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一篇關於生物可分解塑膠的腦補文

可不可分解與原料是不是來自天然物毫無關連性! 事實上,現今相當占比的生物可分解塑膠都還是來自於石化資源,只不過新科技日漸成熟,目前初級原料中已有30~40%能以天然資源來取代了。
評論
Photo Credit: Scott Van Hoy on Unsplash
評論

本文作者王舜弘,有感塑膠污染之害,學成歸國後即投身於生物可分解塑膠的開發, 並致力推廣循環經濟理念。期盼藉由多年經驗累積, 協助有心進入生質塑膠的創業家或企業掌握商機, 建立具可行性的商業模式。現任宏力生化科技專案經理, 也是綠學院綠色帶路人。。

原文刊登於 綠學院 ,INSIDE 獲授權轉載。

最近為了準備在綠色創業家社群分享而接觸到紀錄片《塑料王國》,觀後與其說震撼,更多的是五味雜陳。以旁觀視角而言,該片揭露中國廢塑處理業對環境的危害,以及底層階級的種種困境。但我們可不光是旁觀者呀,因為在那成山成塔的廢塑堆中,可沒少了你我的「貢獻」! 其實,在這塑膠污染日益嚴重的今天,我們的生活環境不也越來越像那座回收廠,而我們一個個也都成為了紀錄片的主角「依姐」。

塑膠,憑藉著它良好的物性、多用途的應用、以及實惠的取得成本,快速取代了傳統上金屬、木頭、玻璃、紙等材料在我們生活中的地位。然而,在帶給人類無窮便利的美麗人生的同時,塑膠卻也造成地球環境前所未有生態破壞的哀愁。百年無感,最終交織成一幅幅怵目驚心的塑污畫面,在多少生物的開膛剖肚之後、在為時甚晚的如今,人類那被私慾麻醉的神經才有了恢復知覺的跡象。

眾多塑污之中,一次性塑膠製品之害尤烈,這也是為什麼近年來,諸多國家紛紛從這類製品開始,推出限塑、禁塑的政策,而生質塑膠也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日漸蓬勃。臺灣十數年來在限塑也有所推展,但奇怪的是,經過這麼多年,你可曾聽聞限塑後還有什麼環保的選擇?更遑論大眾對於生質塑膠仍充斥著許多誤解與流言。

這就是我們專欄「循環經濟創新白話文運動」的目的,我將在接下來的幾個禮拜,從生質塑膠產業的全球觀點出發,首先破除過時的觀點,接著從科技、政策、市場等不同角度切入,為你建構系統性的循環經濟知識框架,助攻在綠色產業裡尋找機會的個人、企業、及政策制定者。

生質塑膠在我們長期忽視的同時,已成長為一個可商轉、具應用的系列家族

相較傳統塑膠的百年歷史及多樣應用,生質塑膠的發展還只能算是起步。然而隨著各國政策的支持,讓這誕生不過二十餘年的產業正快速地滲透著,目前比較成熟的應用是在於取代 PE、PP、PS、PET 等傳統泛用塑膠。

然而生質塑膠光在中文專有名詞的使用與解釋上,就常見許多謬誤,為避免專有名詞的錯用與解釋的誤植,我建議你能直接從英文名詞及定義去了解,畢竟生質塑膠正是個舶來品哪!

總的來說,生質塑膠可視為以下三種塑膠類型的統稱,

  1. 生物可分解塑膠(Biodegradable plastics),
  2. 生物基塑膠(Biobased plastics),
  3. 含生物基的生物可分解塑膠(Biobased biodegradable plastics)。

(圖一)生質塑膠家族

資料來源:王舜弘

聚乳酸(PLA)不是唯一的生物可分解塑膠,可分解也不必然源自於植物

我們先來搞懂生物可分解塑膠,或簡稱「生分解塑膠」。它強調的是 在特定的環境條件下,可被環境微生物(microorganisms)快速分解,且其殘留物(水、二氧化碳、生物基質)不會造成環境的額外負擔,避免傳統塑膠被拋棄後須在環境中歷經數百、上千年才會分解,期間對生態圈所造成的負面衝擊。

生物可分解塑膠的優點是快速分解 ,雖然初始的物理性能與傳統塑料相近,但畢竟製品會隨著時間而較快衰退,因此 應用上偏向取代一次性、拋棄性的塑膠製品,例如: 塑膠袋、商品包材、吸管、食飲容器、拋棄式餐具、農業資材…等。 至於商品化的應用與商機,將會另文探討。

這裡有兩個陷阱我們要小心。首先,可不可分解與原料是不是來自天然物毫無關連性! 事實上,現今相當占比的生物可分解塑膠都還是來自於石化資源,只不過新科技日漸成熟,目前初級原料中已有 30~40% 能以天然資源來取代了。另外,聚乳酸(PLA)只是眾多可分解塑膠中的一種。生分解塑膠依物性的不同也是自成一個家族,雖然在臺灣 PLA 比較耳熟能詳,但像 PHA、PCL、PBS、PBSA、PBAT 等,也都是受到廣泛使用的生分解塑膠呢!

