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os 想要打造「音聯網」,音響就是瀏覽器!

「從許多方面來說,音箱是那種音聯網的瀏覽器,」米林頓說。「現在,想像一個瀏覽器只能去 Amazon.com ,或者只能去 Google.com ,或者只能去 Apple.com 。這是一個相當有限的體驗。」
評論
評論

原文來自 Wired《Meet the Man Who's Building Sonos' Audio Internet》,作者  JEFFREY VAN CAMP,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合作媒體 36 氪  編譯與授權轉載。

米林頓和 Sonos 能否保持心態,讓他們的產品再多活十年?

導論:本文經由採訪 Sonos 的產品長尼克·米林頓(Nick Millington),介紹了 Sonos 的發展歷程,以及 Sonos 在智慧音箱衝擊下建立音聯網(sonic internet)的未來願景。

深度長文:Sonos 想要打造“音聯網”,音箱就是瀏覽器

一、
那是在 2003 年初,尼克·米林頓(Nick Millington)26 歲,他剛開始覺得自己是一名成功的軟體工程師。當時,他已經在微軟有了一份很不錯的職業經歷。他擔心自己在華盛頓州雷蒙德市的家庭式套房——裡面堆滿了廉價家具和用煤渣塊和木板製成的 DIY 隔板——不能代表他個人(階層)的向上流動與向前發展。

他不再是一個充滿飢渴感的學生,他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了。

因此,米林頓做了我們大多數人一旦有能力就會做的事情:他買了一套更大、更好的公寓,裡面裝滿了全新的東西。

「我開始更多地考慮我家裡的設計。」米林頓說。「你知道,都換了更漂亮的家具,看起來很不錯。」

深度長文:Sonos 想要打造“音聯網”,音箱就是瀏覽器
Sonos 產品長(CPO)尼克·米林頓

一個棘手的問題是如何改進他的音樂系統。數位音樂在網際網路上開始爆炸,米林頓花了很多時間有條不紊地收集了自 1945 年以來的每一個 Billboard 排行榜前 40 的歌曲,也收集了大量其他更具兼容性的音樂文件。

但是聽著他珍藏的音樂,感覺又像住在宿舍裡了。他所有的 MP3 都儲存在他放在客廳裡的那個方方正正的個人電腦裡。

「當時,我的音樂設備是 Gateway2000 塔式個人電腦,然後我有了一台筆記本電腦,」他說。「我會把終端服務器放到電腦上,在那裡播放 MP3 檔。 這對我來說不算什麼麻煩事。」

大約在同一時間,加州聖巴巴拉一家名為 Sonos 的創業公司正在招聘工程師。Sonos 用一個簡單的願景了吸引米林頓:它想讓數位音樂播放器在他「更漂亮」的架子上看起來體面,不需要直接接觸電腦就能無線接收他的 MP3 ,並在他家的每個房間播放他所有的音樂。無庸置疑,米林頓想要加入他們。

現在, 15 年過去了,尼克·米林頓成了 Sonos 的產品長(CPO):負責公司所有音箱和軟體。當我在 Sonos 位於波士頓東海岸的總部見到他時,他穿著一件格子短袖襯衫,像一個典型的工程師。

有 69 項 Sonos 專利的發明者中都有米林頓的名字,還有 33 項專利有待批准——這是該公司專利組合的重要組成部分,整個公司大約有 500 項專利。他還開發了核心網路架構,使家中多個 Sonos 音箱播放且能夠保持完美同步。他的工作,對公司早期採用應用程序,並從擴大機發展到音箱業務非常關鍵。

然而,儘管事實證明他的努力工作對公司的成功至關重要,但米林頓傾向於更多地相信他人。他似乎更關心解決問題,而不是吹噓自己的解決方案,這可能是他在接受《連線》雜誌採訪之前從未尋求更大的關注或接受深入採訪的原因。

