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 Sparrow 被 Google 收購所引發的效應與獨立開發商面臨的困境

上週末 Mac/iPhone 知名的電子郵件軟體 Sparrow 被 Google 收購。本來嘛,小公司被收購在矽谷是很常見的事,然而 Sparrow 的收購案卻是餘波盪漾,在國外的開發者圈引起不小的討論。
評論
評論

上週末 Mac/iPhone 知名的電子郵件軟體 Sparrow
▲ Sparrow 上個月才剛釋出 iPad 版 Sparrow 的消息

事實上 Google 今年已經買過一家 iOS 電子郵件 app「reMail」的開發商,同樣是一樁人才收購案。還有其他一連串的人才收購案(註 3)。

銀貨兩訖,互不相欠

Sparrow 團隊已經做了他們該做的事:完成設計與開發,並且實際推出了好的產品。而使用者付費後也得到了產品。說實話我們不覺得這樣兩邊有互相虧欠什麼。

開的條件好,有何不可?

Tumblr 共同創辦人,目前正 單獨營運 Instapaper 的 Marco Arment 在他幾天前針對 Facebook 與 Google 談論人才收購的文章中提到(註 4),過去 Instapaper 也曾收到來自大公司關於收購可能性的徵詢,但雙方從未進一步談下去,因為 Marco 不希望自己一手建立的服務和 app 因為大公司的「人才收購」而關閉,當然,最重要的是,對方開的條件不夠好。

Sparrow 選錯戰場?

Marco 在他與 Dan Benjamin 共同主持的 podcast「Build and Analyze」中提到(註 5),他認為 Sparrow 很不幸地處在競爭激烈的電子郵件軟體領域,以 Sparrow Mac 版來說,它的競爭對手是系統內建的 Mail.app、微軟的 Mac 版 Outlook、Mozilla Thunderbird,更不用提一般人常用的網路信箱打開網頁就能使用,還有多少人需要花錢去買電子郵件軟體呢?

而在 iOS 上更不用說,除了 Sparrow 必須付費這點,而且 iOS 不讓使用者將第三方 app 設定為預設電子郵件 app 也降低了使用者購買的意願。何況 Google 已為自己旗下的 Gmail 推出了免費 app(儘管評價只有三顆星),這樣還有多少人會去買 Sparrow 呢?讀者們您願意花 2.99 美金購買 iPhone 電子郵件 app 嗎?

在商言商,簡而言之就是收入不夠

另一位 iOS app「Launch Center Pro」的開發者 David Barnard 從產品銷售的角度分析 Sparrow 的收入(註 6),他認為 Sparrow 雖然在產品推出的初期表現不錯,但後續的收入根據他的估計並不能為團隊帶來穩定、長期的收入。他以自己的產品和 Sparrow 做比較,估計出截至 2011 年 8 月,Sparrow Mac 版推出半年後的收入大約是 35 萬美金,這是當初三人團隊投入一年之後的收入,而且很大一部分是在 app 推出後的一個月內產生的。而今年的 iPhone 版在推出四個月後的銷售額大約是 40 萬美金,同樣大多集中在前幾週(排名較高),這時他們的團隊已經有五個人。

幾十萬美金聽起來不錯了,但是跟八位數的收購價相比呢?Sparrow 的投資人會滿意嗎?

付費的使用者還能怎麼辦?

Marco 在他的文章中提到:

If you want to keep the software and services around that you enjoy, do what you can to make their businesses successful enough that it’s more attractive to keep running them than to be hired by a big tech company.

如果你希望自己喜歡的軟體或服務存續下去,那就盡你所能地讓這些開發者寧願發展他們自己的事業也不要為大公司工作。

然而許多人心中的疑問跟 Rian van der Merwe 一樣(註 7):可是我們已經付費買了所有版本(Mac 和 iOS 版)的 Sparrow,也把他們介紹給親朋好友,把身為消費者基本上所有可以做的事都做了,卻還是不能讓 Sparrow 繼續走下去,那我們該怎麼辦?

