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了史上最貴的衛星產業會議,現在已經很難找到尚未投資過商業航太的頂級 VC 了

評論
Photo Credit:Reuters
Photo Credit:Reuters
評論

本文獲得合作媒體 36kr 授權轉載。

 9/10 -- 15,我去巴黎參加了史上最貴的一個產業會議,Euroconsult 的 World Satellite Business Week,世界衛星商業周。去了之後總感覺這個會議還是對得起這個價錢的,至少沒有另外一個會議能夠把這麼多衛星產業不同產業鏈環節上的各個公司的 CEO 們湊的更加齊全了;同時,深感中國商業航太離世界的差距也是全方位的,比如在中國暫時還是沒可能組織出這麼專業、這麼全面的產業會議的。

五天的會議議程還是非常非常滿的,具體安排請參考下面幾張圖。(還挺佩服的一點,每一個 panel 都是同一個產業鏈環節的直接競爭對手坐在一個台子上,各自介紹自己的觀點和公司優勢,交流的還非常和諧。)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投資方

既然是商業周,那麼金主的觀點自然是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了。出乎我意料的是,這些高盛、德意志銀行的投資銀行家們,對衛星行業非常的了解,表達的觀點也非常的專業。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過程中,他們的回答解決了我的疑惑。 20 年前,銥星等眾多星座給投資人帶來了巨大的損失,而這帶來的教訓,讓目前現在的投資人對航太領域的認知更加深刻了。

大家一致認為,衛星產業正在從大型靜止軌道太空船向低軌道小衛星星座轉變,而星座未來最有潛力的應用將是通訊和遙感。

小衛星的潛力不僅表現在供應端,無數的新創公司和風險投資在這個領域開始發力;還體現在應用端,由於小衛星的成本大幅降低的原因,美國政府和其他主要航太大國政府已經開始向小衛星模式轉變。未來,小型衛星星座不僅有自己獨特的專長,而且可以加強大型航太項目的能力。

這種向小衛星的轉變為投資者創造了新的機會。通訊領域主要表現在,大型電信公司、高軌通訊衛星、通訊衛星傳統用戶對投資衛星產業越來越感興趣。而小衛星遙感星座的商業價值體現在,從衛星數據中提取過去從未有過的對世界的洞察力,「這將是下一代的彭博社」。

 VC 對小衛星明顯還要更加瘋狂一些。在另外一個 VC 的 panel 裡面, VC 們表示,過去的一年航太領域融資的非常非常好,會有一些公司即將宣布「非常大的融資」,現在與 18 個月前的情況已經完全不一樣了,「現在已經很難找到一個尚未投資過商業航太的頂級 VC 。」

發射服務商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火箭作為航太領域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自然也是衛星周的重點大戲。全球發射服務巨頭到齊, Shotwell 帶著 SpaceX 的光環,也有中國的長城公司,讓這個 panel 特別的閃耀。

對於未來發射的市場,全球的火箭發射服務的巨頭們持有很一致的觀點。

一方面,靜止軌道衛星長期以來一直是商業發射工業的支柱,也是大家在競爭的焦點。然而這些訂單最近暴跌,短期來看沒有復甦的跡象。如果發射服務商繼續專注於 GEO 的任務,業務必將受到傷害;

另一方面,大家都認為對於新增的政府業務,特別是日益增長的國防業務,可以緩解商業 GEO 下滑帶來的業績損傷。總得來說,大家認為未來若干年的火箭發射業務會保持現狀。而 SpaceX 的總裁 Shotwell 則展現了巨大的信心,她認為另一個潛在的巨大增長機會是商業載人航太任務。(很有意思的是,會議結束後不久, SpaceX 就宣布了第一個購買繞月服務的富豪。)

 Panel 環節中給大家提了三個問題,非常非常的歡樂: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對於第一個問題,大家幾乎選的都是 C ,不過只有中國和 SpaceX 是很有信心的 C ,而其他人是很心虛的 C 。有意思的是,有代表提出,這個統計一定只能算入軌的發射。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對於第二個問題,火箭巨頭的也同樣很一致的選了 A ,他們還很直接地說……選擇 A 的理由是出於禮節......

至於具體的原因,他們的理由是,定義是否 in operation ,重要的不是火箭是否能夠發上去,而是是否能夠 profitable ,這一點比前者要困難太多了,雖然前者也已經非常非常難了。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問題三對於其他人來說都很尷尬。中國的代表因為有載人航太和北斗而顯得非常有底氣, SpaceX 的 Shotwell 用一個幽默化解了自己的尷尬,「我們還有 70 億個 payload ......」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Panel 結束後, Shotwell 被無數同行包圍,回答了很多尷尬的問題……包括我的……大家猜猜我問了她啥,讓她笑的如此開心呢?)

在發射的另外一個 panel 上,包括維珍軌道和火箭實驗室在內的新興火箭發射服務商,表達了他們對於日益增長的小衛星發射市場的信心。不過他們的重點似乎轉移到了另外一個話題上,比他們還要早期的眾多火箭新創公司,他們似乎比火箭巨頭還不看好這些新生力量。他們認為現在的火箭新創公司太多了,每個星期都會有新公司出現,而且都有非常難以置信的概念出現。他們認為「這個行業雇用的藝術家和工程師一樣多。」他們認為這些新生的小型運載火箭新創公司低估了建造小型運載火箭所需的時間和金錢,而自己所擁有的發射基地將成為一項巨大的競爭優勢。

衛星製造商

衛星製造巨頭們的集會,自然是本次會議的高潮了。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傳統衛星製造商巨頭們表示,市場需求的減少和營運商希望透過延長壽命來降低成本等多方面原因造成了高軌衛星製造市場的疲軟。

