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韓國「他山之石」讓我們看到什麼?

每個國家都有其優缺點,如同筆者身邊許多來到臺灣求學的韓國友人,他們選擇臺灣,所持之理由為臺灣「自由」,不用太重視他人目光。也是來到臺灣才讓他們深深體會到,台灣異於「自信心建立在他人目光上」的韓國社會風氣。韓國所謂的「全拋世代」,抑或是「自殺共和國」等,都是他們自己國家嚴重的問題。
評論
評論

本文由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提供,收錄於英語島 English Island 2018 年 10 月號,INSIDE 獲授權轉載。更多詳情請見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粉絲專頁

文:英語島編輯室。作者陳慶德為韓國文化研究者、弘光科技大學文創系講師。旅居韓國近十年,著有《再寫韓國—臺灣青年的第一手觀察》、《他人即地獄:韓國人寂靜的自殺》、《首爾大學博士士的韓語文法筆記》等書。為港台《關鍵評論網》、《明報・世紀》專欄作家。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每個國家都有其優缺點,如同筆者身邊許多來到臺灣求學的韓國友人,他們選擇臺灣,所持之理由為臺灣「自由」,不用太重視他人目光。也是來到臺灣才讓他們深深體會到,台灣異於「自信心建立在他人目光上」的韓國社會風氣。韓國所謂的「全拋世代」,抑或是「自殺共和國」等,都是他們自己國家「嚴重」的問題。

全拋世代/N 拋世代:전포세대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此語為筆者引進介紹給臺灣讀者,於 2016 年年底韓國年輕族群所興起的當地流行語,抑稱「N 拋世代」。意義同字面,年輕人宣告什麼都可以放棄,形成當下行樂、對什麼都不抱理想,來描述他們自身所處的社會之困境。這樣的一詞,收納了之前流行的「三拋世代」、「五拋世代」到「七拋世代」內所拋棄之物—戀愛、結婚、生小孩、人際關係、購房等有形可見的物質外,更是指向拋棄無形精神生活的自身夢想、希望等。

自殺共和國:자살공화국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 ( OECD) 公布的「健康統計資料」為例,2015 年數據顯示韓國連續蟬聯全球 13 年 (2003-2015) 自殺率最高的國家—平均每 10 萬名韓國人,高達 25.8 位自殺,除遠高於第二名的匈牙利 19.4 位、OECD 會員國平均 12.1 位兩倍外,也遠遠超乎台灣民眾普遍認為高自殺率的第三名日本 18.7 位,迄今韓國也繼續蟬聯此項排行榜榜首。

高速經濟帶來後遺症

相較於臺灣,韓國這幾年進步快速,2017 年韓國是東亞繼新加坡、日本之後,第三個擠進 3 萬美元俱樂部的國家,人均 GDP 突破 3 萬 美元大關,達到 30418 美元;另一方面,臺灣人均 GDP 則為 24240 美元,相差近 5000 美元。曾經一個瀕臨破產的國家,短短十幾年竟超越了臺灣,好不讓人羨慕。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然而隱藏在這些 GDP 下面的真實面,抑或全民拼經濟,真能帶給人們幸福嗎?人民真的感受到幸福了嗎?

臺灣盛行稱呼韓國為「地獄朝鮮」(헬조선),連韓國年青人也以此語諷刺自己的國家。

如果我們從「經濟層面」來論及地獄朝鮮的內涵,諸如我們所熟悉的韓國四大財團三星、現代汽車、鮮京集團 (SK)、樂喜樂天 (LG),你會發現,光是這四大企業,產值就接近韓國國內生產毛額的 10%。最大的三星集團,國內生產毛額就將佔了將近 5%,銷售額超過 3000 億美元,關係企業占了南韓股市的五分之一,旗艦公司的三星電子,占股票市場資本總額的 14.4%。

最近幾年的變化更加快速。2013 年時,三星集團的總產值為 380 億美元,相當於南韓國內生產總值 (GDP) 的 3.75 %,不過四年,等來到 2017 年左右,總產值擴增到 2536 億美元,且集團員工已經超過 42 萬人,其產值也佔了當年國內生產總值 26.6%,甚至韓國排名第二到第九名公司的總市值全部加起來,都還比不上三星!

【韓國經濟命脈】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影響全國就業率】
關係企業佔股市 1/5
 三星電子佔市場總資本額 14.4%

“Tax, Death, and Samsung”

三星產品、企業經營包含了食衣住行等各個層面,這也造成韓國當地一句趣話:韓國人一生中必定面對到三件事情,即「繳稅、死亡與三星」;連外國人看也是這般,根據南韓外交部在 2013 年委託的調查發現,外國人想到南韓就想到「尖端科技、三星、PSY」,可見三星之影響力。

富可敵國、甚至(控)制國的三星,其影響力不僅止於經濟,還深入到民眾意識形態與政治、文化層面,諸如時有所聞的「如果三星倒閉,韓國經濟將會崩盤」、「誰都可以倒,就是三星不能倒」;也影響到政治,外人一提到三星就會想到韓國,提到韓國就會想到三星。三星無疑地打造出「國家品牌」,但是這樣的國家路線,真的是正確的嗎?