獨立開發商的困境

當然,市場上還是有像 37signals、Panic、Culturedcode(想想看他們多久沒更新產品了,也還是好好的 XD)或 The Omni Group 等狀況不錯的獨立開發商。不過 Sparrow 的情況反映出大多數獨立開發者可能面臨的困境,並且很可能影響使用者將來購買獨立軟體開發商產品的意願,App Store 與 Mac App Store 上都可以發現許多針對 Sparrow「要求退費」、「竟然沒有新功能了?」等類似的評價。

最近 Inside 一篇 〈 2012 年中,App 在台灣市場的概觀  〉 提過獨立開發者的困境。App 的市場不但對手多、競爭激烈,David Barnard 更進一步指出,一旦消費者已經習慣軟體的售價偏低,並且期望用「一次性的消費」換取長期的免費升級或產品維護,那麼對於獨立開發商來說是相當不利的。而且 App Store 目前缺乏「付費升級」的機制恐怕會使這樣的狀況加劇(過去曾出現過開發者在 app 推出第二版後將第一版下架的作法,但這並非解決之道),Apple 看來也沒有要提出對應方案的意思,儘管早在 2008 年就有人呼籲 Steve Jobs 重視低價對軟體開發生態的傷害,以及大公司收購獨立開發商等情況(註 8)。

我們可以等著看,Apple 自己的 OS X/iOS 付費 app 總有要「升級」的一天,屆時他們應該會推出新的機制。(當然,他們有可能會直接將舊版 app 下架,但相信開發者並不樂見)

每個人都有一個價碼

Every man has his price.

每個人都有一個價碼。

聽起來很像是黑幫電影的台詞?但其實是出自美國富豪、航空業鉅子 Howard Hughes 之口,他說:

Every man has his price, or a guy like me couldn’t exist.

每個人都有他的價碼,否則也不會有我這樣的人了。

我們相信 Sparrow 不是那種「以被收購」為目的的公司,他們的狀況比較像是 昇陽電腦創辦人 Vinod Khosla 說的 :「團隊不過是在出現吸引人的報價時選擇接受。」

而這就是環境的現實。

按照往例,Google(或是其他公司)進行完「人才收購」後,原本的產品就會被棄置。往好處想,有了 Sparrow 團隊的協助,起碼 Gmail 的 app 以後會好用一點 XD

至於 Apple,最好開始加倍關心 App Store 與 Mac App Store 的開發者與消費者,提供更進步的機制,確保大家願意留在他們的平台。除非 Apple 已經忘記自己在上世紀 80 年代是如何因為缺乏軟體開發商的支援而在一定程度上導致顧客流失(當然,這僅僅是一部分原因)。

 

 

註 1:Sources: Google’s Sparrow purchase cost under $25 million, will bring ‘beauty’ to Gmail
註 2:Google Acquires iOS/Mac Email Client Sparrow, Apps To Remain Available But Development Stopped
註 3:You shall know Google by its trail of dead—a Sparrow user’s lament
註 4:Talent acquisitions
註 5:Close the Window and Hope for the Best
註 6:The Sparrow Problem
註 7:The real reason we’re upset about Sparrow’s acquisition
註 8:Ringtone apps


不只業績成長率翻倍,還吸引 95% 新客:惠普運用蝦皮購物優勢,切入講究效能與資安的疫後混合工作市場

台灣惠普(HP)透過與蝦皮購物合作,活用蝦皮購物在行銷與流量經營的優勢,搭配「月月盛典」活動及活潑的促銷機制,擬定客製化促銷策略,創下業績成長率翻倍,並吸引 95% 新客的銷售佳績。
評論
Photo Credit:惠普
評論

「在哪裡都能工作」是否聽起來很浪漫、很吸引人?但想要「耍浪漫」可是有最基本的門檻——更強大的資安與效能更佳的電腦設備。

當融合遠距與辦公室的混合工作(Hybrid Work)模式已成為疫情後「回不去」的主流,長期以強力的資訊安全與高相容性軟體在市場佔有一席之地的台灣惠普(HP),透過與蝦皮購物合作開設品牌旗艦店,除了於甫落幕的「618 全民年中慶」電商大促消創下當日業績成長率逼近 1 倍的亮眼佳績,更在商城狂購節吸引高達 95% 新買家,成功打入疫後時代更重視產品規格與效能的年輕客群。

Photo Credit:惠普

浪漫的混合工作模式,更需要惠普產品的高效能、高資安

「只要產品有接上網路,就得考量資安議題。」台灣惠普資訊科技董事長暨總經理王靜秀在訪談中的短短一句話,精準道出惠普產品在台灣市場的品牌定位。

成立超過 80 年的惠普,當年兩位創辦人把矽谷自家車庫當作基地,從零開始打造企業的故事,已是矽谷「車庫文化」的典範。如今,惠普的筆電產品不僅在歐美地區為領導地位,在 3C 商品競爭更激烈的台灣市場裡,惠普藉由主攻高資安、高相容性軟體解決方案等特點,亦站穩中高階的電腦、列印產品市場。

