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討厭的不是「藍色星期一」,而是這輩子沒辦法做自己

如果我們太習慣於做別人期望和要求我們做的事,我們就會感覺自己越來越沒有創造性,甚至可能會想辦法逃避創造性。即使在周末,我們也會選擇不去做自己。
評論
Photo Credit:Reuters
評論

本文獲得合作媒體 36kr 授權轉載。本文作者 Drake Caeneus ,原文標題 You Don't Hate Mondays, You Hate Not Being Yourself

我們失去了自由的時間。

我們似乎對「星期一」有一種天生的恐懼和厭惡感,這是為什麼呢,是因為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嗎?還是因為我們對一眼望得到頭的日子絕望?也許是因為工作對我們本性的壓制,對自由的束縛,讓我們根本無法面對來自靈魂深處的逼供:我這一生中,到底有多少時間是真正自由的?

Photo Credit:fizkes/iStock/Getty Images Plus
Photo Credit:fizkes/iStock/Getty Images Plus

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已經是周日晚上了,但我能隱隱感覺到心中對即將到來的周一的抵觸。我到底在害怕什麼?害怕沒有空閒時間嗎?害怕沒辦法自由自在地過幾天逍遙的日子?還是害怕按部就班的生活中沒有了可能性?

對於那些從周一到週五都循規蹈矩工作的人來說,答案可能是顯而易見的:我們失去了自由的時間--失去了自我--去迎合工作、學業和外界形形色色的需求。如果我們大多數人活著就是為了期待每個週末,那麼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週一的確代表著某些重要事物迎來終結。

我最喜歡的一張圖(就是下面這張),圖中的哲學家 SlavojŽižek 沉思之餘嘟囔著:「你不是討厭星期一,你是討厭資本主義。」這句話不一定是真的是 Žižek 說的,但是它絕對引發了大家的共鳴。

圖片來源:Me.Me

我本人是不怎麼喜歡資本主義的,但即便是那些擁護資本主義的人,週日晚上也會不自覺地產生那種恐懼感。一般來說,週一的時候我們重回到工作日,回到上下班的路上,回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週一不只是提醒著我們,又得開始把人生和時間還有精力花在我們並不喜歡的工作上,還提醒著我們自己已經放棄了夢想,提醒著我們現在在掙扎著還清債務,提醒著我們覺得自己的薪水遠遠不夠,提醒著我們自己的日常生活千篇一律,所有的想法都是徒勞。

但說我們討厭週一僅僅是因為資本主義,那未免也太簡單了點。如果我們生活在一個不同的經濟體制下,在這個體制下,每週工作時間仍然存在,週一還是要掙扎著起床為生計而奔波,這種恐懼還會存在嗎?我想可能還會存在,因為工作不僅僅是為了賺錢,工作也是我們參與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The Human Condition》一書中, Hannah Arendt 定義了人類參與世界的三種不同方式:勞動、工作和行動。

根據 Arendt 的觀點,「勞動」涵蓋了我們生產生存所需的各種過程,比如種植和準備食物,或者生育和撫養孩子。

而「工作」則指的是我們為了建造人為世界而製造的東西。我們可以直接生產這些東西--比如說,蓋一棟摩天大樓或製造衛生紙,或者透過運輸各種零件、挖掘稀有金屬或者在街角發放傳單等方式間接參與到生產活動中去。

「行動」可以用來描述人與人之間發生的活動和對話,例如政治或交流。只有透過行動,我們才能表現出自己。根據 Arendt 的定義,行動不是簡單的行為或任何形式的動作,它代表的是我們真實的行為,我們的本源。

換句話說,行動需要一定程度的自由。我們要融入這個世界--自由行動,就必須要有行動的空間。在現代就業市場中,我們中的許多人並沒有多少這樣的空間。我們獲得一份工作的同時,也會被很多條款所約束,告訴我們能說什麼不能說什麼。在自動化程度較高的崗位上,這一點或許最為明顯。例如,在 Amazon 的倉庫裡,員工從電子顯示器上接收指令,如果與同事交談或去喝點水,就可能會受到懲罰。

