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走鐘的青年創業政策

100 億大概可以投資兩萬家新創了!但問題是兩萬家的投資標的都需要派一席董事,高雄市政府吃得消嗎?顯然不行啊。說回來如果你是要創業的青年,你會接受董事會有一個對你行業恐怕毫無常識的董事(股東)嗎?
評論
Photo Credit: 截自韓國瑜臉書頁面
評論

本文轉載自作者 臉書頁面 ,作者林思吾,台灣 SEO 公司阿物國際創辦人。

過去對於韓國瑜一直納悶怎麼能夠在高雄刮起如此旋風,今天花了一點時間深入看了他近期的訪談與影片,他的確很會政治性的語言,但說到真實落地政策,則讓人搖頭再搖頭。

【#...

Posted by 韓國瑜  on Thursday, October 25, 2018

這是他第一支競選影片,主題在談論青年創業。影片中他提到要準備一個 100 億的青年創業基金,三十億自籌,七十億對外籌措。

聽起來鏗鏘有力的訪談卻有三個明顯違反常理的地方。

1. 70 億來自民間籌措怎麼籌?我想韓國瑜可能對於實際台灣創投基金的現況缺乏常識進而認為 70 億不是什麼大數字。台灣投資新創知名度最高的創投 Appworks 花了那麼多年的時間與努力,手上管理的資金也遠遠不到 70 億的規模(台灣創投普遍擁有資金在 10 億以下)。

一個對於新創具有如此影響力的加速器與投資單位都如此,你怎麼對外募資 70 億?這種規模的資金在台灣如果要短期募資到通常都是政府做莊家(如:國發基金),問題是中央現在也不是國民黨在主政,國民黨黨產還沒被凍結的黨產恐怕也剩不了 70 億,請問一下這 70 億你怎麼募?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2. 你手上如果有 100 億,四年內你怎麼投出去?依照韓國瑜在影片中提到的,40 歲以下年輕人才符合他投資的資格,那請問一下四年內 100 億你要投資多少年輕人?這個問題核心的是你要投資哪個階段的青年創業?投資普遍來說依序可以分成「Angel 天使資金」、「Seed 種子資金」、「A 輪資金」、「B 輪資金」、「C 輪資金」、「Pre-IPO」,最後上市。

根據韓國瑜訴求的主要是青年創業與北漂青年回高雄,那麼投資的階段會多數會落在「Angel 天使資金」居多(天使資金通常代表創業啟動資金)。然而天使資金投資的金額多數落在 300-500 萬左右,如果用最高數字 500 萬來看,100 億四年等於需要投資 2000 個青年創業團隊。

如果我們用極端寬鬆 10% 的資金獲取比例來看(美國知名創業加速器 YC 錄取率大概在 3% 左右),四年等於要有 20000 個青年創業團隊申請,一年等於 5000 個,一個月等於要看 417 個青年創業計畫書與面試,一天等於要是 18 個。這個數字在台灣,是不可能的。除非,韓國瑜信口開河。

3. 影片中提到唯一的條件是「高雄市政府一定要佔你股份」。如果是這個前提,不知道韓國瑜是要把高雄的青年創業都變成「市府企業」嗎?如果以我上述最高天使資金投資金額一個青年投資 500 萬(別忘記這金額在四年 100 億的前提下市府需要投資的青年創業已經高達 2000 家),一家佔個 10% 應該是合理的數字(等於這個青年創業的公司價值是 5000 萬喔)。

10% 不要一個董事席次也說不過去,問題是 2000 家的投資標的都需要派一席董事,高雄市政府吃得消嗎?顯然不行啊。說回來如果你是要創業的青年,你會接受董事會有一個對你行業恐怕毫無常識的董事(股東)嗎?再說一次,別鬧了。最後說到如果是真的有潛力要拼上市的新創團隊,你的天使投資人是高雄市政府?這簡直是不合理到一個不可置信的狀態,你要怎麼跟你下一輪的投資者說明,政府是你的天使投資人?

以上三點離譜的程度顯而易見韓國瑜對青年創業議題的不了解與不研究,實在讓人搖頭。你可以把政治當作一場 Show,但不要把年輕人的青春,當作你上任的一個籌碼。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高雄市實現智慧觀光抗疫!遠傳大數據應用助攻精準分析景區人流

今年 7 月份,第一波疫情稍緩,高雄市迅速推出結合 AI 和大數據科技的「高雄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不但能即時在人潮密度過高時提出警示,旅客也能便利地透過電腦或手機查詢不同景點的即時人流狀況,讓不少計畫「報復性出遊」的旅客和景點攤商深刻有感。快速因應的「科技防疫」背後,其實是遠傳電信攜手政府單位,從智慧觀光到智慧城市的長期布局。
評論
Photo Credit:遠傳
評論

