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不在的年齡歧視:高齡軟體工程師如何續命?

意識到演算法偏見的危害,IT 業界開始意識到多元化的重要。但相對於少數性別、族裔方面的動能,整個產業對於 40 歲以上就老到不想用的軟體工程師,這樣大喇喇的歧視卻持續受到忽視。
評論
Photo Credit: Jefferson Santos on Unsplash
評論

原文《Ctrl-Alt-Delete: The Planned Obsolescence of Old Coders》36Kr 編譯,INSIDE 獲授權編輯轉載。

編者按:俗話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但這句話似乎不適用於 IT 產業。祖克柏在 22 歲的時候大聲說出了整個軟體業的想法:「年輕人就是更聰明。」所以一旦過了 30 歲,還在寫程式的「老傢伙」就慢慢消失了。在 MongoDB 工作的資深工程師 A. Jesse Jiryu Davis 算是個幸運的例外,已經 40 歲的他還可以在公司內選擇新的發展道路,但是很多上了年紀的工程師都已經被迫改變職業。

難道 IT 業真只需要年輕人?這個產業是不是應該給經驗豐富的老工程師更多的機會?Davis 在「Ctrl-Alt-Delete: The Planned Obsolescence of Old Coders」文章中提出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值得所有從業人員思考,包括年輕的那些,因為你們也會變老。

被遺忘的群體

每一年,600 名開發者都會聚集到紐約參加一場名為 PyGotham 的會議展開研討。策劃者很清楚科技業充滿男性和白人的現況,所以他們採取了特別的努力,希望能招募到多元化的演講陣容。他們在郵件清單中向寫程式的女性和有色族群推廣此次會議,還為從事科技的女性準備了一個研討會,鼓勵她們發表演講。組織者讓演講者填寫一份人口調查表,好追蹤會議在多元化方面的進展。

我參與了這場會議的委員會,今年 PyGotham 結束後,我意識到我還沒有特地為一個族群付出過努力:這個群體就是老工程師。相對於女性和少數族裔在科技業的名額不足,40歲及以上的工程師少到基本上不會引起過大家注意。紐約沒有專門為這群人準備的 Meetups 或者郵件清單,也沒有特別專注於該群體的倡議組織。雖說我打算明年找些老工程師到 PyGotham 上演講,但我還不知道去哪兒找這樣的人。

年輕是軟體業壓倒一切的主旋律。Google 和 Amazon 員工的年齡中位數為 30 歲,而美國的年齡中位數是 42。2018 年 Stack Overflow 對全球 10 萬名工程師的調查發現,其中3/4 都是 35 歲以下的。Hacker News 上定期就會有貼文冒出來發問,「那些老工程師去哪裡了?」30 好幾的焦慮開發者就會插話進來,自認為自己就是「老傢伙」的一員。

去年的 10 月份,我已經邁入 40 年關,我曾經在紐約的一家叫做 MongoDB 的資料庫公司幹了 7 年。我這個年齡的工程師很多都已經回到學校轉換職業或者成為經理了。我致力於一生都做工程師,但我未來幾十年的職業道路應該怎麼走還不是很明顯。我認識的年紀比我大的、可以為我做榜樣的工程師數量之少令人不安。那群老工程師都到哪裡去了?我們這些剩下的人職涯前景又會怎樣?

年輕人就是更聰明些

2007 年,當時 22 歲的祖克柏大聲說出了整個軟體業的想法:「年輕人就是更聰明些。」12 年後,對為什麼老工程師那麼少的研究相對於其他多元化的研究依然很少。比方說,Google 每年的多元化報告計算的只有女性或少數族裔的員工數量。微軟統計了自己聘雇的美洲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的數量,蘋果為自己雇退伍老兵感到自豪。這些公司公佈了一些多元化方面的指標值得表揚,但有一點遺漏了:這些公司均未報告過自己員工的年齡分布情況。

