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就要讓你懂什麼是「賽博龐克」(Cyberpunk)

賽博龐克原本是種小說文類,不過無論是在漫畫、電影、動畫、或是遊戲、時尚、音樂等等,都有賽博龐克的影子與蹤跡!
評論
Photo Credit: Ethan_Zhan
評論

本篇原文刊登於 Medium,【TRI-C特約專欄】作者:電影文學希米露,INSIDE  獲授權轉載。

賽博龐克發源自 1960 到 1970 年間的新浪潮科幻(new wave sci-fi),無論在形式、風格、角色、內容、或目的,都有別於過去較為鬆散樂觀又品質參差的軟科幻。早期的賽博龐克是種實驗性質相當濃厚的新文類,納入許多文學性的書寫方式,嚴肅討論未來世界之於人類的悲劇性影響,同時批評科技進步與大企業壟斷之後,將有可能造成的社會問題 — — 極高端科技與極低端人生(high tech and low life)的文明型態。

賽博龐克這類嚴肅的精英科幻寫作,始自 1964 年由摩爾卡克(Michael Moorcock)主編的科幻雜誌《新世界》(New World)。以往的科幻雜誌內容,多為低俗的二流作品,但是摩爾卡克想要重新定義科幻小說,鼓勵作家以更多的文學技巧和哲學思索,融入未來科技與生活的想像,將科幻提升到更高的精英文學層次,而不只是二流雜誌的不正經文體。

雖然賽博龐克原本是種小說文類,不過這種獨特的現代風格,很快地就進入其他文藝媒體,無論是在漫畫、電影、動畫、或是遊戲、時尚、音樂等等,都有賽博龐克的影子與蹤跡。

在這種新類型的嚴肅科幻,主角通常是位社會底層的寂寞邊緣人,孤立地生活在反烏托邦的未來社會。這些被社會遺棄的反英雄(anti-hero),通常都會遇到被情勢所逼而幾乎毫無選擇的窘境,發現自己其實早已受到來自組織的秘密監控,而必須經歷一場他也預知得到的生死冒險甚或悲劇。

賽博龐克所描繪的未來社會,不是一個因為科技而受惠的美好未來;相反的,賽博龐克的反烏托邦是個科技高度發展,但人性卻遭到極度擠壓的灰黯世界。此時,政府幾乎可悲地無能為力,只能任由超級大企業掌握科技與資金,強大到不只壟斷所有資源,還會無所不在地以大數據掌控人類。於是,由於政府的愚懦,世界不再是以國家為單位,普遍存在的是懸殊的貧富差距所帶來的社會矛盾 — — 廣大窮困的普羅大眾虛弱地對抗極富的少數企業精英。

在這個後工業的反烏托邦裡,駭客、人工智慧、機器人、生物改造人、基因改造人、或是生物複合仿生人等等,都是日常風景與街巷常態。或者,主角就是其中一種科技新人類,卑微地膠著在受控制與想掙脫的困境。因為工業風格與受困的人性處境,賽博龐克的故事氛圍瀰漫著晦暗的壓力,如同黑色電影般的神秘隱晦又危機重重。

在英文小說中,最典型的賽博龐克就是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在1968年出版的《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透過主角經歷真實與虛假難以分界的身心歷險,討論在後工業時代的虛無主義與存在意義。

迪克的《仿生人》小說,在1982年由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改編為電影《銀翼殺手》(Blade Runner),也是賽博龐克電影的經典,透過賞金獵人追殺仿生人的過程,一窺真實人類與仿生人的虛實相交的人性辯證。

日本賽博龐克的典型始於大友克洋在1984年始刊的《阿基拉》(Akira),1988年改編為同名電影,故事發生於2019年在第三次大戰之後的重建新東京,探討貪婪脆弱的人心,承擔不起超能力,反而只能帶來禍害。電影版的《阿基拉》不只是日本賽博龐克動畫的經典,還是後世許多科幻漫畫、電影、與遊戲的靈感養分。

