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前美國國防部特務來告訴你該怎麼理解他人的身體語言並協助你達成目標

評論
評論

本篇 原文《How to read body language and use it to get ahead, according to a Secret Service agent》經合作媒體 36 氪編譯,INSIDE 授權轉載。

編按:目光接觸、點頭、身體前傾這些身體語言都在向你表示你的聽眾對談話內容很感興趣。本文作者 Brianna Steinhilber 是 NBC 的新聞記者,在文中,她分享了前國防部特務、審訊員 Evy Poumpouras 對於身體語言的理解, Poumpouras 指出,我們平常所說的話語只是冰山一角,在與他人的交流中,學會讀懂身體語言這種非語言提示更為重要。

我們絕大多數人都處在會議環境中,即使不是天天開會,每週也會有一次會議:新工作面試、給客戶做銷售演示、辦公室會議、向老闆尋求加薪、甚至是在家裡跟自己的另一半談論一些敏感話題,例子眾多,不再一一例舉。

每次會議的前提可能不同,但目的是相同的:有效地傳達自己的資訊並取得理想的結果,無論是為自己拉到一名新客戶還是給自己的工資添上一筆。

根據前國防部特務 Evie Poumpouras 的說法,你所說的只是冰山一角。她曾在測謊和人類行為的藝術和科學方面接受過專業訓練,是一名審訊員。

有效溝通的 4 個支柱

在踏入房間之前, Poumpouras 就建議你掌握四個基本要素,以使自己獲得成功。

學會成為積極的傾聽者。「這意味著在別人跟你談話時,不只是用你的耳朵,而是要運用所有的感官,學會觀察房間裡的人和氛圍。我們當前生活環境很難讓我們做到這點,因為這意味著你要把手機收起來,全身心投入,真正把自己放在那裡。如果一旦分心,就無法真正做到身處於此。

要有同理心。「我聽到有人說,我希望別人怎麼對我,我就會怎麼對待別人。這是錯誤的。應該是別人希望你怎麼對他,你就應該怎麼對他。」Poumpouras 說,「為了做到這一點,你必須瞭解你的聽眾,要做足功課。如果他們有社交媒體,就去上邊看看,找出你們之間是否有共同點。人們喜歡找到彼此的共同之處;我們希望找到與我們相似的人。因此,要瞭解與你共處一室的人,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由此創造出信賴關係。

創造合適的環境。 Poumpouras 說,你在何處跟人交談很重要,意識到所處的環境真的非常重要。她給出的最好的建議?消除你與受眾之間的障礙。「當你面前有一張桌子時,你就只能看到從腰部以上的情況,而其實下半身所傳遞的資訊與上半身一樣多。桌子會成為障礙,書本亦是如此。你會看到有人把書抱在胸前...... 就像一件防彈背心。當你這樣做時,你就在切斷自己的開放程度,這樣一來你看上去就沒有那麼好接近了。我從來不站在演講台的講桌之後。因為我知道它會造成一個屏障,隔離我和聽眾。我希望我的聽眾能夠跟我有共鳴,能夠成為我們,而不是他們和我。

調整好心態。「在你進行談話之前一定要調整好心態,讓自己強大起來。假裝你要走上拳擊場,」Poumpouras 說,「聽一些最動感的音樂,就是那些你跑 5 英里時聽的音樂,或者是能讓你自我感覺良好的歌曲;前一天晚上,看一些讓你感到有力量的電影;或者走到淋浴間,沖個澡放鬆自己。有時候心隨身動。做一些能讓你感到勇敢強大的事情。如果你身邊有人能幫你建立信心,跟這個人談談,或者通過音樂、電影、健身、充分使用自己的身體,創造內部的自信。做一些會改變你的心態,讓你感到強大、堅強和勇敢的事情。」

如何讀懂他人的身體語言

為成為最有效的溝通者打下堅實的基礎是你要走的第一步。但是,有多少次,你開完會之後,想著「也不知道這會開的怎麼樣?」如果你去找,你就會發現處處都有跡象,你可以以此評估交流進展如何,並且在需要的地方做一些改進。

她說,要想知道你是否與聽眾——無論是你的老闆,還是一屋子的同事亦或是你的孩子——產生共鳴,唯一的方式是看著對方。「我們溝通的大部分內容實際上是通過我們的身體,而不是通過我們所說的話語傳遞的。如果你不看著對方,就無法感覺到他們或感受到他們。我經常說,要睜開眼睛傾聽。

以下是一些非語言線索,可以説明你「讀懂」:

點頭。「如果人們參與進來,你會發現他們會點頭。」Poumpouras 說,「在我跟別人交談時,當我發現他們上下點頭,眼睛跟隨著我,我就知道他們對我所說的話產生共鳴了。」

眼神接觸:「眼神接觸中斷也是很正常的事。在你講話的時候,人們不會老是看著你,這沒關係。特別是如果他們試圖去回憶的時候,你通常會看到他們上下或者左右地看,這是因為他們正試圖進入能讓他們獲取該資訊的這部分大腦。」Poumpouras 說,「但是當你說話時,你想要確保那個人也能參與其中。如果他們看著別處,比如說在筆記本上塗塗畫畫,他們就沒參與進來。這是我會尋找的跡象之一。」

