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子」與「掮客」的檢查表:那些讓「貴圈」真的亂的人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Tristan Schmurr on Flickr

本文作者鄧培志(Page),27 歲,Addweup 共同創辦人,流浪創業者。

原文刊登於 Medium,INSIDE 獲授權轉載。

我們都聽過別人說:『貴圈真亂。』

其實不只新創圈,管他幣圈、電商圈、投資圈、育成圈或各種小圈圈裡,其實都會有各種的「騙子」與「掮客」存在。在創業將近兩年半的這段時間內,可以說是見過無數個騙子與掮客,也因為這些人的出現而吃了不少的虧,也正是因為如此,我一直對於這兩種人的存在感到相當不齒。

在文章開始前,我們需要先定義 「騙子」與「掮客」 的特性與差異:

「騙子」:聲稱自己有許多資源,向新創公司索取各種「代價」並從中獲得利益,卻從未兌現過承諾者。
「掮客」:需要新創公司付出各種「代價」來交換自身資源,因「索價過高」而聲名狼藉者。

撇開騙子不談,「掮客」其實一直是一個很有爭議的名詞。在社會上,我相信所有的人際互動其實都是所謂的「價值交換」,白話來說,本來就沒有人應該「無酬」的幫任何人任何忙。

我的立場是:當你手上有一項寶貴資源時,我完全支持你向取用資源的人收取定額報酬。 但這幾年也是碰過不少人聲稱「幫忙聯繫」,結果給的聯繫方式是網路上就查得到的資料;或是聲稱「幫你打通關」,結果跟對方完全不熟,卻要新創公司提供高額「介紹費」、「仲介費」或以股權交換。

過度膨脹自我價值或索求過高的人,我們在這篇文章內一併稱為「掮客」,基本上,在這個圈子裡的各種騙子與掮客,都是在拖累各個創業團隊的腳步、浪費大家的時間。

在被無數個騙子與掮客拖累後,我漸漸理解到這些人的能量,也更能辨別出哪些人是「騙子」、哪些人是「掮客」。基於對這些人的厭惡與不屑,我寫了這篇文章。

如同於德國薩克森邦政府文化廳所提出的邪教檢查表一樣,我將跟這些害蟲交手的過程分為三個階段: 見面前、碰面中、發功時 。並且針對這三個階段各提出了 十個檢查點 ,同時配上簡易解說供大家參考。若對方的行為表現有超過五個點類似,則有很高的機會是騙子與掮客,希望有助於剛進入新創圈的朋友們可以儘早辨認。

如何避免碰上騙子與掮客,你可以試著在對方邀你見面前做好資料調查:

一, 比你早在這個圈子裡的朋友們,對這個人態度保留或根本沒有聽過。
(這個圈子超小,怎麼可能連打滾比你久的人都沒聽過他。)

二, 除了在社群網站上,你其實查不太到那個人的相關資料
(騙子跟掮客會誇大自己的豐功偉業,經營社群網站是最棒的場域了。)

三, 那個人的社群網站上有超級多浮誇的頭銜
(掛了七八個董事長、資深股東、創始合夥人,一個人到底能擔任多少要職呢?)

四, 掛著激似於某知名組織的頭銜,卻找不到該協會、組織、公司的各種消息
(把一個大家都聽過的組織,在前面加入「台灣」、「青年」等關鍵字,就搖身變為一個好像很有名,實際上卻沒有任何資訊的空頭組織。)

五, 那個人的塗鴉牆總是充斥著參加各種活動的照片,但也沒說到底去那個活動幹嘛
(受邀參加各大活動可以理解,但每個單位都邀你出席的觀禮用意是?)

六, 那個人會分享公眾人物跟他的相處小事,但他也不會真的去 tag 對方
(「郭董告訴過我」、「上次碰到蔡總」,阿你怎麼沒加他好友也沒敢 tag 他呢?)

七, 那個人經常在社群網站上傳授各種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創業的祕訣就是:堅持、用心!」、「我通曉了財富自由的秘密!」,反正不講出來之前,這些都只有他才知道。)

八, 那個人經常要大家去私訊他,才能了解各種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私訊」是為了不要讓其他人有機會質疑他的說詞。)

九, 在社群網站上,那個人講金錢的單位通常都是幾千萬以上
(高調講一些你沒有觀念的金額,只是為了讓受騙對象失去平時判斷能力。當然,對方現在住在辛巴威除外。)

十, 他想找你聊聊,卻無法講清楚自己到底要找你聊什麼
(請參考: 作為創業者,最怕的就是有人要找你”聊聊”

不管是朋友介紹、對方主動邀請或是你主動邀請對方,先做好準備功課絕對不會錯。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瞭解你接下來要碰面的人多少,你就能掌握碰面的內容多少。(請參考: 避免無用會議=避免浪費人生

如果真的碰上面了,總會免不了有彼此各自自我介紹的環節,而這也是騙子與掮客在發功前最好的醞釀期。你可以試著觀察對方是否有以下行為:

一, 那個人總會告訴你說:『我是個講話很直的人。』
(「講話很直」的意思,就是等等要說「不好聽的話了」的意思。)

二, 那個人會問你尖銳問題,卻沒有想要聽你解釋
(摧毀你的信心,才是能讓你徹底相信他的最快方法。)

三, 那個人會輕視你所努力的一切,並且覺得他可以瞬間做得比你更好
(「你最爛、他最棒」,當你把他當神時,一切都是不可質疑的。)

四, 那個人告訴你他有很多的資源,卻無法明確的列舉出任何一項能被證實的
(『新加坡我熟』、『印尼我認識一些朋友』,這些資源總不能讓你知道得太清楚,要是你跑去查怎麼辦呀?)

