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真的錯了嗎?回應蘋果訂閱制的 5 大誤區一文

在台港流量首一指的蘋果日報推行訂閱制,引起讀者反彈、評論看衰,但媒體訂閱制真的碰不得嗎?蘋果為什麼會選擇這樣的商業模式呢?
評論
Photo Credit: 蘋果日報網頁截圖
評論

原文刊登於 Medium,關於作者果殼,法律背景卻跑去創業,現在當個區塊鏈的旁觀者,現為律師、作家,期許自己寫出觀點,看到對話,找到果殼。法律諮詢、合作請至果殼臉書

看完御姊愛專欄:一夕狂掉上萬粉,黎智英推訂閱制誤踩的 5 大誤區(下稱原文),簡單說認為蘋果、壹週刊大動作推出「訂閱制」的策略是錯的,並提出五個堅強的理由反駁。

但這個策略真的錯的如此離譜嗎?

我有一些想法想回應,首先事情大略是這樣:

母公司在香港的《蘋果日報》亦已於 3 月推出會員制,為訂閱制做準備

而台灣蘋果日報在四月也跟進,宣布自 4 月 10 日起要求用戶註冊。目前註冊免費,但顯然未來將推出訂閱制。目前,加入「好蘋友」會員才能完全收看《蘋果》每一則新聞、完全收到新聞推播,非會員每天只能收到一則新聞推播。

我們都知道,蘋果日報(下簡稱蘋果)在台灣是首屈一指的媒體(香港也是),不談品質或公信度,至少在網路流量上他絕對是第一名,連帶數位廣告的收入亦極為可觀。

▲蘋果日報大量的網路流量。Photo via 果殼

直觀來看,當市場上的領先者,帶頭說決定放棄他的最大優勢,那無疑是自殺行為。就好像現在另一顆蘋果(Apple)公司,突然宣佈說:我不賣 iPhone 了一般來得震撼。

蘋果出了什麼問題?

原文提到的誤區 4:蘋果強項明明是流量,卻自砍影響力,浪費優勢。

的確,當一個媒體有大量的網路流量,自能夠利用它帶來各種數位廣告收入,並且,現在大家都認為,以 Google、Facebook 為首的廣告產業,逐漸將趨勢導向數位廣告,這時又怎麼會有傻瓜想反其道而行呢?

用數字說話,經調查壹傳媒集團的年報,它顯示了兩個跡象:

數位廣告營收持續下滑

注意數據涵蓋了台灣及北美地區的表現

蘋果的數位廣告部門(數碼業務)涵蓋的除了網路廣告外,也包括其他手機遊戲應用,但蘋果以媒體為本業,該部門仍是以數位廣告營運為主,手機遊戲所佔營收不大。

先是 2016/17 年的收益分析:

下滑 2%


再來是 2017/18 年的收益比較表:

再次下滑了 9%

該部門營收從 2016 年的高峰 6 億 5 千萬元港幣一路下滑,衰退幅度增加,至 2018 年度的 5 億 9 千萬元港幣。

其中蘋果年報稱:遊戲業務仍屬穩定。因此整體收益下滑是因數位廣告,主要理由在於,主要類別的廣告開支減少,以及廣告費用因業內程序化購買大幅增加而受影響。所謂程序化購買 (Programmatic Buying),大略可理解為廣告主直接在平台上操作,由平台自動執行購買廣告的過程,省去人力成本。

有趣的是,在數位廣告市場裡,廣告程序化購買最具規模、獲利也最大的就是 Google 與 Facebook 兩家巨頭,從這裡就能看出來,在這波數位廣告浪潮下真正獲益的是誰?

集團整體虧損擴大

回顧年度,本集團虧損為 479,700,000 港元,較上年度虧損 418,900,000 港元增加 14.5%。

▲壹傳媒近三年營運表現不佳。Photo via: 果殼

明明蘋果的流量在媒體圈中仍是名列前茅,卻無法讓公司營運走出困境。這兩大因素顯現了一件事:當優勢不能帶來優勢,就不能稱為優勢。

為何採取「訂閱制」策略?