自 2005 年以來, Sonos 已經向 700 萬個家庭出售了 1900 萬台音響設備——每台設備都代表了米林頓和他團隊所做的工作。同樣的音箱在很多排行榜上都名列前茅。從大多數方面來看,這是一個成功的故事。

但是今天, Sonos 正在波濤洶湧的海面上航行。2017 年初,共同創辦人兼 CEO 約翰.麥克法蘭(John MacFarlane)辭職,由 COO 帕特里克.斯賓塞(Patrick Spence)接任。面對不斷變化的競爭環境,該公司還不止一次裁員。特別是語音助理智慧音箱的崛起,讓這家公司大吃一驚。就在今年上市前不久, Sonos 發布了一個新的長條狀音箱(soundbar),這個音箱能夠與蘋果、亞馬遜和 Google 的語音服務互動。同樣地,這些科技巨頭也已經開始大力進軍 Sonos 建立的多房間無線音箱市場了。

米林頓和他的產品團隊將要在前方波濤洶湧、充滿敵意的水域中找到一條前進的路線。要做到這一點,他可能要將公司引向全新的領域。直到現在,所有 Sonos 產品都「被束縛在家中的房間裡」。米林頓暗示,在未來, Sonos 可能會製造出它的第一款旨在脫離家庭環境的音箱和音響產品。

二、
米林頓已經習慣了經常不在家裡。作為一名英國外交官員的兒子,他的整個童年都在環遊世界,正是他在 20 世紀 80 年代在日本度過的一段時間——當時日本是全球電子創新的中心——讓他走上了科技之路。

「東京有一個叫 Akihabara(秋葉原)的地方,那裡有很多這樣的科技公司和商店,你可以在那裡購買無窮無盡的零件,以及非常便宜的磁碟片和各種設備,」米林頓說。「我當時幾乎每個週末都和我的幾個 極客(geek) 朋友一起去看各式各樣的新產品和諸如此類的事情。」

他很早就了解了網路,在日本訂閱了第一批撥號上網服務,是由一家叫 TWICS 的供應商提供的。在一個 BBS 上,他還營運了東京個人電腦用戶群。後來,他去了美國杜克大學讀書,然後在 1998 年畢業時去了微軟,在那裡從事微軟的線上協作平台 SharePoint 的相關工作。

2002 年 Sonos 成立時,還沒有流行媒體音樂。沒有 Spotify 。沒有 Pandora 。AOL 撥接是最受歡迎的上網方式,許多家庭甚至還沒有 Wi-Fi 。 iTunes 正在普及合法下載音樂的概念,像 Kazaa  這樣的文件共享服務也隨著 Napster  的倒閉而越來越受歡迎。

由麥克法蘭領導的 Sonos 的四位創辦人意識到,數位音樂將逐漸成為消費者生活的一部分。他們的偉大想法是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讓任何人都能建立一個多房間家庭音箱網路,來播放數位音樂。當時,雖然可以購買多房間音箱系統,但它們是無法相互連線的。 

「這項技術非常麻煩,」米林頓說。「很難設定。這通常是高端安裝者對並不總是非常有效的東西收取很高價格的領域。甚至有時候你必須重新裝修或者重建你的房子,來安裝必要的電線和音箱。」

他們的計劃是使整個 堆棧 民主化。Sonos 不需要專用線路或專業安裝團隊,而是會創建 Wi-Fi 擴大機(ZonePlayers),你可以將它連接到已經擁有的音箱上。在你家裡的任何房間裡放一個 Sonos 擴大機,專用的無線遙控器可以從你的電腦中輸出數位音樂。如果你買了一個新房子,你可以將你的音箱裝置搬到新的房子裡,重新設置。

