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zilla 產品長 Mark Mayo:開放文化讓我們有 20 年產品、50 年理念,跟經營百年的勇氣

Mark Mayo 之前當過雲端計算先驅公司 Joyent 的 CTO、創辦過快速電商 Faction Lab,甚至還精通系統生物學....
評論
評論

相對其他跨國大型軟體公司,Mozilla 產品長 Mark Mayo 可說是一位相當接地氣,常與台灣媒體接觸的 C-level 管理階層了,比較熟悉他的讀者們應該知道他目前是主導 Firefox Quantum 的最高主管,也常在各科技媒體看到他向大家介紹 Mozilla 與 Firefox 最近動向的報導。

但 Mark Mayo 之前當過雲端計算先驅公司 Joyent 的 CTO、創辦過快速電商 Faction Lab....甚至還精通系統生物學,曾在諾貝爾得主 Michael Smith 的基因組測序中心工作過,可稱得上是一位斜槓青年了。INSIDE 這次找他來談談,而是想請他分享走在工程師這條路時的點點滴滴,以及 Mozilla 那以「讓網路更美好」的組織理念。

Q:Mark 你現在是 Mozilla 的產品長。想請教你職涯中是哪一年從單純的工程師轉變成管理職的呢?可以簡單跟我們說明這一段過程嗎?

A:其實我不是哪一天就突然變成管理職的,甚至我小時候也沒想過自己會當一名軟體工程師。但確實我很幸運,能在二十幾歲時被一位前輩領進門進入軟體業。我雖然在進入 Mozilla 以前是一間公司的 CTO,但當初進來時 Mozilla 也不是C-level,而是負責 Firefox 跟 Firefox OS 雲端服務的工程師。

但進到一間大型軟體企業並且參與跨國性巨大專案,這些事情會理所當然的讓視野變高,也確實讓我累積了很多團隊合作的工作經驗;這中間表面看起來我做過一些管理工作,但實際上比較像一邊我親自動手,另一邊跟大家協作解決技術問題的動態過程。只是這個過程並不輕鬆,我們也時常看到團隊成員明明很優秀,但成果不是很好的狀況。

Q:Mozilla 是一個跨國性的組織,但你如何處理不同國家之間不同的工作文化?特別美國軟體業可能相對扁平、開放,但東亞可能會更垂直、階級分明一點?

A:我是加拿大人,雖然加拿大跟美國已經很接近了,但當我第一次到矽谷工作時還是受到不小的文化衝擊。

像矽谷發展一開始也是由硬體起家的,但後來硬體下降、軟體崛起;我想說的是硬體、軟體思維確實影響工作氛圍很深。像矽谷其實存在超多軟體小公司或新創,對軟體工程師來說他們並不那麼怕失敗,大不了再找下一間就好了,這種就業環境造成矽谷相對扁平、開放的工程師文化。

硬體不是這樣,它需要巨大人力去維持嚴密的垂直產業鏈分工;但你也看得到大多數矽谷軟體公司需要會回過頭來仰賴硬體去幫助解決問題。所以文化本身沒什麼上下之分的。

但回到 Mozilla 本身,這個組織很早就由來自各國四面八方的人組成,在網路第一次流行時就形成那種大家可以彼此協作的網際網路文化。所以不管成員來自歐洲、美國、亞洲、南半球的人,都可以透過電腦和網際網路互相協力。

Q:當初為什麼會想來到 Mozilla?是什麼驅動了你?Mozilla 有哪些部分吸引你?

A:剛有說一開始是負責 Firefox 跟 Firefox OS 雲端服務的,但進一步來說是負責身份認證與安全性的部分。還有就是我本來就是 Firefox 的大粉絲,我當時透過 Netscape 接觸網路時就好像現在用 YouTube 看影片的孩子一樣興奮。而且 Mozilla 正是因為它不是一間盈利為上的公司,有時它反而可以做出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恰好這些東西所解決的問題需要更長時間投入。

有很多原本想雇用我的公司,反而不喜歡去解決那些需要長時間投入卻又無法短時間獲得回饋的難題。但 Mozilla 不是這樣,它有一個長達 20 年的產品、可能延續 50 年的組織理念,而且只要有網際網路,它甚至可能存在 100 年。

Q:身為產品長,可以跟我們談談 Mozilla 的工程師文化嗎?