【高士比國際 Cyberpunk 特別企劃 2019 台北國際動漫節活動】

2019年1月19日到1月23日,歡迎大家前來南港展覽館高士比活動攤位玩耍喔!活動網址如下: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998975403624294/

特約作者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ximilusee/

延伸閱讀:



Akamai 服務上新,於邊緣處推動快速創新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 Akamai 提供的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評論
評論

在雲計算技術還沒有大規模普及前,絕大部分企業和組織都需要自建數據中心,或通過託管的方式來部署自己的硬體基礎架構,並在此基礎上為員工和客戶提供服務。取決於業務或其他方面的諸多要求,此時需要部署的數據中心可能有很多個,並廣泛分佈在不同地區,藉此為客戶提供流暢的體驗,並透過多個數據中心保障連續性。在發展的過程中,隨著「雲端」的出現,讓各個組織的計算開始集中。

而當在線直播、無人駕駛、智能家電、物聯網等應用開始陸續深入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又不同了。以往透過雲平台集中運行和服務的模式,因為距離導致的網絡延遲已經對用戶的使用體驗產生極大影響。為了提供更敏捷、靈活、快速、可靠的體驗,企業需要從最貼近用戶的地方提供服務。因此,邊緣計算就成為最有效的解決方法。

透過將數據的收集、分析和處理等工作,由「雲中心」重新分散到最接近用戶的邊緣位置,企業可以就近為用戶提供服務,通過延遲更低的響應打造更出色的用戶體驗。

「無服務器」的出現,帶來計算方式的革新

以前,當組織需要上線一套業務系統時,首先需要採購並部署相應的服務器硬體,並且要負擔服務器日常運維過程中的管理、維護、補丁安裝、配置等繁瑣任務。

上雲前,組織需要在自己的數據中心,以硬體服務器的方式執行這一系列工作;上雲後雖然簡單許多,但依然需要面對雲服務商提供的虛擬服務器,從本質上來看相關負擔仍相當繁重。

無服務器(Serverless)技術的出現,讓組織可以在不需要考慮服務器的情況下,構建並運行由微服務構成的創新式應用程式與和服務。藉此不僅可以省略基礎架構管理任務,還能為幾乎任何類型的應用程式或後端服務構建無服務器應用程序,更方便、靈活地構建出具備極高可用性的應用。

Akamai EdgeWorkers :為創新賦能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Akamai 超過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當開發團隊在邊緣開啟代碼時,他們會將數據、見解和邏輯推送到更靠近最終用戶的位置。Akamai 的高性能、可擴展式實施模型,可確保數據和計算不會被延遲問題困擾,進而避免對數字化體驗產生負面影響。

在該服務幫助下,開發者可直接在 Akamai 的全球分佈式平台上快速、迭代地創建和部署新服務,以解決問題和自定義交付。

長期以來,Akamai 在邊緣計算的創新和成功實施皆具有優勢。自 1998 年起,便開始為 Akamai 內容交付網絡(CDN)的客戶推出自定義交付邏輯,其他里程碑還包括 2001 年的 Edge Site Includes 、2002 年的 Edge Java 以及 2014 年的 cloudlet 應用程式。

目前, Akamai 在全球擁有超過 4100 個入網點,為 EdgeWorkers 用戶提供出色的邊緣基礎架構規模和範圍,開發人員可以在靠近最終用戶和他們的數字化接觸點的地方部署代碼,以實現盡可能低的延遲。EdgeWorkers 同樣獨立於雲,客戶可以選擇利用 CDN 供應商或雲供應商平台上的無服務器計算功能。在 Akamai 幫助下,客戶可以在整個混合雲或多雲環境中部署單一的無服務器計算平台。

更多相關資訊:https://www.akamai.com/solutions/edge

本文章內容由「猿聲串動」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