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機來一場玩不停的長征壯遊:專訪蹦世界創辦人黃勝宏

評論
Photo Credit:謝宗達/蹦世界創辦人黃勝宏
評論

手機拿著,走到哪,就玩著呼應當地的虛擬遊戲。這個玩法,如今連不諳數位的長輩都很懂,即轟動全球的寶可夢( Pokémon GO)。其實這樣的模式,台灣早有年輕團隊在 2013 年上線,他們是:蹦世界 Popworld。

蹦世界,採足字邊「蹦」,希望人人用腳走出自己的世界;蹦和  Pop,表示從螢幕和現實躍出;世界,則是征戰全球的企圖心。創辦人黃勝宏說:「當時我們系統就受到遊戲公司注意。我 2014 年還真的在找管道,想拿下寶可夢的 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雖未能接上線,但蹦世界自闢一條途徑,展開全新旅程。

大家都叫創辦人學長的精實團隊

任職  HTC 工程師時,黃勝宏早有創業念頭,直到攻讀政治大學  MBA 時,受老師所託帶領大學部專題生們做題目,才覺得是時候放手一搏了。

2013 年前後,台灣創新風氣爆發,他們不落人後的做出全台首創結合 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定位技術衍生的服務)和 AR(Augmented Reality,擴增實境)的冒險遊戲,政大一夕成了外星人留下的古遺跡。黃勝宏暗想:「這團隊可以!」便邀請大家玩更大。

執掌設計的是多年同學;而大三開始跟著黃勝宏寫程式的學生,已是團隊倚重的資深研發經理;多數成員也都是從政大一路走來。如今在辦公室,大家仍習慣稱黃勝宏「學長」。有了一批學弟妹各司其職,學長能專注在資金、市場開發、經營管理,令公司  5 年來穩健成長。

Photo Credit:謝宗達/▲蹦世界創辦人黃勝宏

從遊戲跨足旅遊,本質都是在玩

然而回顧當年, AR 剛投入市場,智慧手機也未成熟。蹦世界的初衷是遊戲,卻不易推動。於是他們看中了新的關鍵字 —旅遊。

黃勝宏:「朋友聊到有很多外國朋友來台灣玩,但都走馬看花,那我的技術能不能做導覽?」適逢廉價航空崛起,帶動全球旅遊熱,以  2015 年來台旅客為例,千萬人次中,自助旅行高佔  7 成。蹦世界決定開發這個市場。

他們先鎖定博物館、園區等,讓人一抵達該地,就能收到資訊與館內導航,比傳統導覽機便捷、低成本,甚至內容都能作為數位商品銷售。這是被忽略的市場,黃勝宏統計全台大大小小的博物館就高達  400 間,觀光農場也有上百家。在團隊耐心的多次拜訪說明後,愈來愈多客戶回頭洽談合作,讓蹦世界  App 愈見豐富。 

核心的定位技術:小至  公尺的精準推播

一路支持蹦世界遊玩  5 年的是  GPS、Beacon 等高精準定位技術,尤其後者這種小而價廉的低功耗藍芽,精準度可至  1 公尺,彌補  Google Map 未觸及的室內應用。

黃勝宏分享,定位除了讓商家推播銷售訊息外,還能運用於醫療,例如大型醫院內的各門診導航、病患發送位置以求助;也能作為管理工具,掌握工地人員是否在危險區域或倉儲的運送記錄等。

他評估,寶可夢雖然引起了現象級流行,但結合商務或主題式的做法,尚未被玩大,於是大膽計畫把玩家地圖遍植全台。初步先從一些熱點站穩腳步,如捷運和周邊店家的解謎之旅。

年底的改版計畫:工具  App 黏著度低,我們做平台和社群

掌握了技術,蹦世界再思考,一款遊戲的生命週期太短,應打造「平台」,也就是將遊戲模組化,讓每個人或合作單位能在不同時節、地點、目標,自行生成新遊戲。

身為前  HTC 社群團隊的一員,黃勝宏早在  Facebook App 上線前,就因合作案,成為全球第一批以手機在  Facebook 打卡的人。長年社群經驗令他意識:不能只是做用完就刪的工具。由於本身愛旅行,他洞見了需求:「如果一個人出遊,也能交朋友 ……」

抓住旅行族,與即時、適地、不靠網路的定位力,就是得以導入社群的條件。未來不僅能和  2 公里內的人聯繫、結伴旅行,每一旅遊熱點,還能造就意見領袖。黃勝宏表示:「傳統旅遊部落格被動又依賴網路。我們用定位主動推播,沒網路都能收到旅遊訊息。」

在這個開放平台上,使用者還能販售旅遊經驗、私房導覽,或循廣告模式,與蹦世界分潤。成為「人人都能做遊戲」的平台與旅行社群,就是蹦世界的重點戰略。

Photo Credit:謝宗達

創業除了選對題目,還需要冒險精神和決心

涉及旅遊,語言是必考題。翻譯的費時和高成本,對分秒更新的平台是個大負擔。所幸  AI 時代來得比想像快,讓翻譯和客服都有解了。黃勝宏一直想給旅客一個友善的台灣之旅,來期不遠。

他並樂見一個「 AI 旅行秘書」,能搞定機酒、門票、訂位、主動提醒等整套旅遊行程。這會是極大的工程,有待線上技術成熟,更必須整合線下。為此,團隊也將募資,以期大幅改版。

談到資金,黃勝宏不免感慨過往的投資人聽不進報告。申請  SBIR(註)時,還被看衰說賺不到 1 毛錢,但如今他們的營業額已破千萬。

當後來看到中國大陸的類似點子拿到千萬人民幣資金,他感嘆:「那邊的投資人反倒說賺錢容易,難得的是好標的。他們會把價值估得高,台灣就保守了一點。」

但他也樂觀鼓勵後進,網路創業成本低了,也較能跨市場,失敗也損失不多。第一步是選對題目,例如自己正是看中旅遊趨勢,也深諳旅行者。再來他自認若非團隊適時出現,如今大概繼續領人薪水。他也認為,可以先加入理念相近的團隊,不必執意領頭創業。最後是冒險精神和決心,為了蹦世界,他不惜賣掉房子。黃勝宏:「以前很舒服啊。現在不管睡覺、開車、洗澡,都在想要怎麼生錢來付薪水。」

從台灣玩到全世界,打造一個更有趣的世界

即使肩負壓力,黃勝宏指著寫在白板上的「故宮」時,仍熱情且篤定。那是團隊傾全力想拿下的精神指標,因為是台灣的重要資產,更是名列世界前茅的博物館,獨具意義。同時他們也正構思海外計畫,真正蹦入世界。

這是一場長征壯遊,靠的是技術和創業團隊的浪漫,黃勝宏:「希望有一天不管去哪玩,都不必擔心資訊,還能跟那裡的人互動、交朋友,留下我獨特的心得或遊戲線索。」

Photo Credit:謝宗達

註:SBIR, Small Business Innovation Research Program:經濟部小型企業創新研發計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