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中式英語進詞典?

語言隨時境演變,就算不合文法也多有直接挪用其他語言的情形,但「給你點顏色瞧瞧」真的可以直翻 give you some color to see see 嗎?
評論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評論

本文作者曾泰元,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提供,收錄於英語島 English Island 2018 年 11 月號,INSIDE 獲授權轉載。

更多詳情請見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粉絲專頁

早些年有人戲稱「人山人海」的英文是 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對於這樣的中式英語,聽者多半笑笑,沒人當真。後來中國大陸的網路上說英文詞典已將其收錄,而且言之鑿鑿,網民無不拍手叫好,甚至發揮各自的想像力,加油添醋熱議了一番。

接下來又陸續出現了類似的中式英語,一樣是把中文的說法逐字翻成英文,謂者亦稱英文詞典已經收錄,如: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中式英語伴隨「中國現象」被關注

第一例較早,約莫在 2006 年迎來關注的高峰。後三例則集中出現在 2013、2014 年左右,恰巧也是大陸的 tuhao(土豪,有「土財主、暴發戶」之意)、dama(大媽,指「退休的中老年婦女」)紅極一時、盛傳即將進入《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簡稱 OED)之際。那時中國的經濟實力進入了爆發期,中國在世界舞臺的能見度益發顯著,許多英文媒體都在密切關注中國現象。相應而生的中文新詞語,眼看著就要挾帶著中國特色,攻破英語詞彙的藩籬,許多中國人都信心滿滿,樂觀面對,屏息以待。 

是嗎?真相如何?

先說音譯的「土豪」、「大媽」。根據我從牛津大學出版社得到的內部消息,當時先是記者誤解,媒體誤報,然後就如星火燎原,一傳十,十傳百,最後大家都信以為真。事實證明,5 年之後的現在,2018 年也都過了一半,tuhao、dama 還是沒有進 OED,也不見收於任何的牛津詞典。

Long Time No See 還真進詞典了

在探討上述 4 句中式英語是否進詞典之前,我們不妨先試著了解一下中式英語本身。中式英語(Chinglish)就是中國式的英語(Chinese English),單詞 Chinglish 是個混成詞,由 Chinese 的前一半和 English 的後一半縮合而成。顧名思義,Chinese English 就是帶有中文特色的英文。 中式英語由不諳中文者觀之,就是一種有問題的破英文,經常會讓外人不知所云。最經典的例子之一,是正式收錄於多部英文詞典、已成為英文一份子的 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見)。long time(長時間)的英文沒問題,是道地的說法。no see(不見)則直譯自中文,語法不對。把 long time no see 這 4 個詞串起來,中文味十足,像英文卻又不是英文。

Chinglish 用英語講中文

「中式英語」這個四字詞語,迄今仍不見收於任何中文詞典,不過 15 年前早就進駐了英漢詞典。2003 年 1 月,北京的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了李華駒主編的《21 世紀大英漢詞典》,在 Chinglish 這個詞條下,詞典提供了兩個中譯──「中式英語」和「洋涇浜英語」。

「中式英語」的英文對應詞是 Chinglish,多部英文詞典都查得到。OED 於 2004 年 12 月收錄、發佈,當時還引發了媒體的報導和社會的關注,然而 OED 卻不是最早收錄 Chinglish 的英文詞典。我手邊的資料顯示,最早收錄 Chinglish 的英文詞典,應該是 1997 年澳洲出版的《麥考瑞詞典》(Macquarie Dictionary)第 3 版,它對 Chinglish 的定義比較簡單: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OED 對 Chinglish 的定義十分詳盡,鉅細靡遺的程度居各英文詞典之首: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綜合以上,我們不妨如此理解 Chinglish:中式英語是一種英文,是一種融進中文特色的英文,以英文為表,中文為裡,依托著英文詞彙的載具,包裝的是中文的選詞與句法結構,多為中文人士所用。

其餘中式英語仍「逗留街頭」

回到文初的 4 例中式英語: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人山人海)、give you some color to see see(給你點顏色瞧瞧)、no zuo no die(不作不死)、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這 4 句到底進沒進詞典?我的答案是「亦是亦非」(yes and no),比例為「是一非九」。

此話怎講?

