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本聰出來】Catch me if you can — Who is Satoshi Nakamoto?

評論
Photo Credit: wallpaperup
Photo Credit: wallpaperup
評論

本文來自加密視界,經INSIDE編審後刊載。

自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在 2008 年發表《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之後,比特幣的發展遠超乎我們的想像。比特幣絕對不是只有價值儲存( Store of Value )或是炒作的工具。

紐約時報專欄《Bitcoin Has Saved My Family》,就是位委內瑞拉經濟學家,Carlos Hernández 描述市場失靈、貨幣系統崩潰狀況底下,居民的日常。那麼中本聰到底是誰?

在過去的幾年之間,中本聰是誰一直都是很熱的話題。一開始,在 2014 年的時候,有一個 Leah McGrath Goodman 聲稱自己找到了真正的中本聰,是一個居住在加州的日裔美國人,叫做 Dorian Nakamoto。

1_s3u-y0-Q7kw0VdZZOi3rrw
Photo Credit: quora

而除了 Dorian Nakamoto 自己否認以外,中本聰也隨即在塵封五年 P2P 基金會的帳戶發出訊息:

I am not Dorian Nakamoto.

而其他諸如像是日本數學家望月新一、前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尼克·薩博、中情局,甚至是時空旅人或是外星人等等腦洞大開的猜測。

最近,一連串的事件,似乎讓中本聰的身世之謎開始慢慢浮現出來了。

澳本聰(Craig Wright)

1_LRamKgGpzdYqXvtuJxlDtg
Photo Credit: Bitcoin SV

澳洲人克雷格‧萊特( Craig Wright) 是 nChain 的首席科學家,在 2016 年的時候高調宣城自己是中本聰。為了證實,他向媒體展示了密碼私鑰,可以指向當時「中本聰」挖礦獲得的第一批比特幣。

而且他還拿出比特幣的第一筆交易紀錄。這筆交易紀錄是中本聰在 2009 年轉給密碼學家 Hal Finney 。

不過此舉引起眾多人爭議,因為從過去的言行舉止、社群表現來看,萊特都不像是 Satoshi Nacamoto。不過確實,從過去的受訪影片看來,克萊特確實跟中本聰一樣,在經濟學上偏向自由主義。

社群普遍都不相信萊特就是中本聰,甚至以太坊創辦人還直接說萊特是騙子。這也讓密碼貨幣社群都戲稱克雷格是「澳本聰」。

事情並沒有這樣就結束了。

在 2018 年 2 月的時候,萊特遭到戴夫‧克萊曼(Dave Kleiman)的遺產管理人控告,表示萊特侵佔了克萊曼的比特幣以及與比特幣相關技術的智慧財產權,侵占的比特幣數量高達 110 萬顆比特幣。

克萊曼是萊特的科學研究同事,也是一名計算機科學家和網絡安全專家,很多人也懷疑他的身份其實是中本聰。

在 2013 年的時候,克萊曼因為染上了超級細菌而去世。他的弟弟指控萊特 偽造合約,將資產轉給萊特自己的公司。而這筆官司還在審理當中。

David Kleiman — 自學成材的工程師

1_Rt5DAUOFhomm_CNsxjg8pw
Photo Credit: Dave Kleiman

隨著訴訟持續進行,更多早期的比特幣開發者也受到牽連。傑夫‧加齊克(Jeff Garzik)是比特幣的早期核心開發者。

在 2010 年,加齊克看完了比特幣介紹之後,就加入寫比特幣開源代碼的行列。在 2019 年 3 月份,法院要求他提供戴夫‧克萊曼(Dave Kleiman)就是中本聰的證據。

因為傑夫有一套「個人論點」,一個戴夫‧克萊曼就是中本聰裡的理論。

我的個人論點就是這個住在佛羅里達州的克萊曼就是中本聰。

「他編碼的風格跟中本聰的編碼風格非常類似。兩人都非正規訓練出來的的軟體工程師。戴夫是自學成材的。要知道,中本聰在寫比特幣開源代碼方面是十分聰明,而且絕不是一個受傳統訓練的軟體工程師的風格。」

Crypto Eye 找到中本聰的個人論點

  1. 克萊曼是退伍軍人,本職學能是執法人員,但是在車禍癱瘓以後開始研究密碼學,是密碼學專家。他發明的加密技術曾經讓 NASA 等機構採用。
  2. 從 Bitcointalk 的論壇發言,中本聰是一個雜學家,涉及的領域包括有經濟、電腦資訊、政治等,而克萊曼剛好符合這個特點。
  3. 克萊曼跟中本聰的編碼風格非常類似。兩人都非正規訓練出來的的軟體工程師。而克萊曼剛好就是自學成材的。
  4. 在 2010 年底,克萊曼染上了 MRSA,這跟中本聰開始不在 Bitcointalk 上發言的時間很接近。
  5. 在 2013 年 4 月 26,克萊曼病逝,略晚於中本聰徹底失蹤的時間。
  6. 克萊曼跟澳本聰是合作夥伴,還一起發表一篇論文《Overwriting Hard Drive Data: The Great Wiping Controversy》。而萊特這場官司的訴訟文件,顯示到克萊曼的硬碟中曾經擁有百萬枚的比特幣。

也許 Dave Kleiman 就是中本聰,也許 Craig Wright 才是中本聰,也或許就像 Craig Wright 在比特幣現金網路交易紀錄上留下的話:

Satoshi was me, Dave Klieman and Prof David Rees.

1_EknYOTlRlCEkToJM1f9t3w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精選熱門好工作

資深軟體工程師- KOL Radar (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Node.js)

iKala 愛卡拉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PopDaily APP開發工程師 –【工程部】

數果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PopDaily 視覺設計師–【設計部】

數果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