姿勢:「如果對方身體前傾,手掌打開向上,這就表明他們與你有共通,是好跡象,」Poumpouras 說,「如果對方背靠在椅子上,看上去像是在打發時間或者很無聊,這就需要引起你的注意了。如果他本來背靠在椅子上,你說了某句話後,對方突然抱起雙臂,你就明白自己說了些他不喜歡的話。但是如果你不看的話,你就注意不到這點。」

一個巴掌拍不響:關注自己的身體語言

 「我們總是格外關注讀懂對方的身體語言,但是他們只占 50%,我們是剩下的 50%,」Poumpouras 說,「你必須得去思考:如果我看到自己走進一個房間,我會怎麼想?你得調轉過來,站在別人的角度看事情。」

通常情況下,當我們走進一間房間,我們的目標是讓別人喜歡並尊重我們,但是, Poumpouras 說,尊重不是我們求來的,而應該是你獲得的。

 「你無法讓所有人都尊重你。我們得摒棄這種想法。尊重是別人給的,他們要麼想給你,要麼不想你給,所以如果我們過分糾結如何讓別人尊重你,你會把自己逼瘋的。你能做的就是掌控它,如何做到這點呢,關鍵在於你舉手投足間的行為方式。」

從我們進入房間的那一刻就開始了, Poumpouras 說,「你的姿勢是什麼?你站直了嗎?有沒有溜肩?下巴與地面平行嗎?通過這簡單的細節,你就把尊重掌控在自己手中,我們都見過那種一走進房間,就能讓你感受到他的存在感的人。那就是你想要成為的人。」

當輪到你講話時, Poumpouras 說要用你的整個身體發言。「不要只是坐在那裡幹聊。雙手也要動起來,說話時,把全身心都調動起來。如果你無法對自己的談話內容感到激情澎湃,他們就更不會了。」

七個心理技巧,助你達成會議目標

除了做一些心理調適以在談話中獲得對方的尊重和注意, Poumpouras 還推薦我們做一些精神上的轉變。

把自我意識留在門外。「當你問自己' 這個人喜歡我嗎?'——那就是你的自我意識在說話。在談判中,容不下你的自我意識。」Poumpouras 說,「當我與別人交談時,我會把自我意識寄存在門口,因為我只要關注我從那個人身上得到什麼,而不是我自己的感受。你的自我意識會從中作梗。你更高的目標是什麼?是不是要得到那份工作,還是讓別人購買你的產品或者服務,無論是什麼,那是我的目標,而' 不是他喜歡我嗎?'」

問自己:這個人需要我做什麼?「我過去經常對犯人進行審訊。我走進一個房間的時候從來不會想著說:我需要他認罪。我會停下來思考,他們需要我說什麼來説明他們開口,告訴我他們做了什麼?」她說,「我從來不會從我的角度跟他們說話,如果你進去,帶著' 我需要,我想要' 的想法,你就輸了。你應該帶著' 這個人需要什麼? ‘ 的想法進去。」

不要只是' 做你自己'。「根據打交道的對像不同,你所展示的自己的版本也要不一樣。當你跟父母講話或者跟重要的人物、自己的老闆談話時,你是不一樣的。哪個版本的自己與當前的談話物件最合拍,你就要調整到哪個版本上,」Poumpouras 說道,「想一想:我需要調整。我做足了功課,這是這個人想要的。我知道自己從他們那兒需要得到什麼,但是他們需要聽我說什麼才能讓他們感到舒服、放得開,願意買我所說的東西呢?」

知道什麼時候該保持安靜。 Poumpouras 說,你要盡可能地多聽少說。「人們普遍認為如果自己控制整個談話,他們就是有權力的一方。這是錯誤的,因為你什麼也沒學到。」她說,「與你交談的人已經瞭解了你的一切:什麼能激勵你,你的議程是什麼,你在想什麼,你如何處理資訊。但你對他們一無所知。因此,當我參加會議時,我會盡力確保其他人都發言,我最後發言。我想瞭解房間裡的每個人,在腦海中做筆記,對每人有自己的判斷,之後就可以更有智慧地發言。」

基於事實。當你要求加薪或者升職時,尤其應該如此。「記錄下你所做的工作,這樣當你跟老闆談判的時候,你就能列出一張清單。這就是事實,你無法與邏輯事實爭辯,」Poumpouras 說,「你可不想進去跟老闆說,' 我覺得我做得很好。' 而是,' 我一直以來工作努力,表現優秀,您聽我跟您說。' 這會給你更多的力量和信心。你的背後是堅實的事實和數位,不是' 我需要' 或者是' 我想要',而是' 您看我做過什麼。'」

接受衝突。「在我們生活的世界中,衝突不可避免。我們費力去避免衝突,而就是在那時,我們才會感覺更糟。」Poumpouras 說,「所以,我們需要改變心理。衝突也不是壞事,不要把衝突看作是消極的,要學會接受。衝突並不意味著別人對你大喊大叫,而是意味著你們之間存在異議,需要討論。」

利用 TED 法找到原因。總會有人不同意你意見,這沒問題。重要的是,你要瞭解原因。要做到這一點,你可以記住 TED 法:告訴(tell me)、解釋(explain)、描述(describe)。「告訴我為什麼。解釋一下你自己的想法。向我描述問題在什麼地方。叮!拋給對方開放性問題。讓他們告訴你答案。讓他們置身現場,」她說,「我所有的會議都是 TED 法開場的,因為我想要搜集情報和資訊,如此可知該駛往何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