白領和服務崗位也存在對自由的限制,這些崗位的要求限制了獨立思考的能力,特定的工作文化可能會強迫大家從眾。作為一名公立學校的老師,我能感覺到自己在工作中所受到的限制,不僅僅是我該如何分享我自己的想法和觀點,還有我該如何利用教學時間。教授大量內容和提高學生成績的壓力意味著課堂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寶貴,不能被浪費。在如此多的需求和期望中,要想有什麼創造性的行動似乎是不可能的。

與工作日中所有應該做的和必須做的事情相反,週末成為了一個讓我們能抓緊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的「避風港」。如果我們沒法在工作中表現出創造性,我們就會想辦法在休息時表現出創造性。

但這真的是周末該有的感覺嗎?

如果我們太習慣於做別人期望和要求我們做的事,我們就會感覺自己越來越沒有創造性,甚至可能會想辦法逃避創造性。即使在周末,我們也會選擇不去做自己。我們已經習慣了成為別人,所以很難做回自己。

所以我們不斷地逃避。我們用酗酒、抽煙、追劇這樣的事情來麻醉自己,不斷地暗示自己很忙、有計劃、和朋友一起吃早餐吃午餐,去超市購物,和家人一起看球賽。我們把時間花在了太多的活動上,以至於忘記了自己的生活到底有多麼不自由。

但在那些寶貴的時刻--我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時刻,我們將那些束縛自己的枷鎖拋到了九霄雲外。到頭來,我們還是做回了自己。

也許我們並不真的討厭週一。也許我們真正討厭的是沒有完全融入自己的生活。週一促使我們問自己這樣的問題:我這一生中,到底有多少時間是真正自由的?

延伸閱讀: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快商務時代來臨!解密電商如何拼快送布局

快商務的核心價值是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但物流配送的核心是「穩」,對消費者而言,貨物運送的品質及運送時間準確性是基礎要求,再來才是追求快速等附加價值,雙管齊下才能獲得消費者的信賴。
評論
快商務時代到來,速度與方便性成為品牌決勝點。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評論

去年年中一場疫情,民眾足不出戶,讓大家都感受到物流快與穩的重要性。隨著快商務(quick commerce)的發展,電商業者不再只競爭誰家商品多、誰家優惠多,全方位的服務才是電商之戰的新主場,尤其是物流服務,更成為通往消費者心中的關鍵道路。

根據 KPMG 報告,隨著都市化程度越來越高,小家庭與獨戶家庭也不斷增加,消費者的購物行為也發生變化,在現在的消費市場中,少量商品的需求越來越多,速度與方便性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也是品牌的決勝點之一。

快商務元年?國內外電商龍頭早已開始布局

快商務顧名思義就是要求快速交付貨物,跨國外送公司 Delivery Hero 也指出,快商務是電商的新時代,要縮短這傳統的最後一哩路,更要靠科技服務。除了空間及交通系統的優化,當然還有包含 AI 預測及庫存管理系統,透過數據和技術來減少成本。根據摩根大通的研究指出,Amazon 可能成為美國最大的物流公司,Amazon 自 2019 年開始就發展「一日到貨計劃」,為 Prime 會員推出 24 小時到貨服務,靠著自動化技術不斷優化物流流程,在幅員遼闊的美國做到一日到貨服務。

美國電商龍頭Amazon靠著自動化技術優化物流流程,在美國也做到快商務。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而提到快商務在台灣的發展,便會想到 PChome 24h購物,2007 年 PChome 24h購物首創 24 小時到貨專區,在台灣電商與物流界掀起革命,為了掌握更全面的服務,也建立自有車隊,把關送貨速度及品質,目前 PChome 已在北部六縣市推動 6 小時到貨試營運,預計於 2022 下半年開始啟用 A7 中華郵政智慧物流園區營運,可望進一步提升為 4 小時到貨,值得期待。近來因外送平台的興起,從美食外送到生活用品外送,將送貨時間縮短到 24 小時內,開始以個位數小時計,2021 年 7 月登台的韓國電商 Coupang 更是打出未來 10 分鐘到貨,刺激台灣電商業的物流布局。 

