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力嘉:服務是計程車司機會不會被自動駕駛取代的重要關鍵!

評論
評論

聊到智慧交通的議題,大多數民眾想到的可能是 Tesla 的自動駕駛,以及近年來在台灣吵得風風火火的 Uber。然而,要談智慧交通無可避免地要回歸「運輸業」的本質去思考;在這場專訪中,我們採訪了《汽車運輸業駕駛員全國總工會》理事長鄭力嘉,談談他從運輸業的角度,對於台灣智慧交通的想法。

運輸業要回到「國家層級」來討論

鄭力嘉談到,工會在智慧交通上能談論的面相偏向運輸業,這是由於計程車工會並非一個企業經營者的角色,從運輸業角度則會去思考:為什麼政府需要列管運輸業牌照?「這可能是因為牌照不是花了錢就沒事,我們國家的用路就這麼大條,國道客運有幾台、租賃汽車有幾台都是要被考慮到的,對政府來說,這涉及到國家運輸安全的問題。」

以計程車為例,什麼時間點最塞車?什麼時段有最多人搭車?其實也都涵蓋在智慧交通的範疇內,「目前國家還沒有一個整體概念去蒐集這些大數據,Uber有沒有蒐集,我們並不清楚,但運輸業要回到國家層級來討論。當國家不能跟他(Uber)拿到這些數據,這就會涉及到國家安全。」他強調,運輸業從建設、道路、數據及搭車人的年齡等,都需要被政府納入考量,轉化成數字、變成一個政府實際的政策。「政府應該往這方向去思考,去保留住這些大數據,而不是被外人拿到這些數據去做應用。」

科技只是讓你方便,不是讓你違法。

談到 Uber,鄭力嘉認為工會大都一致認為 Uber 不符合法規,這是由於工會成員(司機)都是透過合法方式考到執照,對這些駕駛來說,Uber 的出現等於將他們的執照都變成沒有意義了。Uber 名為客運業者,實為一間租賃公司,這是一般民眾都不知道的。

鄭力嘉認為應該要回歸到租賃車公司相關的法條,其實運輸業就是三種分類:貨運、客運,以及租賃。「貨運」是載貨不能載人;「客運」就是載人,業者要保障乘客安全、負擔法律責任;而「租賃」是搭車人代雇駕駛,當乘客搭乘租賃車發生事故,乘客就再也不是乘客的角色,而是一個雇主的角色,沒有乘客應有的保障。「工會訴求就是他(Uber)是跨業經營,即使是客運業都不能跨業、國道客運不能變成遊覽車、貨車也不能來載人,為甚麼 Uber 可以?」

他接著比喻,跨業經營的爭議就好比醫生與藥劑師的關係,醫生可以看病,但是他不能開藥給病人。若這個責任關係亂了,發生事故時的責任分擔就會有問題。「乘客知道自己在租車嗎?知道租車後必須分擔的責任嗎?或是他知道自己本來應該要有的責任與權益嗎?」鄭力嘉説,科技再怎麼進步,還是要回歸到法律面。最大差別是在發生事故時,變成雇主角色的乘客嚴重一點還會被求償,其實已有很多零星車禍案件都被壓了下來。

交通部該要「升級」,而不是「改善」運輸業

鄭力嘉認為要解決這個問題,交通部不應該說是要「改善」運輸業,而是該說「升級」運輸業,工會的立場就該鼓勵好的司機往上走。

在台灣也有 TaxiGo 的服務,跟台灣大車隊的體制較接近,但他們是合法取得政府派遣執照,必須受到台灣法治的管理,如果發生意外仍必須負擔最後的法律責任。「但是 Uber 一直說他們只是平台,只是跟租賃公司合作,這樣是不合理的。」

在計程車費率上,以乘客的需求取向改善。

很多民眾可能認為 Uber 的浮動費率比較具有競爭力,但鄭力嘉談到乘客喜歡的浮動式費率是往往是「浮動下降」而不是上升。他認為,應該是反問消費者是否願意讓計程車的費率往上升?可以升到多少?還是乘客希望計程車在任何氣候和時間,都維持同一個價格。