五, 那個人會沒理由的告訴你:『我可以幫你解決,你解決不了的問題。』
(他什麼都說了,只差沒說出:『你真的非常需要我!』)

六, 那個人很輕易的做出各種承諾,但是絲毫不提自己該如何實踐它
(『我幫你打個電話給他們董事長。』很簡單,但是要他現在打很難,因為我們的價錢還沒談好呢!)

七, 那個人會說出一些你沒有辦法核實的名字跟公司來證明自己的能力
(「我幫過一些上市櫃公司大老闆管幾百億的錢」、「我管理過幾間上萬人的跨國大公司」,這些事情都記得,但是這些名字都不記得,因為有了名字就能去查核到底是真是假了。)

八, 那個人很習慣要你去猜那些「只有他才知道答案」的問題
(『所以歐洲人最喜歡什麼?』「額…歐元?」『不對,是啤酒。』)

九, 在碰面結束時,那個人已經記不起他在會談中跟你做過什麼承諾了
(說謊的人,總是記不得自己說過的謊言。)

十, 經過戲劇性地停頓後,那個人開始含糊不清的跟你談他要收的「代價」,即使他前面從來沒有提過
(『那我們來談談我們要怎麼合作吧。』、『那你要給我什麼?』,其實就是在開始跟你索價了。)

通常到了第十點時,我們就已經進入到最重要的環節。人人都說「談錢傷感情」,但對真的要做生意的人,傷感情的不是談錢、而是談一個根本不合理的錢。

請注意,接下來的十分鐘對話將會變得無比的尷尬、沈悶與令人不舒服。因為在騙子或掮客發功時,他們將會講出一些超乎你意料很多很多的事情,讓場面瞬間凍結:

一, 那個人要在事前就先收到你的「代價」,無論這件事情最後的發展如何
(專業術語:「前金」、「訂金」,起手式:『要看的是你的誠意。』)

二, 那個人會開出一個高於現實很多的「代價」,來讓你交換他的協助
(這種代價可能是:1,金錢。2,公司股權。3,要你做某件事情交換。至於怎麼樣的代價才合理,就需要自己在會面前多打聽了。)

三, 當你質疑那個「代價」過高時,那個人會開始舉他跟其他人收費的例子來跟你比較
(他通常會說:『我一般來說都是收 30% 股權啦,不信你可以去問問看。』)

四, 那個人會告訴你「沒有他的幫忙」,你會碰到世界末日、永無翻身之日
(你不給他、他就毀了你。在當下,你心裡會有種:『還不如不要碰面咧』的感覺。)

五, 那個人會用訕笑的表情,開始讓你覺得你是很幼稚的
(起手式:『這麼好的機會,你放棄就太蠢了。』)

六, 即使你很幼稚,你出了這些「代價」後,情況一樣會大好
(前一秒講我笨、現在同意條件就說我聰明,當我是來跟你買智商的嗎。)

七, 那個人會開始跟你私下批評其他的團隊,說他們這樣糟糕都是因為不給他這些「代價」所造成的
(這是個極度惡劣的行為,他會這樣說別人壞話,一樣也會跟別人說你的壞話。)

八, 那個人會說:『你可以回去想看看。』,但是又不斷逼著你馬上做決定
(千萬不要在慌張的時候做決定。如果是對的決定,他也不應該逼你現場做好決定的。)

九, 那個人會因為「覺得你的東西很有潛力」而願意調降這些「代價」
(沒魚蝦也好,他今天總不能空手而歸。)

十, 這段對話過後,他會記得這些「代價」,但是不記得他說能幫上你什麼忙
(因為收錢最重要,其他的都是小事,給錢了之後再說。)

不得不說,每個人出來混,其實尋求的都是自己的利益。對於需要「有價」協助的人來說,給予一定的回饋與報酬來達到目標絕對是合理的。

只是,在這個圈子裡,有太多人謊稱、誇大自己有多麽神通廣大,卻從未把當時談好的交易完整的做完,便想從中謀取利益後拍拍屁股走人。正因為「創業維艱」,這種投機取巧的分子就更顯得惡劣。創業是一件比難還要更難的事,當這些人騙了新創公司時間、金錢和股份,卻拿不出當時相對應的承諾來付諸實行,這才是真正讓創業變得更難的原因。

有壞的一面,也有好的一面。我們經常聽到所謂的「天使」投資人,其實在創業的道路上,不只是有天使投資人,也有「天使」顧問、「天使」合作夥伴、「天使」輔導員、「天使」前輩跟「天使」育成孵化器。他們之所以是「天使」,就是因為他們真誠的、認真的在協助新創團隊。

Photo credit: 鄧培志 的 Medium

在創業路上,我很幸運遇到了許多的「天使」,例如瀛睿律師機構的簡榮宗律師、幫助台灣團隊走出海外的台灣新創競技場 (TSS) 與我們的最早期投資人強尼哥哥、摳迪哥哥,我們的私下顧問梯娜、大衛、昀達,與各種數不盡的前輩、顧問們的幫助(恕我無法一一提及),是因為他們的協助,我們才步步為營、步步踏實的,走到了現在的這一步。

台灣已經夠小、創業已經夠難,希望這個世界的每個人都能被溫柔且真誠的對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