深度長文:Sonos 想要打造“音聯網”,音箱就是瀏覽器
探頭測試 Sonos 音箱的 Wi-Fi 天線性能

到 2003 年初,創辦人已經聘請了安迪·舒勒(Andy Schulert)負責產品開發。他很快地就商請微軟的老同事米林頓來幫助解決公司面臨的最棘手的問題:如何開發網路技術,將多個擴大機完美地同步在一起,在它們之間輸出音樂,並通過網際網路保持它們的連接和更新——在當時 Wi-Fi 的技術還遠不成熟。儘管除了 10 年的鋼琴課之外,就沒有音響方面的經驗了,米林頓還是搬到了聖巴巴拉,並在幾週內自學了他需要知道的關於聲音同步的知識。

「在 Sonos 發展早期,我們有一個說法,如果有一件事必須在軟體的第 1 版中運行,那就是升級到第 1.1 版的能力,」米林頓說。「但是如果有兩件事必須要做,那麼音頻傳輸絕對是其中的核心部分。我一直喜歡把注意力集中在核心問題上,即『如果我們不解決這個問題,這就不算一個產品』,並確保以盡可能好的方式解決這個問題。」

同步擴大機(和他們的音箱)並不容易。多揚聲器面臨的一大挑戰是處理人耳的準確性,人耳可以快速檢測出不同步的聲音。

「你感知到立體聲的方式是,當信號到達你的右耳和左耳時,時間上會有不同,」米林頓解釋道。「如果聲音在四處移動或者關閉,它就像是來自不同的地方,這可能相當令人不安。你需要將它同步到不到一毫秒的精確度,才能讓它成為真正愉悅的體驗。」

為了讓多個揚聲器同步到這個程度,米林頓開發了一種方法,可以對所有在音箱之間傳播的音樂都打上時間戳,從而讓每一個音箱都發揮一定的作用。時間戳使得 Sonos ZonePlayers 幾乎不可能脫離同步。

這個時候,團隊做出了另一個重要的選擇,沒有指定一個永久性的 ZonePlayer 來集中管理整個網路,而是創建了一個分散式的網路,在這個網路中,每個播放器都獨立運行,並「智慧化的」與其他播放器交流——這不是一項容易的任務。例如,如果一個用戶連接了五個 ZonePlayer ,米林頓就不能讓它們全部從網際網路上獲得音樂。它會佔用太多頻寬,可能會破壞家庭網路。

因此,他開發了一個「委託」流程,允許每個 ZonePlayer 動態地將職責分配給彼此。如果一個 ZonePlayer 從網路中被刪除,另一個可以彌補不足,接管它的職責——如果必要的話,甚至可以為所有的播放器獲取音樂。

不幸的是,這些都還無法在 Wi-Fi 上實現。約翰·麥克法蘭堅信整個系統可以無線工作,所以米林頓轉向了網狀網路。這提供了一種以自組織方式無線連接設備的方法,因此你不需要依賴像路由器這樣的中央通訊點來保持網路的正常運行。米林頓在大約六週內自學了網狀網路。

到 2004 年初, Sonos 的無線網狀網路系統開始運作。使用者可以在家裡運行多達 32 台 Sonos 播放器,隨意將它們分組和取消分組,並與房間捆綁在一起,在整個房間的地板上播放相同的音樂,或者單獨使用每台播放器。

但是在實驗室中有效的代碼,仍然需要通過真實世界的測試。米林頓和它的團隊成員們開始前往 Sonos 位於波士頓東海岸的總部和聖巴巴拉西海岸的總部附近的家庭安裝不同的 Wi -Fi 設備。他們必須弄清楚微波和無線電話可能會對同一屋簷下的 Sonos 播放器造成什麼影響。

在無線網路的早期,許多產品沒有像今天這樣節約地使用 Wi-Fi ,有些產品是頻寬消耗大戶,給團隊帶來了很多麻煩。

我們很容易走上一條簡單的道路,把所有出錯的事情都歸咎於別人的無線網路,這很誘人。但是為了使 Sonos 成為一個成功的產品,它必須在不太理想的無線環境中運行,接下來的幾個月要把故障排除掉。該團隊在發表前階段所經歷的大量測試已經用代碼記錄下來;所有的 Sonos 產品都裝有 Wi-Fi 診斷工具,當音箱出現問題時,這些工具可以向客戶服務代表發送報告。