Ari Rapkin Blenkhorn 是一名 47 歲的工程師。她說自己離開了上一份全職工作是因為公司想要「一堆廉價的年輕人。他們不想再養更多職業穩定的資深人士了。」她的老闆很重視她的職業關係網,但是又不想用派她參加會議的方式對這個關係網進行投資。「我認為他們其實不理解。不理解為什麼這一點很重要,或者我出席研究型會議跟菜鳥開發者出席科技培訓有何不同。」

Blenkhorn 說一旦自己重返求職市場,她遇到的就不僅有年齡歧視,也包括性別歧視。儘管自己取得了不小的科技成就,但因為自己的「媽媽」身份以及被人資看作沒有影響力又無聊而被摒棄。她最近取得了電腦科學的博士學位,希望這種教育背景能改善自己在求職市場的機會。

55 歲的工程師 Kevin Stevens 6 年前到 Stack Exchange 申請工作時也碰到類似的態度。面試他的是一位年輕工程師,對方告訴他,「我總是很疑惑為什麼老工程師還待在這行。」Stevens 被拒絕掉了。他現在在一家旅館當工程師,因為對方認為他的年齡不是問題。

對於其他的工程師來說,情況還更糟糕得多。2018 年,ProPublica 的 Peter Gosselin 和 Ariana Tobin 對 IBM 的年齡歧視進行過一項調查,結果發現大約從 2014 年開始,該公司就試圖用年輕員工取代老員工來重塑組織。該公司一邊裁掉了數千名老員工,一邊強制其他人退休。有一位 60 歲的系統工程師叫做 Ed Kishkill 收到了裁員通知,並且被告知還有 3 個月時間在 IBM 內另尋一份職缺。儘管他有幾十年的經驗,但是去其他部門找工作時卻全部被拒絕了。等到 ProPublica 的文章發表時,Kishkill 已經在 Staples 當起了店員。

技能更新太快

要想當一輩子的工程師,你得與時俱進,保持技能更新,但在一個不斷變革的產業他們得跟時間賽跑。據 2018 年的一份研究論文,科學、技術、工程以及數學(STEM)方面的工作變化相對於其他產業發生得更快,而且工程師的變化率尤其嚴重。論文作者之一 Kadeem L. Noray 說「STEM 相對其他領域對技能的要求更高,」更重視短暫的競爭而不是持久型智慧。STEM 專業人士每學習每一種新技能,就會有一種舊的技能變得過時,導致幾乎沒有什麼機會去積累技能和提高薪水。

儘管科技業的起薪高是出了名的,但這個產業在工作的前 10 年相對其他領域的優勢卻是減半。Noray 說:「這個東西是大多數經濟學家都不知道的。」 2017 年 Hired.com 的一份報告發現,為 50 歲以上科技員工提供的薪水其實要低於給年輕人的。因此,很多 STEM 員工會為了薪水可持續成長而換到變化慢一點的職業。24 歲這個年齡有 84% 的 STEM 專業能找到 STEM 類工作,但到了 35 歲時,這個數字就降到了 71%,並且一路走低。

Photo Credit: Hired.com ▲2017 年科技業員工年齡 vs 薪水方面的數據。

有一個辦法可以讓工程師跳下不斷學習技能的跑步機同時還能留在科技產業,那就是管理職。麻省一位 54 歲的工程師告訴我,「我的公司給新人留了一條很明確的道路:以開發者的身份加盟公司,然後慢慢爬到管理崗位。」

但管理並不是對每個人都合適。54 歲的 Sue LoVerso 是 MongoDB 的資深員工,他告訴我,「經理需要具備一些性格特徵,但我很內向,而且解決技術問題才是我感興趣的。」一位 63 歲的 Google 工程師說自己當過一小段時間的經理,但是覺得很不舒服:「我知道靠自己可以做完一件事,但我不知道如何去靠別人完成工作。」

個人貢獻者

除了走管理這條路以外,Google、微軟等大公司還提供了另一條職業發展路徑,那就是所謂的「個人貢獻者」(individual contributor),資深工程師可以沿著這條跟管理階梯平行的職稱晉升。個人貢獻者這條路徑可以讓工程師爬到資深職位又不需要放棄自己熱愛的技術。

