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陽電腦創辦人:我們要捍衛矽谷精神

評論
評論

Vinod Khosla 是昇陽電腦(Sun Microsystems)的共同創辦人,他在 2004 年成立創投公司「Khosla Ventures」,意圖投資有潛力顛覆網際網路、電腦運算、行動、矽科技、替代能源及醫學科技等領域的技術。他被認為是 真正在做一些有趣、大膽投資的創投

Vinod Khosla 對於目前矽谷一些創業家的動機來自貪婪而非願景感到很憂心,於是 投書紐約時報(註 1),希望能夠呼籲創業家們要保持矽谷的精神。

有些人似乎以為「被收購」應該是創業家最大的心願,對此我不以為然。

事實上,我認為這樣的想法是在傷害矽谷和世界各地的創業家。如果要開創一家新創公司,這種錯誤觀念不僅會發展出錯誤的企業文化,還會毒害四十年來人們在矽谷所建立的獨特創業生態。

你要的是傳教士,而非傭兵——熱情而專注的創辦人相信的是願景。哪怕公司結局是初衷未竟遭到收購,這樣的創辦人才能吸引最棒的人才,大大地提高成功的機會。

當然還是有人把創業的目標設定在「被收購」,但這不是矽谷精神。

在我看來,正是因為桀驁不馴、近乎愚蠢的自信和天真結合了堅持、開放的心胸與不斷學習造就了 Facebook、Google、Yahoo!、eBay、微軟、Apple、Juniper、AOL、昇陽電腦等企業。

擁有願景不能幫助你避免被收購的命運。儘管大多數的公司最終因為成功地被收購而「退場」,但以「交易」為前提成立一家公司並非矽谷的文化。收購案或許是安全網,讓你得以自由自在地發想下一個更大、更有趣的願景,然而對我所見過的創業家而言,那是種手段而非最終目的。(當我說「矽谷」,指的是我在 KPCB 的合夥人 John Doerr 常說的「矽谷不是一個地方,而是一種精神」。)

滿腦子交易是華爾街名產,與矽谷的文化不符。以 Yammer 來說(他們最近被微軟以 12 億美金收購),他們並不是以「快速退場」為目標而成立的公司,管理團隊不過是在出現吸引人的報價時選擇接受。這樣的情況經常發生,而且與矽谷的文化一致。

在一開始就尋求收購機會對於創業家來說不僅僅是個壞主意,還會導致他們做出短期、戰術性的決定,這對公司一點建設性都沒有。我認為這樣通常會減低成功的可能性。這會催生出一群「拿錢辦事」的傭兵,而非為了偉大願景一同努力的團隊。

這會讓世界變得很悲慘。

想像一下,如果 1980 年代時每一家新創公司的最終目標都是在幾年內被 DEC(編按: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即 1958 年成立的美國老牌電腦公司「迪吉多」,1998 年被 Compaq 收購,HP 在 2002 年又買下 Compaq)或 IBM 收購,那麼我敢斷言人們至今還是活在高科技的石器時代——沒有網際網路、沒有生物科技、沒有 E-mail、沒有家用電腦。想像一個 Google 早早被微軟收購的世界,想像一下如果不是那位傳教士般、在乎願景勝過財務和戰術性決策的創業家 Steve Jobs 重新掌舵 Apple,行動裝置仍由 Motorola 和 NOKIA 主導的世界。每一個缺乏願景的新創公司為了被收購,都只會大打安全牌、捨棄創新以契合 IBM、NBC、思科、輝銳或 NOKIA 等企業的老舊模式。

那是如此的難以想像,因為人們很容易就忘記世界是如何因那些夢想家和創業家而改變。許多大公司的進步也是受到新創公司的願景所推動。過去就是由 Nexgen(編按:一家美國半導體公司)這樣一家小小的新創公司迫使 Intel 努力研發處理器架構。而思科在 Juniper 威脅到它之前,對於 TCP/IP 網路協定技術的著墨根本少之又少。事實上,思科當時的 CTO 還說他們永遠不會發展高於 OC12(註 2)的路由器,而那東西比我們今天家裡用的機器還慢八倍,思科認為主要電信商不會想要變換到 TCP/IP,但今天全世界都是用它,就因為 Juniper 採取了「把東西做出來,其他人就會跟上」的策略。

1980 年,DEC 的 ceo Ken Olsen 根本無法想像人們的家中會需要一台電腦,然而現在就連我們的洗衣機、烤麵包機、電冰箱和汽車都有一個(或以上)的處理器。如今售價幾百美元的 iPad 運算能力早已大幅超越 25 年前 DEC 最好的電腦。

當時所有最優秀的工程師和思想家只願意在大公司工作,用那麼一點點產出維持現狀,而不願意打破成規或是為世界所需做出貢獻。

今天我們需要顛覆糧食、農業、乾淨能源、醫療照護、教育等領域的現狀,要由矽谷精神來推動。

矽谷的創造力、生產力和創新競賽有賴於那群絕頂聰明卻又富有愚人精神、幾近盲目地相信自己能夠打破成規的創業家。就像蕭伯納說的:「所有的進步皆有賴於那些不可理喻之人。」如果每個人都安於現狀,我們一點也不會進步。

編按: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愛爾蘭劇作家蕭伯納那句話原文如下:

The reasonable man adapts himself to the world; the unreasonable one persists in trying to adapt the world to himself. Therefore all progress depends on the unreasonable man.

理性的人讓自己適應世界;不可理喻的人會試著讓世界適應自己。因此所有進步都取決於不可理喻之人。

Vinod Khosla 這篇文章與 Steve Blank 教授的文章 〈為什麼 Facebook 正在毀掉矽谷 〉 正好有互補作用,前者提醒創業家們緊記矽谷的創業精神與文化,後者則警告創投們要回歸基本,重新投資更長遠、更加艱苦的領域。

 

註 1:Vinod Khosla: Maintain the Silicon Valley Vision

註 2:Optical Carrier transmission rates


精選熱門好工作

樂趣買Web Designer(Rakuma)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樂趣買 事業開發 Business Development(Rakuma)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行銷企劃專員(海外市場/電商)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