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創辦人的反思:社群媒體要有所為、有所不為

相比於 Facebook, Twitter 也一直被視為言論更自由的社群媒體,這把雙刃劍在一波波輿論浪潮中,要被 Twitter 自己拔出來了。
評論
Jack Dorsey, CEO of Square and CEO of Twitter, speaks during an interview November 19, 2015.      REUTERS/Lucas Jackson/Files - S1AETQMEWKAB
Jack Dorsey, CEO of Square and CEO of Twitter, speaks during an interview November 19, 2015. REUTERS/Lucas Jackson/Files - S1AETQMEWKAB
評論

本文獲得合作媒體 極客公園 授權轉載。

Twitter 到底是治標不治本,還是注定治不了本?

Twitter 創辦人兼現任 CEO--Jack Dorsey,在周三接受了《華盛頓郵報》的採訪,他在採訪中明確表示,正在重新思考 Twitter 作為一個社群媒體平台的核心是什麼?而促使他去重新審視 Twitter 的原因,則和近日席捲整個 網際網路對 Alex Jones 及陰謀論網站 Infowars 的抵制和封鎖密切相關

在採訪中,Jack Dorsey 表示他想通過在 Twitter 的 Timeline(時間線)上添加一些實驗性的新功能,來解決 Twitter 一直以來被詬病的虛假訊息和「回音室效應」問題。

(備註:回音式效應,指意見相近的信息不斷重複,意見相左的信息逐漸被隔離,自己原本的觀點不斷被印證和強化。)

Jack Dorsey 同時承認了目前 Twitter 在方向上的問題,他認為,接下來最重要的事,是去重新審視這個產品建構了怎樣的動機機制,因為建立的機制可以反映出產品的「態度」,而 Dorsey 直言:「我覺得它已經不再正確了」。

跑偏

正如其他大多數的網路公司和社群媒體一樣,Twitter 建立在用戶源源不斷發出的內容上,而內容的呈現則是建立在規則和演算法上。

Twitter 上最重要的一個功能是「Retweet」(轉發),和微博不同,在 Twitter 上,如果被轉發的原始訊息被刪除,那麼轉發者自己發的信息還依然存在,因此虛假消息可以通過轉發非常快速的擴散到整個 Twitter 網絡上。

其次就是匿名用戶和機器人用戶的問題,真人匿名用戶帶來了「網路騷擾」的問題,如臭名昭著的「噴子」(Troll)和諸多釣魚行為。

一家研究社群媒體風險控管的組織  ZeroFox 在去年曝光了「社群網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惡意攻擊活動」在 Twitter 上的殭屍網路 SIREN ,該殭屍網路偽造了 9 萬多個 Twitter 帳號,共計發布 850 萬條含有惡意鏈接的推文,在數週內誘使網友進行了 3000 萬次惡意點擊。機器人(Bot)則從註冊上就難以排查,Twitter 一方面要通過 AI 來阻止大量的機器人或殭屍帳戶,另一方面又要保留開放的平台,以免誤傷真人賬戶。

相比於 Facebook, Twitter 也一直被視為言論更自由的社群媒體,這把雙刃劍在一波波輿論浪潮中,要被 Twitter 自己拔出來了。

自我矯正

在殭屍網路惡意攻擊和美國大選通俄門等輿論的影響下, Twitter 開始了「大清洗」,據美聯社數據顯示, Twitter 在 2017 年最後一個季度,三個月內就清理了 5800 萬個帳戶,而這種清理還未暫停,就已經引發眾多被「誤傷」用戶的不滿。

最近幾月,Twitter 在大力推進這個平台的安全性和信任度,引入了新的機器學習演算法來監控帳戶行為,平均每天會暫封 100 多萬有問題的帳戶,近期它還更新了規章政策,將不再允許「不人道」和「會在現實世界造成傷害」的內容出現在平台上。

同時,Twitter 還在測試更積極應對網路霸凌和噴子的方法,如反騷擾功能、真人用戶主動標記,以幫助演算法「稽查」。

為防範出現如 Facebook 數據洩露的問題, Twitter 為一些公司、開發者和用戶提供了通過其 App 接口來獲取公共數據的方式,所有數據訪問權限申請都將通過審核,以判斷開發者會如何使用此資訊。 Twitter 還在新註冊流程中引入符合政策的檢查。新的規定將有助於篩除掉那些「垃圾」及低品質應用程式。在四月到六月期間,Twitter 表示平台已經下架了 143,000 個違反公司政策的應用程式。

「鳥籠」和「天空」

Twitter 最新一季度的財報令人堪憂,儘管營收較去年同期成長了近四分之一,但淨利潤卻淨虧損了 1.16 億美元,且受到同為社群巨頭的 Facebook 令人失望的第二季度財報影響,推特股價一路狂跌,在財報發布後, Twitter 股價一路下跌超過 20%,創下公司歷史上第二大單日跌幅。

Twitter 近 5 年來的股價

帳本上的數字反映出了用戶對整個社交媒體的「防範心理」,以及 Twitter 為主動淨化環境所付出的「代價」。

對此,Jack Dorsey 在電話會議上表示,「我們確實看到數據出現了積極的結果,現在這一切還處於早期階段。」比起正在被淨化的平台環境,Twitter 能否從早期階段持續奔跑下去,是一個更值得考慮的問題。

分析師邁克爾·內桑森稱,Twitter 的股價已經遠遠超出了應有估值的範圍,尤其是在和競爭對手相比較的時候,Twitter 的市值是其扣除利息、所得稅、折舊、攤銷之前的利潤前收益的 25 倍, Alphabet 是 14 倍,Facebook 是 12.5 倍。

這表示,投資者押注的是在未來某個時刻,Twitter 能夠取得更高的利潤。但近年來 Twitter 持續不斷動盪,尤為依賴社會環境的社交媒體平台 Twitter 能否持續推進和執行自己設定好的計劃,是它未來將要面對的挑戰。 Jack Dorsey 在採訪中直言:「因資源有限,在安全方面的投資就得有選擇性。」

另一方面,無論是這次拖到最後對 Alex Jones 的妥協,還是之前在美國大選通俄門中的拖延。儘管飽受爭議,但似乎 Twitter 時常扮演著捍衛「言論自由」底線的平台角色。網路上也時常迴響著「Facebook 沒救了,Twitter 才是未來更具開放的社群媒體」諸如此類的言論。

但 Twitter 的政策和社群規則總是含糊不清,一改再改,對爭議和平台內容底線的討論,Twitter 到底是被迫妥協還是主動迎合,至少目前這個回合,它的態度是主動求變的。

Jack Dorsey 說道:「我們希望通過改變政策來修復許多問題,但是我覺得這也只是治到了我們所看到的『標』而已」。或許治標不治本,也正是 Twitter 十二年以來,在諸多社群媒體平台的起起伏伏之中,存活尚好且對未來持續樂觀的原因之一吧。」

參考:

How Twitter Made The Tech World's Most Unlikely Comeback
Jack Dorsey says he』s rethinking the core of how Twitter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