隨著生分解塑膠的全球推動,透過認證標章來快速分辨材質真偽已成主流。所以下次別光看到商品包裝印支大玉米,就認定它是生分解塑膠製品,絕大多時候,你的誤會可大了!正確的辨別方法,將於第二篇介紹。

生物基塑膠不強調可分解性,但它可取代傳統泛用塑膠

生物基塑膠顧名思義,其成分中「部分」或全部,是源自於可再生的生物基質(biomass),例如澱粉、蔗糖、纖維、微生物合成等。這類塑膠所強調的是生物基質含量的高低,以及生物基質是屬於天然、永續性原料所帶來的環境友善優點。至於此類塑膠具不具備快速的生物可分解特性,則不在考量範圍。

生物基塑膠著重在原料的可再生性,不強調可分解性,目前產業上的發展與應用主要是針對有「耐久需求」的傳統塑膠製品來做取代,例如: 3C 產品機殼、塑膠零件,汽車零組件、飲料瓶等。

要能生分解、又含生物基的塑膠,正是歐洲當紅炸子雞

想當然爾,此種材料的認定必須同時符合前述兩種塑膠的規範。此類算是三種之中最為環境友善的,既具備可分解的特質、更要求原料來源需有一定比例屬於可再生資源。

舉例來說,歐洲有越來越多國家在禁塑的框架下,將生分解塑膠設定為一次性塑膠製品的替代材料。而原本應用廣泛卻源自石化的生分解塑膠 PBS、PBSA、PBAT 等,近年已逐漸能從可再生資源製得,因此歐洲國家紛紛開始針對一次性塑膠製品設立第二道環保門檻,例如德國的廚餘袋便要求不但要可分解、還得要有 50% 的生質含量,而法國、義大利則是針對購物袋、蔬果袋要求既須可分解、還得有 40% 的生質含量。可預見的是,隨著技術成熟、成本下降,對於可分解的調控,以及生質含量的提升仍會是產業與政策積極追求的目標。

歐洲國家為什麼要大費周章搞出生質塑膠這個新領域,它們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而我們在使用生質塑膠產品時,要如何明辨真偽,下一篇,我們將繼續為各位細說分明!

延伸閱讀:


聚焦人工智慧、AIoT——緯創資通招募跨領域人才,擘劃永續藍圖

淨零碳排、綠色供應鏈是近年全球企業永續經營特別關注的核心價值,在這波 ESG 轉型浪潮,緯創資通展現兼容 EPS 與 ESG 的營運實力,聚焦人工智慧、AIoT 以及 5G 生態鏈,培養數位人才發展前瞻技術,藉助創新變革落實永續政策,展現 ESG 治理新典範。
評論
評論

緯創從 2017 年連續四年,受 MSCI 全球基準指數(ACWI)評級 ESG 成分均獲 AA 等級,昆山廠於 2021 年更獲世界經濟論壇選為「燈塔工廠」,除了關注環境保護、社會共融、公司治理三大構面,緯創特別加入「創新價值」元素,以此落實「創新而永續」的願景。

堅實前瞻技術,落地智慧場域

持續挹注研發及技術創新能量,是緯創躍升為技術服務領導廠商(Technology Service Provider)的關鍵。緯創近年積極投入 AIoT、5G、LCM、人工智慧和車載應用,結合影像與聲學技術,提供市場軟硬整合的全方位解決方案,實際落地於智慧家庭、智慧交通、智慧工廠及智慧生活等場景。

Photo Credit :緯創資通

以助攻交通運輸產業轉型為例,緯創在車輛連續精準定位技術有突破性的發展,成功切入鐵道與電動車應用。定位技術整合 AI 影像辨識、高精地圖、機器學習作業(MLOps)、車隊耗能演算法等技術,結合 5G 網路即時傳輸,強化交通與車隊數據可視化管理,車隊營運商藉此達到「運能最大化,碳排最小化」的節能運營。緯創以科技服務,協助交通運輸產業轉型為「零碳科技車隊」,推動永續經營。

全方位落實, ESG 永續競爭力

企業想持續強健營運績效、開創高附加價值解決方案,人才絕對是最重要的資產。為了培養創新人才,2019 年緯創開辦「DnA 數位學院」,藉由實戰專案搭配必修課程,訓練內部員工掌握數位流程思維,提供實際舞台讓員工主導數位應用策略。

「DnA 數位學院課程內容,融入產業實際案例分析,搭配模擬情境練習,讓我們在研發技術過程具備數據架構基礎,確實把所學化為所用,產生效益。」一名正在執行轉型專案的緯創同仁表示。累積至今,緯創自行培育千名數位轉型專家,是業界握有數位人才的指標企業。 

Photo Credit :緯創資通

創新是緯創的信念之一, 在培養團隊數位技能以外,也因應 2022 年全球再生能源需求趨勢,積極投資綠色能源,2020 年再生能源使用比例達 52.45%,未來將持續提高再生能源使用比例,落實減碳目標。在全球多國以設定碳排減量的目標及各界齊力推動之下,電動車發展加速成長,前景看好。緯創也積極佈局電動車新商機,強勁多角經營又兼顧企業永續發展。展望 2022 年,在成熟完備的企業制度之下,緯創邀請跨域人才加入團隊共同成長,給予同仁國際發展舞台及優渥薪資福利,創造更具前瞻性的職涯

Photo Credit :緯創資通

本文章內容由「緯創資通」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