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巖少主逃家 7 年 化身阿里青睞 AI 新創!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商業周刊,王姿琳撰文。

今年來,國內企業界最具話題的人物,大概非龍巖集團總裁李世聰莫屬。他被拍到與寒舍集團前董事長賴英里赴日旅遊,讓「聰里戀」的新聞滿天飛。

沒想到,李世聰與賴英里兩人,隨即在 6 月後,一個退出龍巖董事會,一個辭掉寒舍集團董座,避開媒體鎂光燈,遠赴歐洲度假。

李世聰創辦龍巖,曾以身價 255 億元登上《富比世》富豪排行榜,去年他因中風而開始安排新人生。他把自己名下高達 33%的龍巖股份,當時市值約 1 百億元,申讓給了女兒李凱莉,讓李凱莉成為龍巖排名第 1 大的個人股東。

但他退出龍巖董事會後,接任他董事一職的,並不是李凱莉,而是他的長子李俊毅。

被問到父親交棒……
「不要把我跟他連在一起」

這是李世聰啟動的接班計畫嗎?「千萬不要把我跟他連在一起。」「我沒有要接班,只是學習董事會運作。」今年 29 歲的李俊毅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一被問到這個問題,卻是如此反應。

企業家二代,對父親態度多半低調、不敢忤逆,但李俊毅卻大不同。他不諱言,自己與李世聰價值觀、理念不合,更曾因此離家出走長達 7 年,「爸爸甚至以為我已經死了!」

他不想接班,就是不想被父親束縛,「我很清楚,這是我為自由要付出的代價。」

他接受專訪的頭銜,其實是加拿大 AI 新創公司 Knowtions 的創辦人兼執行長。儘管這間新創公司才剛滿 3 歲,但股東名單卻很驚人:YouTube 創辦人陳仕駿、矽谷台灣幫的天使投資人徐旭明、加拿大安大略省政府基金,今年 8 月,阿里巴巴創業者基金也加入這個行列。

「我剛認識他的時候,他想做的是翻譯,其實這個技術沒什麼門檻的。」徐旭明說,但聽了他的故事後,「我就決定投資他了,因為他離家 7 年的人生磨難,就是創業家的特質。」

16 歲就計畫出走
曾睡卡車下、吃捐助食物

回想這段陳年往事,李俊毅在受訪過程中不禁紅了眼眶。他說,自己從小就和強勢父親的價值觀不合,不喜歡被控制,16 歲那年,拿出一本他稱為「解放日誌」的筆記本,為離家出走計畫了整整 1 年,沒想到,這一走就是 7 年。

面對兒子離家,李世聰曾撂下狠話:「你滾!看你還活不活得了!」當時,身上只帶著加幣 5 千元(約合新台幣 12 萬元)的他,手機門號、email 信箱全部換新。甚至,為了不讓家人找到,他捨棄溫哥華或多倫多等大城市,跑到加拿大最偏遠的地區之一——紐芬蘭島,連他在內,當地只有 5 個亞洲人。

北緯 50 度,寒帶大陸性氣候的紐芬蘭島,1 月均溫只有零下 4 度到零下 9 度,這樣冷冽的氣候,穿著單薄的李俊毅卻一點也不覺得冷,「是種很興奮的感覺,我終於解脫了!」

幸好,加拿大政府提供免費的避難所,當地民眾也會捐助食品物資,只有一個前提:必須每天早上重新排隊。李俊毅回憶,沒排到床位時,他會睡在樓梯壁櫥中,「因為比較溫暖,甚至卡車下我也睡過。」還有幾次,他去撿別人剩下的食物來吃,甚至,因為沒有錢買雪靴,他就找來塑膠袋包住鞋子,以對抗當地的大雪。

隨著身上的錢逐漸用罄,「每天都在想自己會不會餓死,去超市買東西能便宜 1 元是 1 元。」也因為這樣,他開始在網上接案賺取生活費,從商標設計、App 開發到中英語翻譯,幾乎來者不拒,「一開始做得很爛啊,還被客戶嫌說這什麼東西!」甚至,他還曾經幫一個碩士生代讀學位、代寫論文,2 年就賺了 6 萬美元(約合新台幣 180 萬元)。