三、

深度長文:Sonos 想要打造“音聯網”,音箱就是瀏覽器

Sonos 最早的產品是擴大機,連接音箱。該公司的 iPod 類硬體遙控器可以控制一切。

第一批 Sonos ZonePlayer ( ZP100 ) 於 2005 年初上市,和兩個擴大機、一個無線遙控器捆綁在一起,售價 1199 美元。

那個無線控制器有一個螢幕和方向板,這樣你不用電腦就可以播放音樂。一些工程師親切地稱它為「Russian iPod」,因為它的設計笨重。但是它是有用的,在小螢幕上顯示專輯藝術和歌曲標題,並給用戶分組和取消分組音箱的能力。該公司還通過三步驟指令大力簡化設定過程。

在推出時,ZP100 是一個細分的產品。無線多房間系統是全新的。 Sonos 播放器雖然比專業安裝的有線系統便宜,但仍然相當昂貴,而且他們要求你購買自己的音箱這一事實很難向大眾傳播。鐵粉可能理解這一點,但是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在市場上尋找(或擁有)一個專業的設置了。

儘管如此,對於像 Sonos 這樣的創業公司來說,這是一次有希望的首次亮相。該團隊認為該產品非常好並且可靠,而且最初的銷售額至少還不錯。隨著口碑開始傳播,新的 ZonePlayer 擴大機問世, Sonos 獲得了更多的關注。

隨著網路音響的概念得到驗證,Sonos 的擴大機業務得到了發展,米林頓在 2006 年被提升為高級開發和架構總監。在他的新角色中,他組建了一個由六名工程師組成的小團隊來創造大膽創新的產品創意。當公司的其他人維護和改進這些無線擴大機時,他開始研究新概念。

他的第一個項目被證明是 Sonos 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在米林頓的領導下,Sonos 於 2008 年末發布了第一款 iPhone App——與 App Store 同年推出。該公司討論了是否對這款應用收費(當時沒有人知道 App 的實際價格),最後決定免費給用戶使用。

「米林頓稱讚其他創辦人,特別是麥克法蘭,積極採用了 iOS 。米林頓微笑著告訴我,麥克法蘭是『一個生活在未來三到四年的人,他認為不存在的事情是理所當然的』,這是我對他心態的描述。他確實在這方面給了我們推動力。」

該 App 消除了對個人電腦或「RussianiPod」無線控制器的需求。在接下來的幾年裡,米林頓和團隊繼續完善這個 App ,並開始增加對音樂串流媒體服務的直接綁定,因為聽眾不再在他們的家用電腦上囤積 MP3 ,開始轉向 Pandora 、Rhapsody 和 Spotify 等服務。

Sonos 在這個時候也做出了一個關鍵的決定,繼續定義公司的宗旨:保持一個開放的平台。該公司決定不提供自己的音樂服務,而是開始以完全中立的方式支持市場上的每一項音頻服務。

「Sonos 是這些服務獲取用戶關注和訂閱的公平競爭場所。我們從來沒有從音樂服務中獲得任何金錢,也沒有推廣過它們中的任何一個,」米林頓說。

Sonos App 最終在全球支援了大約 100 項服務,超過了任何同類的平台。

米林頓團隊的下一個里程碑項目是 Sonos 的音箱。 2008 年初,他聘請了一位名叫克里斯·卡萊(Chris Kallai)的音響工程師,他自稱是「音響狂人」,曾在 Harman 和 Velodyne 工作過。

在早期,Sonos 專注於擴大機而不是音箱,因為對於一個大家還不熟知的品牌來說,推出音箱作為其第一款產品似乎太困難了。在這個領域有許多老牌公司。高管們還認為,用戶和評論家對音箱的判斷往往不同於擴大機。擴大機幾乎總是被客觀地評估。然而,對於音箱,每個聽眾傾向於偏愛他們喜歡的聲音或者功能。

