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吉大爆卦、中國時報敗訴兩件事 — 看媒體如何步入死亡?

呱吉昨天公布的「民主開箱」影片引起網路上的騷動與爭論,內容簡單說就是中天電視業務將節目廣告上架價碼在電話中報價,這不是新聞界不能說的秘密,卻是第一次以影片公開發送方式,赤裸裸攤開在世人面前。
評論
Photo Credit: INSIDE
評論

原文刊登於 Medium,關於作者果殼,法律背景卻跑去創業,現在當個區塊鏈的旁觀者,現為顧問公司 Intern Attorney、專欄作者。期許透過筆寫出觀點,看到對話,找到果殼。

呱吉昨天公布的「民主開箱」影片引起網路上的騷動與爭論,內容簡單說就是中天電視業務將節目廣告上架價碼在電話中報價,這不是新聞界不能說的秘密,卻是第一次以影片公開發送方式,赤裸裸攤開在世人面前。另一件事情,關注的人比較少,但我認為必須要放在一起談,就是中國時報以編輯不配合撰寫業配文為由解聘,最近法院判決中時敗訴。

兩個事件我的想法:

1. 呱吉發佈的新聞置入商品開箱文

有人質疑呱吉憑什麼公開業務的報價內容

我認為這個質疑站不住腳,先不討論隱私權、妨害秘密等問題,今天中天電視的業務,如果已經認為各個節目帶狀節目的時段,是可以賣、可以談的,換言之,節目即商品、議題即商品架,那讓他人知道商品的規格、價格有什麼問題?在買東西前,當然必須瞭解產品,就算是公開產品相關資訊我覺問題也不大。

我也支持網紅業配行情也公開,讓市場價格透明化沒什麼不好,而且就算大家都不說,在整個市場成熟以後,資訊流通快速,價格透明化也是必然趨勢。

換言之,為什麼今天是個問題,就是知道電視媒體若明著來,節目的觀眾可能會跳腳,發覺坐在電視機前聽到的議題討論不過是背後業務與廣告主沙盤推演的棋子之一,所以才害怕被公開。

有人說,既然打著正義名號,所採取的手段也必須是正義的。

這段話也很有問題,我不見得贊同呱吉採取的偷錄音方式,但會這樣想的是把問題簡化了。正義,指的究竟是什麼,是公開透明、還是民主?選舉過程中什麼才是正義?是勝選、不要花太多錢?還是素人參政?什麼都講不清楚之下,自詡扛著正義大旗不見得能信服人,呱吉參選也不見得是正義,但反過來說,新聞業配價碼也沒多偉大。

今天,呱吉把這抹遮羞布大力掀開,讓大家看看裡面長什麼樣,果然不令人失望,但其實這不是第一次新聞業配遮羞布被掀開,讓我談談中時解聘事件。

中時以不配合業配為由解聘記者嚐到首敗

這件事網路上沒有太多人知道,來龍去脈大概是去年 5月《中國時報》記者陳志東在部落格發表文章 〈中國時報 請停止踐踏媒體尊嚴〉,揭露集團內部誇張的報導型業配文,在網路上引起迴響與撻伐,隔月《中時》寄給陳志東免職通知,以「連續曠職 3日,且故意散布不當言論」為由解僱。事後陳志東認為解僱不合法,提告請求確認僱傭關係存在。

法院認為,所謂公然抗拒主管命令並非免職事由,至於陳志東發表 〈中國時報 請停止踐踏媒體尊嚴〉 揭露業配文問題,審酌長期以來,媒體以新聞之名行置入性行銷之實,已經是一般大眾所週知的問題,認定陳志東並無散布不當言論。法院最後認定,陳志東並無違反工作規則情節重大的狀況,因此《中時》調職、終止僱傭契約不合法,雙方僱傭關係仍存在,所以結果是記者可以復職,《中時》應給付去年 63日至復職為止的月薪、勞退金。

這不是一個偶發事件。

台灣各大媒體都在做新聞置入,大家都知道,只是不清楚做到什麼程度而已。

而這件事凸顯了記者的難處,記者如果被強迫寫業配文,而非出於採訪、調查真相而寫。但呱吉爆卦、中時解聘都指向了同一個問題:媒體忘記了自己是誰。

當媒體把第四權拿來當成商品

打個比方,我今天給你了一把刀,是希望你對付敵人,到後來讓我發現,你一手拿著刀,另隻手卻向敵人要錢。

這就是我們現在的新聞媒體。

第四權是什麼?

