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體與行動 App 的風潮,誰的機會?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為 許世杰,Ph.D, Founder & CEO of QuMedia

學生時代念了數學,資訊,管理三個完全不同的領域。九年前因緣際會進入電視媒體,當了七年的資訊長與策略長;2009 年起致力於結合軟體服務與行動裝置來打造移動新媒體。

在人類歷史上,從有文字之後但印刷術誕生之前,人類社會有幾千年的時間,那些靠手工寫在石板,羊皮或紙捲軸上的文字與撰述,主要是在為政治與宗教服務。在這個時期,出版,是皇家與祭司的專屬權力。

東方的畢昇以及後來西方的古謄堡的活字印刷之後,帶動了第一波的出版革命。書籍,這種印刷副本的出現,開始讓各種新的思想與文學創作可以在皇室與寺廟教堂之外被傳遞與保存。此一時期,撰述與出版的舞台,是屬於那些有特別的天賦與智慧的人。我們把這些人稱為文學家,思想家,科學家。

工業革命之後,網版大量印刷技術誕生,讓產出內容副本的速度更快,數量更大。這因此使新聞報紙這樣的媒體可以實現。這是第二波的出版革命,出版的權力被進一步下放到所謂的菁英知識份子,而不必再是大師。這同時也催生了新聞從業人員這個專業的出現,更醞釀了我們現在所熟悉的那些新聞報業大亨誕生的環境。 此一時期,在撰述與出版這個舞台的主角,是那些勇於追求真相,與勇於表達言論的知識分子。我們把這些人稱為記者,編輯,總編輯,發行人。

互連網的誕生,是第三波的出版革命。尤其是 Blog 的出現,讓內容副本的複製成本趨近於零,更讓出版的權力下放到所有的普羅大眾。今天,我們甚至已經進入移動互連網的時代。內容表達的形態與工具,不只至文字,圖片,也不只是影像,而是複合的數位出版品,電子書,甚至是 App;內容傳遞與更新的速度,已經接近光速;使用內容的場所,不只進入書房與客廳,而是無所不再;連讀者回應內容的週期,都進入到以分鐘為單位。

是的,今天任何人都擁有大量的撰述工具,大量的頻寬,大量的渠道可以選擇。而且成本非常的低,學習也非常容易。

所以,不管在在數量與型態上,我們擁有史無前例的內容。

這些內容卻也早早超過人類的腦袋所能過濾,消化與吸收的能力範圍。但也也因為如此,不同的內容之間,所能產生的影響力差距也是史無前例的巨大。

在過去一年裡,我們逐漸體現到另一個重要的事實:新內容為王的時代即將來臨。新的時代,不必屬於宗教與政治,不必是大師,也不必是菁英。然而,新的時代卻也不會屬於每一人。更白話的說,因為出版變得簡單,所以理論上,人人都有機會成為出版者。但也正因為太簡單,所以新的時代,其實屬於那些可以善用某種形態的媒體來闡述某種內容的人。

內容的產出,不見得一定要是原創,懂得從巨量的資訊中,針對特定的族群,特定的情境,篩選出適當的內容,也是一種重新創作的過程。

內容的形式,也不見得只是文字。現代的創作工具,可以是部落格的文字,可以是數位相機,可以是 iPhone 4 上隨時可錄可編可上傳的 iMovie,也可以是 Apple 剛發表的 iBookAuthor,甚至可能是 Google 正在開發中的 App 產生器。

 

展望未來,對於風起雲湧的新媒體浪潮,我有三個看法:

  1. 就社會發展而言,在華人世界裡面,台灣其實是唯一一塊擁有自由與多元價值的土地。新的媒體內容,不管乘載的是服務,生活方式,娛樂,還是文化。台灣比大陸,香港,甚至新加坡,都有更豐富的人才與條件來深耕並領導這個領域的發展。
  2. 就企業投資而言。投資資訊軟體技術平台從來不會是台灣公司的強項,因為那需要足夠大的市場腹地。但是投資某種類型的媒體內容或者服務,卻會是台灣未來的重要機會。問題是台灣傳統的投資人,投資硬體與技術平台的人太多,投資內容的人卻太少。所以,我們需要更多有遠見的創投,願意支持更多類型的內容與服務。
  3. 人才是一切的根本。就個人生涯規劃而言,許多有能力寫程式的人已經勇敢投入這個新媒體的戰場,但是,他們極需要更多有能力用新媒體來講故事的人來做為事業夥伴。而且事實上,後者這群人才是下一個世代的媒體競賽中真正的關鍵人物。有點可惜的是,至少到目前為止,有這類天份的人,似乎多數還停留在領安全的薪水,或者論件計籌的方式在工作。這個產業需要更多有膽識的內容創作者投入,才能真正讓這個產業的發展進入正向循環。

精選熱門好工作

營運工讀生 (Part-time Intern)

Wanted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Data Analyst / Data Scientist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Backend 工程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