「擴大機可以被測量它聽起來是否是好的。而對於音箱來說,它更主觀,」米林頓說。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該公司決定避免自己製造「Sonos 聲音」。卡萊、米林頓和其他人決定, Sonos 音箱將嘗試複製錄音師在錄音室錄製專輯時聽到的內容。他們召集了一群錄音師和工程師來幫忙。包括里克·魯賓(Rick Rubin)在內的幾個音樂名人也加入了這個團隊。賈爾斯·馬丁 (Giles Martin),披頭四樂隊製片人喬治·馬丁(George Martin)的兒子,也是披頭四樂隊最近多次重拍的監督者,目前是該樂隊的負責人。 

深度长文:Sonos 想要打造“音联网”,音箱就是浏览器
早期的 Sonos Play:5 音箱

在卡萊的幫助下,Sonos 在 2009 年推出了售價 399 美元的 Play:5 音箱。米林頓和其他人形容這是公司的轉折點。結合新的 iPhone 應用,這是一款開箱即用的音箱,聽起來很棒。它可以單獨使用,也可以與多達 31 件 Sonos 硬體聯網——其他播 Play:5 音箱或更老的 ZonePlayer 。隨著時間的推移,它也變得更加強大,這要歸功於從 App 下載並安裝的更新程序——一次更新所有音箱。

「在某種程度上,你可以把 Play:5 想像成第一個智慧音箱,因為它是連接網路的,運行軟體,連接到音樂服務,可以自己製作音樂,而不是連接到外部擴大機和音箱。」米林頓說。

Play:5 在評論家那裡獲得了相較高的分數,他們喜歡它的聲音和功能。這對 Play:5 有很大幫助,讓其在一大堆家用音箱中脫穎而出。

四、
Play:5 和 iPhone 應用程序等產品的成功為米林頓帶來了升遷的資本。2010 年初,他被任命負責 Sonos 的整個產品部門。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越來越多的音樂聽眾開始依靠手機來播放歌曲,對於任何喜歡使用 App 的人來說,Sonos 變成了一個有吸引力的想法。這些年來,該公司作為多房間音響領域的領先者,獲得了發展以及用戶的認可,在其產品陣容中增加了像售價 200 美元的 Play:1(暢銷的 Sonos 音箱)和 Playbar 這樣的長條音箱。最終, Sonos 完成了完整的循環,並更新了 Play:5,給了它觸控介面和現代化的外觀。

深度长文:Sonos 想要打造“音联网”,音箱就是浏览器
Sonos 音箱波士頓實驗室接受測試。桌子上是 Play:5 ,一個 Playbar 和一個 Playbase 。地板上是 Subs。

2014 年初,Sonos 重新設計了它的智慧手機應用,增加了一個通用音樂搜尋功能,讓你可以同時搜尋所有音樂服務。同年晚些時候,新的更新消除了將一個音箱/擴大機插入家庭路由器以創建 Sonos 網路的需要。突然間,每個 Sonos 播放器都可以通過 Wi-Fi 連接,這進一步簡化了設定過程。

但在 2014 年底,情況開始發生變化。亞馬遜發布了一款名為 Echo 的小型語音智慧音箱。這聽起來不太好,Sonos 也不認為這是一種威脅。但是 Echo 悄悄地掀起了一股全新的由語音控制驅動的智慧音箱浪潮。就在獲得穩步發展的時候,米林頓和他的團隊腳下的地面開始發生變化。

深度长文:Sonos 想要打造“音联网”,音箱就是浏览器
看一眼 Sonos 的實驗室吧!