大眾所認知的「第四權」,泛指在行政權、立法權、司法權之外的第四種制衡的力量。這裡制衡的對象,是政府。

理想上的第四權賦予媒體承載公共性的任務,使大眾傳媒扮演了一個非官方但能夠凝聚各方力量的角色,不僅有助於公眾了解問題、發表見解,亦是制衡政府的重要機制。

我們從媒體得知國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相信(?)這個非官方的組織,能夠發現問題、指出問題,並迫使政府解決問題。如果能做到這點,我們也並不介意媒體賺錢。因為民眾相信的媒體的公信力是來自於第四權。

回歸到主題,媒體業配沒有問題,有問題的地方是,把大家給你對付政要的武器,拿來大肆收費,然後讓人誤以為,你仍然在履行所謂的「媒體第四權」。這樣的落差如果沒有被發現,賣相好,也很好賣。

被媒體濫用的商業模式

1833年夏天,一個最偉大商業模式被發明:班傑明.戴伊( Benjamin Day),他的家裡經營印刷廠,當時 23歲,塑造出一個我認為是人類歷史上最成功的商業模式 之一 — 將報紙的獲利來源從讀者轉向廣告,壓低售價讓受眾增加,同時向廣告主收費。此模式不限於報紙,也成為媒體業的主要商業模式。

這個模式,我稱之為 “Day model”。Day model帶領全球的新聞媒體業壯盛了一百多年,直到現在  — 網路、社群平台、自媒體的時代, Day model似乎已經走到了盡頭,除了外在的變化,讓媒體無以為繼的理由還有自己。

當媒體濫用著民眾對於媒體僅存的信任,一個相信媒體報導、討論這個議題是出於監督,是因為「第四權」的履行,實際上媒體卻反其道而行,向這些原本應受監督的對象收費,利用這個資訊渠道獲利。

原本 “Day model”並非如此,其獲利模式與事業發展大體上是分開的,因為魚與熊掌不能兼得,原本的模型為獲利的對象限於產品廣告主,而其新聞媒體的本業,仍是屬於第四權的一環,持續監督政府政要,避免了吃人嘴軟的問題。不過,當媒體為了在網路世界下存活,不斷擴大其商業模式的服務範圍,甚至擴大到原本監督的對象,可預期將排擠掉媒體第四權存在的空間,甚至是不見了。

新聞的業配與第四權的界線在哪,是媒體必須要再次思考的,媒體不可能完全不跟政府拿錢,但界線要畫清楚。法律規範有其極限,也防不慎防,我認為甚至有必要將業配與第四權的界線納入媒體自律規範內,否則,短期看似是收入的增加,長期來說,現在媒體的做法,是在將唯一的資產不斷的拋售、賤賣。

當多數民眾不再信任媒體的公信力、不再相信媒體資訊渠道的正確性,那麼就是 傳統新聞媒體真正消失的一天,取而代之的將是社群平台與自媒體。

延伸閱讀: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遠傳子公司-博弘雲端科技稱霸台灣,化身「助飛員」幫企業飛上雲端,打造現代化 IT 架構

21 世紀的企業踏上數位浪潮,紛紛展開「上雲計畫」推動 IT 雲端化轉型工程。台灣第一家 AWS MSP 代管服務合作夥伴,即為遠傳子公司-博弘雲端科技(以下稱博弘)擔起「助飛員」重任。為各產業客戶提供雲端搬遷、資安防禦、數據資料庫、視覺化圖表、開發工具等一站式雲端解決方案。
評論
photo credit:遠傳
評論

博弘年營收成長率達 70%,於 2019 年加入遠傳,將雲端服務結合「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為遠傳大人物挹注雲端能量,亦為博弘掀開事業格局新頁。2020 年博弘被美國 CIO 雜誌、國際調研機構 ChannelE2E ,評選為全球前 25 大雲端託管服務商。在專業技術與產業經驗上不斷精進的博弘,儼然已成為企業數位轉型不可缺少的雲端夥伴。

聯姻遠傳厚植兩大武力:擴大商業謀略、強化數據技術

博弘總經理何冠生( Shasta )笑談十年的創業「試錯」之旅,數位、遊戲、零售事業試過一輪,當 AWS 前來叩門談合作,創業經驗化成對客戶痛點的深度同理心,因而將服務不斷延伸,從雲端架構規劃、部署、監控到 7×24 代管,博弘集團不但取得各雲平台原廠的信任與合作,更與客戶養出共存共榮的夥伴關係。

