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開放資料 (Open Data) 的迷思

開放資料在世界各地都是政府及網路圈的顯學,先進國家無有不戮力推動,然而台灣的開放資料進展十分緩慢。據我這幾個月來參加相關會議跟私下被諮詢的經驗,其實並非當局刻意抗拒,而是絕大部分都根本不懂開放資料。就算有少數能了解其真正意義與目標,在無法令強制要求、無適切引導之前,運動難以開展。因此要推動開放資料,必須先破除以下3個迷思:
評論
評論

(CC0 1.0 Universal Public Domain Dedication)

作者:鄭國威 (台灣數位文化協會理事)

雖然關注 APP 經濟跟社會,喜歡褻玩新 Gadget,手上有 Nokia 2.5G 手機一支、iPod Touch 2G 一台、以及新入手的 Motorola Xoom。

開放資料在世界各地都是政府及網路圈的顯學, 先進國家無有不戮力推動,然而台灣的開放資料進展十分緩慢。 據我這幾個月來參加相關會議跟私下被諮詢的經驗, 其實並非當局刻意抗拒,而是絕大部分都根本不懂開放資料。 就算有少數能了解其真正意義與目標,在無法令強制要求、 無適切引導之前,運動難以開展。因此要推動開放資料, 必須先 破除以下 3 個迷思

開放資料可以「加值」獲利

開放資料的確可以賺錢,但絕非直接販賣公共資料資產牟利。 很遺憾,如今主事者錯誤地以販售故宮典藏的數位化版權、 出賣保有台灣人民隱私的健保資料庫給雲端廠商、 或是小家子氣地將接取交通資訊 API 當作收費項目等, 當作開放資料的典範。

與其說賺錢,不如說開放資料可以幫助政府, 也幫助人民監督政府更有效率地花錢,並且從資料中挖掘、重組、 混搭出更具價值的創新。例如,面臨少子化, 除了辦催生口號比賽或加碼補助之外,若政府用「正確方式」 釋出幼兒園的設備跟人力資料,搭配上地理位置以及人口密度、 地方平均所得、地價跟房價... 政府就能自這些資料中快速對比, 找出解決問題的施政方向之外, 一般人也能從中判斷哪些地方適合育幼, 更可激勵創業者利用資料作出具有高商業價值的應用。

開放資料就是開放人民的資料

開放資料跟開放政府 (Open Gov) 是一體兩面,目的是要讓政府更透明、更容易受到監督, 在台灣卻被刻意忽視,扭曲成出賣公共資產。 主事者不敢碰觸利益糾葛,與沒有良好的案例在前是主要原因。

既然現況如此, 我建議在體制內的少數改革者就先以不影響核心利益的主題著手, 不必一開始就直搗黃龍,除了難度高以外, 這樣只會讓運動胎死腹中。重要的是在初期搭配正確示範, 可先讓體制外的專家操作, 設計符合概念的開放資料示範來教育並引導有決定權的長官, 使他們不再對開放資料無知或畏懼。

開放資料就是讓政府各單位卯起來作 App

因為 App 很紅, 加上許多國外開放資料的成功應用以 App 形式呈現, 這兩個沒有關係的概念在台灣被莫名其妙扯在一起。 然而開放資料要考慮「數位包容」,理應以能讓最多人, 尤其是弱勢者近用為目標,App 只是一種形式,不該是全部。 此外,政府若委託廠商製作 App,反而扼殺開發者的機會, 加值不成反減值。 正確的作法應該是維持高品質且即時更新的開放資料庫、 提供免費接取的 API、然後適當給予開發者名譽上的鼓勵。 

本文同步刊登於數位時代 2012 年 5 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