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Cloud CEO Diane Greene 離職信:工作到明年 1 月,將投身教育事業

Google Cloud 近來已經有多位高層離職,說明 Diane Greene 離開,或許也早有預兆。
評論
Photo Credit: TechCrunch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雷鋒網 ,INSIDE 授權轉載

Google Cloud CEO 戴安妮格林(Diane Greene)準備辭職,前甲骨文高層 Thomas Kurian 將成為 Google Cloud 新任 CEO。

Diane Greene 的任期到明年 1 月,Thomas Kurian 將在 11 月 26 日加入 GoogleCloud 雲服務部門,留出一些時間來保證平穩過渡。在 Diane Greene 發佈的離職信中,她表示未來將投入教育和慈善事業。

Google Cloud 近來已經有多位高層離職,說明 Diane Greene 或許早有預兆。11 月 15 日,Google Cloud AI 研發主管兼 Google AI 中國中心總裁李佳確認離職,更早之前的 9 月 10 日,Google Cloud AI 首席科學家李飛飛也已經離職。

要算到更早之前,Google Cloud 副總裁 Bogomil Balkansky 8 月份離職,一直以來他被視為 Google Cloud 執行長 Diane Greene 的長期副手,在 Bogomil Balkansky 離職前的一個多月,Google CloudCOO Diane Bryant 也離職了,她去年 12 月起擔任 Google Cloud 營運長。

如此之多的高層密集離職,也引起了市場對於 Google Cloud 的擔憂。據 Synergy Research 統計數據顯示,AWS 佔有 34% 的市場份額,微軟以 15% 的市場份額排在第二位,IBM 第三名,Google 排在第四名,市場份額是個位數。

在 Diane Greene 的三年任期內,Google Cloud 算是打出了自己的招牌。在 Gartner 的報告和 Forrester 的 Waves 報告中,Google Cloud 都在前段班,Google Cloud 在衛生醫療、金融服務、零售、遊戲和媒體、能源和生產以及交通等領域都有所建樹。Cloud ML 和 Cloud IoT 團隊的成立確立了 Google 技術上的優勢,期間 Google Cloud 還收購了 Apigee、Kaggle、Qwiklabs 和其他一些新創公司。

以下為 Diane Greene 離職信中文翻譯:

大家好,

當我在 2015 年 12 月加入 Google,全職負責 Cloud 雲服務的時候,我對我的親朋好友說我會做兩年時間。到現在,我已在這裡度過了緊張刺激和富有成效的三年時光。現在,我是時候去從事我很久以來就一直很想做的輔導和教育產業了。

輔導工作將包括投資和幫助具有工程或科學背景的女性創辦人。我希望鼓勵每一個女性工程師和科學家考慮在將來某一天建立自己的公司。如果有更多女性創辦人和 CEO,這個世界將會變得更加美好。

教育方面的工作將主要是一些計畫,也就是將技術與現場教學相結合,打造低成本的、可拓展的和個性化的高品質教育。當我的 Bebop 公司被 Google 收購的時候,我將所有收益都捐給了一個慈善基金。現在,我是時候讓那些資金發揮效力了!

Thomas Kurian 是一個受人尊敬的科技專家和高層,他將會在 11 月 26 日加入 GoogleCloud 雲服務部門,並將會在 2019 年初擔任該部門 CEO。桑達爾、烏爾斯和我一起面試了 Kurian。我相信,他將會有出色表現,帶領 GoogleCloud 雲服務達到下一個新的高度。Kurian 在甲骨文工作了 22 年,在最近,他還開始擔任產品開發總裁。從現在到明年 1 月,我將會繼續擔任這個部門 CEO,與 Kurian 合作,保證公司平穩過渡。我將會繼續留在 Alphabet 董事會。

在過去三年中,GoogleCloud 雲服務已取得了了不起的成就,我很驕傲參與了這個革命性的工作。在最開始,GoogleCloud 雲服務的客戶只有兩個大企業和一些新創公司,現在有很多《財富》1000 強企業均押寶 Google Cloud 服務。對於我們來說,這是很高的贊譽,也是很大的責任。