五、
在 Sonos 波士頓辦公室的 Fenway 會議室裡,我和尼克·米林頓結束了多個小時的訪談後,硬體實驗室經理吉姆·韋恩克(Jim Weineck)帶我去參觀了公司的實驗室,在那裡,新產品和舊產品都經過他們的測試。許多測試室從外面看起來像巨大的銀行金庫。

在一個房間裡,音箱通過特殊的粉色噪音音調進行壓力測試,每次播放幾個月。粉色噪音聽起來很像白噪音,但它包含的頻率更適合測試音響系統。(我被告知,在聖巴巴拉的辦公室裡, Sonos 有 64 個 Play:1 音箱使用定制的音調,以最大音量連續播放 12 個月。)

在另一個像移動式冷凍室大小的房間裡,一個巨大的圓形探測器陣列研究著 Sonos 產品中的 Wi-Fi 天線是如何收集和發出信號的。顯示器給我展示了 SonosPlaybase 的 3 維 Wi-Fi 雲,看起來很難直接接收到它下方的信號。其他房間測試諸如極端溫度、靜電現象的長期影響以及它如何影響觸摸控制和無意的輻射。

在參觀過程中,一位工程師告訴我,Sonos 音箱裡裝滿了超出它們實際需要的更多天線和連接技術。該團隊甚至試圖擠進那些可能還沒有被使用到的功能,因為他們知道這些功能將來可能會透過軟體升級被啟動。每當 Sonos 發布新的更新時,要確保舊的硬體仍然能可靠地工作,這需要花費很大的努力。

米林頓和其他員工表示,ZP100s 仍然存在,像 2005 年一樣在 2018 年提供音樂服務。Sonos 聲稱,它所售出的所有播放器中,有 93% 仍在使用,這一數字在科技領域非常突出。

深度長文:Sonos 想要打造“音聯網”,音箱就是瀏覽器
在消音室內部評估音箱。

韋恩克帶我進入了 Sonos 的消聲室,這是我在參觀中最喜歡的部分。這是一個兩層樓高的保險庫,門很重,需要電子操作。房間裡面完全沒有聲音。牆壁和天花板上覆蓋著一捆一英尺長的灰色三棱鏡,可以吸收所有聲音並消除任何迴響。

地板是一種類似蹦床的網狀材料,頂部有金屬絲網。如果你透過網格看,你可以看到你被懸掛在離灰色泡沫地面大約 10 英尺的地方。在房間的中央有一個基座,音箱立在基座前,前面有一個麥克風。這些麥克風捕捉並映射音箱發出的聲音。

站在一個非常安靜的房間裡,會令人感到不安。韋恩克告訴我,隨著燈的熄滅,人們在這里呆了幾分鐘後就會開始變得瘋狂,因為他們失去了所有的空間感和方向感。他們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他一告訴我,我也感覺我能聽到我自己的心臟在跳動。

其他區域裝有屏蔽外部信號的 Faraday 籠,以創造一個純粹的環境,使 Sonos  能夠測試音箱的 Wi-Fi 接入點(在一個裝滿了數百個網路連線設備的建築物中,這是必須的)。一個 3D 列印室可以讓設計師快速地模擬新產品的想法。

韋恩克將一些房間描述為「激素電話會議」,這要歸功於他們的電子白板、高度靈敏的定向麥克風和安裝在天花板上的攝影機。攝影機足夠精確,可以放大看清螺絲的螺紋。聖巴巴拉辦公室的房間與波士頓的相同,使得全球各地的團隊能夠一起工作,完善新音箱的外觀或聲音。

六、
對於一家展望未來的公司來說,Sonos 很晚才意識到語音控制在音箱中的重要性。儘管亞馬遜 Echo 早在 2014 年就發布了,但 Sonos 在過去一年中剛剛開始銷售第一款支持語音控制的產品,包括 Sonos One 和新的 Sonos Beam 。這一轉變迫使米林頓和他的產品團隊重新思考 Sonos 音箱應該做什麼。

在某些方面,Sonos 仍然領先。Google Assistant 的 App 中的多房間功能已經開始變得相當不錯,而亞馬遜的 Alexa 在多房間和第三方音箱支持方面遇到了很多麻煩。Google 和亞馬遜的產品都不像 Sonos 那樣支援很多的串流媒體服務,蘋果支持 Siri 的 HomePod 揚聲器支持的唯一流媒體服務是 Apple Music。

