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九歲女兒觀察的 YouTube 現象

「恐怕許多年輕人認識的明星 YouTuber 多於傳統媒體出身的明星,很可能 Z 世代會唱 YouTuber 的歌勝過傳統出道方式的歌星。」
評論
Photo Credit: 滴妹 YouTube
評論

本篇原文刊登於 Medium,作者 Cjin Cheng,INSIDE 經授權轉載。

觀察我自己家裏的 Z 世代的小孩,YouTube 幾乎是年輕人影像節目的唯一來源(像我家沒有裝有線無線台 6 年了),雖然我自己不像女兒每天投入滿多時間在看影片,但我也滿有興趣觀察和學習小孩或年輕人間在流行什麼,所以還挺喜歡從她的角度來看這些現象。以下是一些我的觀察,也會好奇更多不一樣的觀察。

台灣 YouTuber 可以先參考這份 2019 第一季前 50 名排行

現象(1) YouTuber 如何變紅

最近有些好友在談泛科學 vs 理科太太。發現,人人心中都有個理科太太紅的理由(笑),雖然我是覺得這兩個不大好拿來對比。

我後見之明的理由是:理科太太特別抓到了一群看了會分享的女性觀眾,願意分享這樣比較優質的影片(有知識+自己相信朋友也會共鳴+談吐接近自己)。

另外,如果觀察許多社群服務能快速成長,常是靠 15–35 歲的女生活躍用戶分享,我覺得這走向放到理科太太的影片來看的話,理科太太的影片就很像親子教養文章,很容易勾起女生想分享。像我就在 facebook 分享過這支影片:

回頭問女兒,除了聽我說過,她怎麼知道理科太太的?她說:「一直出現在我 YouTube 首頁,而且她跟其他 YouTuber 合作拍片。」

雖然我覺得理科太太有點像自己先有了病毒擴散效果 (viral) 了才開始找其他 YouTuber 合作,但覺得小孩點出的很有趣耶,投射到以前我們公司 2009–2014 年開發 facebook games/apps, iOS/Android 的 apps 的經驗,在平台初期還有病毒擴散 (Viral) 機會時(在這我指的是以 YouTube 來發展的網紅平台),宣傳通路 (distribution channel) 還沒轉為只能靠買廣告前,最主要的宣傳管道的就是要靠

1) 被平台推薦 (feature)在首頁或推播、站上排行榜,

2) 成員間的聯合推廣 (cross promotion)。

(像現在在 facebook 已經無法 viral,除了自己花錢買廣告,沒有什麼其他方法獲得用戶了。)

如果這一兩年有在看 YouTube 網紅,他們幾乎都在做 cross promotion,互相上對方節目拉抬,聯合年節送禮開箱、聯合做 Throw back Thursday 猜照片、聯合八位明星高中 YouTubers 猜謎節目(註),合作拍置入影片等等等。

(註)之前常有非常知名 YouTuber 們會開自己學歷玩笑說,「小時不讀書,長大做 YouTuber」,小孩也都知道紅的 YouTuber 賺很多。不過 HowHow 這集找的都是明星高中畢業的,也算平衡一下小孩對 YouTuber 的認知,才不是因為不讀書的 YouTuber 會紅的…….!

現象(2): 優質又能普及的內容還不夠多

現在很多當紅的 YouTuber 拍的仍是較簡單的內容,生活閒聊、玩桌遊吵吵鬧鬧也錄一集、甚至是自殘、話題特別譁眾取寵的內容,我是覺得只要稍微用心製作過的節目,即使是搞笑的或遊戲直播,都仍有很大的收視成長空間。

「阿滴英文」(#2) 在1月11日晚上超越 200 萬訂閱,超過蔡阿嘎(#3),現在台灣排行第二,僅次於「這群人」(#1)。我覺得阿滴也是個以「優質」和「富教育性」作為形象包裝的生活類頻道,至少他們有盡力偷渡一些好內容給觀眾。以家長角度來看,算樂意讓小孩看。突破 200 萬訂閱直播當晚,我們根本無法連線看影片,大概 loading 太大了!