是一,乃真有詞典收錄這些中式英語,此即 Urban Dictionary(多譯作《城市詞典》),所以十分裡我給了「確有其事」的一分。《城市詞典》是個 1999 年問世的線上詞典,由當時加州理工州立大學(California Polytechnic State University)電腦科學系的大一學生 Aaron Peckham(亞倫‧佩克漢姆)所架設、擁有,主機設在美國,專攻英語的俚俗詞語。《城市詞典》上線至今近 20 年,在美國的年輕族群中有一定的影響力。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非九,指的是除了《城市詞典》這個孤例之外,所有正式出版的英語詞典均無收錄這些中式英語,「非」的比例遠在九成以上。尤其重要的是,《城市詞典》以 Define Your World(定義你的世界)為口號,完全開放由線民「眾包」(crowdsourcing),因此只要有臉書(Facebook)或谷歌郵件(Gmail)的帳號,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撰寫,介紹自己感興趣的事物概念,幾乎沒有門檻可言。這部詞典的同一詞語可由多人分別編纂,各自編成的條目列舉並陳而不加整合,缺乏專家審核把關,僅由網友投票表達意見,點選「拇指朝上」(thumbs-up)表示贊成,點選「拇指朝下」(thumbs-down)表示反對,是故權威性偏低,參考可以,認真倒是不必。我在此所謂的「非九」,更多的是對它可信度的粗略評價。

回到語言本身。截至目前為止,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人山人海)、give you some color to see see(給你點顏色瞧瞧)、no zuo no die(不作不死)、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這四句中式英語,都僅僅還停留在搞笑、好玩的階段,尚未獲得權威的認可,無須當真。不過令人好奇的是,這幾句中式英語能否繼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見)之後,正式為權威詞典所納編,成為英文裡有戶口的一員?

語言的變化經常出人意表,誰也說不準,甚至只能事後諸葛,放放馬後炮。我們不妨持續觀察,拭目以待。

延伸閱讀:



高雄市實現智慧觀光抗疫!遠傳大數據應用助攻精準分析景區人流

今年 7 月份,第一波疫情稍緩,高雄市迅速推出結合 AI 和大數據科技的「高雄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不但能即時在人潮密度過高時提出警示,旅客也能便利地透過電腦或手機查詢不同景點的即時人流狀況,讓不少計畫「報復性出遊」的旅客和景點攤商深刻有感。快速因應的「科技防疫」背後,其實是遠傳電信攜手政府單位,從智慧觀光到智慧城市的長期布局。
評論
Photo Credit:遠傳
評論

在疫情趨緩的時刻,一方面要振興觀光,另一方面又得堅守社交距離,維持防疫,對於政府和民眾都是一大難題。高雄市政府觀光局指出,「高雄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的推動,就是為了因應防疫需求快速應變。

Photo Credit:遠傳
高雄市因應防疫需求採用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透過三種燈號輕易管控景區人潮。

由於許多開放式風景區的幅員廣闊,而且沒有單一出入口,即使在出入口使用遠紅外線或 CCTV 監視系統掌握景點內的容留人數,依舊難以精準管理、分析特定熱點的聚集人潮;相對之下,運用電信大數據不需要採購、佈建大量硬體,更能省時省力地因應分秒必爭的防疫需求。觀光局說明,「高雄市觀光局在今年初透過招標評選與遠傳電信合作,採用去識別化的電信大數據和 AI 技術,希望利用較精準的科技方法分析開放式景區的人流情形,以供未來擬定觀光相關策略參考運用。」