「智慧音箱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殺手級應用是音樂,」米林頓說。「音樂是智慧音箱的主要應用。一旦你將多個音箱放入一個環境中,你就必須處理多房間的問題。它們必須同步,你必須能夠將它們分組,你必須以分散的方式進行,不能涉及任何類型的服務器。」

米林頓和他的團隊就像他們透過平等支持所有音樂串流媒體服務一樣,選擇在語音助理方面保持中立。幾乎所有其他語音控制的音箱都只專注於支援單一服務, Sonos 計劃在年底前支援三大語音助手—— Alexa、Siri 和 Google Assistant 。這個團隊甚至給我們在語音助理上訪問的大量內容起了一個名字: 音聯網(sonic internet)。

「從許多方面來說,音箱是那種音聯網的瀏覽器,」米林頓說。「它們讓你可以連接到所有的內容。現在,想像一個瀏覽器只能去 Amazon.com ,或者只能去 Google.com ,或者只能去 Apple.com 。這是一個相當有限的體驗。」

在單一音箱中支援多個助手會增加兼容性問題。

「我們和 Alexa、Google Assistant 一起工作,沒有人真正想過如何讓這些東西共存,」米林頓說。「讓 Alexa 幫你叫 Uber ,然後問 Google Assistant ,『我的 Uber 什麼時候來?』我們開始思考這些類型的問題。對我來說,這是創新經常發生的地方。」

七、
到目前為止,Sonos 的產品一直被用於家庭中的房間裡。該公司的口號一直是「用音樂填滿每個家庭」,但是這個目標對今天的 Sonos 來說可能太侷限了,米林頓說。

米林頓的下一步可能是整合音聯網上的所有語音助理,讓 Sonos 開發的整個音箱平台,第一次出現在家庭場景之外。

「我們談論的一個關鍵轉捩點是從家裡到任何地方,」米林頓小心翼翼地組織他的語言說道。「家庭不是你唯一聽音樂的地方。你會在許多地方聽音樂。所以我要說,不要把我們路線圖上的每一件事情都一一說出來,這是我們正在考慮的關鍵主題之一。」

當我再次問他時,他澄清了自己的話,但沒有承諾任何未來一定會開發的產品,也沒有說明這些產品只是創意還是正在開發中。

「隨著時間的推移,無論你想去哪裡欣賞音樂——無論是在你家裡的不同房間,還是在家之外——我們都希望有一款產品能夠很好地服務於這種場景,以及任何與你相關的內容,」他說。「我們希望盡可能讓你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把它召喚出來。我們所有的工作都在這些領域進行。再說一次,當我說內容的時候,不僅僅是音樂。一般來說,這是聲音文化:廣播、娛樂、電視原聲帶,諸如此類的東西。」

這是否意味著 Sonos 計劃在未來製造一套耳機?也許是電池供電的攜帶式 Sonos 音箱?完全是一種別的什麼東西?我們拭目以待。

由於家之外沒有穩定的 Wi-Fi , Sonos 產品需要透過藍牙連接到你的手機上,或者它們可能直接連接到 LTE 服務上——儘管這確實有點遙不可及。我們所知道的是,這些都是 Sonos 正在思考的事情。

對於米林頓來說, Sonos 未來最關鍵的部分是如何改進公司已經發表的每一種產品。

「就我個人而言,我非常自豪的是,你可以使用最新的 iPhone 和我們的 App 來控制你在 2005 年買回來的 Sonos 播放器,並收聽 Spotify ,在當時這些技術都不存在。」

米林頓和 Sonos 能否保持這種心態,讓他們所有的產品再多存活十年,同時追求上市公司所要求的成長,這是一個語音助理還無法回答的問題。


精選熱門好工作

客服消費爭議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Full-stack (Frontend most) 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Platform)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