韓國利用大企業打響國際國家品牌,創造了一定的 GDP 成長,根據報導,韓國當地幾乎所有人民的收入都是「勞動薪資」。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不論富人、中產、最低或貧困階級,都是靠勞動所得來獲得薪資,比重佔受薪家庭市場所得的絕大部分,但南韓財團卻只提供 4% 的工作機會給人民,取走 60% 的獲利,極為不公。

雖然不公,GDP 就是成正面成長。

羨慕年年調薪?企業盛行「一回用勞工」

韓國幾乎每年調薪,如 2019 年最低時薪調為 8350 韓元(折台幣約 226 元),每週工時 40 小時的勞工最低月薪為 174 萬 5150 韓元(折合台幣約 4 萬 7294 元),這樣的數字讓臺灣人羨煞,但「約聘制」的問題仍是蔓延。

這些在職場上無法享受職場保險、工作權利保障,卻與正職員工幾近同工時的「一回用勞工」,在韓國突破六百三十多萬人,佔了工作人口的四成五,也就是在一間公司內,有將近五成是這種隨時可解雇的「一回用勞工」。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調薪真的益於人民呢?或只是造成大公司多聘用約聘制員工呢?

反過身看看臺灣,在羨慕高 GDP、每年薪資調漲的韓國之際,我們也得看到隱藏在其背後嚴重的社會問題。

如何逃脫「地獄朝鮮」

筆者常被問到,難道韓國人不想解決他們遇到的社會處境嗎?就我看來,未來還是不太樂觀。當地獄已成現實,逃脫如何可能?筆者觀察到,韓國年青人有三種面對「地獄朝鮮」的心態:

第一條路線是「麻醉自己」


我們都知道韓國人愛喝酒,2014 年韓國成年人(19 歲)飲酒量,創下平均每周消費蒸餾酒達到 13.7 杯,高居全球第一,比俄羅斯 6.3 杯人高出一倍多,又是美國人 3.3 杯的四倍。根據世界衛生組織 (WHO)  2015 年的報告,指出韓國一年的人均飲酒量為 10.9 公升,位居全球第 14 位,為亞洲首位。

為什麼韓國人這麼愛喝酒?又喝得特別兇,來到亞洲第一名呢?我想,最大的因素,就是試圖想「麻醉自己」,假裝看不到地獄的存在。

第二條路線是「移民」


臺灣人深覺韓國民族性愛國心強,然而根據 Saramin 網站調查 (2016),針對 1655 位韓國成年人進行訪問,有 78.6% 的韓國民眾表示,若能力足夠會想要離開韓國到國外去;且其中有高達 47.% 的人,早已經做好移民計畫,特別是年輕族群的移民意願,高達到了 80%。

第三呢?就是「投胎輪迴」


這與我們前方提到的高自殺率現象,與此自嘲自身國家為「地獄朝鮮」的意識共舞著。有人說地獄朝鮮與臺灣人自嘲「鬼島」意涵類同,然而,若是在他國地獄已成現實,我們要避免的就是臺灣鬼島的的惡化與沉淪。

參考資料:

1. 臉書的 「韓國的筆記」

2. 대만은 지금 現在臺灣 

3. 臉書 「老小姐」

4. Steve Chung 鍾樂偉(香港中文大學講師)

5. 陳慶德關鍵評論網專欄 

6. 陳慶德臉書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傳產突圍!成祐精機攜手 awoo 用數位戰鬥力搶攻世界商機

當世界上許多競爭對手還不太清楚數位渠道能做什麼,成祐精機就與 awoo 阿物科技強強聯手,佈局數位市場,早在 2016 年時,從網路來的訂單就已經與實體配比來到對半,直到疫情前大約有 80% 新客戶來自網路,經過疫情洗禮現在更達到九成以上。
評論
Photo Credit: awoo
評論


疫情衝擊我不怕!用數位力超前部署,在 B2B 市場強勢成長!

當多數傳產都因為疫情無法以實體參展曝光而苦惱, 成祐精機早已藉數位遨遊在疫情下的藍海。成祐精機是台灣第一、亞洲前五名專職提供中高階世界級拉床解決方案業者,如 Ford、​​Toyota、​​ Masarati 到 Tesla 皆是客戶。過往因產品特殊,潛在客戶會從世界各國找尋適合的夥伴。成祐精機營銷總監黃禮宏提到:​​「一開始,我們是靠實體參展獲客,但後來發現,拉床這個行業屬接單生產,要抓住來各國商機,必須靠數位力輔助!我們​​在 2005 年便開始架設網站、​​2011 年經營 SEO,及拍攝相關影片上傳至網路,累積多元素材,讓動輒百萬千萬的設備需求有機會在網路找到客戶。當世界上許多競爭對手還不太清楚數位渠道能做什麼,成祐已經不斷地在數位領域累積。2016 年時從網路來的訂單就已經與實體配比來到對半。直到疫情前大約有 80% 新客戶來自網路,經過疫情洗禮現在更達到九成以上。」