200 萬訂閱是什麼樣的數字概念呢?全台有近 1/10 的人有「訂閱」頻道喔。真的是很驚人的數字耶。

現象(3) 遊戲類佔前 50 名的 1/4,其中 Minecraft 仍是最受歡迎的遊戲

直播:阿神(#4)、鬼鬼(#38)、巧克力(#23) 這些遊戲實況主,除了有時會講出比較讓家長緊張的擦邊球,我覺得遊戲內容都算不錯,就是對話常在及格邊緣。 我基本上對這些轉播 Minecraft 或 Switch 遊戲/電玩內容還算支持的,有時候也滿希望直播主夾帶一些能讓小孩學習的內容進影片。

覺得這位媽媽想太多了嗎?其實還好喔!像巧克力有用 Minecraft 裡面的指令教玩一些程式:

喵哈會用繪圖軟體示範畫貼圖,玩 Minecraft 時也會示範一些畫作,好比在 Hypixel 玩像素畫。

在我家每個月還有個重頭戲,每個月第三個週二的 Minecraft UHC 大賽。我女兒是巧克力粉,巧克力和大約 20 個台灣的實況主,會在每個月的第三個禮拜二連線打 Minecraft UHC,這個比賽就會有 20 幾個實況主聯播,這類連線遊戲大賽還有好幾個,如:亡國之戰、浮島創域。

有聽過一家 nonolive 直播(註)嗎?從幾個月前,巧克力大概就被 nonolive 這個直播 app 挖走,要粉絲們從 YouTube 移到 nonolive 去看直播。我是不大喜歡 nonolive,畫質太差無法投到電視看,而且我也擔心沒能做到如 YouTube 一樣標準的內容管理。我是沒有特別在觀察 nonolive 能從 YouTube 挖走多少直播主和觀眾。(這週二 1/15 就是本月 UHC,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註) nonolive 是中國公司做的的直播 app,一開始主攻印尼市場。

現象(4)從流行歌翻唱到出單曲

這些知名的 YouTuber 許多也有在翻唱流行歌,甚至好幾位都自己在 YouTube 發單曲。 有專做翻唱的 YouTuber,如:Ariel 蔡佩軒可以有 50 萬訂閱,這群人(#1)的超瞎翻唱也是很經典。

而其他滴妹(#25)、小玉(#7)、魚乾(#14)、聖結石(#6)、放火(#8)也都出了自己的單曲,還都拍專業 MV。聖結石光「真的不想嘴」就有 28M 的 view,滴妹十月底出的單曲「最好的樣子」也有 2.5M 的 view,而且 MV 男主角還是蔡凡熙!來想想,你覺得是滴妹比較紅,或是蔡凡熙比較紅呢?

恐怕許多年輕人認識的明星 YouTuber 多於傳統媒體出身的明星,很可能 Z 世代會唱 YouTuber 的歌勝過傳統出道方式的歌星。

女兒就曾誤以為告白氣球是周杰倫翻唱小玉的歌…

現象(5) YouTuber 的議題影響力

女兒有次主動問起我有關同婚公投的事,因為黃氏兄弟邀請上百位 YouTuber 合唱這首彩虹,挺婚姻平權。

像貓咪頻道黃阿瑪的主人也特地錄過一集支持婚姻平權,因有粉絲(家長)留言:「這樣要怎麼教小孩」說要退訂的,他們特地再拍一支影片表達支持婚姻平權。

從這事件,我感到 YouTuber 在年輕人的議題影響力大於我們想像。

現象(6) 貓好受歡迎,自成一類

好多 YouTuber 專門拍貓:像「黃阿瑪的後宮生活」女兒買了好幾本黃阿瑪的書,跟同學們去年早早就預購了黃阿瑪 2019 的掛曆。「好味小姐」也是個非常療癒的頻道,專門拍攝貓相關影片,特別是她拍非常精緻、非常搞剛製作貓咪鮮食的影片,簡直超越製作人類食物的美感,影片目的在販售貓咪鮮食。

而且養貓的 YouTuber 好多:魚乾、菜渣、呱吉、滴妹、巧克力、舞秋風、阿晉、bubu chacha、喵哈、邦妮、NyoNyo ..

現象(7)粉絲專屬名稱

許多 YouTuber 都會幫粉絲們取專屬粉絲稱號:阿神的粉絲叫「 Bob」,阿滴滴妹的粉絲叫「小滴」、巧克力的粉絲叫「小巧克」。這樣在影片跟觀眾互動時,是真的感覺親切多了。

現象(8) 一個頻道紅了以後,會加開副頻道

以前的偶像團體單飛好像是很大的新聞,現在這些 YouTuber,如果是團體,旗下成員常在另闢個人新頻道,即使個人 YouTuber 也會將不同屬性的影片拆到新頻道。

