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立成區塊鏈最新力作:Machi X,買版權就是買幣!

「這等於讓粉絲某種程度上當唱片的小老闆,看好哪個音樂就買哪個幣。你買哪個幣,你就是哪個幫!」黃立成說。
評論
評論

「音樂人被科技牽著鼻子走很久了!」在窗明几淨的秘銀辦公室裡,麻吉大哥黃立成用沈穩卻充滿熱情的態度對筆者說著他的最新力作 Machi X 。

「虛擬版權交易平台」Machi X 是黃立成繼秘銀之後推出的區塊鏈新服務。用最簡單的話來解釋,就是把音樂著作權直接做成以太坊 ERC-20 的 Token 上架販售,大眾可以直接刷信用卡,或是用穩定幣 USDT、DAI 購買。當然這些 Token 價格會漲跌,大眾可以自由在平台上購入或出售。(編註:適法性說明將在文章最後註解說明。)

聽起來有點破天荒,但也十分符合黃立成踏入科技創業圈以來一直秉持「先做再說」的態度。

「這其實對創作者、粉絲都是雙贏。創作者除了賣唱片跟周邊商品、辦演唱會以外,還可以活用自己的著作權,販賣創造收入。另一方面讓粉絲某種程度上當唱片的小老闆,看好哪個音樂就買哪個幣;你買哪個幣,你就是哪個幫。」黃立成介紹。

他舉例很多跟音樂有關的社群平台,一開始在成長期遇到音樂著作權問題都直接跳過,等成長到一定規模才會回來重視;但科技、社群平台成長了,也把音樂原本應該一起成長的價值也拉走了。

但有了創辦秘銀的經驗,他這次選擇把音樂版權「Tokenization」(代幣化),透過交易培養市場價值,來當作為音樂人在科技領域奪回自主權的武器。「我的音樂圈朋友都看好,但坦白說,都不懂。沒關係,因為這是全新的事物;我現在就是把區塊鏈世界的文化拉進這個圈子,做出新東西。」黃立成說,走過幣圈一趟,黃立成自述至今還是以太坊堅定擁簇者,看好它的社群力量,「我就是以太幫!」

一旦大家都接受、習慣音樂版權變成代幣這件事成真,那後續像授權、甚至就連「計算公播次數」讓創作者真正能回收公播收入這些事都做得到。而且音樂還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書籍、電影的著作權都會是 Machi X 涉獵的對象。

黃立成說,他之前不是沒動過把藝人代幣化的主意,也做過很多案例研究。(參照:VALU 燒完帶來新土壤:ICO 會是網紅們的新希望嗎?)不過那種買 100 萬枚幣就享有跟藝人見面、吃飯等 VIP 服務的做法,對他來說太模糊,不是一個好模式。「但版權就不一樣了,是貨真價實的東西。」

目前有黃立行《音浪》、方大同《黑白灰》等音樂已在架上

某方面來說,這也是他選擇黃立行《音浪》做為首波主打產品,而非自己音樂的原因。「我有掙扎過,但賣自己 Token 好像會被人『在行銷自己』之類的閒話,不要臉,不行。但弟弟就可以了,我還跟他說你不能拿其他沒那麼紅的歌來,要放就放《音浪》!」

不過話說回來,Machi X 會想出手控制過度炒幣,甚至預防跟 VALU 事件一樣,藝人全數清空賣出大噱一票的狀況嗎?面對這個提問,黃立成說「不,跟趙長鵬(幣安創辦人)講的一樣,做好你自己該做的研究。但著作權確實比你說的『人幣』有保障。」

那會想把這些音樂版權 Token 拿去其他交易所上架嗎?黃立成說當然使用者之間的交易他管不著,他也希望這些 Token 有好的流通性。但最終目地是要用音樂翻轉市場,「我當然是希望 Machi X 起來,別的交易所倒啊。」他笑稱。

註一:官方員工解釋,Machi X 會跟歌手、作詞或作曲者以轉讓方式購得一首歌的部分「著作財產權」,再把這份著作權的部分(例如 50%)製作成 Token 比照商品販售,所以實質上不會有消費者或第三方 100% 購入該歌曲著作財產權的情形發生。

註二:那購入 Token 的使用者會獲得公播等收入嗎?Machi X 法務方表示製作成 Token 就成了商品,跟消費者是進行商品買賣而非著作權轉讓。

註三:(PM 9:22 更新)Machi X 官方表示,持幣者擁有的虛擬版權代表擁有該歌曲的詞曲權益,[收入/版稅/分潤]未來會透過合法管道回饋給持幣者。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




【影音】老不一定要孤獨—「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重新找回偏鄉長者對生活的熱忱與重心

「我還是會老,但不會孤獨老。」不讓老和孤獨劃上等號,是許多人的盼望,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
評論
Photo Credit:一粒麥子基金會
評論

你認為「老」是什麼樣子?是一個明確的年齡界線?還是進入某一種身心狀態?即將邁入知命之年的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以及才剛過而立之年的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各自從自己的性別與年齡探討對於「老」的想像。

走到「老」的生命階段是幸運的,這意味著老天願意多給我們一些時日,品嚐晚年的生活滋味;同時「老」也有屬於它這個階段的考驗與精彩,不只是個人的生命功課,也是周遭社區的共同學習。崴爺說起他對「老」的想像與擔憂:「對於晚年,有些人會覺得坐在輪椅上看夕陽是很祥和的畫面,對我來說卻像是恐怖片,好像除了看風景,就沒有辦法做其他事了。」蔡尚樺也說:「老讓我覺得可怕的地方在於,我的思想和靈魂還很衝,但是身體和代謝卻都變得緩慢,彷彿被禁錮在一個軀殼裡。」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左)、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右)討論對於年老的想像

不讓老和孤獨、無能為力劃上等號,不只是崴爺和尚樺的共同目標,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誠如影片中一粒麥子基金會執行長林木泉所說,每一個長者都有屬於他自己的生命經驗,邁入老年並非就要拋棄自己過往的能力或興趣、成為一棵呆坐的枯木,而是猶能發揮生命力,活出每個精彩的當下。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配合長輩興趣和專長發展活動,像是木工或編織

對此,林木泉執行長向崴爺與尚樺展示了花蓮縣「光福多功能日照中心」的實地樣貌,不僅是提供生活照顧,更重要的是支持長者找回對生命的好奇與盼望;像是多功能日照中心透過木工班、編織、植栽、桌遊等活動,讓長輩重拾過往的生命經驗、為生活增添許多樂趣和色彩。此外,還須有護理、社工、營養師、物理治療師等專業人員以及在地社區青年的共同參與,才能撐起長者的晚年生活,讓「老」不孤獨,而且可以更加自主、有尊嚴地生活。

捐款支持,讓「一粒麥子多功能日照中心」在更多偏鄉社區發芽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持續募集各界善款,支持偏鄉長者擁有幸福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