此時,他也從避難所搬到月租加幣 350 元的小公寓。李俊毅指著照片告訴我們,那只是個位在地下室的房間,一旦冬天下雪,門就打不開,要自己挖洞才爬得出來。室內則是相當潮濕,他每隔 3 到 4 天,就會撿乾淨的盒子回家,鋪在床鋪和地板中間,避免床鋪發霉。此外,若除濕機停止運轉,牆壁上就會長出黑霉,「每 2 到 3 天就要自己刮一次。」

22 歲聯絡家人主動破冰
「只想告訴他們我還活著」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曾連續 3 天發燒到 40 度,短短一週就瘦了 8 公斤,想去看醫師卻「因為太虛弱,連站起來都有問題,以為自己真的要死了!」我們問他,環境這麼惡劣,難道沒想過搬家嗎?他只回我們 4 個字:為了省錢。而這一住,就是 4 年,直到他考進多倫多大學、搬去多倫多為止。

重返多倫多,也開啟李俊毅和家人破冰的機會。

2011 年,李俊毅透過管道和家人取得聯繫,「只想告訴他們我還活著。」聞訊的李世聰,想立刻飛到多倫多看兒子,卻被李俊毅擋了下來,「我很怕⋯⋯怕一看到他,我經營那麼久的、自己的個性會被吃掉,」猶豫數月後,父子才終於見面。

帶著一大箱的紅酒,李世聰住進李俊毅在多倫多的租屋處,那是李世聰看過最爛的地方。「第一次看到我爸哭,」李俊毅壓抑情緒的對我們說,他回憶李世聰的話:「我承認,我從來沒有做過一件對你好的事情,唯一給你最好的教育,是讓你自己在外面成長⋯⋯。」那天晚上,父子倆從下午 4 點喝到凌晨,整箱的紅酒一滴不剩。

該年底,李俊毅突破自己的心結回到台灣,打算和家人「破冰」。但對他來說,搬過家後的新房子充滿陌生感,沒有任何一張自己和家人的合照,因為父親以為他死了,沒有準備他的房間,他就睡在傭人房裡。

在親情上,他花了很長的時間和家人修補關係;但在事業上,「我還是想走自己的路,」李俊毅坦言,深知父親個性的他,一旦對父親有依賴,就會逃脫不了被控制的命運,「我要爭取的是他的尊重!」

堅持不要家人投資
四處碰壁,直到攻壽險 AI

為了創業籌資,他曾經飛到美國東岸見投資人,拜訪了好幾天,李俊毅回憶他得到的第一筆投資額是「5 千美元」。

「他(指李俊毅)都搭經濟艙,不然就睡別人家沙發,以他的背景根本不用做這些!」徐旭明說,他很堅持,不讓與他家人有關的任何人投資。因此,在徐旭明的引薦下認識了陳仕駿,得到他 50 萬美元的投資,成為李俊毅的創業種子基金。

多倫多大學是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的起源地,主修語言學的李俊毅,一開始想做的,是運用自然語言學習(NLP)方式的多國語言自動翻譯。全球最大醫學資料分析商愛思唯爾(Elsevier)則建議他,北美地區之外的醫療環境,特別是用戶數據都未經過整理,取得不易,啟發了他轉向與醫院、保險公司合作,特別是導入壽險公司做核保與理賠的預測。

如今,李俊毅的公司,已從創辦時的 3 人,擴充到近 20 人,董事長則由美國大都會人壽保險前資訊長沃夫(Tom Wolf)擔任,潛在的壽險合作業者有 34 家,這些成績讓加拿大安大略省政府基金、阿里巴巴創業者基金肯定而參與投資。

既然已有自己的事業,我們問他,為什麼願意接下龍巖董事?

李俊毅說,主要原因是可以進董事會學習,對自己公司的運作也有幫助。再者,去年父親中風之後,對人生看法有些變化,雖然霸道依舊,每次見到他都會說:「趕快賣掉啦,什麼鳥公司!你才多少人?營業額多少?」但另一方面,又經常問他:「要不要介紹?需要什麼幫助?」才讓李俊毅願意擔下這個重擔。

和李世聰從衝突到和解,17 歲逃家的李俊毅,追尋自由就是他創業最大的動力。

延伸閱讀: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