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n寫點週報】任正非說苦日子要來了,淺談華為通訊業務與困境

這些內憂外患的趨勢都指向華為在2019年將會走得很辛苦。在30年多的穩定成長後,華為同時面臨到政治、市場經濟兩大因素挑戰,也不難理解過去鮮少曝光的任正非最近多次跳出來公開喊話── 華為這次真的急了。
評論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評論

接續先前兩篇週報【Lynn寫點週報】 2019年是5G元年?談 5G通訊技術發展困境【Lynn寫點週報】行動處理器爭霸戰:Intel最大危機不是AMD? 看ARM如何布局行動處理器市場,這週 Lynn想來談談產業鏈上游 5G基地台的供應商:華為(Huawei)。

華為過去行事極微神秘,雖然是間未上市的私人公司,卻能擁有堪比上市公司的營運規模,據點遍及全球,人們對這間公司仍是一知半解,背後的財力與勢力便有了龐大的遐想空間。

而這間公司過去 30年來也持續保持著低調的行事風格,不但創辦人任正非鮮少接受採訪,外部媒體也難以窺探這間傳言有中國官方色彩的企業,但這項傳統在 2019年出現了重大轉變,華為現在面臨美國的制裁措施,被迫出面回應市場的眾多質疑。

先是川普呼籲全球電信商基於資安疑慮,應該聯合抵制華為所生產的 5G設備;再來華為創辦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涉嫌伊朗貿易案(美國方面已經掌握相關證據),遭到加拿大逮捕並要求引渡美國。

更糟的是,川普最近又對外放話表示:由於華為違反伊朗貿易的相關制裁協議,考慮禁止美國公司出口零組件給華為,參考先前情況慘烈的中興事件處理,未來華為可能面臨沒有貨出的困境── 華為已經無法再保持低調行事,必須跟美國不斷溝通才得以降低損害,被迫成為近期利空消息最多的企業,

一連串負面事件逼得華為不得不正面回應,連創辦人任正非都頻頻透過媒體版面對外信心喊話,然而重要的不是他的談話內容,而是「他出面的動作」正好說明華為這次的情況真的非常危急。

事情還沒完,最近又流傳一封華為內部的員工信,內容大致上是華為即將面臨成長的困境,必須重新檢討現有的營運架構:直白一點說,華為為了求生存,未來必須進行裁員及組職重整,透過精簡人事及架構來度過未來幾年的寒冬。

雖然華為對外信心喊話,表示企業競爭力仍在,要大眾不需要擔心;對內則下了最壞的打算要進行組織瘦身,準備過冬。究竟這家神秘企業在做什麼? 跨足的產業鏈有哪些? 美國的制裁造成了多大的影響? 這週 Lynn將淺談華為這間公司,為大家簡單介紹華為的業務領域,以及未來的發展困境。

華為是一間通訊公司,產品涵蓋企業級伺服器、消費型電子產品及電信商設備

華為創立於 1987年,從代理交換器(Switch)起家,後來隨著企業快速發展,現在業務範圍已經跨足電信網路、企業網路、消費型電子產品及雲端運算產業,營運據點遍及 170多個國家。雖然華為如此知名及龐大,仍是一間未上市的「通訊設備公司」,沒有向大眾公開財報的義務,更增添了神秘的色彩。

事實上,華為是全球第一大通訊設備公司、第二大智慧型手機品牌以及第二大企業通訊設備商,直接與 Ericsson、 Nokia、 Samsung、 Apple、 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HPE)、 Cisco這些全球知名大廠競爭,已經帶給這些公司極大的市場威脅:華為2017年總營收高達 6,036億人民幣,年增長率 15.7%、淨利達 457億人民幣,年增長率28.1%。

再細分旗下的業務,可分為三大類:電信商業務、消費者業務及企業設備業務,其中年增長最快速的業務為消費者業務(31.9%)及企業業務(35.1%),受惠於 2017年華為手機快速攻佔市場,華為已經是中國第一大、全球第二大、歐洲第三大智慧型手機品牌。

以地區來分類,中國是華為的第一大市場,貢獻了 50.5%營收;歐洲地區為第二大市場,貢獻達 27.1%營收、亞太地區(不含中國)則為 10.3%,美洲(主要是中南美洲地區)比例最低,僅有 6.5%。

從上述數據可以發現,華為的業務總共分為除了亞洲版圖外,最積極開拓的市場是歐洲市場,其智慧型手機市占率在歐洲更是達到 13%,僅次蘋果、三星。

為什麼寒冬將至? 檢視華為旗下三大業務

第一大營收來自電信商業務,遭到美國抵制:華為的電信商業務包含銷售電信設備,像是傳統基地台、路由器以及 5G相關設備銷售,主要競爭者為Ericsson及Nokia,年營收 2,978億元,占比 49.3%,根據 IHS Market統計,華為是全球第一大電信設備供應商,市佔率達28%。