除了空客之外,其他所有大型製造商均對 GEO 衛星的未來市場表示很大的憂慮。洛克希德馬丁等部分公司表示可以通過政府和軍方訂單的增長來平衡市場波動,而所有的公司都認同,中低軌商業星座是未來市場的希望,具有巨大的商業機會。

有意思的是,空客、波音、洛克希德馬丁、泰雷斯都通過成立了 VC 部門來投資微小衛星的製造、營運、或數據應用公司。空客對於 oneweb ,波音對於 millennium 、洛克希德馬丁對於 Terran orbital 、泰雷斯對於 Space industry ,都是很好的案例;

同樣的,對於傳統大型衛星通訊營運商來說,投資一個低軌通訊星座,也已經成為了大家的必選動作。

會議同樣也給大家準備了三個問題: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大家的回答都是 hopefully A+B+C ,或者是 C ; hopefully 這個詞用的特別好......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第二題的回答,也基本都是 C ,很正常,機會與風險共存。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第三題的回答,我聽完之後特別開心,因為和我想的差不多,而且利益相關,他們的回答我就不透露啦。歡迎大家來信表達自己的觀點。

衛星營運商

從衛星運營商而言,涉及到的 panel 就太多了。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比如 old school 的六大營運商巨頭們,他們聊的都是如何和地面通訊合作或者競爭,政策法規相關的話題,說實話,現階段我真心不是特別感興趣。

参加了史上最贵的卫星行业会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尚未投资过商业航天的顶级VC了

低軌星座的話題就要有意思的多了。銥星作為市場先驅,藉著太空垃圾的問題施加壓力,要求增加後進的門檻。(銥星你的用意太明顯了。。。)

而另外一個大明星 oneweb ,這次純粹是過來找尷尬的,被記者點名問起為什麼現在的計劃和以前說過的 NB 不一樣了。。。而我才知道 oneweb 把 wyler 幹掉之後的新 CEO 竟然是空客來的,這意圖簡直太明顯了……

而更讓人吃驚的事情是,最近 oneweb 又換 CEO 了……所以這哥們報名的時候還是 CEO ,所以背景板上的職務還是 CEO ,但是他人到會場的時候,他已經不是了……所以他可以用兩個回答回應所有對於 oneweb 的質疑,「這個是我來之前的事」,「那是現任 CEO 的事」……

對於另外一個低軌星座的 panel ,我還是不點名吐槽了。挺好的一個市場,大家都是新創立的公司,也都什麼也沒幹過,基礎很薄弱,但是各個都擺出一副比波音洛馬還足的模樣,都在那比較 PPT 上的理想與指標。幾年前見你們,你們聊的是這點東西,過了幾年了,還沒有聊累也是佩服。

討論環節

現在,想和大家一起探討的問題是:為什麼火箭巨頭看衰小火箭(這裡指的不是小型運載火箭,而是小的火箭創業公司),而衛星巨頭投資小衛星(公司)呢?

我的觀點是這樣的:

火箭是一個赤裸裸的競爭市場。衛星客戶並不在乎你是大火箭還是小火箭、大廠商還是小廠商、固體還是液體、國內還是國外、可回收還是不可回收等等一系列問題,只在乎時間、成本和可靠性。火箭巨頭要想實現火箭領域的全產品覆蓋是一件相對簡單的事情:比如說,中國的航太科技集團,針對不同用途的各種型號的運載火箭齊全,同時還在研發新型。所以,想要在巨頭的市場中,找到一個可以生存的縫隙很難。對於一個火箭公司,能夠把火箭造出來發上去成功已經非常不容易了,但是從成本上來說,還要能夠打敗巨頭,還要能夠實現收入和盈利,這是一件在巨頭看來幾乎不可能的事情。火箭公司的成功不僅是技術的成功,而是商業的成功,畢竟這個市場也就航太市場的 2% ,而 SpaceX 只有一個。

中國國家隊的運載火箭從成本、質量和數量來說,有一定的競爭力。因此,中國民營火箭成功的定義遠不止把火箭成功的發射入軌,而是能夠在有多次成功的可靠性的條件下,還能夠把成本大幅度的降下來。而在這個目標實現之前,幾乎沒有客戶願意把衛星送給他來發。

而衛星的產業鏈環節、應用方向、細分市場、專注行業就太多太多了。未來的衛星網路就像是網路產業一樣,不可能有一家公司能夠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做好的。任何一種不同的組合,就能形成出一個巨大的產業。其實衛星的 BAT  (Boeing, Airbus, Thales)就和網路的 BAT 一樣,如果自己幹不過來、幹不好,就投資你,一樣的邏輯。

而現在造小衛星的邏輯,和造大衛星就完全不一樣了。我可以肯定,現在 planet 造的 3U 小衛星,波音看了都暈,怎麼可能能夠用這麼少的成本做出來?這就和讓銀河超級電腦的總師創業造手機一樣,完全不是一回事。這是一種全新的商業邏輯,而這種邏輯,才是建構未來商業星座的正確邏輯。當年的銥星從資源方面(摩托羅拉、洛克希德、全球發射)、資金方面(70 億美金)、技術方面和人才方面就更不要說,是完美的。星座建設的速度很快,建成之後,從技術上來說,從航太工程的評價標准上來說,幾近完美。可惜銥星是一個商業項目,由於成本太高,營運費用太高,吸引到的用戶太少,所以無法實現商業閉環,最終只能破產。大家都從銥星上學到了教訓,所以大衛星巨頭透過投資來實現未來市場機會的達到,也就可以理解了。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客服服務品質稽核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Video/Image Processing Software Engineer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Machine Learning Engineer (Visual Creativity)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