A:其實不管是在 Mozilla 或在其它公司的工作期間,我都會去鼓勵所有員工不論職位、年資,盡量表達、提出對 Mozilla 好的想法,而且在 Mozilla 要發動一個專案也不一定非得要產品經理或 UX 團隊去領導它,只要是提出問題的人都可以。

當然從效率來看,這不一定是最有效處理問題的方式,但這麼做卻能讓不同部門中每一個人都能擔任不同角色,並跳脫單一角度觀察、解決問題,有時這才會是最全面,也對同仁們最有成長性的做法。所以你常看到 Mozilla 會議室裡同時出現只來兩個星期的實習生跟十幾年的資深工程師,坐在一起解決問題(笑)。


科技賦能創新突圍——愛酷智能科技舉辦 MarTech Salon,為企業創造數據驅動新價值

自 2018 年成立以來,愛酷智能科技深耕 AI 與 MarTech 領域,在行銷科技應用上擁有專業並豐富的實務經驗。MarTech Salon 系列活動旨在創造一個行銷科技交流平台,透過各領域講師及產業先行者的分享,協助企業掌握 MarTech 新趨勢,在數位新浪潮中搶得先機。
評論
圖片來源:愛酷智能科技
評論

愛酷智能科技於 9/29 (三) 舉辦今年第一場 MarTech Salon「用聊天機器人,輕鬆培養忠誠用戶!」,吸引數百位參與者共襄盛舉,包含中小企業主、品牌行銷人、行銷代理商等經理人。活動分享最新 ChatBot 對話式商務趨勢、顧客數據整合技術、會員標籤應用,並解析 AI 與 MarTech 的策略性思維。

圖片來源:愛酷智能科技

行銷 5.0 時代,One ID 科技賦能

行銷 5.0 的時代注重「技術」與「人性」融合的全方位戰略,打造更完善的顧客體驗 (CX, Customer Experience),加上面對資訊的爆炸,企業的痛點在於多渠道破碎資料整合的困難。

透過 One ID 整合消費者與品牌的互動歷程,企業能夠將匿名資料,即網路上的任何瀏覽行為,納入行銷決策的參考依據。愛酷商務解決方案暨夥伴關係經理 Perry Wang 在分享中提到:「One ID 技術追蹤本我、自我、超我外的第四個我,也就是『匿名我』。」

Perry Wang 舉房仲產業應用做進一步解釋,房仲市場成交的關鍵,在於業務服務的精準度,仔細發掘顧客真正的需求,推薦適合的物件。然而,過往消費者經常心口不一,難以取得真正的需求,透過愛酷 One ID 追蹤技術,能將顧客在網頁瀏覽的物件類型、地段、價格數據一次收整,隨著預約賞屋的名單,派送到業務手中,洞察顧客的行為,進而做到房產智慧推薦,提升成交機會。

運用聊天機器人,打造多元運用情境

「對話式商務」之所以能成為現今極具潛力與商機的行銷模式,原因在於品牌透過通訊軟體主動出擊,能創造與消費者間更多元的接觸點及對話機會。愛酷顧客成功經理 Wayne Chen 在講座中分享使用聊天機器人的六大目的:「聰明運用 ChatBot,將能夠提升行銷溝通效率,滿足『會員募集』、『增加品牌知名度』、『協助客服』、『搜集顧客意見』、『推播再行銷』、『引導購物』。」

活動中,來賓針對聊天機器人服務也萌生許多問題,包含如何評估 ChatBot 需求、需做哪些前置準備等。Wayne Chen 建議企業首先應思考創建聊天機器人的目的,例如:提高來客率、會員系統服務建置、業務轉型等;接著分析企業想搜集的資訊、提供給顧客的服務、用科技解決的行銷問題,進而透過創意活動培養忠誠用戶。

會員精準貼標,創造有效互動

投資對話式商務工具、透過創意增粉操作與用戶互動後,分群分眾與需求深度挖掘則是企業下一步應掌握的重點。愛酷行銷經理 Eason Huang 說明:「透過標籤系統,能逐層剖析顧客的行為輪廓,提升溝通內容的精準性。」愛酷智能科技協助顧客從命名規則著手,將標籤分成靜態、動態類型,並加入標籤層級的關係架構,以達到在對的時間,與對的人,溝通對的內容。

Eason Huang 進一步建議,企業在運用標籤系統與用戶互動時,應至少都包含「完善用戶輪廓」、「探勘用戶興趣」、「引導用戶行為」其一目的,「提升營收」僅是結果。不論是透過靜動標籤調查用戶喜好、推進用戶成為會員或是為了下一次的活動佈局,企業都應制定明確的目標以創造真正有效的互動。

從數據整合技術、聊天機器人應用到標籤深度規劃,愛酷智能科技分享 MarTech 最新趨勢,也透過成功案例說明企業如何在疫情下逆勢成長,培養忠誠會員,並達到會員導流,帶動營業額提升。

未來,愛酷智能科技將持續舉辦 MarTech Salon 系列活動,協助企業掌握 AI 與 MarTech 最新趨勢與應用。歡迎追蹤以下渠道,掌握最新資訊:

本文章內容由「愛酷智能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