我對各 YouTuber 拆分頻道的做法背後原因不了解,推測好處是,可以建立多品牌經營,未來有不同的發展彈性,或可以更最佳化廣告或業配收入。

像這群人(#1) 有多開兩個「這群人私生活」、「這群人廣告娛樂」,成員也開了「展榮展瑞」(#40)、「茵聲」、「尼克」等頻道。阿滴英文多開了「滴妹」(#25)。

蔡阿嘎加開「蔡阿嘎 Life」(#30)、他兒子「蔡桃貴」,聖結石還有老婆的頻道「聖嫂 DoDo」(#36),巧克力加開「巧克力 Live」等等。

所以有時候不是單看單一 YouTuber 排行的訂閱和 View 來觀察他的影響力,將幾個頻道加起來,數字累積是更高的。

現象(9) 出片時間可以很快

相較傳統媒體通常是大組織,推出內容都需要時間規劃。現在許多 YouTuber 可以做到很快速的出片時間,如「舞秋風」(#21) 一天出三片,「巧克力」(#23)一天出兩片,一天出一片的也都有。雖然許多快速出片的是遊戲影片,但這樣的速度應該已經是很熟練的團隊在製作產出內容。

如果我們都是看好未來自製影音節目仍會繼續成長,那影片編輯、前製後製、能快速將網路數據做成分析的人才還會持續有需求。

最後,我想簡單從這些觀察中預測,怎麼樣的內容還會有新市場:

我猜適合上班族的市場比學生市場還有空間成長:抒壓、稍有知識性、能培養新興趣而感到正能量,可能是學習語言、運動等生活的幸福感相關的,或是介紹國外具專業的趨勢、流行話題,讓下班後的生活輕鬆又能感到自己進步的內容。或幫助父母放心讓不同年齡層小孩觀看的影片。也許已經有許多不錯的這幾類影片,是我沒有機會看到,不過要紅的話,靠 cross promotion 還是會最快。

另外可能可以找一些國外很紅的類別來作國外市場。像手作類有個「莎莎 Hand Made」,這個訂閱也超過 24 萬,而手作在國外市場非常大,像 「5-Minute Craft」是有 46M 訂閱的,如果手作類可以加英語介紹或字幕,應該也滿有新市場機會。

想像 5–10 年後整個有線無線電視台的收視全部移到 YouTube 或 Netflix 這些平台上看,就算現在才開始拍影片,成長的空間還非常大啊。

女兒傳給我看這支啾啾鞋的影片。看來中國反正不會開放 YouTube,那要找下一個網紅成長的機會,就去做英文且要給印度人看的影片是目前正解。

延伸閱讀:




搶救氣候變遷下的弱勢兒童!世界展望會「緊急回應、調適、減緩」三階段救援

世界展望會正在搶救極端氣候下的脆弱兒童。幫助孩子脫離困境,重拾健康的成長生活,也是多一份讓地球恢復蓬勃生機的力量,不讓下一代的孩子再度成為氣候難民。
評論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
評論

15 歲的安哥拉女孩卡佛(化名),為了養活自己和母親,不得已只好以販賣肉體的方式賺取微薄收入,有時候不安好心的男人甚至只給她新台幣 30 元不到的酬勞,根本難以換取一餐溫飽。卡佛和母親時常一整天沒有食物吃,甚至只能摘樹葉糊口,和她一樣受氣候變遷逼迫,導致難以維持生計的孩子不勝枚舉,他們正和卡佛一樣煎熬,為了求生存,不得不做出他們本不該面臨的抉擇。

極端氣候、溫度上升、不穩定降雨和降雪,這些氣候變遷不只為地球環境帶來浩劫,也讓無辜的弱勢兒童為人類共業承擔慘痛代價。事實上,兒童是對氣候影響最小的族群,卻是氣候變遷下的最大受害者,面對這樣不公平的困境 ,世界展望會積極在全球各地展開救援行動,幫助兒童脫離氣候災害所帶來的生命威脅。

氣候變遷正為兒童帶來重大危機!我們應該採取的行動是?

