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文化論】孫安佐有無被寵壞是假議題,新聞越來越膚淺才是真的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Sun 孫安佐的頻道 Edward

YouTuber只是成為藝人的跳板

孫安佐是台灣知名藝人孫鵬和狄鶯的獨子,曾經因為在美國讀書的時候,揚言要炸掉學校,被控告而且坐牢。這段時間因為母親赴美處理相關法律事宜,而以「被寵壞的小孩」不斷出現在媒體版面及正面節目。回到國內的孫安佐依然是媒體焦點,登山到漫畫主題的穿著都能是篇媒體報導,在近日更成為一名以記錄生活形式Vlog為主的YouTuber。

即使有團隊,孫安佐的影片從企劃主題、拍攝手法、內容剪輯都非常單調。多是頻道主一個人的對鏡頭說話,跟日常生活片段,剪輯要求看起來就是有頭有尾就可以上傳了。他所設定的主題,也都和媒體曝光他的部分有關,例如自製火焰槍、健身主題、動漫評論。

孫安佐宣稱要成為YouTuber,甚至還高調地在Instagram公開團隊,但卻沒有像其他要成為YouTuber的人一樣,有企劃、有主題、有腳本的創作,影片產品也陽春的令人錯愕,顯然是因為他真正的目的很可能不是當個職業YouTuber,而是在匯集人氣將自己的形象撥亂反正之後,成為像他父母那樣的通告藝人。

危機處理得宜反而是竄紅轉機

上一位相同操作手法的是吳宗憲的兒子鹿希派,鹿希派在Instagram揚言要炸市府,但這個Instagram個人帳號追蹤人數稀少而且不是公開帳號,卻有辦法躍上新聞版面,並得到媒體疲勞轟炸式的播報。輿論責備鹿希派的同時,吳宗憲已經進入演藝圈的女兒也得到許多媒體版面及正面形象。

同時,吳宗憲當眾責備鹿希派17分鐘,訓斥中說了一句Who care?鹿希派還回應吳宗憲:「加個S。」很明顯就是這個時代病毒式擴散很愛取用的「嘲諷梗」。而身為綜藝界大老的吳宗憲不會不知道,當然也不會算不到,不管大眾到底想不想看吳宗憲和鹿希派的新聞,這一連串的宣傳手法,就在鹿希派並沒有如吳宗憲所言退出演藝圈,反而頻頻上通告之後不證自明了。

孫安佐到底是不是一個被父母寵壞的小孩,其實是一個假議題。小孩要坐牢了,父母散盡家財也要救兒其實是人之常情,媒體報導和評論節目打落水狗衝收視率也是社會常態。其實從過去那段時間的媒體報導,無從判斷孫安佐的家庭教育和為人。同理,孫安佐到底是不是改邪歸正,是不是洗心革面,或是不是被媒體汙衊,是不是「並沒有那麼壞」也都是假議題。

我們唯一能察覺的是,綜藝藝人、通告藝人的負面形象,和媒體是一個互利共生的狀態。模糊不清的花邊新聞和負面消息對藝人形象固然有損,但同時也是曝光衝知名度的好機會。畢竟所謂的羶腥色新聞,在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的吸睛度上都偏高。加上網路時代的演算法,負面新聞就更有病毒式擴散的效果。藝人或是網紅發展事業都被必須要面對及理解這個情況,並聽從經紀公司的操作。

在這個時代,負面新聞若不罪大惡極,處理得好還可能是衝高知名度的契機。孫安佐的例子便是如此,孫安佐的在電視新聞頻道出現的頻率堪稱直播,從出門跟拍到回家為止,縱然當時在輿論的討論度不高,但總是有話題性和時事性,是媒體絕對不能放過,但又能輕鬆取得的題材。

社群、媒體、藝人:互利共生的三角關係

同時我們可以留意,PTT、Facebook、YouTube等等社群,和新聞媒體其實是一個有趣的互利共生的三角關係,觀眾在平台上爆料,記者前往社群找新聞議題,又因為觀眾討論互動產生病毒式擴散,而藝人或是網紅,也會在自己的平台上澄清或是表態,這些也都是媒體材料。

在這種情況下,YouTuber作為一個最棒的媒介和平台,讓已經具有高知名度的孫安佐,除了不用經歷大部分創作者所經歷的草創艱辛,近期一部(數據觀察)更可以直接的親近觀眾,讓觀眾看到有血有肉的自己,同時將輿論帶到對自己有利的風向,間接影響媒體,再利用媒體提升YouTuber點閱數,反覆操作之後,知名度和好感度雙雙提升,大銀幕登場指日可待了。

在這樣的三角關係之下,被犧牲的其實是閱聽人的視聽權益,目前的媒體生態、演算法、社群的病毒式擴散模式,都不是鼓勵好的內容生產的機制。更何況懂得利用這套獲利模式的經紀公司、公關公司大有人在,因此我們的生活週遭充滿了疲勞轟炸的膚淺新聞、負面及花邊新聞的操作,以及不知真假的新聞內容,在閱聽載具快速數位化,自媒體大量出現並與傳統媒體互相拉抬觀看數的今日,大眾媒體識讀意識的提升是刻不容緩的重要議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