達了。但我們也漸漸踏上當年 1999 年的後塵,創新公司也面臨以下的狀況:

  • 令人印象深刻的創始人想出一個點子,並向投資者募集資金
  • 花 6 個月開發一個新的 app
  • 在媒體和公關大張旗鼓的宣傳下送審到 App Store ,並正式上線
  • 不符合市場需求
  • 6 個月後 ,釋出 2.0 版
  • 加入 Facebook 的開放圖譜(open graph)
  • 試圖擠入 Tapjoy、FreeAppADay 等的排行榜
  • 重複這樣的動作,直到錢燒完

很遺憾的,上述和 1999 年的狀況,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平台背後的文化

就拿 App Store 來說,因為 App Store 反映出蘋果公司的 DNA:創造出偉大的產品、隆重推出每一代新的產品並以設計和品質著稱。蘋果是 1980 年代、掌握了這個戰略的硬體公司,而當 app 開發者想在 App Store 的平台上架時,他們沒有選擇,只能順應蘋果公司的文化。

更糟糕的是,這種文化讓人們沉迷在幻想之中:有些開發者們想像自己也是 Steve Jobs,一旦推出他們開發了幾個月的產品,就會一舉獲得巨大的成功。但事實往往不是這樣的。

不要在第一版上線前就燒掉你一半的資金

初創公司今天對於自己產品第一版的設計和品質,有很高的要求。他們希望產品上線的時候,能占新聞很大的版面、無人不曉,並帶動流量,因為他們認為這是在 App 市場裡成功的方法。所以我們看到初創公司在燒了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資金,才有辦法推出產品。這其實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情,因為推出的第一版,很難一下就紅起來,必定需要透過和市場對話、更新第二版。然後剩下的資金,是不夠開發第二版的。

然而,今日 App  的情況,和 1999 當年仍是有差異的。我們可以整理出三個主要的區別:

  1. 1999 年當時網路的使用者是還是少數。事實上,當時大多數家庭仍然使用撥接上網,今天的世界則是大部分的人都能上網、很多人擁有智慧型手機,市場明顯的是比當年大上許多。
  2. 在 1999 年,創立一間新創公司要價不斐,而今天創新公司使用的成本,只是當年的一小部分(兩個傢伙窩在咖啡廳加上兩台 MAC,可能就能創造出熱門的 app)。
  3. 在 1999 年的經濟不穩定的嚇人。

去年,Gigaom 曾採訪過現任史丹佛大學教授的 Steve Blank。(註三)在影片中, Steve Blank 大談他對於當今創新公司是否會泡沫化的想法。他衡量泡沫化的三個標準很有意思:

  1. 新的創業公司估值的增長。
  2. 處於成熟期公司的擴張。
  3. 開車經過 University Avenue 並橫跨 Palo Alto 的時間變長(指科技從業者人數增多)。

他說,「目前看來,過去六個月是出現了這種跡象沒錯。」

但他同時也指出,這次的情況不完全和十年前相同。web 1.0 的泡沫是少數精英的泡沫化,有就是說那時候是只有「精英階層」使用網路。而現今全新的社交網路遍佈全世界,和每個人的生活都有著緊密的聯繫,更具普遍性。當年只有 5000 萬人能夠使用網路,而現在這個數字已經達到 20 億,並且正在向 50 億的目標前進。他認為,目前市場仍具潛力,上升期至少還有 5 年。

對於創新公司來說,如何對待可能的泡沫?如何抓住這一輪並上升?Steve Blank 給出的答案非常樸實簡單:少炒作,多實幹,把精力放在完善產品、擴大使用者基數上,但同時他也強調,要在適當的時候自我推銷、引起注意,因為不這麼做,就等於是把機會讓給了其他人。

這也許和 1999 年的情況,仍有並不完全相同之處,和十年前做類比也並不合適,但是,從目前許多公司開始裁撤 app 開發部門、app 新創公司熱退燒來看, Andrew Chen 的看法是有他的道理存在。但究竟 app 的未來如何,也只能讓時間來證明。

 

註一 Android App Numbers
註二 App Store hits 650,000 apps, 30 billion downloads, $5 billion doled out to developers
註三 Video: How Startups Can Take Advantage of The Bubble


從這 3 個解決方案,突破傳統 VPN 功能上的局限性

遠距工作逐漸成為了常態,企業內部的雲端協作增多,加上用戶使用的終端設備也日漸多樣化,導致終端設備的風險不斷增加,同時企業對於遠程接入的安全需求也更為提升。
評論
評論

遠距工作逐漸成為了常態,企業內部的雲端協作增多,加上用戶使用的終端設備也日漸多樣化,導致終端設備的風險不斷增加,同時企業對於遠程接入的安全需求也更為提升。雲端運算的廣泛使用,給傳統 VPN 技術實現遠程安全接入的方案,帶來了很大的挑戰。

挑戰來源於這裡

首先終端安全風險缺乏有效地管控,傳統的 VPN 只針對用戶做認證,缺乏對終端裝置認證及安全性評估。終端種類和來源的多樣性帶來的安全風險大大增加,存在終端被入侵並作為攻擊跳板的可能性。

傳統 VPN 難以適應雲環境和多雲數據中心應用場景出現,且通常採用加密隧道劃分安全可信區域,在雲環境下,尤其是存在多雲數據中心的情況,難以適應同意安全接入、統一建立安全邊界的需求。最後 VPN 介入後的橫向攻擊難以控制,用戶通過傳統 VPN 接入內網後,缺少更細粒度、動態的訪問和權限控制,導致關鍵應用可能存在被攻擊滲透的風險。

新的方案需要在這 3 個方面提升

除了對用戶身份認證以外,對用戶終端的安全性也需要進行持續地評估,以提升系統安全水平。適應雲端運算環節下統一接入、統一管理的要求,其中包括私有雲、公有雲和混和雲環境。對內部網路中的橫向攻擊進行有效地管理控制,對用戶可信度的訪問權限進行評估,不能只是透過物理位置和靜態狀態來做出判斷,需要基於用戶自身的角色和身份以及當前的安全狀態,來進行更細顆粒度的動態授權,進一步去提升系統安全訪問的標準。

VPN 會在用戶進行登錄訪問的期間實施檢測功能,當發現終端安全狀態不能滿足安全需求時,會限制終端對系統的訪問。VPN 可以通過 API 接口與態勢感知、下一代防火牆、終端檢測和響應等多種裝置進行安全連動,並保持安全效能持續地成長,更加準確識別出異常行為和未知的威脅。同時,透過與其他能力相互協作,滿足遠距辦公場景下的數據防泄密需求。

Surfshark VPN 免費加贈 3 個月

本文章內容由「Surfshark」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