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瀕臨破產到市值增加十倍,挽救飛雅特克萊斯勒的前執行長病逝

馬奇翁將 FCA 集團的財務狀況迅速扭轉,把飛雅特的市值增加了十倍以上,成功將這家中等規模的歐洲汽車製造商轉變成了一家全球巨頭。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虎嗅 ,INSIDE 授權轉載。

美國當地時間 7 月 25 日,離職僅四天的飛雅特-克萊斯勒汽車公司(FCA)執行長塞爾吉奧·馬奇翁(Sergio Marchionne)因病離世,享年 66 歲。

21 日時,飛雅特公司突然發佈了一條緊急聲明,稱受肩部手術的影響,馬奇翁內已經無法重返工作崗位,而董事會決定加快 CEO 的過渡程式,並任命了曼利成為新的 CEO。馬奇翁內在放手之前把飛雅特的重任交給了公司的資深主管邁克·曼利。然而因為術後併發症,馬奇翁內沒有熬過來。

馬奇翁內的傳奇和特殊之處,在於他是汽車跨國集團大佬中為數不多的半路出家者。這一商界和汽車界的雙料奇才在執掌 FCA 期間被人稱作併購狂魔,而正是他深厚的財務背景,使他能夠帶領飛雅特成功併購克萊斯勒,也讓他將 FCA 集團的財務狀況迅速扭轉,把飛雅特的市值增加了十倍以上,成功將這家中等規模的歐洲汽車製造商轉變成了一家全球巨頭。

從財務精英半路出家,他是汽車界十多年來最偉大的會計

1899 年飛雅特的前身義大利都靈汽車製造廠正式成立,憑藉創辦人喬瓦尼·阿涅利和其孫子喬瓦尼·阿涅利二世的不懈努力,飛雅特不僅成為義大利綜合工業企業集團的翹楚,還將阿涅利家族躋身義大利上層的名門望族。

進入千禧年以來飛雅特汽車作為一家橫跨三個世紀的老牌車企卻陷入了發展停滯期,由於歐洲市場需求極具萎縮再加上產品週期更新換代停滯,飛雅特也陷入了金融危機。

儘管 2000 年通用汽車以 24 億美元收購了飛雅特集團 20% 的股權成立成立產業聯盟,但是難掩大幅下行的趨勢,2000 年到 2004 年幾年飛雅特連年大幅度虧損。

在 2003 年之前飛雅特已經在短短幾年時間裡更換了四位 CEO,最短的甚至只有半年。當時摩根史坦利的分析師就稱「重新啟動飛雅特是如今世界上最難的工作之一」。

所以當 2004 年馬奇翁內接手飛雅特時,擺在他面前的,不再是有百年輝煌加身的頂級製造商,而是正處於破產邊緣的飛雅特。當時的馬奇翁內,在瑞士 SGS 做 CEO。

在接手飛雅特後,馬奇翁內開始了和在瑞士 SGS 任職時類似的手腕,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精通會計事務的馬奇翁內結束了與通用汽車的合作聯盟,並從「底特律鬥士」通用汽車 CEO 瓦格納手中要到了約 19.9 億美元的「分手費」,這樣大數額的「意外之財」對於瀕臨破產的飛雅特集團來說簡直是及時「甘露」。

馬奇翁內 2004 年接手飛雅特時企業每天虧損額度高達 240 萬美元,而在他的帶領下次年便實現了盈利,2006 年馬奇翁內成為了飛雅特的 CEO。

很多人說馬奇翁內在飛雅特的高光時刻在於完成克萊斯勒的收購,但事實上,2005 年從通用集團要來將近 20 億美元的分手費才是幫助整個飛雅特集團起死回生的關鍵。也是馬奇翁內 14 年汽車界傳奇人生的重要開端。

趁火打劫拿下克萊斯勒,但帳面成功難掩策略失敗

「開出一張足夠大的支票, FCA 就是你的。」這也是馬奇翁內曾經說的話。馬奇翁內對收購、合併、出售資產等有著熟練的操作,飛雅特和克萊斯勒合併就是最成功的一個案例。

