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傲中死去的社群:Path

曾經是「Facebook 頭號勁敵」的 Path 倒下了。對新創而言,又是一次不可不看的警世物語...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iFanr,INSIDE 授權轉載

很多人在聽到 Path 要關停的時候,第一反應大概是:「這東西竟然還活著?」但更多人可能一頭霧水:「什麼東西?」

外界對 Path 的陌生感,以致於很多媒體不得不在報導時給它加一個定語「Faceboook 曾經的對手」、「Facebook 勁敵」。

自創立之初, 無論是專門與 Facebook 對著拼的私密社交定位,還是創辦人戴夫·莫林(Dave Morin)前 Facebook 產品經理的出身,Path 始終與 Facebook 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天生驕傲

Path 於 2010 年問世,它一開始就顯示出了與市面上那些「妖艷 X 貨」不一樣的做派,華麗的界面和如絲般順滑的交互令人驚艷,僅限 50 人(後來增加到 150 人)的好友列表則透露出一種「與世隔絕」的姿態,這也是 Path 最重要的特點:私密。

▲ Path 1.0 圖片來自:Path Blog

在最初的 1.0 版本中,Path 只有圖片分享功能,在後續的更新中,又陸續添加了對文字、音樂等格式的支持,還有了簽到功能。

▲ 圖片來自:TNW

明星團隊、精緻的設計和與眾不同的理念,Path 一經推出就備受矽谷矚目,問世不到 6 個月,就成功引起了 Google 的注意,後者開出 1 億美元的收購價格,當然,正如所有驕傲的新創公司一樣,Path 對大佬說了「不」。

然而,莫林不會想到,Google 的收購要約,就是 Path 這 8 年來的最高峰,「出道即巔峰」這句話用在 Path 身上再合適不過了。

歐美市場的「非主流」

儘管 Path 一直被視為 Facebook 的顛覆者,使用者口碑也相當高,但它其實從未真正對小扎的公司產生過威脅。創辦一年後,Path 的使用者數才突破 100 萬,2012 年完成 B 輪超過 3000 萬美元融資時,其使用者也才不過 200 多萬。

最高峰時期,Path 的使用者數曾達到過 5000 萬,估值為 5 億美元。但注意了,「使用者數」跟「活躍使用者」還是兩個概念。

事實上,Path 從來沒有在美國市場成為主流,比起默默地在 Path 發狀態,大多數人還是更願意在 Facebook 上與好友甚至陌生人分享日常,享受眾人的關注,更何況 Facebook 還時不時地從這個微不足道的競爭對手身上「借鑒」一些創意,比如 2015 年上線的「Reactions」功能,允許用表情給好友狀態表態,Path 早在 2012 年就有了。

Path 的最大市場遠在印尼,截止到 2017 年,Path 在印尼有 400 萬使用者。App Annie 在 2014 年的報告顯示,除了印尼、尼日、沙烏地阿拉伯這三個國家,Path 在 App Store 其他市場的社交網絡類 app 排名都未進入過前 20,在美國僅排名 135 位。

▲Path 是印尼第四大社交網絡平台

為了迎合亞洲使用者,Path 在 2014 年推出了表情包內購,顯然歐美使用者對這種東西興趣不大,在即時通訊上的嘗試 Path Talk 也以失敗告終,Path 漸漸淡出了歐美市場的視野,也為兩年後的「賣身」埋下伏筆。

2013 年,Path 管理層出現動蕩,失去了幾位重要高層後,公司又以改組為由裁員 20%。此時的 Path 已經面臨嚴重的資金問題,巨額的開支一方面出自公司奢侈的辦公地點,「當你能看到窗外的金門大橋時,你在辦公場地上就花了太多錢了。」有評論指出。當時 Path 的總部位於舊金山的市場街南區(South of Market)一棟鑲有黑色玻璃的商業大廈內。

另一方面,莫林對設計的執念也導致公司的用人成本居高不下。據說當時 Path 團隊內的設計師和開發人員的比例高達 1:2,而產業的平均水平是 1:20。

奢侈的用人規劃和辦公選址,讓 Path 每月的開銷一度高在 250 萬美元。

2015 年 5 月 28 日,Path 宣佈被韓國社交巨頭 Kakao 收購,金額不詳。彼時的 Kakao 正苦於在韓國以外的市場無法與 Line、WhatsApp 等社交軟體相抗衡,於是寄希望借助在印尼佔據一定份額的 Path 打開海外市場。

然而,被 Kakao 收購只能說是 Path 的「葉克膜」,三年來它的經營狀況未見起色,最終只能落得個被拋棄的結局。

10 月 1 日起,Path 將從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下架,10 月 18 日正式終止服務。

Path 在官網的關停聲明中寫著:

在我們的旅途中,我們和你們一起歡笑、一起哭泣,並學到了寶貴的教訓。

這其中的教訓,或許就包括:有明星團隊(前 Facebook 和 Napster 高層)、漂亮的界面和另類的理念,也未必能打贏和 Facebook 的社交戰爭,對很多人來說,有 Facebook 和 Instagram 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