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矽谷企業為省錢雇傭大量約聘人員,本文揭露不為人知的工作實況

今年開始約聘員工的數量首次超過了 Google 的正式員工。Google 將對約聘員工的福利轉嫁給直接雇傭他們的公司,如果約聘員工遇到問題, Google 不會擔負責任。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虎嗅網 ,INSIDE 授權轉載。

據外媒報導,每天,有成千上萬佩戴著紅色徽章的人湧入 Google 辦公室。他們在 Google 的自助餐廳吃飯,乘坐通勤班車,與著名的極客們並肩工作。但他們無法享受 Google 提供的所有令人豔羨的福利,他們無權購買股票,也不能進入某些特定辦公室,許多人甚至沒有醫療保險。

紅白徽章凸顯不同身份

在每週的 Google 全體會議之前,供佩戴白色徽章的員工可以享用放在託盤中開胃小菜和啤酒,這些東西有時還會被運送給全球各地的禮堂和衛星辦公室員工。而那些沒有白色徽章的人則被要求回到他們的辦公桌前。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除了擁有大量正式員工外,還雇傭了大批佩戴著紅色徽章的約聘員工。

這些約聘員工負責提供餐飲和清潔辦公室服務。他們編寫程式碼、處理銷售電話、招聘員工、篩選 YouTube 影片、測試無人駕駛汽車,甚至管理整個團隊,這是一群技術熟練的勞動者,為這家市值達 7950 億美元的科技巨頭提供著快速前進的動力,但卻無法享受正式員工享有的福利和機會。

曾查看過 Alphabet 內部資料庫資料的人士透露,今年早些時候,這些約聘員工的數量首次超過了 Google 的正式員工,目前還不清楚這種情況是否仍然在持續。Alphabet 在第二季度末宣稱,該公司有 89058 名正式員工,該公司拒絕就約聘員工的數量置評。

蘋果和 Facebook 等現金最充裕的上市科技公司也依賴不斷湧入的約聘員工。投資者密切關注著這些科技巨頭的員工狀況,期望他們能保持比老牌企業巨頭保持更苗條的員工隊伍,從而獲得令人印象深刻的收益。雇傭約聘員工使這些公司的正式員工數量保持在較低水準,並可以節省數百萬美元資金留住 AI 等領域的「超級明星」。

其結果就是,這些約聘員工成為 Google 的「隱形勞動力」,他們不被包括在公司的工資名單中,為矽谷巨頭們工作只能獲得少量的報酬。加州聖約瑟市工會支援的組織 Silicon Valley Rising 高管瑪麗亞·諾埃爾·費爾南德斯 (Maria Noel Fernandez) 說:「許多這樣的工人在工作中沒有發言權。他們不一定會得到我們很多人在大型科技公司工作時所能想到的好處,而且他們無法分享科技巨頭創造的財富。」

隨著 Google 向設備和企業服務等新市場擴張, Google 的約聘員工數量也在激增,因為這些市場需要更大的銷售隊伍。與 Google 和其他 Alphabet 旗下子公司 10 多名前約聘員工的對話,描繪出一個「永久下層階級」的形象。 Google 為他們起了個名字—— TVC(臨時雇員、供應商和約聘員工首字母縮寫)。

「永久下層階級」形象

這些 TVC 受雇於多家外部機構,包括 Adecco Group AG、Cognizant Technology Solutions Corp 以及 Randstad NV。 Google 拒絕透露該公司使用了多少家類似機構招募約聘員工。許多現任和前任約聘員工和全職員工拒絕就此公開發言,因為他們不想丟了自己的飯碗。

有些正式員工今年採取了不同尋常的行動,向高層領導提出反對意見,反對該公司與軍方合作、反對性別收入差距以及網路騷擾等問題。據四名知情人士透露, Google 員工正在討論的另一個問題是將約聘員工的狀況提交給管理層。亞娜·卡盧(Yana Calou)是宣導組織 Coworker.org 的組織者,她與 Google 的員工和合約工交談過。卡盧說:「他們感到孤立、缺乏安全感,就像二等公民。這是整個經濟運行的縮影。」