華為目前主要供應中國、歐洲、日本(軟銀)地區電信商的 3G及 4G電信設備,然而其中最具成長動能的 5G設備遭到美國聯合抵制,許多客戶陸續跑單, 4G設備的需求也逐漸降低,僅剩維護及汰換需求,電信設備前景堪憂,甚至有可能陷入衰退。

第二大營收來源則是消費者業務,但智慧型手機市場成長趨緩:這一塊業務涵蓋了智慧型手機及消費型電子銷售,包含自家的麒麟 Kirin行動處理器(ARM架構)的研發及銷售、筆記型電腦、數據機、穿戴式裝置等等。競爭者是 Samsung及 Apple。

華為的消費者業務年營收 2,372億元,占比 39.3%。根據 Statista報告顯示,華為手機全球市佔率為 14.6%,為全球第二大智慧型手機品牌,僅次於三星。

然而隨著智慧型手機正式在 2019年趨緩,連全球獲利能力最強的蘋果也不得不面臨到新機銷售疲弱的危機。對於華為來說,主要市場來自於中國,但中國經濟正在放緩,今年的手機業務應該也無法帶來足夠的營收成長,肯定無法達到往年的30%水準。

第三大營收部門為企業設備業務,中國客戶需求轉趨疲弱:這項業務泛指對企業銷售電腦、乙太交換器(Switch)及通訊設備,競爭對手是 Cisco及 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HPE),年營收 549億元,占比 9.1%。

根據 IDC報告,華為乙太交換器(Switch)的市占率約為 8.1%;企業級通訊產品市佔率則達 25.6%,為全球第二大,僅次於 Cisco。然而企業設備市場需求現在已經轉往資料中心,主要成長來自於 AWS、 Google、 Microsoft等等美國大廠,不過華為受到美國政府牽制,自然拿不到訂單。

華為僅剩下中國國內的百度雲、騰訊雲及阿里雲等客戶,但這些企業今年都陸續進行縮編及減招,對外宣布不看好 2019年的業績,所以資料中心的建置及更新需求預期無法帶來足夠的營收成長, 2017年的 35%高成長將成為歷史。

為什麼美國要抵制華為? 真的有資安風險嗎?

5G設備作為華為唯一較具潛力的業務,如果不是美國出來高喊要禁用華為設備,全球許多電信商一定優先考慮採購華為 5G設備,當這件事情爆發出來後,全球的民眾才驚覺:原來這麼多國家的電信商都考慮採用華為的 5G設備,包含加拿大、澳洲、德國、法國、英國等等的先進國家,都曾計畫採購華為的 5G設備,只是後來受到美國施壓才改變方向。

為什麼美國要擔心?

5G通訊技術目前還在探索期,尚未有可行的商業模式出現(可以參考文章:【Lynn寫點週報】 2019年是5G元年?談 5G通訊技術發展困境),使得大多數的電信商對於這一領域還處於未知、技術未成熟的情況下,因此初期需要設備商的高度支援。

在電信商對於 5G技術不熟悉的情況下,數據傳輸以及穩定性上難免較為脆弱,必須交由設備商安裝及測試,如果要確保營運順利進行,必須完全信任骨幹設備供應商,任由供應商提供服務及設定參數,這也代表供應商幾乎掌握了電信商的數據安全── 這是美國對於華為設備最大的憂慮,如果美國電信商使用了華為的設備,初期不熟悉 5G基地台,其資訊安全將完全掌握在設備供應商手中,這是最大的風險考量,而美國不信任華為。

華為除了價格便宜外,售後服務有其他廠商難以競爭的優勢

那為何許多電信商都優先考量採購華為的設備? 實際上他的技術並沒有領先其他兩間競爭廠商,華為先前擁護並獲採用的「極化碼(Polar Code)」也不是獨家的技術,只是華為聯合其他公司在這一領域的技術取得較多的專利。

那為何「全球許多電信商」紛紛考慮採購華為的 5G設備? 那是因為華為向來以合理的價格、保固及完善的售後服務為特色。想像今天作為電信商,花了幾億幾億採購了多少基地設備;售後如果出現什麼問題,都是影響著幾千萬以上的使用者。

因此電信商在評估選擇哪間設備商時,他們會認為硬體供應商已經不是單純的銷售硬體,而是「硬體加上服務」的形式在銷售產品,不只是硬體的品質重要,售後服務的完善程度更是納入採購的重要參考標準。