如原文提到的誤區 3:忽略台灣媒體環境與習性,在揭開台灣媒體習性真相前,讓我聊聊一個流量變現的故事。

被媒體濫用的商業模式

1833 年夏天,一個偉大商業模式被發明:班傑明.戴伊(Benjamin Day),他的家裡經營印刷廠,當時報紙很貴,報紙賣得不好,只有住在城市裡的貴族才買得起,戴伊家族的印刷廠生意很差。23 歲戴伊靈機一動,塑造出一個我認為是人類歷史上最成功的商業模式 之一:他將報紙的定價大幅壓低,獲利來源從讀者轉向廣告,而低廉的售價讓讀者大幅增加,以流量向廣告業主收費。

這個模式,我稱之為「Day model」。Day model 帶領全球的新聞媒體業壯盛了一百多年,一直到現在網路時代也是,現在的網路新聞生態,以免費、吸人眼球的腥羶色、即時快報、多元混雜的主題來獲得更多流量,然後用流量賣廣告。

而同時,媒體也在濫用這個商業模式。

反正媒體服務的對象,不是閱讀的人,而是廣告主。多數民眾關心的,是媒體在提供一些生活樂趣之餘,也要擔任監督政府的第四權。然而,卻看到實際上媒體卻反其道而行,用流量變現以外,更是利用業配、置入等各種商業合作,向這些原本應受監督的對象收費,利用「第四權履行者」來獲利。(詳可見我的前文:呱吉大爆卦、中國時報敗訴兩件事 — 看媒體如何步入死亡?

Day model 被濫用,其結果是,民眾開始不信任媒體,不信任其提供的內容,不信任媒體的第四權角色。然後每個媒體變成所謂「免洗筷」,有就好,反正沒有你,看別家也沒差。在社群時代,比起媒體,人們更信任各領域有話語權的 KOL、自媒體,然後媒體的角色不斷縮減。

大媒體訂閱制有前例可循

早在多年前,美國傳統新聞媒體就已意識到,新聞帶來的數位廣告實在沒有賺頭,Day model 在網路時代複製下去不是辦法。《華爾街日報》的付費牆聳立超過 20 年;《紐約時報》於 2011 年就開始佈局「讀者訂閱制」,這種訂閱制模式就是回到過去:向讀者收費。

目前看起來成效不錯,《紐時》數位版於 2016 年有 160 萬名付費訂戶(到 2017 年第二季增長為 233 萬人),年營收達 2.23 億美元。這個成績單或許給了蘋果一點信心。

因此在我看來,蘋果選擇訂閱制這個決策,是迫不得以的選擇。當兩大收入引擎:紙本廣告營收持續下滑,網路廣告的價格也持續降低,增加流量的速度已跟不上數位廣告價格衰退的速度,那麼蘋果就必須斷掉原本自己的優勢,否則就將死亡。

重點是蘋果怎麼轉變

最後,原文提到:蘋果忽略自身產品必須性。沒錯,我認同蘋果目前的產品特色根本不適合做訂閱制。

如同媒體科技島讀強調:訂閱制的挑戰就是提出明確價值。

現在的蘋果,是免洗筷,其提供的新聞對現在讀者來說,沒有太大的特殊性,看不到改一家就好。改為訂閱制後,媒體不再以廣告主為王,而必須要吸引讀者掏錢。老實說,以蘋果多年蟬聯報紙媒體龍頭的實力,我並不擔心蘋果能否提供出讀者想要的東西,服務對象改變了,所產出的產品調性也自然會改變。就像當手機廠商的服務對象,從年輕人變成老人,那產品特質也必定會有所調整。

讀者想吃什麼,媒體就有義務餵什麼。

這只是最低標準,我比較擔心的,是台灣讀者們要的東西,不能引領媒體走向一個提供更優質內容、經查證、並以監督政府財團為己任的境界。

但有改變總是好的,尤其是假新聞充斥、網軍帶風向、媒體第四權功能完全喪失的亂世中,蘋果作為台灣第一家轉型為訂閱制的主流媒體,這個選擇不能說是錯,只是挑戰巨大,也希望能為台灣帶來一股新的媒體轉變的力量。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李柏鋒

延伸閱讀:



Cookie 消失?試試看全新 AI 影像內容辨識:讓用戶看的內容決定看到的廣告

Google Chrome 即將淘汰幫助廣告主的工具—— Cookie ,它的離去將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評論
Photo Credit:<a href="https://www.shutterstock.com/zh/image-photo/ai-artificial-intelligence-big-data-internet-1075853384" target="_blank">shutterstock</a>
評論

透過GA分析進站者發現, Safari的新客數越來越多,難道這表示 iOS 的用戶數也跟著增加了嗎?注意了,這有可能是 Apple 封鎖第三方 Cookie 帶來的影響。隨著 Google 即將淘汰 Chrome 上的 Cookie ,這個幫助廣告主記住用戶受眾的小工具,將要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後 Cookie 時代的廣告受眾如何鎖定?