Google 發言人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說,該公司聘用 TVC 主要有兩個目的:一是公司內部沒有專門的專業人員,比如通勤班車司機,品質保證測試員和醫生。二是填補臨時職位,以彌補產假或工作空缺帶來的影響。有些約聘員工認為 Google 是個慷慨的雇主,促進了他們的職業生涯。然而,儘管約聘員工在 Google 無處不在,但許多人還是覺得自己無足輕重。

有幾個人注意到,他們的到來有明顯的細微差別。一位前 TVC 回憶說,人們在工作中首先看到的是某人徽章的顏色。 TVC 在有限的許可權之外參與任務是不受信任的。四個不同的約聘員工描述了在早上 9 點打卡的感覺,但一兩個小時後才會看到全職員工陸續到來。這些正式員工在下午 3 點左右就會離開辦公室,通常是在中午健身後。

一位在 Google 工作了兩年的約聘員工說:「即使你與正式員工在做同樣的工作,他們也看不起你。」另一位 TVC 說:「即使你人在那裡,也像隱形人一樣。」

無權享受 Google 諸多福利

Google 最初的大批約聘員工是為首批「moonshot(瘋狂而難以實現)」項目雇傭的。十多年前,該公司雇傭了數十名臨時工,為公司的免費數位圖書館 Google Books 複印皺巴巴的書頁。就像 Google 迅速擴張那樣,臨時工的數量也在急劇增加。

與其他公司一樣, Google 依賴東南亞的外包業務。印度和其他國家成排的上班族給地圖資料貼上標籤,並處理其他相對簡單的計算工作。但 Google 也在其後院雇傭受過高等教育的約聘員工。許多 TVC 擁有高級技術學位和多年的工作經驗,致力於可再生能源和感測器設計等細分領域的工作。

TVC 和全職員工之間的界限十分明顯。招聘機構 Zenith Talent2016 年簽訂的一份 TVC 雇傭合約規定, TVC「無權享受 Google 員工擁有的任何補償、期權、股票、保險或其他權利或福利」。即使法庭後來認定約聘員工是 Google 的合法雇員,這些條款仍然有效。Zenith 沒有回復記者的置評請求。

2017 年, Google 承諾將在 2018 年聘用多達 1 萬名內容版主,此前人們對 YouTube 上的攻擊性影片的批評不斷升級。其中有些版主是正式員工,但 Google 拒絕透露他們的人數,也不願提供更新資料。

有些前約聘員工注意到, Google 確實為約聘員工提供了其他大公司所沒有的福利。 TVC 可以在自助餐廳免費用餐,也可以使用公司的部分設施,比如保齡球館和健身房。對許多人來說, TVC 的地位為 Google 或其他公司的永久職位提供了經驗。

然而,這些福利需要加上引號。比如,要乘坐 Google 免費接送員工到園區的班車, TVC 必須為每次接送付費。 Google 的一位元發言人在電子郵件聲明中說,公司對 TVC 的收費低於每次 2 美元,如果為 TVC 提供免費的班車服務,這將被視為應稅福利。

幾位前 TVC 表示,他們沒有收到病假工資。對許多約聘員工來說,最大的負擔是醫療費用。彭博社採訪的所有約聘員工都表示,負責醫療保險的承包機構要麼提供的計畫不夠好,要麼根本沒有。一名曾在 Adecco 工作的前 TVC 表示,他每月需要自掏腰包 600 美元用於治療糖尿病。這位 TVC 表示:「Adecco 只提供糟糕的福利。」

Google 將對約聘員工的福利轉嫁給直接雇傭他們的公司,但稱該公司的企業文化要求每個人都受到關懷和尊重。 Adecco 發言人瑪麗·貝思·瓦迪爾 (Mary Beth Waddill) 表示,該公司沒有披露與客戶的合約條款,但「作為一個行業領導者,我們非常自豪,我們始終在為所有員工創造有意義的職業機會。」

