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力量蕭新晟:台灣史上首位接受比特幣捐款候選人!

評論
評論

8 月初,時代力量的台北市南港內湖區議員參選人蕭新晟宣布一項創舉:開設比特幣錢包來收取募款。加密貨幣終於應用於台灣選舉 ,而這新技術與其匿名卻又公開的特性,究竟該如何配合台灣的政治獻金法規,進而成為更方便的募款工具?INSIDE 直接前進蕭新晟競選辦公室訪問到他本人,一探究竟。

為什麼是比特幣?

原來,蕭新晟在回台參選之前就是一名相當關注新科技的軟體工程師,這讓他比其他候選人勇於嘗試將科技結合競選與政務策略。儘管自己並沒有投資比特幣,但他對區塊鏈相關技術略知一二,而且美國很早就開始出現比特幣相關應用,除了知名的比特幣買比薩案例,他自身也曾為客戶串接第三方比特幣支付系統,因此自然想到能將加密貨幣導入選舉捐款機制。

雖然以太幣可以智能合約自動配合法規解決問題,但由於比特幣普及度與知名度較廣,蕭新晟還是選擇了用比特幣來募資,一方面加強個人特色,另一方面還可推廣加密貨幣應用。

而且在比特幣捐款上線之前,蕭新晟辦公室早已花不少工夫與監察院往返討論,讓這場實驗更添參考價值。基於目前國稅局將比特幣定位為「虛擬商品」,因此收受比特幣捐款視為物資,「就像選民捐贈礦泉水一樣」蕭新晟比喻,這方面可以直接套用現行法規來處理,只要維持每筆捐款價值新台幣 1 萬元以下,就符合匿名小額捐款的條件。

蕭新晟為此在自己的競選網頁上設定比特幣捐款介面,限定捐款上限 1 萬元並設定緩衝,即時同步等值台幣 9 千多元的比特幣數,所有記錄公開透明,超過額度的部分都會直接繳庫。

記錄公開、錢包匿名

至此卻衍生另一個問題,由於加密貨幣特性,僅管每個錢包的交易紀錄都是公開不可篡改,但錢包只是一串英數符號構成,是匿名的,無法追蹤真實的擁有者身份,看起來有心人士還是能利用漏洞多次捐款。

蕭新晟坦承錢包就是匿名,但他同時指出現行法規的小額匿名捐款有著一樣的漏洞,加密貨幣不能防止所有弊端,但一樣匿名的情況下能公開全世界都能看到每筆捐款紀錄,比現在用現金小額捐款更有保障。

比特幣漲跌劇烈

造成比特幣難以應用的阻礙之一就是其劇烈震盪的幣價,蕭新晟認為既然捐款是要拿來用的,最理想的解決方法就是一收到款項立刻「出金」換成台幣,便能將幣價影響減到最小。

現在他正著手規劃自動出金程式,達成馬上兌換的效果。但在此之前,現在團隊仍以人工經 MAX 交易所進行出金,僅管 8 月以來比特幣架一路下跌,暫時不用煩惱捐款增值超過 1 萬元的情形,不過一旦捐款漲價超過 1 萬元新台幣額度,就會同捐款超過新台幣 1 萬元一樣繳庫處理。

最後當選舉期間結束,一般捐款專戶也就功成身退,必須關閉,但比特幣錢包位址將會一直留存,蕭新晟提出對之後匯入款項退款處理,或者公佈私鑰放棄錢包擁有權。

蕭欣晟辦公室林主任補充,要是使用以太幣就簡單得多,可以直接使用智慧合約限制,時間一到就關閉帳戶無法匯款。

開放程式、開放成果

談及參選最大的挑戰,蕭新晟認為還是「跑完基層後還要寫 code」,時代力量台北 5 位候選人官網由他一手包辦,除了導入比特幣捐款、之前的語音拜票系統,還搭配共同研擬的政見寫了托育計算機,未來更計畫為時力開發觀測各候選人網路聲量的工具。

▲蕭新晟幫時力共同研擬的政見寫的托育計算機。Photo Credit: 截自時代力量官網

包括前面提到比特幣相關的自動出金系統等,他分享之後也會依台北市民的需求推出更多好用的工具。而身為 g0v 零時政府的參與者,他更相信開放分享的價值,參選前他在美國就發起搜集海外台灣史料資訊的「國家寶藏」計畫,透過群眾力量翻拍並轉譯各國資料,來拼湊更完整的台灣歷史,現在他也表示這次參選過程程式碼會開放共享給所有人。

科技政策與線下選戰

就像 g0v 活動最怕「萬人響應一人到場」,蕭新晟明白線上宣傳還得腳踏實地進行實體活動。

在線上,他不僅經營台灣人常用的社群平台,開設 Facebook 粉絲專頁、Instagram、LINE 群組,更要推出 Twitter 帳號推播英文內容,助台北向國際接軌。社群經營力度 目前還是以 Facebook 為主,瞄準 50 歲以下族群,為免受到社群演算法影響,他也努力透過比特幣捐款、托育小工具等將選民流量導到自己架設的官網。LINE 則是配合線下「科技義診」計畫,一個個將自己的官方帳號推廣到高齡族群。

▲蕭新晟透過「科技義診」增加 LINE 好友數。Photo Credit: 蕭新晟辦公室提供

在線下,蕭新晟推動「科技義診」,面對面替高齡選民解決日常使用 3C 產品的問題。「最常碰到的是手機照片太多,容量滿了不能照。」蕭新晟藉由實體接觸選民,也觀察到一些不同於主流網路用戶的需求,除了照相容量不足,LINE 備份還原也是常見問題,另外像「如何管理過世親友的社群帳號」亦是年輕族群不太會注意到的需求。

附件:港湖區選情參考數據

Photo Credit: INSIDE 製圖
Photo Credit: INSIDE 製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