各大廣告平台在過去幾年不斷地透過 Cookie 以及其它方式,悄悄收集使用者的用戶數據,隨著這幾年用戶的隱私權意識抬頭, Apple 與 Google 對於藉由 Cookie 辨識用戶資料的廣告投遞方式,持有不同的態度,這也將是所有廣告主的極大挑戰。當 Cookie 不復存在,要如何辨識使用者資料?

Cookie 消失了,或許會有新的數據辨識工具來取代,但是任何試圖跟蹤受眾的方式,都難以符合大眾對於保護隱私權的期望。另一方面,也極有可能無法再通過日趨嚴格的媒體監管限制。無論如何,數位廣告不能像過去一樣,無條件地使用類似 Cookie 的追蹤方式,來達到與現在同樣的廣告效果。

後 Cookie 時代內容辨識類型的廣告鎖定方式,將成為未來具指標性的投放策略。廣告與瀏覽平台或內文主題的高相關性,不僅能顯著提高受眾的互動度,更重要的是,完全不需要收集任何個人數據。

FreakOut Taiwan 不斷嘗試更友善的廣告投遞形式, 自 2016 年進入台灣市場的原生廣告,到 2020 年末引進「 Mirrors 」 AI 影像視覺內容辨識系統,都是以網路使用者的角度出發。「 Mirrors 」不需要使用傳統的受眾興趣設定,即可針對「目標受眾在觀看的影像內容」、「品牌自身競爭對手或相關指定系列產品出現的影片」來投遞 YouTube 上的影音廣告。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AI 人工智慧影像技術突破,推動新一代內容辨識功能

傳統的內容比對廣告皆為自然語言處理 NLP 中心,基於「純文字」的比對來顯示相關廣告,如大家很熟悉的 Google AdSense 。但是,結合新興的 AI 演算和複雜的圖像辨識,已然能夠達到「影片」的內容偵測,透過增加多個比對層和基於自然語言處理 NLP 的基準定位,可深度學習並提供更精細的辨識洞察力。

舉例來說,若想要將汽車廣告投放給對汽車有興趣的人,我們要先從可能對汽車感興趣的受眾中開始推估,並且根據過去的經驗加入不同的興趣條件,最後針對素材更進一步地測試。透過 Mirrors ,我們可以讓廣告出現在有滿足特定條件的影片內,例如:在消費者觀看的影片中,出現汽車評測報告、自家品牌或競爭對手的 LOGO 、代言人等指定條件,再依照不同廣告主設定的預算判斷是否露出廣告。

藉由這樣的影像比對方式,可以更有效地根據消費者行為觸發廣告投遞條件,而不再是現行的用戶受眾數據。人的興趣是多樣且多變的,當對汽車有興趣的用戶在完成汽車的選購後,短期內將不會再瀏覽相關資訊,轉而瀏覽其他更具時效性的內容。透過消費者當下正在觀看的影片內容,取代消費者身上被貼上的數位標籤,將更貼近消費者本身的使用行為。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Mirrors AI 影像辨識:用消費者看的內容決定廣告

2021 年台灣數位報告指出,台灣人在各網路內容服務中,最愛「網路影片」的比例高達 97.9%,遠超過 Vlog、串流音樂、網路廣播、Podcast 。

影音廣告早已是品牌經營的趨勢:根據 DMA 2019 年台灣數位廣告量統計報告指出,台灣各類型廣告中,影音廣告以 37.2% 的成長比例大幅領先奪冠。其中 YouTube 持續蟬聯台灣最常被造訪網站第 2 名(僅次於 Google ) ,在台灣各大影音平台中的觸及率及影響力不容小覷。

2021 年 FreakOut Taiwan 已與客戶合作,進行搭載新系統的 YouTube 串流內廣告投遞,在針對品牌及產品客製化的多層鎖定策略建議下,房地產廣告的 CTR 表現高於平均,並發現「人臉」群組辨識表現為佳,其中多為財經、名嘴等名人。而美妝品牌廣告 VTR 表現優異,則以品牌「 Logo 」、「人臉」群組有最出色的表現。

本文章內容由「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