在疫情趨緩的時刻,一方面要振興觀光,另一方面又得堅守社交距離,維持防疫,對於政府和民眾都是一大難題。高雄市政府觀光局指出,「高雄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的推動,就是為了因應防疫需求快速應變。

Photo Credit:遠傳
高雄市因應防疫需求採用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透過三種燈號輕易管控景區人潮。

由於許多開放式風景區的幅員廣闊,而且沒有單一出入口,即使在出入口使用遠紅外線或 CCTV 監視系統掌握景點內的容留人數,依舊難以精準管理、分析特定熱點的聚集人潮;相對之下,運用電信大數據不需要採購、佈建大量硬體,更能省時省力地因應分秒必爭的防疫需求。觀光局說明,「高雄市觀光局在今年初透過招標評選與遠傳電信合作,採用去識別化的電信大數據和 AI 技術,希望利用較精準的科技方法分析開放式景區的人流情形,以供未來擬定觀光相關策略參考運用。」

結合遠傳既有的海量數據、分析技術和人流分析系統介面,可迅速依需求進行客製化調整,例如高雄市目前使用的觀光旅遊管理分析平台只花一個月就建置完成,並可依需求調整框選的景區範圍,後來因應防疫考量,又在兩周內及時設立了燈號系統,不只提供管理單位管控人潮的依據,也能提供民眾作為出遊參考。

電信大數據   協助政府單位實踐「數據治理」

打開高雄旅遊網的景區人流警示網頁,直覺清晰的燈號顯示,讓民眾能直接一覽各景點的人流是否擁擠,還串接景點周圍的交通資訊、天氣狀況等開放資訊,連停車場都能查詢。

Photo Credit:遠傳
民眾出遊前瀏覽高雄旅遊網的景區人流警示頁面,即可快速了解景點人流、天氣及停車場資訊。

「其實是用新方法解決老問題,過去的旅客洞察可能是透過抽樣問卷等方式來進行,電信數據這樣的新技術則可以同時達到動態的遊憩行為分析和人流管制的雙重目的。」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經理周玫芳表示。要達到這麼細緻的人流和移動分析,單單擁有電信大數據還不夠,需要搭配相當龐大的投資,才能即時針對海量資料進行運算。遠傳從五、六年前開始引進相關技術,最早其實是為了進行網路優化、提升用戶的網路品質,軟硬體層層疊加升級下來,漸漸延伸出電信大數據在公共政策上的應用。

從早期透過農村旅遊、遊樂園、路跑活動等不斷驗證、滾動式優化調整,到後來陸續和臺中、臺南、高雄、新竹市政府合作推動智慧觀光,遠傳的電信大數據現在不只能推估人數,也能針對旅客的旅次鏈、停留時間、留宿率、重遊率等遊憩行為和遊客輪廓進行更深入的洞察分析,還能回溯系統佈建前的電信大數據歷史資料,進行前後趨勢比較,或檢視觀光推動的成效。以高雄市的觀光大數據平台為例,管理者除了從線上儀表板掌握即時人流資訊,也能透過遠傳每個月提供的分析報告,協助後續觀光活動、假期交通疏導等政策的擬定。疫情期間,遠傳的電信大數據還被中研院用來分析人流移動模式,實際協助政府觀察疫情變化、提前預測重熱區。

遠傳大數據平台  實現數據多元應用、創新體驗

除了電信業者獨有、適合進行人流移動相關分析的電信大數據,遠傳長期從電信海量數據分析經驗建立起的大數據平台和技術能力,也能協助企業建置大數據平台來分析企業自有的數據資料。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資深協理陳佳玲說明,「我們提供專業顧問服務和平台產品協助企業客戶建置大數據平台,做到數據的清洗整理、建立分析模型、設計分析儀表板,讓企業客戶的營運數據能達到更有效運用,也能結合物聯網數據資料做到戰情室分析,進而輔助企業決策。」對於品牌或零售業者,還能結合遠傳線上線下足跡的數據分析,協助鎖定目標 TA ,透過簡訊或數位廣告等方式發送行銷活動內容,達成精準行銷的目的。

Photo Credit:遠傳
遠傳大數據團隊提供專業且客製化的一站式服務,致力成為政府與企業數位轉型的最佳夥伴。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資深協理陳佳玲(左)、經理周玫芳(右)。

從電信本業出發,拓展到電信大數據的應用,再到以大數據分析平台技術實現智慧化管理,遠傳不斷創造各種數據應用新體驗。近年來也跨業結盟,透過整合上、下游產業鏈,以 5G 特性結合遠傳「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資安及雲端技術助政府及企業升級轉型,提供從規劃、建置、移轉、維運的完整 5G 一站式服務。正如遠傳 Slogan 「靠得更近,想得更遠」所要傳達的,讓智慧觀光、智慧防疫、智慧城市、智慧零售不再遙遠,各種未來理想生活,咫尺可及。

Photo Credit: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