飛雅特能夠成功收購克萊斯勒,其實有這樣一個大背景:深陷金融危機的 2009 年,強硬的美國政府和工會終於鬆動,因為底特律三巨頭政府只能救兩個——比較強的通用和福特。馬奇翁內「趁火打劫」,以非常有利的價格拿下克萊斯勒。不但是併購界的經典案例,也讓日後 FCA 獲得了 Jeep 這張好牌。

有了挽救飛雅特的經驗,馬奇翁內改革克萊斯勒同樣手到擒來。在 2011 年第一季度中,克萊斯勒公司淨利潤為 1.16 億美元,馬奇翁內也逐漸將掙紮在垂死邊緣的克萊斯勒拉回了正軌。

2014 年飛雅特股份公司宣佈完成對克萊斯勒集團所有股份的收購,克萊斯勒成為飛雅特旗下的全資子公司。同時,飛雅特克萊斯勒汽車(FCA)宣佈成立,成為全球第 7 大汽車製造商,這時在馬奇翁內執掌下的集團公司已經成為擁有飛雅特、克萊斯勒、 Jeep 、道奇、法拉利、瑪莎拉蒂、阿爾法·羅密歐、藍旗亞、道奇 RAM 等品牌的汽車帝國。

儘管從商人的層面是絕對一流的,但馬奇翁內掌管的集團帳面,顯然是比整個集團光景要好看得多。

2017 年 FCA 交車為 474 萬輛,與 2016 持平。盈利方面, FCA 淨收入為 1110 億歐元,與 16 年相當,但稅前利潤上漲 16%,淨利潤淨增 50%,利潤率漲幅達到 93%。即使現在, FCA 旗下阿爾法羅密歐、瑪莎拉蒂、藍旗亞品牌盈利狀況一直堪憂。業界認為,之所以在多品牌虧損的情況下馬奇翁內仍能上交一份滿意的答卷,在於 Jeep 尚能平衡其他板塊業務,如果其他板塊繼續虧損, FCA 業績將繼續走低。

把法拉利從 FCA 獨立出去也是馬奇翁內的一次大膽決策且帶有會計師色彩的行為。為了償還 109 億美元的債務,2016 年馬奇翁內主導法拉利上市,伴隨著的是 19400 萬發行股,其中有近 18900 萬是流通股。而法拉利股票在首次公開發行 (IPO)時就賣出了 10%,為公司籌到了 10 億美元的資金。隨著法拉利的上市,菲克的股票也隨之上漲,估值增加。這樣的操作,獨屬馬奇翁內。法拉利被獨立出去的當年,全年賣出 8014 輛,營收達 31 億歐元之多。

品牌發展不均衡,電動車進程緩慢是馬奇翁內執掌 FCA 的最大劣勢。

壯志未酬,下一個五年只能交給繼任者

儘管馬奇翁內是非常堅定的新能源車反對者,但他在臨走之前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就在上個月的投資者大會中,馬奇翁內公佈了新一輪的 5 年計畫,為 FCA 制定出圍繞 Jeep 、Ram、阿爾法·羅密歐和瑪莎拉蒂這四大核心品牌展開佈局,其盈利提升至總收入的 8 0%。同時,投入 90 億歐元全面推動電氣化進程,並在新四化領域佈局。

因為 Jeep 的全球化戰略,那個不被馬奇翁內看好的、嘲笑把越野車做成城市 SUV 的中國市場開始受重視;那個認為電動車不是救世主,是最大的污染源的馬奇翁內,也在最後的任期內提出了電動化和自動化計畫;那個經常穿毛衣不打領帶的馬奇翁內,那個會計師出身的馬奇翁內把 FCA 的未來留給了未來人——原 Jeep 品牌總裁 Mike Manley。

一件黑色或墨綠色羅紋口毛衣裡,經常是敞開兩個鈕扣的格子襯衫,時而戴上黑框眼鏡顯出嚴肅的表情,時而卻又換上無框眼鏡露出迷人的微笑,隨性的著裝風格很難讓人聯想到這是一位締造全球第七大車企的掌舵人。但這就是馬奇翁內,汽車圈這 14 年最偉大的經理人。