博弘成為遠傳子公司之後,一方面獲得充沛資源,同時拓展企業價值鏈,進化為全新企業體。何冠生指出:「我們汲取了遠傳深耕產業 ICT 的整合經驗與集團財務紀律管理,又保留雲端公司的敏捷及彈性,以『雲端為體,大人物為用』,拉高我們經營格局與服務完整度。」另一方面,企業數位轉型專家遠傳聯手博弘,可以豐沛雲端基礎建設等資源搭載各種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的技術,協助各領域的垂直場域,快速展開智慧創新應用。

Photo Credit: 遠傳
博弘加入成為遠傳子公司之後,團隊不失既有的彈性與速度優勢,同時在經營格局擴大眼界,借助遠傳接觸更多元產業客戶。

除了拔尖商業戰略,博弘也沒有忽略技術本質的耕耘,今年更成立數據應用處,看準疫情迫使越來越多企業佈局現代化、雲端化 IT 之外,也開始講究數據驅動決策,才能在斷鏈、封城、停工等危機中速戰速決。何冠生表示,「我們此時擴大服務廣度,一部分也是洞察到『大人物』的市場機會。」

理解客戶思維鍛造上雲飛船,挖掘創新技術攻克每場戰役

何冠生解釋:「博弘先天具有致力解决客戶挑戰的 DNA ,提供面面俱到的服務;不斷挖掘新技術,加上團隊重視當責、不追求個人主義,也是我們在市場持續領先的關鍵!」不僅組織扁平、溝通透明,團隊總是面向同一目標進攻。就像同仁們經常一起登頂百岳、衝破馬拉松終線,練就遇到棘手挑戰,也無所畏懼的膽識。

經典成功戰役,就是協助台灣家樂福搬遷電商架構,助其提升 70% 連網速度。何冠生表示,家樂福電商網站原設置於香港機房,但許多服務仍需連回法國,博弘集團協助搬遷至 GCP 台灣機房,進行架構的調整與優化,結合在地機房優勢,大幅提升消費者線上購物的使用體驗,更導入創新代管服務,提升維運管理效率與服務品質,創造三贏局面。

另受 COVID-19 影響,線上學習成為必要轉型的選項之一,博弘與遠傳更聯手協助公部門,改善傳統伺服器因學生上網爆量造成的不堪負荷。短短不到 2 個月時間,快速將大量數位教材從地端拋上雲端、客製化雲端架構,並因應人流離尖峰,自動調整機台負載效能,遠傳與博弘充分發揮綜效以雲端技術量能,幫助莘莘學子在三級警戒期,安全安心落實停校不停學。

Photo Credit:博弘
博弘重視團隊合作精神,成員在工作之餘會一起攀爬百岳,從運動過程不僅鞏固向心力,更培養無懼客戶提出艱難任務的勇氣。

在地練兵樹立大人物典範,放眼海外目標亞太第一大

為了持續擴大博弘雲端託管服務的競爭優勢,何冠生說,我們將祭出差異化的殺手鐧。首先博弘把雲端託管技術加以商品化,未來一兩年將以 SaaS (軟體即服務)模式,推出自主開發的訂閱商品,同時結合遠傳大人物的相關技術與平台,形成深度、廣度兼具的完整解決方案,再加上遠傳顧問團隊在數位轉型的豐富實踐經驗與科技力,可進一步瞄準更多產業客戶。 

博弘除了拓展在地市場,也沒有忽略海外商機,何冠生提到,「這三年我們經營香港、東南亞據點大有斬獲,海外營收大幅成長,特別是在金融保險產業、政府公部門及大型企業,都是我們的客戶群。」這個好成績讓博弘繼續勇敢造夢,下一階段策略聚焦「立足台灣、放眼全球」,何冠生相信與遠傳攜手可以累積更多企業部署「大人物」的成功故事,絕對有助於把數位轉型典範輸出國際。

Photo Credit: 遠傳
遠傳洞察各業態需求,聚焦大數據(Big Data)、人工智慧(AI)、物聯網(IoT)三項技術,發展「遠傳大人物」,2019 年聯手博弘雲端科技,持續提供創新的數位服務解決企業面臨的問題,致力成為企業數位轉型的最佳夥伴。

本文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