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IBM技術長的養成,看過去二十年資訊變化 – 專訪IBM CTO Julian Lin

筆者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就在台灣IBM公司,六年間跟著IBM的觸角,到過歐美亞的許多業務與研發據點,見識到IBM公司在資訊科技上的偉大,與商業環境上的龐大影響力。 IBM除了有深厚的技術與客戶服務實力外,對員工教育訓練與職涯栽培上的投入也是相當重視且配套措施完整。由於IBM是筆者第一份工作環境,當時還以為所有的公司都是這樣做。後來待了別的公司乃至自己負責公司,才發現要這樣做,除了成本考量之外,還有組織文化等問題,並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情。
評論
評論

左起: Sting, Julian

筆者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就在台灣 IBM 公司,六年間跟著 IBM 的觸角,到過歐美亞的許多業務與研發據點,見識到 IBM 公司在資訊科技上的偉大,與商業環境上的龐大影響力。

IBM 除了有深厚的技術與客戶服務實力外,對員工教育訓練與職涯栽培上的投入也是相當重視且配套措施完整。由於 IBM 是筆者第一份工作環境,當時還以為所有的公司都是這樣做。後來待了別的公司乃至自己負責公司,才發現要這樣做,除了成本考量之外,還有組織文化等問題,並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情。

日前,因緣際會,得以回訪娘家,並與台灣 IBM 公司現任 CTO,也是筆者當年 mentor 之一的 Julian Lin 訪談,好奇技術長的職責,也想瞭解技術長是如何養成的。

IBM 是全球最偉大的科技公司之一,連續 n 年專利產出數世界第一,即便景氣榮枯變動很大,IBM 還是穩穩地獲利成長。在這樣的公司裡是怎樣能做到 CTO,筆者試圖從 Julian 的經歷分析起。

水到渠成的技術長

Julian 在退伍後半年,1989 年就加入了 IBM 公司到現在已經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了 23 年。談起剛工作的那時候,還是如昨天發生的事一樣清晰:

…一進 IBM,我就被派到新加坡受新生訓練(ELT,Entry Level Training),九個月期間都在訓練,包括後期由師父帶著拜訪客戶。若成績不好會被刷掉,也就不用做了。

前面一半時間,工程師跟業務代表在一起上課,因為 IBM 認為技術人員會對客戶做技術的建議,談吐與應對進退都很重要,養成教育是一樣的…

當時,筆者正在高中玩 8088, 80286 的個人電腦,雖然有創立了電腦研習社,但當時印象深刻的事情只有 PE2,組合語言與水滸傳遊戲。這時候的 Julian 已經在協助台灣的政府單位進行資訊化資料儲存 。面對的是 IBM 專屬的大型主機 系統:

 …離開了 ELT,就進 field 開始工作,當時 IBM 的客戶分法只有兩種 -- 銀行跟非銀行。我被分配在非銀行的那塊,主要負責中央政府,行政院主計處跟勞委會等單位,做大型主機系統工程師。

當時的系統,大都是單一廠商或少數資訊廠商提供完整解決方案,主機、網路設備、終端機,乃至印表機,以及上面跑的軟體,都是由一家從頭到尾包辦。所以電腦工程師,主要都是在做硬體的維修,自家軟體的安裝除錯與調整。

筆者 92 年進了大學,開始用 telnet 玩椰林風情 BBS,當時全站只接受一千個註冊用戶,好不容易等到某些用戶沒登入被踢掉了,才註冊到 ID。

同時間,我們看 Julian 的工作內容也隨之開始有 主從式架構 的方案出現。

93 年左右,台灣資訊應用開始有垂直化的需求,IBM 開始重視產業別的應用。我那時轉到電信業部門,一開始服務中華電信的帳務系統大型主機,處理通話紀錄收集、計價、出帳,收費乃至欠費催繳的 solution。後來開始用 distributed processing 與 client / server 架構規劃中華電信的第二代帳務系統。

隨著 Gopher, FTP,電子郵件與 Mosaic/Netscape 瀏覽器開始展露初步 Internet 可以很方便地查找遠方的資訊,也能與他人更方便線上溝通的潛力。一直到兩千年之前,用網路做商業活動的各種“創新”想法如雨後春筍般出來,整個世界給.com 弄的興奮異常,數位時代雜誌第一期于 99 年 7 月面世了,談的是楊致遠的故事。

這時候 Julian 也在 IBM 內部自己架設伺服器,玩網路應用,以充分掌握「網路」能帶給企業的價值。如:讓工程師們不須每人訂購或帶一堆硬軟體專書出門,而可以透過 LAN 觀看或下載電子書。

到了 97, 98 年,Network Computing 起來了,網路監控,群組軟體,系統管理,以及網路服務開始流行。 99 年我協助華南銀行做了 Domino/390 電子化信貸流程的方案,以及 payment gateway、e-wallet 等 SET 電子付款解決方案,也是電子商業 e-business 的先驅。

這個階段的特徵是,世界資訊潮流走向開放的 Unix 環境,大型主機也走向開放環境。在 IBM 提供給客戶的服務上,也從硬體為主,開始注意怎麼樣能給電子商業上創新的幫忙,因此集合商業諮詢與系統整合二類專家,成立 e-business 部門,開始做“軟體”上的加值服務,我也是初期部門成員之一。