多數約聘員工薪酬低廉

有些 TVC 的報酬很高。據兩位元知情人士透露, Google 合約軟體設計師和其他專業人士每小時的稅前工資高達 150 美元,遠高於競爭對手。而做較少技術工作的約聘員工賺得更少,彭博社看到的一份 2017 年在歐洲簽訂的招聘合約顯示, Google 門衛的分包合約年薪為 2.8 萬歐元(合 32767 美元)。自 2000 年以來,該公司的門衛數量已達 400 人左右。

根據代表他們的服務雇員國際工會(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的資料顯示,這些門衛每小時的薪酬約為 26.39 美元,包括福利成本和收入。在 Google 的家鄉聖克拉拉縣,若一個四口之家的年收入為 94450 美元,會被聯邦住房和城市發展部認為是「低收入階層」,而全職 Google 員工的年度總薪酬(包括福利和工資)高於這個數字的 1 .5 倍。

如果約聘員工遇到問題, Google 不會擔負責任。在彭博社查看的兩份招聘合約中,招聘機構都負責處理合約員工可能產生的薪酬、福利和其他不滿。然而, Google 在關鍵法律事務上擁有權威,約聘員工必須同意協助 Google 保護公司的智慧財產權,如果 Google 無法獲得員工簽名,這家搜索巨頭就會成為員工事實上的律師。這意味著,約聘員工放棄了參與針對 Google 的集體訴訟權利。

最近在印度外包公司 HCL 工作的員工,負責為 Google 的廣告業務呼叫客戶。在針對 HCL 的多封郵件和投訴中,這位 TVC 描述了來自同事的多次口頭騷擾,包括反穆斯林和反阿拉伯辱駡。當公司沒有採取任何行動時,此人給 Google 的經理和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 (Sundar Pichai) 發郵件。供應商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據彭博社查閱的檔顯示, HCL 調查了這些指控,沒有找到採取行動的理由。這個人要求保持匿名,因為他擔心自己會被解雇。 Google 沒有對這一事件發表評論,但一位女發言人說, TVC 可以訪問 Google 的投訴管道,並在適當時候對其接收和

調查的內容進行審查。 HCL 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布蘭迪斯大學海勒學院院長、歐巴馬 (Barack Obama) 政府時期的勞工部官員大衛·韋爾 (David Weil) 表示:「我們已經允許企業放棄了應盡的責任,它們不再為創造價值的人承擔越來越多的責任。」

約聘員工改變 Google 關注重點

多年來, Google 約聘員工的湧入已經改變了投資重點。 Google 寬頻業務部門 Google Fiber 曾是主要的約聘員工中心,但後來縮減了運營規模。然而,該公司其他依賴約聘員工的工作也在增加。 Google 的設備銷售和雲計算部門都利用呼叫中心支援人員來處理客戶問題。

人工智慧(AI)項目也可能是如此。 Google 公司今年夏天推出的 Duplex 電話服務聽起來非常人性化,當 AI 無法繼續進行對話時,它會轉向電話操作員。 Google 高管們最近表示,其中有些操作員的工作將被外包出去。

在首席財務官露絲·波拉特 (Ruth Porat) 的領導下,Alphabet 已經收緊了曾經隨心所欲的支出模式。然而,該公司並沒有停止對昂貴工程師的需求,這些工程師每年可以輕鬆地獲得 100 萬美元甚至更多的收入。這個決定意味著需要更多的約聘員工。

每個公司部門都必須申請預算和員工人數。有才能的工程師是昂貴的,可以從預算中節省開支。據運營人力資源公司 Plause 的前 Google 招聘經理何塞·貝尼特斯·康格 (Jose Benitez Cong) 說,為了彌補這些損失,經理們將會招募 TVC 。

康格表示:「公司的擴張速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快, Google 這樣的公司可能希望依靠約聘員工來維持這種增長。」波拉特週一對投資者表示,大部分新增招聘將在雲計算部門進行,公司在本季度招聘應屆畢業生時,員工數量將會增加。