儘管工會內部認為離峰和尖峰時間也許可以浮動調整,但費率浮動有時也會衍生其他問題。為了穩定民心,現在計程車的費率由政府控管,所以每當計程車費率浮動時,很多物價也會跟著上漲;而通常費率浮動後,乘客的客訴案件也會增加,交通部也會感到困擾。

計程車對乘客有個很大的優點,乘客可隨時在路邊攔下一輛計程車,但司機也因此無法在乘客上車前知道他要去的地點;所以說乘客可能想要隨時在路邊叫到車的「便利性」,但又覺得上車後要多一個動作、輸入想前往的地點感到「不方便」,車隊在考量費率上就是一個兩難。

另外一個很實際的問題是,不同車隊有不同的 APP,這也是為什麼計程車產業沒有辦法統一對抗 Uber 的原因,但同時也是市場自由經濟,大家公平競爭的概念。

你載的是人,不是貨

至於談到智慧交通的其他面向,鄭力嘉認為運輸業比較特殊,載的是「人」不是「貨」,人就會有必須負擔的法律責任,而不是只有科技面了。因此智慧交通還是要從體制內著手,政府必須嚴陣以待,這些都是事關國家安全等級的運輸業大數據。「哪一些數據應該要被合法取得,政府都應該去講明白,不要在中間暗藏玄機;甚至運輸業自己有在收集數據,政府都應該介入去參與、去重視。」

從駕駛的角度來看,如果他知道哪邊會塞車的數據,就能更好的去服務乘客;因此駕駛當然也會想要知道哪些時段、有哪些數據指出哪些路段會不會塞車?「用路人的『智慧交通』就是:上車後告訴我不要走哪條路、哪裡會塞車。」

日本在智慧交通上相較保守,而新加坡已經在規劃五年後。

鄭力嘉認為在智慧交通這一塊,工會其實使不上太多力,頂多能從經營者的角度給政府或其他車隊建言。以其他國家在「自動駕駛」的發展做為借鏡,曾經參訪日本與新加坡的他,發現日本的工會認為計程車不太可能被取代,因為計程車是一個駕駛必須有「溫度」的行業;自動駕駛車不能幫乘客拿行李、有身障者也不可能去服務他,日本在看待智慧交通這個議題上是相對保守的。

而新加坡也同時在關注自動駕駛的發展是否會衝擊運輸業。新加坡已經有很多行業在因應未來自動駕駛時代的討論,他們認為即便自動假使車不需要駕駛去開,但仍舊需要有司機在裡面。這種概念類似飛機,可以設置飛機自駕但還是要有人在內,駕駛在行駛中必須要能確保乘客安全。我們會說運輸業的本質就是要能幫助乘客安全回到目的地,臨時有什麼狀況還是要有司機能夠踩煞車。

客運業的全名應該是「服務性質的客運業」

最後,鄭力嘉認為駕駛朋友還是要把「服務」做好,未來會怎麼發展沒有人知道,他自己更偏向新加坡這個概念。如果自動駕駛計程車推出了,司機在車上甚至可能變成一個導遊,或者跟你解釋這個城市的歷史。

IMAG1295
《汽車運輸業駕駛員全國總工會》理事長鄭力嘉

鄭力嘉談到在幾年前曾跟一個逢甲大學的侯教授接觸,侯教授私底下做了一個「計程車學院」,認為計程車這塊要以「人」的角度來看待,這中間一定要有溫度。「服務是未來這行業會不會被自動駕駛車取代的重要關鍵,這我很認同。我們的駕駛朋友必須要把服務做到最好,當有溫度自然不會被淘汰掉,這也是我追求的方向。」

試想,當我們某天心情不好搭上一輛計程車,司機用溫度去服務你,很有可能就融化我們那天冰冷的心,這也可能是智慧交通未來的一種可能性。科技也許聽起來冰冷無情,但卻可以釋放人力去做最有溫度與熱情的服務。

責任編輯:TNL Brand Studio
核稿編輯:李柏峰/ Chris

延伸閱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