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CEO:還沒出中國專用搜尋引擎的打算

但皮蔡指出,Google內部已在開發與檢討中國版搜尋引擎的可能形式,「這項計畫已進行一段時間。據我瞭解一度有超過100人參與」。
評論
Photo Credit: REUTERS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聯合新聞網,經濟日報葉亭均編譯,INSIDE授權轉載

Google執行長皮伽(Sundar Pichai)11日向美國國會表示,目前「沒有計畫」在中國重新推出搜尋引擎,但內部持續研究重返中國的可能性。皮伽並指出,使用資訊是項重要人權,反駁來自議員與一些自家員工的批評。

皮伽出席眾院司法委員會聽證會時表示,「目前,沒有計畫在中國推出搜尋引擎」,「我們在當地沒有搜尋產品。我們的核心任務是提供資訊給使用者。能接近使用資訊是項重要人權」。這是皮伽首度赴國會作證,也凸顯出科技大廠正面臨愈來愈嚴格的審視與要求。

美國議員與Google員工擔心,若Google重返中國搜尋引擎市場,可能必須遵守中國的網路審查與監控政策。Google主要搜尋平台從2010年起就遭中國封鎖,但Google一直試圖以新方式進軍這個擁有全球最多智慧手機使用者的國家。

但皮伽指出,Google內部已在開發與檢討中國版搜尋引擎的可能形式,「這項計畫已進行一段時間。據我瞭解一度有超過100人參與」。他還說,目前與中國政府無相關討論,但承諾若要在中國推出搜尋引擎,他將對美國決策者完全坦白,但未透露將採取哪些措施配合中國法律。

皮伽8月時曾致函美國議員,表示提供這樣的搜索引擎對中國「大有益處」,但不清楚Google能否在當地推出搜尋服務。一名中國官員上月透露,Google不太可能獲得許可在2019年推出中國版搜尋引擎。

另外,面對民主黨眾議員羅夫格倫質問,為何在Google圖片搜尋「白痴」(idiot)卻會出現總統川普照片的問題時,皮伽澄清該公司未人為干預任何搜尋結果,也否認存有任何政治偏見,頁面搜尋結果的排序是受到相關性、新鮮度與熱門程度影響。


【影音】老不一定要孤獨—「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重新找回偏鄉長者對生活的熱忱與重心

「我還是會老,但不會孤獨老。」不讓老和孤獨劃上等號,是許多人的盼望,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
評論
Photo Credit:一粒麥子基金會
評論

你認為「老」是什麼樣子?是一個明確的年齡界線?還是進入某一種身心狀態?即將邁入知命之年的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以及才剛過而立之年的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各自從自己的性別與年齡探討對於「老」的想像。

走到「老」的生命階段是幸運的,這意味著老天願意多給我們一些時日,品嚐晚年的生活滋味;同時「老」也有屬於它這個階段的考驗與精彩,不只是個人的生命功課,也是周遭社區的共同學習。崴爺說起他對「老」的想像與擔憂:「對於晚年,有些人會覺得坐在輪椅上看夕陽是很祥和的畫面,對我來說卻像是恐怖片,好像除了看風景,就沒有辦法做其他事了。」蔡尚樺也說:「老讓我覺得可怕的地方在於,我的思想和靈魂還很衝,但是身體和代謝卻都變得緩慢,彷彿被禁錮在一個軀殼裡。」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左)、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右)討論對於年老的想像

不讓老和孤獨、無能為力劃上等號,不只是崴爺和尚樺的共同目標,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誠如影片中一粒麥子基金會執行長林木泉所說,每一個長者都有屬於他自己的生命經驗,邁入老年並非就要拋棄自己過往的能力或興趣、成為一棵呆坐的枯木,而是猶能發揮生命力,活出每個精彩的當下。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配合長輩興趣和專長發展活動,像是木工或編織

對此,林木泉執行長向崴爺與尚樺展示了花蓮縣「光福多功能日照中心」的實地樣貌,不僅是提供生活照顧,更重要的是支持長者找回對生命的好奇與盼望;像是多功能日照中心透過木工班、編織、植栽、桌遊等活動,讓長輩重拾過往的生命經驗、為生活增添許多樂趣和色彩。此外,還須有護理、社工、營養師、物理治療師等專業人員以及在地社區青年的共同參與,才能撐起長者的晚年生活,讓「老」不孤獨,而且可以更加自主、有尊嚴地生活。

捐款支持,讓「一粒麥子多功能日照中心」在更多偏鄉社區發芽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持續募集各界善款,支持偏鄉長者擁有幸福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