結合遠傳既有的海量數據、分析技術和人流分析系統介面,可迅速依需求進行客製化調整,例如高雄市目前使用的觀光旅遊管理分析平台只花一個月就建置完成,並可依需求調整框選的景區範圍,後來因應防疫考量,又在兩周內及時設立了燈號系統,不只提供管理單位管控人潮的依據,也能提供民眾作為出遊參考。

電信大數據   協助政府單位實踐「數據治理」

打開高雄旅遊網的景區人流警示網頁,直覺清晰的燈號顯示,讓民眾能直接一覽各景點的人流是否擁擠,還串接景點周圍的交通資訊、天氣狀況等開放資訊,連停車場都能查詢。

Photo Credit:遠傳
民眾出遊前瀏覽高雄旅遊網的景區人流警示頁面,即可快速了解景點人流、天氣及停車場資訊。

「其實是用新方法解決老問題,過去的旅客洞察可能是透過抽樣問卷等方式來進行,電信數據這樣的新技術則可以同時達到動態的遊憩行為分析和人流管制的雙重目的。」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經理周玫芳表示。要達到這麼細緻的人流和移動分析,單單擁有電信大數據還不夠,需要搭配相當龐大的投資,才能即時針對海量資料進行運算。遠傳從五、六年前開始引進相關技術,最早其實是為了進行網路優化、提升用戶的網路品質,軟硬體層層疊加升級下來,漸漸延伸出電信大數據在公共政策上的應用。

從早期透過農村旅遊、遊樂園、路跑活動等不斷驗證、滾動式優化調整,到後來陸續和臺中、臺南、高雄、新竹市政府合作推動智慧觀光,遠傳的電信大數據現在不只能推估人數,也能針對旅客的旅次鏈、停留時間、留宿率、重遊率等遊憩行為和遊客輪廓進行更深入的洞察分析,還能回溯系統佈建前的電信大數據歷史資料,進行前後趨勢比較,或檢視觀光推動的成效。以高雄市的觀光大數據平台為例,管理者除了從線上儀表板掌握即時人流資訊,也能透過遠傳每個月提供的分析報告,協助後續觀光活動、假期交通疏導等政策的擬定。疫情期間,遠傳的電信大數據還被中研院用來分析人流移動模式,實際協助政府觀察疫情變化、提前預測重熱區。

遠傳大數據平台  實現數據多元應用、創新體驗

除了電信業者獨有、適合進行人流移動相關分析的電信大數據,遠傳長期從電信海量數據分析經驗建立起的大數據平台和技術能力,也能協助企業建置大數據平台來分析企業自有的數據資料。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資深協理陳佳玲說明,「我們提供專業顧問服務和平台產品協助企業客戶建置大數據平台,做到數據的清洗整理、建立分析模型、設計分析儀表板,讓企業客戶的營運數據能達到更有效運用,也能結合物聯網數據資料做到戰情室分析,進而輔助企業決策。」對於品牌或零售業者,還能結合遠傳線上線下足跡的數據分析,協助鎖定目標 TA ,透過簡訊或數位廣告等方式發送行銷活動內容,達成精準行銷的目的。

Photo Credit:遠傳
遠傳大數據團隊提供專業且客製化的一站式服務,致力成為政府與企業數位轉型的最佳夥伴。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資深協理陳佳玲(左)、經理周玫芳(右)。

從電信本業出發,拓展到電信大數據的應用,再到以大數據分析平台技術實現智慧化管理,遠傳不斷創造各種數據應用新體驗。近年來也跨業結盟,透過整合上、下游產業鏈,以 5G 特性結合遠傳「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資安及雲端技術助政府及企業升級轉型,提供從規劃、建置、移轉、維運的完整 5G 一站式服務。正如遠傳 Slogan 「靠得更近,想得更遠」所要傳達的,讓智慧觀光、智慧防疫、智慧城市、智慧零售不再遙遠,各種未來理想生活,咫尺可及。

Photo Credit: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