而疫情後再也「回不去」的混合工作趨勢,讓使用者在辦公室與其它空間之間往返時,他們除了在乎電腦設備的體積輕薄、高效能,更得考量在公司網路與其他環境網路之間切換時,對科技裝置可能帶來的資安風險。

這些工作大環境變遷,都讓今天的消費者「不再惟價格是問」,反倒更在意產品的規格、穩定度,也讓惠普產品在疫後崛起的混合工作時代更受台灣市場歡迎。

Photo Credit:惠普

蝦皮購物幫你「客製化」促銷,成為高單價商品銷售動能

只是,儘管惠普長期與台灣各大電商通路合作,但王靜秀表示,目前較熟悉惠普品牌的台灣消費者仍以 30 歲以上客群為主,也坦言:「我們希望讓更多年輕使用者認識惠普。」

雖然年輕客群是絕大多數線上銷售的主力,但如同高單價 3C 市場有不同定位,她也觀察到蝦皮購物擅長觸及與其他電商平台不同的線上客群。最初,蝦皮購物剛進入台灣時主打 C2C (個人對個人)交易,吸引不少年輕客群在平台上頭「挖寶」高 CP 值商品;而隨著蝦皮購物近年著重行銷與流量經營,並透過「月月盛典」活動及活潑的促銷機制,協助各品牌擬定客製化促銷策略,蝦皮購物也漸漸成為高單價商品的線上熱門銷售平台。

因此,在促銷檔期起跑前,惠普行銷團隊會針對旗下各個產品,與蝦皮購物的專案經理討論行銷操作主軸,好讓不同產品線、不同價格帶的商品都能輪流曝光。

以月初登場的 「月月盛典」為例,屬於中高階定位、價格超過新台幣 2.7 萬的 16 吋 Victus 電競機,就是當時惠普在蝦皮商城品牌旗艦店的熱銷主力商品之一。以上半年最大檔「618 全民年中慶」為例,惠普的當日業績更創下年成長率近 1 倍。

Photo Credit:惠普

高達 95% 新客驅動成長!蝦皮購物「商城狂購節」助惠普擴大粉絲群

即便在非促銷檔期間,惠普在蝦皮購物的行銷腳步也沒停下過。每個月都會固定投放蝦皮購物結合自身第一手去識別化消費數據與 Facebook 廣告的新型態零售媒體「蝦皮 X Facebook 廣告」,隨時因應市場變動來精準調整廣告投放,以便提高轉換率。

舉例來說,惠普透過「蝦皮 X Facebook 廣告」協助事前規劃促銷活動、期間檢視以及事後檢討,順利讓今年 618 大促消當日廣告績效(ROAS)衝高到超過 32 倍,比起一般 ROAS 平均值約落在 7 倍,成效明顯高出不少。

而蝦皮購物站內所擁有的大流量,也挹注到力欲在台灣市場擴大客群的惠普。例如,去年正式上線、專為蝦皮商城品牌量身打造的每月 25 日「商城狂購節」,相較於每月固定舉辦的另外兩檔促銷活動,透過更精準的觸及蝦皮商城用戶,它不僅為惠普帶來更高訂單量、更多不重複訪客,還讓品牌旗艦店粉絲數已突破 2 萬名、有一定老顧客基礎的惠普,成功在活動期間吸引高達 95% 新客買單。

Photo Credit:惠普

延續車庫文化的創新精神,惠普攜手蝦皮購物衝出業績成長率翻倍

進軍台灣超過 50 年的惠普,延續當年「車庫文化」的創新基因,運用蝦皮購物數位行銷工具進行客製化促銷,除了成功銷售高單價商品、衝出業績成長率翻倍,也吸引大量新客並順利擴大粉絲群。在疫後時代發揮自家產品特色,以高效能、高資安等優勢再度攀上混合工作市場趨勢高峰。

掌握最新產業趨勢、品牌經營策略、蝦皮精彩案例,請追蹤 Shopee for Business 粉絲專頁、或收藏蝦皮購物媒體行銷官網

本文章內容由「蝦皮購物」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