在氣候變遷下,首當其衝的不只是環境,還有因為缺水、缺糧而衍生的健康問題,甚至是安全與生計都備受威脅。因為營養不良和衛生環境不佳,弱勢兒童生病的機率大增;再者,極端氣候恐毀壞家園,並導致社區間強奪資源、產生衝突,而為了維持生計或尋找資源,孩子將被迫遷徙,在動盪不安的環境下,不只難以安心接受教育,遭家暴、人口販運、或被迫成為童工、或童婚的機率也將大增。

世界展望會長期以兒童為中心,進而改善周遭社區,因此眼看氣候災難正不成比例加重最弱勢族群的負擔、波及兒童的諸多權利,世界展望會更加積極以兒童為焦點展開一系列因應作為,不只挽回兒童的生命,也希望能保護人類與共有的地球。

我要搶救極端氣候下的脆弱兒童!立即了解世界展望會兒童資助計畫

因應氣候變遷的三階段:緊急回應、調適、減緩

氣候變遷為各地帶來的衝擊,其實際災害嚴重與緊急程度各有不同。為了更有效率的因地制宜,世界展望會主要透過三大策略進行救援,分別為:緊急回應、調適、減緩。

  • 緊急回應|拯救尚比亞受乾旱之苦的農民

在尚比亞南部省(Southern Province),當地以農業為大宗,居民多以自給自足或商業農業為生。然而,由於近年降雨不足、嚴重乾旱,即便是經驗豐富的農民都難以生存。對此,世界展望會提供蒙澤(Monze)地區 700 個家戶所需的緊急物資,包含救命糧食和種子,曼迪一家也是受益者之一。這些家庭收到了 40 公斤玉米粉、5 公斤玉米種子、和 5 公斤豇豆,除了脫離缺糧險境,在世界展望會的農業訓練專案輔助下,當地農民也能學習因應乾旱的新農法,逐步自立。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世界展望會提供尚比亞地區的糧食救助包,其中也包含種子。農民曼迪說:「收到這些豇豆種子讓我安心不少。我拿種子去耕作,而收成結果實在太棒了,作物長得很好,熟成度也剛好。」
  • 調適|孟加拉氣候智慧農耕技術

在孟加拉西南沿海,該地區經常遭受旋風、潮汐、洪水和乾旱的襲擊,而土壤鹽鹼化、土質積水和過多的耕地被轉化為蝦養殖場等人為問題,促使農民的生活變得更加困難,許多家庭無法負擔健康的糧食,兒童更被迫面臨營養不良的窘境。對此,世界展望會在孟加拉展開糧食安全計畫,為農民提升氣候變遷意識、培訓智慧農耕技術、實施自然資源管理,讓農民能跟著氣候調適,學習永續生產方法並提升市場價值,加強當地應對災害的生計韌性。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Sobita Sarder 家中的農地荒蕪,全家僅靠丈夫打臨工為生。後來她接受氣候智慧耕作技術培訓,成為了社區的農民領袖,她的有機農場不只足夠餵飽家人,也有剩餘收成可在市場上出售,增加收入。而她 9 歲的女兒 Pryanka 也減少因為營養不良而生病的頻率。 
  • 減緩|為波士尼亞植樹綠化

改善氣候變遷不只治標,也要治本。世界展望會減緩氣候變遷的行動,包括:帶動環境保護教育、植樹綠化、推動綠能科技、推行農民管理的自然復育法⋯⋯等。在波士尼亞,世界展望會與當地學校合作綠化運動,共有 150 名兒童及青少年參與,在 5 個地點植了 200 多棵的樹苗;種植樹木不僅有助於淨化空氣,更能讓周邊的農業用地增加土壤肥力和水土保持,增進整體生態功能系統。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參與植樹綠化的波士尼亞學生,不只在課堂上學會環境保護的概念,課堂外還能透過種樹實踐。

搶救氣候變遷的無助受害兒童,讓孩子也加入環境保護行列

重視氣候變遷對兒童帶來的影響,不僅符合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四大基本要旨:維護兒童的生存權、發展權、參與權、受保護權,讓兒童安心健康地成長,也讓孩子有機會加入環境保護的行列。

根據世界展望會從 12 個國家、121 位兒童與青少年的看法調查,其實大部分兒童(88%)對氣候變遷議題有高度意識、了解其影響性,也親自目睹與感受到氣候變遷帶來的挑戰。更可貴的是,有 94% 的孩子願意採取行動,不希望被當成是無助的受害者,而是想成為有能力的改變推動者。因此,在世界展望會的救援計畫中,基於相信兒童與青少年是有能力的行為改變者,所以也願意賦予兒童參與保護地球環境的權利。

搶救極端氣候下的脆弱兒童,讓孩子有機會脫離困境,重拾健康的成長生活,也是多一份讓地球恢復蓬勃生機的力量,不讓下一代的孩子再度成為氣候難民。未來的一切盼望,始於現在所付出行動;加入世界展望會兒童資助計畫,展開氣候變遷下的人道救援,為孩子的生命帶來改變。

我要搶救極端氣候下的脆弱兒童!立即了解世界展望會兒童資助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