韓國亞馬遜之稱的coupang進軍台灣,打出10分鐘到貨口號。圖片來源:Coupang 酷澎-官方FB

快商務發展三布局

1. 採取包圍戰加強衛星倉

過去電商為了管控出貨品質,常以大型集中式倉儲為戰略,隨著快商務興起,加上都市化程度越來越高,設點在市區、離消費者更近的衛星小倉儲也成了不可或缺的倉儲策略。

大型集中式倉儲及小衛星倉兩者雙管齊下,更能同時提升速度與品質。亞洲物流科技新創 Pickupp 於 2021 年 7 月進軍台灣,其在城市內與小型實體店面合作「共享衛星倉」,透過彈性的方式與店面共享空間,將一些實體店面的閒置倉庫和空間變成物流中心,以增加衛星倉的數量,提升物流效率之外也幫助實體商家帶來額外收入,對自身服務、消費者、商家等來說多方受惠。

2. 強化運能保留彈性

過去台灣的物流產業以大型貨車為主要運送工具,隨著外送平台的興起,人們漸漸注意到機車的運能在城市生活更加便利,機動性高,運送成本也較低。

PChome 24h購物自有車隊即有超過 200 台貨車與機車的配置,且送貨品質如包裝的完整度及乾淨度高,隨著快商務需求增加,近來更與 Pickupp 合作,加強機車運能,可紓解臨時訂單或是交通塞車的問題,在維持品質之餘,也努力讓物流運送更有效率。

電商平台與物流平台聯手,機動性更高的摩托車運能讓配送服務快上加快。圖片來源:Pickupp台灣-官方IG

3. 數位化加強配送效率

傳統物流是人力密集產業,電商業的優勢在於可收集數據,預測更多的消費者行為,數位化成為快商務的一大助力,不僅在倉儲空間可設有自動化技術,如自動搬運機器人 AGV、機器手臂等,在物流上,也能藉由數位化計算訂單的時間、材積、路線後給予最有效的分配。

從消費者在線上展開購物體驗開始,AI 技術即可預測消費者可能購買商品,並進行貨物倉儲布局,當消費者下單,更能根據訂單內容、材積、運送地點計算出最適合出貨的方式和路線。PChome 24h購物今年將啟用的 A7 自動倉儲中心,除了倉儲面積增加五成,更大量使用AI人工智慧與物流結合,運用自動化技術降低人力、加速揀貨速度,預計啟用之後包裹處理量將提升一倍以上,運能也將提升 2 倍。

數位化倉儲成為快商務一大助力。圖片來源:爆米花數位

快商務蓬勃發展,物流核心價值不能忘 

快商務的核心價值是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但消費者的需求是否完全圍繞著快,也是視情況而定,除了快,在商務上也有許多本質是不能偏廢的,例如建立與消費者的信賴感。電商自有車隊的物流士穿著整齊乾淨制服在街頭穿梭,以及貨物乾淨完整送到消費者手上,甚至在春節假期也提供不打烊配送服務,即使消費者臨時有送禮或是生活用品需求,不用離開團圓現場就能依靠有品質的快商務完成,滿足現代消費者的需求及渴望,無形中也帶給消費者信賴感。

快商務服務不只包含「快」,貼近消費者需求的「穩」亦然重要,如專業有素的電商物流士、過節不打烊的貼心配送。圖片來源:爆米花數位

在目前追求快速的浪潮下,其實最不能忘記的是物流配送的核心──「穩」,對消費者而言,貨物運送的品質及運送時間準確性是基礎要求,再來才是追求快速等附加價值。維持原先的穩定外,再因應快商務的潮流,雙管齊下才能獲得消費者的信賴。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