特別又是 5G這種高資本投入而且商業模式未知的新技術,對於電信商來說風險極高,但問題來了,一般設備商的售後服務都是要另外加錢,同時回覆速率很低,問題沒辦法馬上被解決── 但華為不同。

華為一向以彈性極高的售後服務聞名,這也是為何能從企業領域出殺出一條血路,直接與多年壟斷全球企業級以太交換器市場的思科競爭的原因,除了本身技術能確保一定的品質之外,更便宜的價格與完善的技術服務是其脫穎而出的關鍵。

舉例來說,在 Onsite Tech Support的服務, Ericsson可能需要好幾個工作天前預約,最後只派 1至 2個工程師趕到現場解決問題,還不一定能立即完成,此時電信業者一定已經接到數千則客戶投訴,損失了好幾千萬的營業額以及商譽;但是華為只需要提前一天預約,隔天便可以看到超過 5個工程師團隊來解決問題,還能夠從頭到尾協助客戶解決問題,華為設備便宜、服務又快又好,為什麼不買?

所以當美國跳出呼籲全球電信商不應選擇華為時,部分第三方國家業者表示這會拖累 5G的普及化,正是因為華為提供高性價比的 5G設備及服務,其他兩家的開價過於昂貴,許多國家的電信業者不願意投入如此高的成本,來承擔回收機率未知的投資風險。

這就是為何華為迅速成為電信設備龍頭、並囊括了過半的 5G設備訂單的原因── 這種程度的售後不是普通電信設備商可以做到的。

5G設備不只是商業利益,更是國家安全的角力

美國為什麼這麼急著制裁華為?事實是美商根本壓制不住中國設備商的競爭力,通訊設備這種攸關國力的事情等同於一場無硝煙的戰爭。網路時代中出現的專利費、維護費,以及 5G設備一旦採用就是長期難以更換的決策,這中間巨大的利益有誰可以想像?

美國不可能放任讓中國通訊商吃掉,連歐洲以及加拿大都淪陷了,他們傳統上可都是親美的。

但大家一定會好奇:華為是如何做到如此完善的售後服務,卻具有高度競爭力的價格、其他設備廠為什麼做不到? 華為不會虧損營運嗎?

華為不上市,揭露的財務數據不足以詳細到回答前述的問題,但卻能做到這樣絕佳的營運品質跟低廉的價格,以常理推論,多半是有政府在背後提供補貼或是協助── 華為可說是國家戰略等級的重點培植企業,也難怪美國要如此大費周章在全球推行禁用華為 5G電信設備的政策。

雖然華為在通訊業務上優勢很大,但一碰上美國還是無能為力:商業層面上,美國透過貿易戰大幅削弱中國的經濟實力,直接讓華為的雲端運算核心客戶群受到重創,此外,中國的智慧型手機消費市場成長也不再如往年強勁。

內需不行,或許還能尋求出口,但華為在政治層面遭到美國抵制,對外也無法出口獲利能力高的 5G設備,不巧全球智慧型手機市場今年也首度面臨衰退的危機,這些內憂外患的趨勢都指向華為在 2019年將會走得很辛苦。在 30年多的穩定成長後,華為同時面臨到政治、市場經濟兩大因素挑戰,也不難理解過去鮮少曝光的任正非最近多次跳出來公開喊話── 華為這次真的急了。


NEC 以專業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為人類生活打造更準確又安全的身份識別方式

NEC 具有多重比對臉部檢測法、攝動空間法、適應領域混合比對等先進技術,讓辨識更準確又快速,不但多次奪下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IST)評鑑第一名,在一對多的人臉辨識速度上也是業界之首。
評論
Photo  Credit:NEC 台灣政府公共解決方案事業群群總經理張裕昌
評論

你有沒有在機場使用過 e-Gate 快速通關系統呢?這種利用生物特徵的辨識技術既方便又安全,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是很多政府機關使用的成熟技術,讓我們跟著生物特徵辨識領導廠商 NEC 一起瞭解這種技術的原理吧。

生物辨識面面觀

身份辨識是電腦資安領域中很重要的一環,過去我們常常使用「知識辨識」方式來辨識使用者身份,但是使用輸入密碼的方式可能會被忘記,或是容易被破解的問題。至於「持有物辨識」是某種 USB 加密鑰匙,雖然可以省下記憶密碼的麻煩,但也有機率會不小心遺失。

生物辨識則是利用身體上獨一無二的特徵進行驗證,具備唯一性且不易盜用的先天優勢。其實這也不是很新的技術,早在數千年前人類就開始使用生物辨識,比如我們出門看到隔壁鄰居的臉,就能認出他是老王,這就是生物辨識的概念;但是要教會電腦辨識生物特徵,可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了。