但這條路是有瑕疵的。跟我聊過的工程師說走這條路晉升的速度更慢,而且不同頭銜之間的區別其實很模糊。據 MongoDB  45 歲的工程師 David Golden 說,「我走開發這條路晉升到下一個等級會遇到更大的障礙。你不知道怎麼才能從一個職等晉升到另一個職等,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麼事情。」

根據對 5、6 個工程師的採訪,在我看來顯然企業應該為自己最資深的個人貢獻者提供定位上完全不同的角色。就像經理一樣,此類角色的候選人可以依其過去的績效來進行判斷,而不是按照日新月異的技能清單來判斷。角色定義更清晰,意味著工程師可以更快地晉升,而每一個職等的聲望和知識更新挑戰會讓工程師保持動力,一直幹到 5、60 歲。

佔據了最資深角色的應該是久經考驗的工程師,他們應該用來解決最關鍵計畫當中最棘手的問題。他們的角色應該透過寫作、演講和傳授來強調科技領導力。

因為其深厚知識與豐富經驗,老工程師可以將他們的知識轉化為平實的語言,充當向非程式界傳教的大使。在特效工作室 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 領導一個仿真服裝專案時,Ari Blenkhorn 就擔任了這樣的角色。她說:「尤達的長袍,哈利波特的魁地奇斗篷,催狂魔的長袍——這些全都是我協助開發出來的軟體所創作出來的。我需要同時用物理仿真研究團隊和動畫團隊的語言去溝通。他們不會去考慮偏微分方程式的事。他們只關心衣服的柔滑度和彈性以及風中的漣漪。」

對老工程師好一點

我是幸運的:我的公司對人近中年的我以同理心予以回應,讓我可以展開職業探索之旅。今年,我可以到 3 個團隊分別試幾個月,來確定自己想幹什麼樣的工作。

別的公司可能就沒那麼大方了。我特別擔心這個產業年紀大一點的女性和有色人種,因為他們可能要面對多種偏見。公司必須為走個人貢獻者這條道路的工程師定義出有實際意義的職等。與此同時,工程師應該更主動些,組織起來敦促公司對抗年齡偏見。工會可以制訂薪水標準,保護資深員工不被裁員;這麼做還會縮小不同種族和性別的薪資差距。

讓軟體界對 30 歲以上的工程師表現出多一點歡迎,為非常有經驗的工程師創造適合他們的角色,這些措施會讓公司更有效率,也更加公平。這些改變還會讓我們其他人受益——在日益被軟體和演算法統治的社會中,工程師必須獲得一些智慧來匹配他們的權力。他們必須從最近的駭客攻擊、帶偏見的演算法,以及網路上煽動種族滅絕等事故中吸取教訓。唯一的辦法是讓工程師在這個產業待得夠長,將他們的知識傳遞給後繼者。培養終身工程師可確保今天學到的經驗教訓 50 年後依然被銘記。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精準媒合,成為企業 100% 留用的 5G 新星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評論
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洞察產業痛點,積極培養新興人才。 Photo Credit: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評論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第一次工業革命催生了現今的製造業,而 5G 將驅動世界又一次進化。 5G 網路具備超大頻寬、海量連結、超低延遲等特性,網速比 4G 快 10 倍以上,透過專網覆蓋,能承載各種需要龐大資料流量的智慧化服務,讓過去只存在於科幻小說中的場景有望逐一實現。

根據全球行動通信協會( GSMA )統計,至今( 2021 )年 6 月已有 69 個國家、 166 家電信廠商推出 5G 服務,顯見各國都強力聚焦發展 5G 通訊科技,預計 2025 年可達 18 億用戶規模。臺灣也於去年 2 月完成國內首波 5G 頻段競標,各大電信業者積極建設基地台,不落於美、日、韓等國之後。

雖然在疫情肆虐下不免打亂既有布局,但正因我們的食衣住行育樂都被迫數位化,反而讓 5G 在數位醫療、虛擬娛樂、擴增實境、加密裝置等跨領域的應用,因為需求而產生更多可能性。企業趁疫情之際加強練兵,加快轉型升級腳步,也需要更多新血加入。