Photo Credit: awoo
世界級拉床解決方案業者,成祐精機AXISCO

立即下載:《B2B 數位轉型白皮書 - 以數位行銷力決戰 2022》

疫情突圍,成祐提前佈局數位化市場,超前部署即戰力

踏入數位的路,其實也非一路順遂。萬事起頭難,黃禮宏提到一開始因傳產不懂數位環境,甚至被合作廠商欺騙。因此從頭摸索評估數位的績效指標,才有效說服高層與內部將有限行銷資源投入。

除找到適合的夥伴外,黃禮宏提到,也得想辦法「說人話」,​​讓許多數位化低的客戶或夥伴不需太多學習曲線便可感受數位好處。成祐精機秉持著以多元化素材經營 SEO ,吸引客戶手段來自於持續撰寫科普文章、成功案例,以及影片製作。講到這,許多傳產從業者也許會想問:難道都不怕被對手抄襲嗎?黃禮宏​​總監笑答:「除了聲量已經建立起來之外,我們擅長挖出客戶潛在需求,甚至更早一步想到客戶沒想到的地方,這些都是眼睛看不到的,競爭對手想光靠複製貼上就趕上的難度很高。另外,當我們放寬眼界,多接觸國外資訊,會更清楚機械技術上我們還有非常大的一段路要努力,不怕被模仿,只怕自己不進步。例如美國 70 年代就可發射載人太空梭到外太空,並將人平安送回地球。在拜訪美國工廠時發現,即使是他們五六十年前的技術,有些在今天看來仍覺得嘆為觀止,更不用說當今的新技術。換個角度想,因 B2B 產業決策期長,客戶在採購時更注重品牌聲譽,因此決戰場還是回到搜尋引擎上。當客戶搜尋相關關鍵字都看得到我們,甚至連搜尋模仿者品牌都會看到我們的相關內容時,模仿者們的抄襲更像是在幫我們宣傳。」

Photo Credit: awoo
成祐精機員工合照,第一排左三為成祐精機營銷總監 黃禮宏

機械業邁入新常態!未來實體展的行銷目標將扭轉為品牌信賴及交誼,不再是主戰場

疫情趨緩後,實體參展會恢復嗎?即使過往機械產業的數位化較低,但仍然回不去了!黃禮宏​​總監表示,在疫情爆發後,把原本要用於參展的資源通通投入數位轉型,如網站重新設計並投入 SEO、線上參觀工廠、AR&VR 開發應用,甚至建立快速便利的線上即時互動驗機系統,讓客戶可遠端查看各個角度獲得所需資訊​​等。各行各業的數位轉型喊了很多年,但直到疫情肆虐才無意中打通了最困難的一件事,那就是「教育市場」,讓潛在客戶開始接受各種數位解決方案。未來實體參展使需求方產生信賴以及情誼交流的功能仍然在,但不再會是最重要的行銷管道。也因此,未來在實體展的部分我們將只參加世界級大展,將原本參加地區性小展的資源全部集中挹注到數位行銷上,讓每一塊錢的投入產生最大的長尾效應。

決勝關鍵:成祐精機與 awoo 阿物科技強強聯手,佈局數位市場,創造行銷新價值

最後,黃禮宏總監特別提到:「疫情對傳產來說,可以稱之為​​「數位元年」​​。很多公司經過疫情的重擊紛紛醒了過來,開始投入數位行銷甚至轉型。要做數位,千萬不要單打獨鬥,找可信賴的合作夥伴更是重要。數年前在朋友的推薦找 awoo 阿物科技合作,從實際成本面來看,我們公司做了那麼多東西,行銷部門目前仍只需編制兩個人:由我主導公司的數位行銷策略以及內容寫作,另一名具視覺傳達專長的同仁擔任 PM 角色,照 awoo 給的建議,協同網站的外包廠商做優化,不需要設置龐大的部門便可在全球範圍做到好成效 ; 此外,更讓人驚艷的地方是內容創作上的協助。

以前認為這部分無法借他人之手完成,尤其工具機行業需要的技術底子比較深厚,不懂技術的人寫出來的文章可能打不到客戶需求,甚至錯誤連篇。但與 awoo 協作上,我們提供想要的關鍵字,awoo 團隊提供世界各國競爭對手的寫法,以及可參考的文章,讓我們在內容創作時更符合目標客群閱讀,進而使其下單 ; 格局與眼界上,awoo 也不輸給我們之前曾合作過的外國公司,就算我們鎖定的是美國市場,也能以台灣的在地團隊做出好成效。因此,我們將與 awoo 這個重要夥伴在未來更深度合作,期待攜手一同讓台灣品牌在世界舞台取得不敗之地。

立即下載:《B2B 數位轉型白皮書 - 以數位行銷力決戰 2022》

本文章內容由「 awoo 阿物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