生物辨識驗證領域全球領導廠商 NEC 從 1970 年代便開始研發指紋辨識、掌紋辨識和人臉辨識等技術。目前除了上述技術之外,NEC 也已開發出虹膜辨識、語音辨識,以及原創的耳道聲波辨識技術,這些獨特且高度準確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解決方案在全球各地都有實際應用的經驗。

NEC 將這些生物辨識驗證技術以「Bio-IDiom」品牌運用在各式應用中,並且以有效的組合運用這些技術,從而打造出「任何人都能安全無慮地使用數位內容」的世界。

NEC  在生物辨識驗證技術有 50 多年的經驗與龐大的研發團隊,並且具有多項領先技術。/Photo  Credit:NEC

領先業界的人臉辨識技術

以人臉辨識技術為例,它是透過攝影鏡頭補捉人臉的畫面,並透過電腦分析臉部各個特徵點的資訊,來判斷受檢人員是不是與登錄的資料相符。

人臉辨識技術有許多優點,由於人臉是平常人們用來判斷對方身份的方法當中最自然的一種,所以使用者的心理負擔很小,使用過程中也無需動手操作,而且一般攝影機就可辨識,讓建置更快速且低成本。此外它還具備有效防止弊端的特色,例如辨識的時候系統能夠留儲「臉部影像記錄」,讓管理者可以目視確認是否相符。

NEC 具有多重比對臉部檢測法、攝動空間法、適應領域混合比對等先進技術,讓辨識更準確又快速,也能在人臉被遮蔽或影像不清楚的情況下正確辨識,不但多次奪下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IST)評鑑第一名,在大規模一對多的人臉辨識準確度上也是業界之首。

生物辨識有使用方便、不易被盜用的優點,近年的應用越來越廣泛。/Photo Credit:NEC
除了人臉辨識之外,NEC 也有多種不同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可以交互搭配使用。/Photo  Credit:NEC

奧運史上首次使用人臉辨識入場

NEC 為 2020 東京奧運和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Tokyo 2020)成功提供人臉辨識系統,為奧運的安全、可靠和高效舉辦做出貢獻。NEC 台灣政府公共解決方案事業群群總經理張裕昌在訪談中表示:「NEC 提供的臉部辨識系統,用於驗證運動員、工作人員、志工和其他比賽相關成員的身份,當他們進入奧運和帕運選手村、國際廣播中心(International Broadcasting Center, IBC)以及主新聞中心(Main Press Center, MPC),系統會自動進行臉部辨識。該系統為 NEC 生物辨識驗證技術『Bio-IDiom』的核心技術,採用準確度世界第一的臉部辨識技術。」

NEC 提供的臉部辨識系統,用於驗證 2020 東京奧運和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運動員、工作人員、志工和其他比賽相關成員的身份。/Photo Credit:NEC

One ID 帶來更便利的生活

機場是有高度安全考量的場所,因此無論在航空公司櫃台報到、海關查驗、登機口查驗,甚至在免稅店購物都需要旅客出示護照以確認身份,不但過程相當耗時,同時也增加了經常拿進拿出而遺失護照的風險。

以 NEC 提出的 One ID 解決方案為例,旅客只需要登錄其臉部影像,就能在機場辦理與進行各種手續,例如報到、托運行李、安檢、登機等,而不需要出示護照與登機證,不僅能加速程序的進行,還能達到全程零接觸,降低染疫風險。

全球最大航空公司聯盟星空聯盟(Star Alliance)、NEC 集團及國際航空電訊集團公司(SITA)達成一項新協議,在不久的將來,星空聯盟成員航空公司的飛行常客計劃之客戶,將能在任何參與此協議的機場與航空公司使用生物識別進行身份驗證。/Photo Credit:NEC
NEC 希望透過更多元的生物辨識技術改善人類的生活,透過只要伸出手指就能確實證明兒童身份的指紋辨識技術,就可以不受出生國家或地區左右,建立確實執行給予所有兒童合法出生證明與出生登記的環境,同時也打造兒童在成長過程中必要的、確保享有身為國民應有的公共醫療、教育機會與社會之保障。/Photo Credit:NEC

張裕昌提及,目前 NEC 的技術已經達到相當高的準確度與可靠性,未來的發展重點不再是改善辨識準確度,而是發展更多元的辨識種類,以及透過系統整合的方式,結合多種不同技術,以因應更多差異化的使用需求。

此外張裕昌總經理也特別提到,以 NEC 獨家的嬰兒指紋辨識技術為例,可以克服嬰兒指紋會隨時間變化的問題,有助於協助戶政系統不完善的國家追蹤嬰兒疫苗接種情況,發揮降低夭折比例的功效,為人類社會做出實質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