看得出來這個時候, 開放系統 成了主流的一部分。而 軟體創新 正開始悄悄展露他的重要性。Julian 在原本非常熟悉的硬體領域其實已經做得非常順手且資深了,到軟體加值服務其實是個新手,面對新的大機會,他毅然決然地離開了原來舒舒服服的熟悉領域,做了改變。

雖然千禧年發生了網路泡沫,看似網路新創的終結,但商業上運用網路與新的電腦科技的速度越來越快,可說是電子商業加速啓動的元年。

筆者剛開始工作的時候用了 Compaq 的 iPaq 手持電腦,也用過 Palm,那時候覺得世界差不多最厲害就是這樣了吧 – 到處都能運算,到處都能存取資料,網路真是方便。

2000 年之後,世界變化得更快,電子商業變得很普及,怎麼樣整合變得更重要。這個階段我參與了更多銀行上的電子化方案,包括:政府推動的 C 計畫 – 電子採購的電子化金流服務,協助銀行建立企業網路銀行,讓企業能運用線上訂單加快融資擔保審核撥款流程。

或者是協助推動電子化票據方案,從發出空白支 (本) 票本、開票、票據交換、轉讓,到兌現,讓每張支票的追蹤有好方法,可以控管與防弊,這樣使用支 (本) 票的客戶也能做更好的規劃。

兩千年泡沫後,資訊硬體與網路的進展還是沒閒著,幾乎是以急行軍的方式在進行。

筆者當時也沒想到,不到十年,所有的東西變得超級輕薄,速度都快到不行,個人行動上網的頻寬竟然可比 2000 年網路公司用的專線頻寬還大好幾十倍。

IBM 這段期間併了 PWCC,加大了顧問服務的力道,也 從硬體公司轉型成以服務為主 的公司。看似僅為了往利潤率較好的領域前進的策略,從 Julian 的工作經驗看來,卻是個來自客戶與環境的需求,而必須不得不作的價值提升動作。

…這個階段,跟客戶共同進行業務與策略規劃變成常態。由於電子商業發展得很快,遇到法規上不足處,還需一起推動。像當時要做電子化票據,電子簽章卻沒有法源,push 了兩年才通過…

資訊服務的價值除了先前的軟硬體外,提升到顧問戰略價值。

隨著大陸資訊市場需求起飛,Julian 也多次進出支援案子與教學傳承,例如中國銀行業的網路銀行、電子信貸,以及上海電信、汽車業的 EAI 專案,及一系列的資訊架構顧問課程、SOA 分析設計方法論課程。接下來又在台灣完成企業架構及業務流程管理的顧問服務。然後,時機經驗成熟了,水到渠成了,在大中華區 IBM 技術長與台灣 IBM 公司總經理的推薦下,由大中華區 IBM 總經理任命 Julian 接下了台灣 IBM 技術長的角色。

 

其實我接 CTO 後,也沒人告訴我 CTO 要做什麼…我想了一下,把技術人員的培養放在首位,怎樣讓他們能在本職上實現重大貢獻,鼓勵跨部門不同角色上的歷練,並透過 technical community 的建立,能促進交流,與全球 IBM 接軌,加快大家的成長,也才能讓企業永續發展。

此外,IBM 在面對更複雜,變化快速的商業環境上,如何盡早開始跨部門協調,給出客戶要的精準方案越來越是個挑戰。規劃給客戶的方案如果少了一個軟體授權、少一個硬體零件或性能不符所需,除了預算上的問題,更重要的是客戶上線時程的耽擱。

我規劃出一個在有案子的初期就能統合各部門意見的「整合方案設計」(Integrated Solution Design) 流程,並在團隊提交建議書前能確保跨部門工作結果品質的「整合技術審查」(Integrated Technical Review) 流程,希望能提供客戶最適當的解決方案。還有,引導並培養技術人員快速掌握產業知識與新興技術,如:雲端運算、資安與隱私保護、大數據商業分析、社群化商務與行動商務等,更是我應該貢獻的使命之一。再來,敦親睦鄰推廣公益也是我認為 CTO 應該做的事。我除了積極參與中華民國資訊軟體協會、中華民國雲端協會外,也到小學向小學生宣導網路安全。

 小結

筆者看到許多人,作技術做了幾年,就會想走管理,拋掉技術,認為作管理比作技術好,更高級。這種想法,不但毫無根據,而這種短線的思維更常自我侷限了可能的成長。

聽 Julian 一路娓娓道來 23 年的經歷,基本上就是台灣資訊業的歷史。他碰過絕大部分的人連看都沒看過的 Mainframe 大型主機,換到 Unix,進入軟體與 solution 領域,每個階段他都深入技術的每個面向。到今天也跟大家一樣在用 twitter,臉書,進一步探索 social 對企業應用的可能影響…

我想,堅持專業,持續學習,不怕時代轉換,也不長久待在自己熟悉的 comfort zone,三到五年就讓自己轉換一個技術或領域層次,跟著客戶成長,提升客戶價值,應該就是 Julian 之所以能勝任台灣 IBM CTO 的原因吧。

成長無捷徑,這是一個水到渠成外商公司技術長的故事,再度與讀者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