我們一起打造了強大的業務,整合了銷售、行銷、Google Cloud 服務平台和 GoogleApps/G Suite,並更名為 GoogleCloud。

我們建立了一個培訓和專業服務組織和合作關係組織。我們改造了消費者工程,增加了專家人才。我們還帶頭幫助企業採用我們的高級解決方案實驗室打造的 AI 技術。我們在短短三年內就打造了一個市場行銷組織,而且還獲得了很多認可,包括戛納國際創意獎。我們建立了產業垂直組織,並在衛生醫療、金融服務、零售、遊戲和媒體、能源和生產以及交通方面產生了很大的吸引力。

我們建造了 Cloud ML 和 Cloud IoT 團隊。我們收購了 Apigee、Kaggle、Qwiklabs 和其他一些新創公司。我們的技術開發在整個產業都得到了認可。GoogleCloud 雲服務在安全、人工智慧、開放混合雲應用現代化、G Suite 和其他領域都具有獨特的優勢。我們在市場研究公司 Gartner 的魔力象限報告和市場研究公司 Forrester 的 Waves 報告中均被認為是市場領導者。

但是,我真正感到驕傲的地方是:我們的整個團隊一起合作打造出了所有這些功能。在一開始,有人說 Google 有很了不起的技術,但是他們並不相信 Google 會成為他們的企業合作夥伴。最近在舊金山舉行的 GoogleCloud Next 活動中,有超過 2.3 萬個人參加,這是 2016 年參會人數的 10 倍。我們現在有 300 個客戶在談論 GoogleCloud 如何幫助變革了他們的業務。現在沒有人質疑我們的能力或態度。

雲服務產業還處於早期階段,前面還有很大的發展機會。我很喜歡與每個人共事的經歷。我尤其感激我們的客戶、合作夥伴和員工,感謝與你們共事的這三年美好時光。


【影音】老不一定要孤獨—「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重新找回偏鄉長者對生活的熱忱與重心

「我還是會老,但不會孤獨老。」不讓老和孤獨劃上等號,是許多人的盼望,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
評論
Photo Credit:一粒麥子基金會
評論

你認為「老」是什麼樣子?是一個明確的年齡界線?還是進入某一種身心狀態?即將邁入知命之年的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以及才剛過而立之年的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各自從自己的性別與年齡探討對於「老」的想像。

走到「老」的生命階段是幸運的,這意味著老天願意多給我們一些時日,品嚐晚年的生活滋味;同時「老」也有屬於它這個階段的考驗與精彩,不只是個人的生命功課,也是周遭社區的共同學習。崴爺說起他對「老」的想像與擔憂:「對於晚年,有些人會覺得坐在輪椅上看夕陽是很祥和的畫面,對我來說卻像是恐怖片,好像除了看風景,就沒有辦法做其他事了。」蔡尚樺也說:「老讓我覺得可怕的地方在於,我的思想和靈魂還很衝,但是身體和代謝卻都變得緩慢,彷彿被禁錮在一個軀殼裡。」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左)、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右)討論對於年老的想像

不讓老和孤獨、無能為力劃上等號,不只是崴爺和尚樺的共同目標,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誠如影片中一粒麥子基金會執行長林木泉所說,每一個長者都有屬於他自己的生命經驗,邁入老年並非就要拋棄自己過往的能力或興趣、成為一棵呆坐的枯木,而是猶能發揮生命力,活出每個精彩的當下。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配合長輩興趣和專長發展活動,像是木工或編織

對此,林木泉執行長向崴爺與尚樺展示了花蓮縣「光福多功能日照中心」的實地樣貌,不僅是提供生活照顧,更重要的是支持長者找回對生命的好奇與盼望;像是多功能日照中心透過木工班、編織、植栽、桌遊等活動,讓長輩重拾過往的生命經驗、為生活增添許多樂趣和色彩。此外,還須有護理、社工、營養師、物理治療師等專業人員以及在地社區青年的共同參與,才能撐起長者的晚年生活,讓「老」不孤獨,而且可以更加自主、有尊嚴地生活。

捐款支持,讓「一粒麥子多功能日照中心」在更多偏鄉社區發芽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持續募集各界善款,支持偏鄉長者擁有幸福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