首重跨領域 企業樂於從頭培養人才

經濟部工業局長呂正華表示,臺灣資通訊產業發展成熟,政府也全力扶植,「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缺人才」。儘管商機潛力無窮,許多致力於商品化的企業都還是頻喊找不到人。

為此,工業局去年開始推動「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以下簡稱 5G+  新星計畫),以「產業出題,人才實戰」模式媒合產學研發,目前已收穫相當成果;兩屆推動下來,已有上百家企業及大專校院參與,超過 600 名學生及應屆畢業生參與企業實戰活動。

呂正華說明,「產業出題,人才實戰」的專題都是企業在 5G 商用研發過程中實際遇到的問題,讓學生挑戰解題,為企業發展真正可用的解決方案,進而協助企業從內部「做中學」( OJT )培養切合需求的即戰力,目前參與計畫的企業對於學生留用意願達 100% ;因此「精準媒合,不管是對企業、對人才都能少掉很多碰撞和磨合,節省徵才和求職的成本。」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數位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 5G 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此外,呂正華也表示,因為 5G 應用是電機、機械、光電、材料等不同領域的結合,極需要跨領域的人才,企業很願意從頭培養,「所以態度比科系更重要」。

呂正華舉例,由交大資工系衍生之研發服務公司詮隼科技,曾面臨年薪 150 萬的職缺無人應徵的窘境,去年加入計畫,成功從內部培養出好幾位優秀人才,其中一位是中興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黃予璿,黃同學善用跨領域思考能力,在公司開發資安自動測試服務方面貢獻良多,文組與理組看似交集不多,可是只要有興趣,人人都能從 5G 行業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電子五哥之一的仁寶電腦近年積極進行數位轉型,成立 5G 實驗室,鎖定智慧農業、智慧製造、健康醫療、雲端遊戲和終端設備等應用領域,並在去年透過 5G+ 新星計畫成功招募 19 位新血,藉由計畫的加值,培育人才並同步發展 5G 商業應用。

其中臺北教育大學玩具與遊戲設計所的研究生王凱瀚,過去從沒想過自己能加入科技業大公司,藉由計畫才有機會參與仁寶電腦的研發實戰。期間投入「 5G 邊緣運算技術智慧遊戲應用平台」研究,融合本身在數位內容和網頁設計的專業,進行雲端遊戲、虛擬實境解決方案與工具包的開發,最後獲得研發專題冠軍殊榮。

業師、培訓課程系統性帶領,加入 5G 創新研發

同時,「企業常反映學生在學校學的知識實際上沒辦法用,所以我們開的課要符合企業實戰需求。」呂正華說明, 5G+ 新星計畫也提供系統性的線上課程,特別引進諾基亞貝爾實驗室(Nokia Bell Labs)等 5G 專業培訓課程,並規劃包括天線、射頻、晶片封測、關鍵材料、小基站/無線接取、 SDN/ NFV(軟體定義網路/網路虛擬化)等 6 大領域職能地圖。仁寶電腦、雲達科技、亞旭電腦等企業都將其納入內部教育訓練規劃,也採用 5G JUMP 的線上課程強化員工 5G 職能。

計畫也與交大產業加速器( IAPS )、臺科大育成中心等機構合作培育創新應用師資,以帶領新創公司加速 5G 應用服務的開發,目前已成功培育 23 名業師顧問並輔導 12 組新創團隊,更有 2 家新創公司從去年接受輔導的角色,到今年成功商轉並擔任計畫的出題企業,形成正向循環。

呂正華說,5G 跨域應用是非走不可的路,臺灣已擁有完整 5G 生態系的基礎能量,涵蓋半導體、電子零組件、伺服器、網通與終端設備等產業,馬步紮得穩、紮得深,可在國際競爭中站穩腳步。 5G 新星計畫將作為產學培育人才的溝通橋樑,期待未來培養出更多生力軍,加速臺灣邁入 5G 紀元的步伐。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