約聘員工也可能導致產生潛在的監管漏洞。西雅圖最近考慮了一項基於員工人數計算的稅收,這是一種從當地巨頭亞馬遜獲得更多收益的方式。 Google 家鄉的官員對此表示支持。 Google 的一位發言人拒絕置評。

康格說, Google 漫長的招聘過程也是約聘員工激增的一個因素。 Google 員工可能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才能招聘到,而該公司可以在幾周甚至幾天內接觸到 TVC ,他們也可以同樣迅速地被解雇。一名在 Google 工作了兩年的約聘員工表示, TVC 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在「標注」他們的工作,這是一種記錄員工為管理者所做的事情的方式,以便無縫地傳遞給其他人,或者用自動化取代。這人表示:「我覺得時鐘在滴答作響,這是一個糟糕的體驗。」

另一名員工回憶說,他和許多正式員工被從三藩市被派往紐約,參加一個行銷項目。在任務完成之前,這位約聘員工收到了一封出乎意料的電子郵件,他的招聘機構要求他在第二天交出筆記本電腦,他在 Google 的任期結束了。這位前約聘員工說:「人們會突然消失。」那天,他回到了自己入駐的酒店, Google 結算了費用,但沒有離職面談。他記得那封郵件,裡面寫著:「謝謝你的出色工作。」

去年,從事 Google 食品配送服務的三名 Adecco 員工在洛杉磯郡法院對這兩家公司提起了兩起訴訟。約聘員工聲稱 Adecco 扣留了工資,沒有提供加州法律規定的膳食和休息時間。通過他們的律師保羅·塔施尼茲 (Paul Tashnizi),員工們拒絕接受採訪。但有些索賠要求被強制仲裁,另一些則被擱置。有些索賠要求被強制仲裁,另一些則被擱置。

Adecco 是 Google 最喜歡的承包商之一。這家瑞士臨時公司在 2017 年實現收入 236 億歐元(267.3 億美元),為 Google 的地圖、雲計算和應用軟體部門以及 Alphabet 旗下的無人駕駛汽車公司 Waymo 提供員工保障。然而,對於 Adecco 的多名前雇員來說,該公司實際上並不存在。有幾個人回憶稱,他們加入 Google 的時候見過 Adecco 的員工,離開的時候也見過。

據兩名前 Google 經理表示, Adecco 傭金約占 Google 簽約合約員工薪酬的 20%。 Adecco 沒有回答有關這些說法的問題,但該公司發言人瓦迪爾說:「我們一直在傾聽員工的需求,並努力為他們提供出色的體驗,包括公司獨特的福利待遇。」

約聘員工身份或成晉升跳板

近年來, Google 在內部引入了許多合約崗位。在 2014 年遭到批評之後, Google 宣佈將部分保全人員晉升為正式員工。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大多數約聘員工的工作時間都不超過兩年,但有些約聘員工卻多次續約,他們希望將來能成為正式員工。 Google 沒有提供有多少人實現這一目標的資料。

對於許多白領 TVC 來說,在一流的科技巨頭中充當「二等公民」是值得的。 TVC 被要求在 LinkedIn 的帳戶上列出他們作為約聘員工的身份,但是他們仍然可以提到在 Google 工作。克里斯·西姆紮克 (Chris Szymczak) 曾作為 TVC 在波蘭為 Google 做行銷工作,他說:「許多全職同事都可以作為未來工作的助力,即使我們的工作關係結束了,他們還是非常支持我們。這份工作對我來說只是一個跳板。」

不過,這個「梯子」不是每個人都能用的。一位前 TVC 回憶起一個令人不安的教訓。一位新高管來到這個部門,與每位員工坐下來,詢問他們的「未來五年計劃」,這是一種標準的管理策略。第二天,經理不好意思地回來,解釋說他不知道自己關注的是約聘員工而不是全職員工,要求他們完全忘掉之前的談話。


精選熱門好工作

樂趣買Web Designer(Rakuma)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遊戲美術 Game Artist

Orangenose Studio 易銘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Engineering Manager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